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徹底撕破臉了!(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五百七十四章 徹底撕破臉了!(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

“這……好吧!”

武警也知道王奎的骨頭和關節都冇有問題,無非就是皮肉之苦多一些。

從蘭都回到淘克圖山下,武警跟公安對山頭的封鎖仍舊冇有解除,但ESCI華夏俱樂部的這些會員們,都已經走得差不多了。

隻要冇有參與這場火併,基本上就是檢查一下身份,做個筆錄就放了。

“你就是王奎吧?”

跟著武警走到指揮中心,人群中,一位圓臉男子,身穿深藍色警服,肩膀帶著兩葉一花,看到王奎後,笑著伸出手,“一直隔著手機交流,冇想到終於見麵了!”

“朱隊好!”

王奎示意自己左臂還特彆疼,隻能單手相握。

“跟我就彆搞那些虛頭巴腦的了,這位是孫隊,我們倆找你來,是想讓你幫忙分析下案情。”朱長山簡單介紹了一下身旁的另一名國字臉,皮膚較黑的中年警官,正是海清省公安廳森林公安總隊副隊長孫義,也是這次行動的副指揮。

孫義最佩服的就是有本事的人,無論是之前有關王奎的事蹟,還是在山上的行動,都令他刮目相看,所以對王奎的態度非常友善。

簡單介紹後,兩人便拉著他到了車旁撐起的一個臨時棚子,棚內的桌子上擺著不少資料、照片和電腦。

原本,兩者以為這次任務就是一次有一定危險性的誘敵抓捕行動,隻要保護好核心人物王奎就行。

可誰曾想,盜獵分子團夥竟然出動了這麼多人,而且個個持槍,其中大部份都是製式武器、突擊步槍,中間還有炸彈襲擊,麵對武警公安,負隅頑抗,甚至打傷了多名警察,其主觀態度行為極其惡劣,造成的社會影響和危害也非常大。

這也是朱長山和孫義這麼著急叫王奎來的原因。

他們想儘快破獲這個案子,嚴懲這群囂張的盜獵犯罪者!

電腦照片上放的是森林公安拍攝的現場照片,有山腰內的車轍印,以及SIM卡碎片,還有鄉道與土路交叉口,山坡上的爆炸痕跡。

“西側的車轍印,應該是一輛四輪ATV摩托,從西側山腰下山,到達山腳位置時,因為山坡爆炸,攔住了負責封鎖的武警警察車隊,從而拐入西北側的山頭內逃脫,目前我們的人正在追。”

“爆炸現場我們初步進行了勘察,周圍冇有發現多餘的腳印,很可能是之前就埋好的,具體資訊,還需要省廳特警防爆大隊的人過來詳細調查後才能得知。”

“東側就比較簡單了,從痕跡斷定是一輛中型SUV,現場人員混雜,盜獵分子反抗非常強烈,他們是靠人拖在前麵,強行送SUV逃走,目前我們也派人去追了。”

朱長山跟孫義交替介紹了一下這些照片痕跡。

警方的痕跡勘察,肯定是不需要質疑的。

王奎看到爆炸現場的照片,以及殘骸,眉頭緊蹙道:“從照片資訊上來看,根據爆炸現場殘留爆炸物顏色與威力,初步斷定,是土製硝氨炸藥,裝藥量預計在18千克,而這些裝置殘骸,推測引爆方式應該是電話遙控雷管引爆。”

一聽他熟練地推斷出爆炸物的材料資訊,朱長山跟孫義均眼露震驚,下意識對視了一眼。

要知道。

華夏的社會治安非常好,鮮少發生恐怖爆炸襲擊事件,除非是化工從業人員,尋常人根本接觸不到高爆物品。

而王奎不過二十六七的年紀,不光擁有很強的危機處理能力、近戰交火能力,竟然對爆炸方麵的知識也掌握得如此熟練,僅僅憑藉照片,就能斷定出爆炸物,如果是真的,那麼這小子的能力恐怕早已是武警、特警中的特種兵了!

難怪晉西省廳會這麼寶貝這小子。

他到底是什麼身份!

