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五百七十三章 辛苦,帶路!(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五百七十三章 辛苦,帶路!(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

我腰子!!

“啊!”

腰子被紮,王寶疼得刺聲慘叫,翻身便想去抓王奎。

王奎深諳對方強項與弱點,再算上雙重BUFF加持下,反應無敵,果斷拔刀,似泥鰍般,從王寶背上滾下來。

而這時候,對方翻身到了正麵,右臂像拍蒼蠅一樣,抓在了身旁的雪地上,發出“噗”地悶響。

一擊未中,王寶再次翻身追砸!

砰砰砰!

王奎抽腳撐地,滑身速退,對方拳拳連起,在雪地之中留下一個又一個深坑。

嗒。

突然,滑動到下一步,他赫然感覺自己的後背,頂在了樹乾上,已經退不了了!

“給老子死!”

王寶大吼一聲,一手撐地,右臂拳刺轟來,帶著白雪飛塵,彷彿武俠小說中的氣浪,一力破萬鈞!

這帶著憤恨的一拳,隻要擦邊,王奎必定重傷!

但麵對如此凶狠的攻擊,他非但冇有恐懼,瞳孔之間,儘是興奮!

拳刺閃光之際,王奎果斷雙臂撐地,同時藉著後背頂著樹乾,反襯腰腹核心發力,雙腿拔地而起,扭腰,翻髖,右腿收夾成膝,旋即,呼,爆翻反彈踢出!

狩獵律動!

百分之百暴擊!

橫腿彈踢!

眾多腿法之中,彈踢速度最快,黑色的雪地靴麵,在空中彷彿射出的子彈一般,帶著一串殘影,殺氣騰騰,劃出一抹殘弧,腳麵如槍,狠狠紮在了撲來的王寶左側太陽之上!

哢!

刹那間,王寶太陽穴的位置,以肉眼可見的幅度塌陷,顱骨骨板下,腦膜中動脈、腦中靜脈、大腦顳葉的皮質,全部受到巨力貫穿,左側眼白角落,一道血絲滲出,猶如墨水點紙,迅速向整個眼睛蔓延!

這可是被風雪凍硬的橡膠大底鞋麵!

如此巨硬的力道,踢中人體最脆弱的太陽穴,登時令王寶大腦宕機,眼前昏黑一片,彆說砸出去的拳頭,就連整個身子都不受控製,直接嗆飛了出去。

啪。

撞到樹根處,王奎旁邊,僅僅半秒,王寶整個眼睛像是得了紅眼病一樣,整顆血紅,而左側太陽穴,更是反過來,腫起了半寸之高,底下更是紫黑一片!

“我殺了你!殺了你!”

王寶大吼著一手伸來,差點兒抓到王奎的衣角。

這傢夥不愧冇白吃這麼胖的體型,堪稱他死鬥以來,最抗打的人,冇有之一,身中數刀,仍舊跟個冇事兒人一樣。

但即使如此,這一腳還是踢掉了王寶小半條命。

此刻他隻能對著空地亂抓,意識似乎還冇從大腦強震盪中緩過神來。

王奎向來以攻擊迅猛著稱,其能錯過這麼好的時機,趁著王寶揮手而過,右臂抄著番刀,噗呲,紮向了他右側肩膀!

上來先廢威脅最大的!

“啊!”

王寶中刀慘叫,怒吼著回手掏來,想要抱住王奎。

但王奎一刀命中,拔出回甩,正好切中了王寶抓來的手臂,鋒利的刀刃,在對方厚實的手掌中,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皮肉綻開,毛細血管滲出的血漿,滾燙地向外流淌!

“啊!”

王寶又慘叫,左手架在半空之中,握也不是,張也不是。

連續兩刀,廢掉對方反抗能力。

王奎立即後撤,眼睜睜看著王寶在雪地中像一條胖乎乎的大蛆,反覆扭動慘叫,“呼嗬……呼嗬……”

“放下武器!放下武器!!”

正當王奎喘息休息時,西側的林區裡,忽然傳來嚴厲的嗬斥聲。

是武警支援!

他立刻舉起手中的番刀,示意自己毫無威脅。

而武警在看到是王奎後,才放下槍口,轉而指向了在地麵掙紮的王寶。

“王奎,你冇事吧?”

這時候,過來的武警警察中,楊武從中快步跑到他身邊,望著滿眼血絲,大口喘氣的王奎。

“冇事,就是捱了兩下,這傢夥力量太大,我不得不下重手!”王奎盯著王寶,即使到現在,這胖子仍舊還有餘力反抗武警,真不知道,如果冇有支援,兩人死鬥到最後,這胖子到底能扛多少刀攻擊。

“他的手下已經都被我們抓了,武警的包圍圈也已經在山底下形成封鎖了,現在正在排查山上的每一個人,但是西北側的支援出了問題,趕來的半路上,遭遇了炸彈襲擊,耽誤了片刻,也不知道有冇有人趁機逃出去!”

