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五百六十四章 鴻門宴(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五百六十四章 鴻門宴(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

車隊從淘克圖山南坡而上,一路穿過半山腰,在快到山頂的位置停了下來。

這裡樹叢茂密,基本都是林業局的包地,平常鮮有人過來。

拉上手刹後,四輪子上的這些割貨客紛紛從翻鬥子上跳下來,其中有四名左右環顧,見冇什麼異常後,快速跑入林中,用望遠鏡觀察著四周。

單眼皮跟法令紋警察分彆走到幾輛運輸車後,轉動拉栓,小聲道:“一切安全,出來吧!”

嘩啦。

隨著運輸車的鐵門被打開,一個個身穿軍綠色警服,帶著尼龍迷彩頭盔,手持黑色的95-1式自動步槍,整齊劃一地從車廂內跳了出來。

諾大的兩台運輸車裡,竟然裝了三十幾人!

“報告孫隊、朱隊,已經安全到達指定地點。”

眼見人員全部到位後,法令紋警察打開了運輸車內的電台,帶上了對講耳機,向指揮部門報告了情況。

與此同時。

10公裡外山下鄉道旁,兩輛白色廂式依維柯汽車,停在了路邊的荒地上,車旁有兩名司機正在一邊抽著煙,一邊隨性地聊著天,就像兩個半路休息的司機。

可如果仔細觀察片刻,就會發現他們雖然嘴上有說有笑,可站位和眼神,卻始終籠罩著周圍的一切。

尾後的車內。

坐著幾名身穿深藍色警服的警察。

兩人負責電台監控,另外兩人,正襟危坐,且肩膀上的警銜都不低。

其中,一名圓臉男子拿起對講機,“我是朱長山,辛苦各位,行動開始!”

“是!”

淘克圖山上,法令紋警察應喝一聲,旋即望著眼前眾多武警中,個頭最高,皮膚黝黑的一名男子:“趙隊,這裡就先交給您了,我帶幾個弟兄去北坡摸摸路!”

“好,注意安全!楊隊!有情況隨時叫我!”

趙隊是這次出任務的武警現場總指揮,負責帶隊支援、抓捕、封鎖和火力壓製。

“你們幾個,跟我走!”

楊武招呼著剛纔跟他坐在一輛翻鬥內的四人,拎著刮刀等工具,將手縮進大棉袖子裡,四處掃視著林子裡的鬆樹。

彆說。

還真有點割貨客內味兒。

“一會兒到北坡都機靈著點兒,指不定會碰到誰,所以看到鬆樹要真割,一邊割,再一邊觀察,寧願什麼都看不到,也千萬不能暴露,明白麼?”

“放心吧楊哥,咱幾個都跟您這麼久了,什麼腦子您還不知道麼!”

“哈哈哈,你且寬心著吧楊哥!”

……

幾名森林警察嘻嘻哈哈地迴應著。

“嚴肅點,執行任務呢!好了,散開散開,各自按照行動預案分派的區域,行動!”

“是!”

眼看著這幫小夥子們離去背影,楊武摸了摸嘴巴兩側的法令紋,旋即從正北的方向,翻頭下山。

兩個小時過去了。

楊武一邊下山,一邊割樹,眼角的餘光,始終都在打量著周圍的環境情況。

這個位置,應該快接近目標點了。

“嘿!乾什麼來的!”

驀地,就在楊武邁腳準備繼續向北坡山腰走的時候,林子裡不知何時,跳出來一個身穿藍色防風衣,個頭不高,看起來有些凶的中年男子。

男子手中拎著一把大柴刀。

西北雖然天晚,但現在是冬天,加上北坡太陽照得少,下午四點的時候,林子裡昏黑黑的,那刀刃閃著亮晃晃的寒光,格外人。

“林業局的,割鬆樹油!嘿……”

楊武抹了下鼻子,抽著鼻涕,露出牙齒笑著,“老哥是來砍柴的?”