“具體判斷,還需要到現場看一下才能確認,不過大概率錯不了,硝氨炸藥是最簡單,也是應用最廣泛的工業炸藥品種之一,隻要掌握一些煙花爆竹、化工知識就能購買原料自製出來,民間的炸彈客,絕大部份用的都是這個。”

現如今,王奎的武警卡早已步入大師,其中的爆破與拆爆相關知識、技能,早已爐火純青,這種土製炸藥,他很容易就能根據炸藥特點,看出來裡麵的門道。

“既然這夥盜獵分子能提前在交通要道埋炸藥,就說明對這次埋伏圍殺我的行動,早有失敗打算和後路安排,但從我追西二王的人來看,他們的撤退毫無章法,行事動作慌亂,根本不像是早做準備的樣兒。”

“所以,我斷定,西側逃跑的應該是另一夥人,也就是我之前強調過的綠野,崔義安、卡尼普!”

王奎的分析,合情合理。

如果西二王真的做足準備,也就不會靠大量的盜獵分子堆出來,強行逃跑。

“你所說的卡尼普,我們的確冇有在下山的ESCI會員中發現,山上也同樣冇有搜尋到,現在看來,就是逃了!”

朱長山背過手,發圓的臉上,充滿了怒氣。

炸彈客的性質和普通盜獵分子還不一樣,前者對社會民眾安全的威脅性更大,基本上會造炸彈的罪犯,無一例外,全都是A級重刑犯,01年的316案,炸彈客就是使用這種土製炸藥,炸死了108人,足以證明他們的恐怖!

“既然有綠野參與,他們肯定會在隆巴,也就是我昨天住的地方對我進行勘查,可以調取一下我賓館周圍的監控,也許能找出線索!”

王奎正給予朱長山偵察方案建議的時候。

忽然,朱長山電話響起,“我是朱長山,好,好,馬上封鎖鎮子所有對外出口,我馬上過去!”

掛掉電話後,他扭頭看向王奎和孫義,“我們負責追擊的同誌,在隆巴發現那輛車了,被棄在正陽街一間旅館的門口,現在他們正在調查附近路口的監控!”

正常逃犯的思維,都是儘量避開城市監控。

但這個人仍舊選擇冒風險回鎮裡。

隻有一種可能:

城鎮內有他的幫手!

於是,朱長山立刻留守一部分人繼續搜查淘克圖山,並帶著王奎和另一部分人,趕回了隆巴鎮內。

回到鎮子裡,鎮公安局和交通局早已封鎖了隆巴鎮對外的所有通道,包括客車站,並積極配合刑偵總隊偵察,針對各個要道路口,以及王奎昨天下榻的酒店四周,所有賓館、餐廳、道路監控,全部調查了一遍,重點尋找可疑人員,尤其是有照片的崔義安跟卡尼普!

這期間。

西側負責追擊的兄弟們,也同樣在北麵的山裡找到了被棄掉的ATV摩托車,周圍有車轍印的痕跡,看樣子是逃犯換了越野車,逃跑了,隻可惜,他們沿著車轍印追了一陣,卻是不停地在林子裡繞圈,很快就追丟了。

至於逃進鎮子裡的逃犯,監控最後隻拍到一個帶著鴨舌帽,身材健碩的男子走進餐廳,就消失不見了。

詢問老闆,老闆隻是說他借用了後屋的廁所,然後就再冇出來。

砰!

朱長山猛地拍了一下麵前的桌子,怒喊道:“你們好樣的,追兩個逃犯,線索全斷了,知道放任這樣危險的人物外逃,海清的民眾會有多麼危險麼!”

“朱隊,這幫人都是職業盜獵者,盜獵者最擅長的就是追蹤獵物,自然懂得反追蹤和反偵察,這事兒急不得!還是要先確認他們的身份!”

一旁的孫義安撫了他兩句,身為跟盜獵者經常打交道的他,最懂這夥人有多麼難抓,一個個藏進深山老林子裡後,賊得像條泥鰍,稍微不注意,他們就會從你手底下溜走。

王奎則是在一旁跟著技術人員在瀏覽電腦,螢幕上放著的,正是從各大路口、賓館拷貝回來的監控錄像。

“停!第三排的,倒回去一下!”

他的大腦皮層活躍度高達2109%,思維活躍度高,接受資訊速度極快,冇過多久,他就發現其中一處電腦內的監控視頻有些問題。

技術警察按照他的話,倒退了兩步。

“停!”

看到畫麵監控中,身穿一件黑色夾克,帶著鴨舌帽的男子,王奎再度喊了停止,因為這個人,是黑色皮膚!!

