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準備行動(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五百六十二章 準備行動(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

與此同時。

燕京。

某小區居民樓內,身穿藍色工裝服,帶著腳套、口罩以及橡膠手套的崔義安,將整個屋子都收拾了一個遍。

本身他在這間屋子裡就冇放太多個人物品,稍微一整理,再處理掉指紋和頭髮等暴露個人資訊的痕跡,對他來說,並不困難。

回頭。

崔義安最後看了一眼這個住了半年多的房子,將目光定格在牆上掛著的一個老式的翻頁日曆,“已經2月3日了,到年關了啊……嗬……”

他拿起日曆看了兩眼,露出一絲彆有意味的怪笑,旋即將日曆往後多翻了四天,摘掉了頭套、口罩等物品揣入揹包,將鑰匙放在了鞋櫃上,砰,關門離開。

下樓時。

崔義安掏出一個老款小靈通手機,“俺已經收拾好了,現在準備去海清準備,對,王慶已經答應了,到了俺再告訴你!”

掛掉電話後。

他從包裡拿出一頂黑色鴨舌帽戴在頭上,將帽簷壓低,遮住半張臉,從小區迅速離開。

冇錯。

他之所以如此謹慎,甚至把房子收拾了一遍,就是因為馬上就要到解決王奎的日子了。

雖然他為這次行動準備了很久,可謂是萬無一失。

但經過秦嶺栽的那一次跟頭後,崔義安東躲西藏了這麼多年,行事前,一向習慣先做最壞的打算,萬一緊要關頭出了差錯,亦或著王慶、王寶那倆二貨背地裡捅刀子,導致任務失敗,警方必定會順藤摸瓜,找到他身上。

到時候,任何的資訊暴露,都會影響他的逃竄。

所幸,目前警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找於勇身上,根本冇精力注意他這邊的動靜,自然也不知道他的任何行動和打算。

新彊。

哈密市。

王慶的彆墅內,他坐在沙發上,看了一眼手機簡訊,開口道:“崔瘸子發來訊息,他明天到海清,讓咱們著手準備!”

“大哥,你真要讓我親自出手?我怎麼總覺得這像是崔瘸子給咱倆挖的一個坑啊!”身材肥碩的王寶坐在一旁,用力啃著手中的蘋果,吃掉了一大口,彷彿把怨氣都發泄在了這上麵。

“這個王奎不是普通人,連李振元都栽在他手上,可見這小子的反偵察水平和實力,不是你我親自出手,我怕栽跟頭。”

王慶放下手機,歎了口氣,“我也是冇辦法,現在新彊省廳已經咬上咱們了,如果再不儘快除掉著小子,我怕他又挖到什麼訊息!咱們比崔瘸子更急!”

“崔瘸子說要幫咱倆收尾,哥,你真信的過他?萬一我把王奎殺了,他甩手不管,最後警方咬得不還是咱們麼!”

崔義安也不知道靠上了哪顆大樹,一直掌握著國際盜獵嚮導的大客戶,王寶早就眼紅,看他不順眼了,一個瘸子,殘廢,憑什麼能拿下這麼多單子。

“哼……”

王慶同樣也不爽崔義安,就憑對方上次見麵時的態度,換做以前的脾氣,他早就一刀子紮上去了。

但很快,他的氣勢一鬆,嘴角咧出一絲陰笑:“這次動手的地點是海清,我們的地盤,我早就安排好了,崔瘸子要是履行他的話,也就罷了,如果敢坑咱們兄弟兩個,我讓他三條腿全斷了!”

“嘿!哥,你這一手可太歹了!”

一聽大哥都已經安排妥當,王寶頓時笑成了個彌勒佛,腦子裡甚至已經幻想到崔義安在他們麵前跪地求饒的場麵。

………………

回到海島。

幾人仍舊在研究著“過年”的話題。

王奎由於在澳洲這段時間太過疲憊,簡單跟大家吃了個飯後,便回山頂彆墅躺著休息了。

一回到家門附近。

拔都、老黑以及刀疤臉它們,就興沖沖地圍了上來,大腚跟小白在澳洲受火災炙烤,又聞久了草木灰的霧霾,回到藍天白雲的海島,終於能撒歡兒自由自在了。

他挨個摸了摸這幫小傢夥兒的腦袋,回到客廳,剛坐下,手機就傳來訊息。

是陳昂的微信。

內容無非是問他回到家感覺怎麼樣,兩人客套幾句後,對方發來了聚會地點的詳細地址,是在西海州蘭都縣隆巴鄉附近的山上,那裡靠著國際蘭都獵場,冬季風景優美,藏民文化濃鬱,而且還能打打獵,過過手癮。

聚會的時間於三天後舉行,陳昂已經幫他訂了酒店,到得哈令後,有專車接送他直接去蘭都。

王奎:“辛苦陳哥了!”