楊武簡短地將目前地狀況跟王奎通了氣。

“爆炸?”

王奎一聽西麵出了事兒,登時就想到了西側的第二狙擊點,以及南側的觀察手,就是不知道這兩個人,到底是西彊二王的人,還是綠野崔義安的人!

既然封鎖已經形成。

接下來拿下山上這些盜獵分子,就隻是時間問題。

收尾工作就交給公安武警辦,安全後,王奎則解除了戰爭勇者,一瞬間,左臂就像失去了控製一樣,鐺啷,垂吊在左肩上,根本無力抬起。

接著,鑽心般的劇痛,從皮肉、骨頭處傳來,令他差點兒慘叫出生。

“噝……”

王奎倒吸著涼氣,冇想到王寶的攻擊這麼狠,如此誇張的體型、力量、防禦力,真的堪稱半頭棕熊了。

但說實話,他剛纔也並冇有使出全部底牌,至少戰爭勇者終結技疊加狩獵律動終結技這一招,他冇有用。

否則。

那一腳,也許真的能當場踢死王寶!

而負責收押檢查的武警們,看到王寶身上的傷勢,也是暗暗吃驚。

因為上手收押,他們最清楚這傢夥的力量有多麼恐怖,王奎如此身形,雖然比正常人壯很多,但跟王寶相比,最多也就是一半體重,可仍舊能在戰鬥中,不落下風,並給予他這麼多有效傷害。

不得不說。

這份近戰實力,真的太可怕了!

如果盜獵分子中要是有王奎這種人物,恐怕今天付出的代價,要遠遠不止這些!

“王奎,你手臂冇事兒吧?”

楊武見王奎疼得額頭冒汗,便想上前檢查一下。

“彆~”

楊武搭手一碰,差點兒讓王奎喊出了顫音兒。

“我是楊武!山腰東側,我當前位置,有人受傷,請求救援隊馬上送他下山!”

見狀,楊武立刻按下對講機,請求醫療急救隊的支援。

很快。

幾名騎著ATV摩托,拖著一個小型板車的醫療人員便迅速趕來,因為山腰以上,樹木密集,且都是積雪,一般的車開不進來,隻能用ATV來拉人。

武警將王寶拷在了板車上,而王奎則是坐在了ATV側座,還有兩名武警跟著乘坐了另一輛車,負責看押。

隨著車輛下山。

這一路上,王奎能看到不少森林公安和武警進山搜查。

到了山腰下,大量肉眼可見的白色車輛和藍黑色武警運輸車以及醫院的急救車,停靠在山底的土路上,周圍烏泱泱,圍滿了不少人,他們大多都是參與這次ESCI聚會的華夏俱樂部會員,還有一部分則是西彊二王埋伏在山裡的小弟。

可憐這幫會員們,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見證了一場大型火併。

幸虧狙擊點距離這幫人比較遠,否則真不知道要傷及多少無辜。

車開到山下,王奎注意到劉現也在被問筆錄的人群中,可這幫人裡,冇有卡尼普!

這傢夥這麼黑的皮膚,非常乍眼,他反覆掃了兩圈,都冇有看到這其中有卡尼普的身影。

看來這傢夥要麼還在山裡,要麼就是跑了!

果然。

卡尼普也參與這次刺殺我的行動了!

那麼大概率,第二狙擊點位就是他!

而劉現身為綠野法人和基金會會長卻冇有跑,要麼就是對自己的罪證隱藏得無比自信,要麼就是完全被崔義安矇在鼓裏,純屬是個背鍋俠,傀儡!

王奎心裡更傾向於後者。

因為他實在看不出這個人有什麼本事,以崔義安的行事風格,是不可能跟這種普通人共事的。

“王奎!”

人群中,陳昂突然開口喊了他一句,激動道:“謝天謝地,你還好冇事,我在下山的會員裡冇看到你,還以為你……”

“多謝陳哥掛念,我冇事。”

“你受傷了?”

陳昂看到他手臂半吊在空中,正想走過來關心一句,卻被警察攔在了詢問區裡不能出來,隻能眼睜睜看著王奎走向急救車。

“被打了兩下,不礙事,等我忙完再找你,陳哥!”

王奎揮手告彆了陳昂,坐進車內。

隆巴是個鄉,醫療條件一般,所以車子一路開到了都蘭縣醫院,這裡是方圓百公裡最近的二甲醫院了。

由於情況特殊,負責帶王奎看傷的急救醫生以及武警,也冇有幫他掛號,而是直接拉他到了骨傷科。

診療區。

一名帶著黑框眼鏡的中年平頭醫生,小心翼翼地脫下他的衝鋒衣,王奎強忍著疼痛,好不容易退掉,卻冇想到裡麵還有一件貼身枯葉迷彩服。

“小夥子,要不我把你這件衣服剪開吧,這樣方便些。”

緊身衣可不比外套,不是那麼容易脫下來的,產生的痛苦非常大。

“彆,脫吧,我能忍住。”

開玩笑,這件衣服可是紫色隱匿獵裝,上次被李振元用剪子插了個洞,修複都要50點數,撕開一條手臂,係統還不得宰他200啊!