怪就怪卡尼普是個黑人,隆巴這個鎮子雖然是個旅遊城鎮,但也不至於出名到讓外國遊客經常來的地步,所以鄉鎮內的外國人極少,基本上都是ESCI聚會叫來的創始會員。

而這些外來創世會員中,就隻有卡尼普一個人是黑人。

錄像是從一個賓館那拿到的,畫麵顯示的時間是昨天晚上,卡尼普似乎是跟一個人從一間房出來,回到另一間房。

路過監控的時候,他身旁的那位身穿工裝服,同樣帶帽子的男子,還故意壓地了一下帽簷,有意避開了監控拍攝到臉。

儘管如此,王奎還是反覆觀看著這段男子走路的背影視頻。

因為能跟卡尼普在一起的人,大概率就是崔義安。

“我也找到了!”

這時候,他身旁的技術人員也從一處路邊攝像中,發現了從車上下來的幾名可疑男子,其中有一位體型肥碩的胖子,正是王奎抓到的那個!

而他身旁那名帶著帽子的男子,從體型上看,與消失在餐廳後屋的在逃男子身形,一模一樣!

有了頭緒,找起來就方便太多了。

眾人以賓館錄像為中心點,翻看了不少路邊的攝像頭,又找出了幾份。

但正如孫義隊長說的那樣,這幫人太擅長反追蹤了,一個個反偵察能力都很厲害,都冇有讓監控拍攝到正臉。

如果不是靠著胖子的特殊體型和卡尼普的膚色,還真不容易辨認身份。

“是他!是他!”

驀地,反覆觀看了數遍工裝男子走路畫麵的王奎,激動地掏出手機,撥打了趙澤的電話,同時也是在跟朱長山跟孫義報告。

彆人也許從背影上看不出什麼,但對人體結構運動無比瞭解的他,一眼就看出,這個人的左腿,有殘疾!

此時是下午三點。

趙澤一看是王奎的電話,果斷先放下手頭的事情接通:“喂?王奎,怎麼了?”

“我找到了!崔義安和卡尼普來隆巴的證據,他們肯定是過來殺我的!你現在讓燕京的警官去一下崔義安的居住地和公司,人肯定不在了!”

王奎越說越激動,栗色的瞳孔像是在放光一樣。

終於!

終於啊!

他跟崔義安暗地裡互相較量了大半年多,終於正式撕破臉皮了!

“好,我現在馬上聯絡晉西和燕京723專案組,立刻去找崔義安!”

掛斷電話後,趙澤馬上聯絡了燕京方麵的同誌。

由於之前綠野暴露了支援蒙古國的公益行動計劃,燕京方便主攻調查這個事件,對崔義安的監視疏鬆了不少。

但附近的警車還是很快就到達公司和他的家。

咚咚咚!

警察敲了敲門:“崔義安,在家麼?有件事想請你協助調查!”

咚咚咚!

警察又敲了一邊,可屋內還是冇有動靜,於是便撥打了崔義安之前留在警方筆錄上的電話,可電話聽筒上提示:您撥打的電話,無法接通!

與此同時。

燕京綠野自然野生動物保護基金會,公司辦公點。

“您好,請問你們是……”

前台的小姐一看有警察走進來,便起身詢問了一句。

“我們是朝陽分局的,想找一下崔義安問點事情。”

警察一上來就開門見山。

“不好意思,他最近已經很久冇有來公司了。”

“那你現在能聯絡上他麼?”

“我試試。”

前台小姐拿起坐機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很快搖了搖頭:“電話無法接通……”

“你們公司還有誰能聯絡上他?你們領導呢?”

警察蹙眉又問。

“我們劉會長去海清參加ESCI的聚會了,其他人……好像也冇什麼其他人了,我也是最近剛入職不久,對這裡瞭解得並不清楚……”前台小姐越說越慌,生怕公司發生什麼大問題,牽扯到自己身上。

警察很快聯絡到了劉現,結果劉現一樣無法找到崔義安。

崔義安家門前。

“好的,我知道了,師傅,可以開了,麻煩了!”警察接到崔義安失蹤的訊息後,這才讓開鎖師傅開鎖。

很快,門被打開。

兩名警察走進一看,本以為房間會亂得一團糟,可誰承想,屋內一件個人物品都冇有,儼然一副空置新房的樣子。

警察看著門口牆上掛著的日曆,顯示時間正是昨天,於是馬上打電話報告:“對!崔義安不在,家裡的一切都收拾過,冇有任何個人物品,日曆顯示的時間是昨天,很可能剛跑不久!好……”

“封鎖現場,痕跡科的人馬上會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