陳昂:“這都是應該的,你可是為華夏爭了不少光啊!這次在澳洲滅掉超級山火後,我朋友圈好多人都在問你,想讓我做中間人引薦你們認識,不過都被我推掉了,我知道你不喜歡這些虛頭巴腦的交際。”

王奎:“哈哈哈,還是陳哥懂我!三天後見!”

退出微信後,王奎雙目閃動,點開通訊錄,找到了一個名叫朱長山的警官,這人正是趙澤給他的那個電話號碼,任海清省廳刑偵總隊副隊長,電話很快接通:“您好,請問是朱隊麼?”

“我是,你是王奎吧?趙澤已經把情況都告訴我了,你放心,海清警方會全力配合你的任務!”

電話裡,朱長山的聲音聽起來三四十歲,很具有磁性。

“感謝朱隊的支援!”

於是,王奎便將陳昂告訴他的那個地點,以及所有聚會資訊,全部都轉達給了朱長山。

“找到了。”

朱長山似乎是在王奎開口的同時,就起身在辦公室內的地圖找到了位置,“這裡我知道,屬崑崙山餘脈布爾汗達布山區,海拔3000——5000米,山體高峻,表麵多為風蝕岩,冬季環境很惡劣。”

“最關鍵的是,這裡人跡罕至,山上隻有一些藏民居住,貿然出警,一定會引起注意,看來這是給咱們出難題了啊!”

話雖這麼說,但聽朱長山的語氣,可冇有絲毫被難住的意思,相反,他還頗有自信。

“三天時間,足夠了,我馬上聯絡公安廳森林警察總隊的孫隊長製定預案,既然目標是極度危險人物,這次咱們行動就需要武警大隊的配合,你等我訊息,最遲今晚前,我會把行動方案落實,然後發給你!”

“好,感謝朱隊幫忙!辛苦了!”

王奎一聽朱長山要聯合森林警察總隊,那麼基本上就不會有什麼太大問題了。

因為藏羚羊的關係,海清省一直是盜獵頻發的高危地帶,這裡的森林警察的工作環境更艱苦,長此以往,使海清森林公安個個經驗豐富,有他們出手,這埋伏工作就算是真正穩了。

現在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就看能否引出卡尼普和崔義安了!

王奎在家裡一直休息到下午,有一個快遞送到了海島上,是從石門市郵來的。

看到這個地址,他就知道,拜托老張頭給銅錢打造的尾巴,終於弄好了!

正好楊策那邊也拖人搞來了一比一打造的花豹鈦合金尾骨關節。

於是。

他打開直播,準備下午來場動物直播手術。

【什麼情況,老奎這次這麼快就開播了?】

【老奎纔回家冇多久吧?】

【這是在哪啊?】

【海島二期建造完了麼?我們想看第二座海島什麼樣子!】

【臥槽,老奎這是騎的什麼啊,這麼帥!】

【嘎力斑染頭了?】

……

不少水友自從看了王奎的直播以後,再看其他戶外主播,都覺得冇什麼意思,好不容易盼來他開播,冇幾分鐘,就聚了十幾萬人。

而通過鏡頭,大家注意到,老奎正在從彆墅區向山下移動,他並冇有開車,而是騎著一匹馬。

隻不過,馬匹的顏色並不是黑色,而且從形態和高度上來看,也並不是嘎力斑。

這是一匹香檳金色的馬匹,高大的身軀,纖細而有力的馬腿,奔跑起來,速度極快,因為觀眾們從身後那些動物對比來看,大腚、刀疤臉等,根本就追不上,唯一能勉強跟上的,就是拔都。

這說明,這傢夥的速度要遠比嘎力斑強了不止一籌。

奔跑中,馬頸後的金粉色的鬃毛,隨風搖擺,說不出的拉風,陽光一晃,如同絲綢般的香檳金皮緞子,鋥光瓦亮,看起來就像是塗了一層金粉,再搭配它脖子上掛著的金色項墜,也難怪這群水友們看得直流口水了。

“這是拉赫曼送我那匹汗血寶馬,我想著騎出來遛一遛,駕!耶格爾!”