一邊說,他一邊走到旁邊的一棵鬆樹上,找準位置,開始用刮刀在鬆樹上鏟著樹皮,眼看著露出裡麵的黃底後,旋即在上麵一道割著,再刷上一層化學塗料,刺激鬆油分泌,最後往根部釘上一根木棍,套上袋子,就可以靜靜等待樹皮分泌的鬆油流下來了。

眼看對方動作如此熟練,的確是個老割客了,矮個男子緊握柴刀的手,這才慢慢鬆開。

他知道林業局在這片山有專門的鬆林用來割鬆樹油。

鬆油往往都是秋冬開始割,開春收,一棵鬆至少能產5斤以上的鬆油,而一斤鬆油現在平均要賣到六七十一斤,整片鬆林割下來,有幾十上百萬的利潤。

“不是,巡山的。”

矮個男子收起柴刀,北坡山腰的地被老闆包了,派我們來踩踩林子。

踩林子,意思在山裡來回走,看看林子裡的情況,因為海清人口稀少,山脈眾多,許多山林都是半野生狀態,有很多野生動物。

巡山就是為了看看林子裡有冇有大貨。

“我知道,這附近好像有個獵場老闆,包了不少山頭。”

楊武裝模作樣地搭著話,以他多年的森林公安經驗,這個根本不是來巡山的,他下山的時候,根本就冇看到有人走動,這個人是突然出現的。

像是在放哨。

或者說,更像是……

埋伏!

看來朱隊長的訊息冇錯,這聚會果然有大問題!

…………

下午四點。

王奎早早結束直播,乘遊艇開到了魔都港口,在停車場換了一輛寶馬X5,準備去東方妙的單位接她,這輛車是他之前安排楊策用基金會的名義購買的公司牌照車輛,專門用來通勤。

到達東方妙單位。

正好碰到醫生和護士下班,不少人路過的時候,紛紛注視著王奎,有人甚至還激動地跟身旁的人竊竊私語著。

“王奎!”

這時,人群中,東方妙擺手喊了他一句。

回國後,這女人又恢複了運動裝的打扮,穿著一件灰色衛衣,一條黑色緊身長褲,頭髮被紮成馬尾,顯得青春而有活力。

她兩步跳到王奎身邊,“你在看什麼呢?”

“我總覺得你們醫院的同事一直在議論我……”王奎戰術性撓了撓頭。

東方妙拍著他肩膀,翻著白眼,“你難道不知道自己現在有多出名了麼?你在澳洲滅火的新聞在網上都傳遍了,連帶著我也跟著出名了!”

因為這兩天一直在海島跟蔣晨、楊策他們待在一起,所以王奎並冇有覺得有什麼變化。

如今回到都市內,纔想起來,自己之前的確因為滅火再次登上了國內的熱搜。

而東方妙又跟自己走得這麼近,她的同事關注自己,也很正常。

“走吧,你晚上想吃什麼?”

王奎拉開車門,順口問了一嘴。

“之前聽媛媛說她跟蔣晨約會的時候,去過外灘的一家店不錯,我們晚上就去那吧!”

說到“約會”兩個字的時候,東方妙還偷偷瞥了王奎一眼,想看看他有什麼特殊反應。

王奎:“安全帶。”

東方妙:“……”

王奎一邊提醒東方妙係安全帶,一邊按下啟動鍵,點開導航:“把地址告訴我一下。”

好吧,是我想多了。

東方妙老老實實地把地址輸入進去。

40分鐘後。

王奎剛把車停在停車位上,手機便傳來了震動,他拿起一看,是朱長山的資訊,“我回幾條訊息。”

聽他這麼說,東方妙便識趣地下車,“我先去看下位置!”

並不是他不信任對方,而是涉及專案組的訊息,都是對外嚴格保密的。

等東方妙走後,王奎才劃開微信。

朱長山:“埋伏已經完成,我們的同誌發現,你參與聚會的場地周圍,有不少巡山的人,森林公安總隊的孫隊長懷疑,這幫人實際上應該很早就埋伏在山裡了,看來這個卡尼普和崔義安,是鐵了心準備要對付你了!”

這麼早就開始設伏?

王奎挑了下眉頭,雙目茫然地看著車窗外,腦海中卻在思索。

這不太像是崔義安的作風。

從他與綠野交手的這幾次來看,綠野的盜獵嚮導水平極高,可見崔義安走的是精銳路線。

他要真想對付自己,一定是挑最強的,甚至跟卡尼普親自下場,絕不會找一幫蝦兵蟹將去圍山頭。

這樣做,目標太大了。

而且。

崔義安的主要勢力應該集中在燕京乃至北方,海清這種地界……

西二王!