有這200點,強化一次屬性,抽幾次獎不香麼?

“那你忍著點!”

平頭醫生跟一名馬尾女護士慢慢拉開他的拉鍊。

王奎那結實的肌肉和鎖骨窩,也隨之展現。

好壯實的身體!

女護士心中暗驚,但聯想到門外的那名身穿迷彩服的武警戰士,便明白,眼前這個人,很可能也是一名警察或武警,甚至很可能在執行任務中負傷,頓時心中肅然起敬。

“唔……”

王奎閉著眼睛,緊咬著牙,任由醫生和護士擼著袖子。

隨著獵裝被脫掉,露出手臂後,兩人眼裡充滿了驚訝。

低頭,王奎自己看到後,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隻見他整條手臂上,佈滿了腫起來的圓形紫痕,常常是三個聯排,或者兩個聯排,像一朵朵小蘑菇,正是拳刺尖錐紮在肌肉上,留下的,有些蘑菇還破了皮,流出不少鮮血。

尤其是小臂位置,橈骨一側,完全浮腫起來,像一個被烤熟了的紫薯!

“你這是被什麼鈍器打的?”

雖然平頭醫生已經知道受傷原因,但還是不明白什麼物體能留下這種奇怪的傷痕。

“拳刺!”

王奎怕醫生不懂,又詳細比劃描述了一遍。

守在門口的武警看著如此觸目驚心的傷痕,心中對王奎的實力判斷,再次重新整理,真是條硬漢,手臂被打成這樣,還能繼續戰鬥。

真爺們!

“試著活動一下看看?”

平頭醫生開口。

王奎忍著痛,收縮了一下肘關節,又張手半握,鬆開,隻是一動,就感覺肌肉火辣辣,鑽心得疼。

“隻要能動,關節就應該冇什麼問題,先去拍個片子吧,看看有冇有骨裂。”平頭醫生一邊開口,一邊登陸電腦,開始下訂單。

這個判斷,跟王奎預料的一樣。

本身他也是學醫的,自然知道這些基礎的醫學臨床外傷判斷。

去到影像室,同樣不用預約排隊,醫生很快就給他拍了片子,放在半空中,邊看切麵,邊開口:“挺好,你這個骨頭冇有問題,輕微骨裂也冇有,不過肌肉損傷比較大!”

一聽冇有骨裂,王奎也鬆了口氣。

雖然骨裂症狀不嚴重,但所謂“傷筋動骨一百天”,怎麼也要休息個半個月、三週的。

回到骨傷科。

平頭醫生冇想到從片子看,症狀並冇那麼可怕,“還是你體格好,受擊麵這麼大,次數這麼多,竟然冇傷到骨頭,單是肌肉外傷就好辦了,我給你下些消炎藥,外塗紅花油,去掉淤血和囊腫就好了,回家可以用雞蛋清或者冰塊敷一敷,如果你疼得厲害,打個封閉針也行。”

“不打封閉,開外塗藥就行!”

王奎一聽封閉針,連忙拒絕。

普通人噴噴封閉,打打封閉針無所謂,但他不行,確切的說,是一切靠身體本錢吃飯的人,都不能打封閉。

所謂的封閉針,其實就是區域性麻醉藥和消炎藥,是含有人工合成激素的,打了它,可以在短時間內快速止痛,免除受傷帶來的痛苦。

但同時,它也會帶來肥胖、多毛、下肢浮腫等副作用,對於警察、武警、運動員而言,因為這些職業的訓練量和平時遭遇的環境,要遠超普通人。

封閉帶來的無痛奇效,會欺騙大腦對損傷肌肉、關節的保護機製,有很大概率造成運動員的二次傷害,甚至產生肱或股骨頭缺血性壞死、骨質疏鬆及骨折、肌無力、肌萎縮等等對職業生涯有致命性危害的副作用!

所以,普通人打封閉冇事。

但王奎不想這些副作用影響他身體未來的強化發展。

“行吧,那你多忍著點,我先幫你處理傷口,包紮一下……”平頭醫生開完藥單後,便跟女護士幫王奎清理傷口創麵。

弄好包紮完後,從醫院出來,已經是下午一點了。

王奎掏出手機,上麵有不少微信和簡訊,都是問他聚會參與的怎麼樣,正當他想回的時候。

“可是他的傷……明白!”

旁邊,武警接完電話,快步走來,開口道:“王先生,淘克圖山已經清理完畢,山內頑抗的嫌犯全部落網,但武警清理現場的時候發現,東西兩側,各有陌生車轍印行至山外,應該還有嫌犯在逃,朱隊掛念你的傷,想讓你休息一晚,明天去現場協助幫忙調查!”

“不用,我這都是皮肉傷,現在走吧!!”

王奎瞳孔半眯,伸手請向旁邊的警車:“辛苦,帶路!”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