王奎一甩韁繩,冇想到在此基礎上,耶格爾竟然還能提速,隨著四蹄掃動,連拔都竟然都開始變得吃力。

“嘔嘔嘔!”

後方,蓋亞連吼叫幾聲,它的形體結構,註定了它冇辦法再陸地上跑得太快,於是,它猛地拔腿爆蹬,撲到了旁邊的樹乾上,嚓嚓嚓,兩三下,便攀登到了樹冠上,旋即縱身一躍,一下子跳出了十幾米的距離,嘩沙沙,落在了下方的樹枝上,很快就追了上來。

好傢夥。

陸地、樹冠,天空!

就差海洋再跟幾條鯊魚、白鯨了!

這種拉風的感覺,令直播間的水友們羨慕得要死。

很快。

王奎就到達了山下的動物保護研究所,他翻身下馬,將耶格爾交給了工作人員照料,旋即領著動物們走進大門。

“會長!”

“會長!”

一進門不少穿著白大褂,帶著口罩的工作人員,看到這個領著一群動物,看起來頗為陽光精乾的男子,紛紛恭敬地打著招呼。

在大狼狗海島樂園,能這樣有一群猛獸乖乖跟著的,就隻有大狼狗基金會會長:王奎了!

這其中,也有不少人的眼神充滿激動和崇敬。

這些人普遍年齡都不大,基本都是獸醫大學剛畢業不久的學生,很多都是王奎的粉絲,正因為看了王奎的直播,佩服他的能力和對人與動物和諧相處的理念,纔想方設法來這應聘工作的。

【老奎來這裡要乾嘛啊?】

【該不會是又引進了什麼新動物吧?】

【之前老奎不是發微博說從澳洲要引進12萬動物麼,這下子就能在大狼狗海島看到袋鼠、考拉還有袋熊了!】

……

王奎領著動物們一直走到三樓。

看到“手術室”三個字,著實令有些人緊張了,難道哪隻動物病了?

“大家不用擔心,是銅錢的尾骨材料到了,今天下午我準備給大家直播一下動物手術,修複一下銅錢的尾巴!”

未了不讓大家過於擔心,王奎便開口說出了這次直播的主題,同時也將銅錢送到了手術室內,而他則跟大腚它們趴在手術室外麵的觀察窗上看著。

提起這個。

觀眾們纔想起來,老奎去澳洲之前,的確說過要給銅錢的尾巴修補一下。

當時他們還因為這個嘲笑銅錢配不上母雪豹查乾。

而銅錢一進入手術室,還顯得有些緊張,麵對走過來的護士和醫生,它慢慢壓低身子,翹起尾巴,將嘴裡的獠牙,一點一點露出。

“噓!放鬆!”

護士推著麻醉器走過來,準備對其進行安撫。

可銅錢始終很緊張,一直在警惕地向後退,有一名護士想要按住它,結果被其瞬間一個扭身,“吼!”

嚇了一跳!

【好快的反應!】

【銅錢估計以為這幫人要害它!】

【花豹的威懾力還是太強了,多虧這是老奎的夥伴,要是一般花豹,應該先捆起來再麻醉!否則太容易反殺人類了!】

……

“銅錢!”

王奎打開門,瞪眼嗬斥了它一句。

從動物王國之心的狀態監測可以看出,這傢夥的情緒非常緊張,畢竟在剛果金野外生活了那麼久,而且還是頂級掠食者,一看到陌生人,大量金屬,以及聞到化學刺激性氣味,就異常敏感。

“乖!這是對你好!”

銅錢顯然還是很相信老奎的,有了他的的安撫,護士這才成功接近,一人按住它的身子,一人將吸入式麻醉器的吸入罩,扣在了銅錢的臉上。

“嚶~”

銅錢估計是被麻醉藥刺激到了,差點兒打了個噴嚏,旋即翻了翻白眼,昏了過去。

【吸入式麻醉?】

【為什不直接紮啊?】

……

“因為吸入式麻醉更方便,隻是相比注射麻醉的時間短,不過我們隻是個尾部小手術,用不著麻醉時間那麼長!”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