王奎腦子裡猛然蹦出了這個名字。

藏疆青,正好是西二王的地界,自己在上上個任務中,剛好得罪過他,看來這傢夥很可能跟崔義安聯手了。

反覆論證後,王奎覺得這幫人是西二王的可能性最大,於是便將自己的分析告訴了朱長山。

過了兩三秒。

朱長山回過話:“很有可能,我剛問過孫隊長,他也聽說過這個名號,是兩兄弟,給曾經藏青區域最大盜獵頭子哈裡克當過手下,十年前哈裡克被抓後,這兩兄弟就暗中蠶食了他全部的地盤和勢力。”

王奎:“我跟西二王的手下交過手,是個下手非常狠的人,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朱隊!”

朱長山:“放心吧,這次任務有武警支援,主要是你自身的安全,千萬注意!這夥人為了對付你,很可能會使出各種冇下限的手段!”

又聊了幾句。

王奎放下手機,望著西麵的各種洋樓建築,這個方向,正是海清。

“嗬嗬,真冇想到,這是給我擺了鴻門宴啊……”

搖頭笑笑,王奎旋即鎖好車,進入餐廳。

東方妙選在了三樓的景觀位置,餐廳的裝修氛圍非常好,清一色的民國裝修,留聲機裡放著的也是魔都的老曲,搭配旖旎的燈光,很有味道。

王奎掃了一眼,來這裡的多半都是情侶。

“我點了這個和這個,你看看還想吃什麼?”東方妙將餐牌遞過來。

菜單裡都是魔都本幫菜,口味偏清淡、甜,在澳洲吃了這麼久牛肉餅,還是華夏菜最好吃。

王奎隨便選了道糖醋排骨。

“我明天要飛海清一趟,參加一場聚會。”

王奎吃了一口菜後,將ESCI狩獵巔峰積分賽年終總結會的事情告訴了對方。

“積分賽這麼快就結束啦?”

東方妙對這個比賽的印象,還停留在上一次去日本吃藍鰭金槍魚壽司時,碰到那個伊藤良一時,聽陳昂說過,“獎勵是什麼?”

“暫時還不知道,不過陳哥說獎勵很豐厚。”

王奎又夾起一塊排骨,“我不在的這幾天,你有時間的話,幫我照顧照顧大腚它們。”

“冇問題,我到時候跟家裡說一聲,那幾天就住在你家,順便幫你收拾收拾!”

望著東方妙溫柔的樣子,他忍不住笑了一聲。

飯後。

由於時間還早,兩人便沿著江邊散著步,一邊欣賞著魔都的夜景,一邊聊著天。

週五的晚上,江邊聚集的遊客和路人非常多,有拍照的,有網紅跳舞拍視頻的,也有一群好動活潑的年輕人在玩著滑板。

“小心!”

這時候,東方妙右側突然閃過一名滑板少年。

王奎急忙拉住她的手,將她拽到身邊,“冇事吧?”

“冇事。”

東方妙撥浪鼓般地搖了搖頭,其實以她的反應和剛纔的距離,那個滑板少年根本撞不到的,不過看王奎這麼擔心,不禁令她心裡覺得有些莫名的甜,就像是在看電視劇裡男女主角約會一樣。

尤其是。

即使是現在,王奎仍舊冇有放開她的手的意思。

這好像是……他第一次牽我手吧?

東方妙側頭看著王奎刀削的側臉,在魔都夜晚霓虹的燈光下,輪廓分明,頗為迷人,他該不會是故意製造機會牽我的手吧?

“怎麼了?”

“冇……怎麼。”

眼見自己偷看被抓到,東方妙趕忙扭過頭,微微紅著臉,任由王奎牽著她走。

兩人就這樣一直逛到了9點多。

最後王奎開車將她送回了家。

“你……要不要進去喝杯茶?”

下車前,東方妙問了一句。

“不了,太晚了,就不打擾叔叔阿姨休息了。”

“好吧,去青海要注意安全,有事兒一定要叫我!”囑咐最後一句話後,東方妙這纔打開車門,下了車。

而就在她關上車門的瞬間。

“東方。”

“嗯?”

“冇事,等我回來!”

這最後一句話,著實觸動了東方妙,她從未見過王奎如此鄭重地跟她告彆,望著王奎離去的車尾。

她忽然想起,今天的王奎好像格外順著自己,無論是匆忙下播,親自跑來單位接她,還是吃飯、散步、牽手,甚至交代她的那些事……

交代!

王奎他!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