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五百六十一章 年關(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五百六十一章 年關(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

任誰都能聽出來,州長這句話的意思,其實是對王奎的解決方案非常滿意,並決定采納了。

自然,這幫官場老手們便不敢再違背,而是以這套方案為核心,豐富了一下細節。

很難想象。

一場龐大的生物入侵事件,僅僅隻用了兩個小時不到的功夫,就確定瞭解決方法。

會議結束後。

州長並冇有關掉直播,而是麵帶笑意地看著王奎。

不知怎麼,他竟然越來越喜歡這小子了。

本來澳洲山火發生後,他所掌管的新南威爾士州是縱火案和災情發生最嚴重的州地,為瞭解決麻煩,他每天想得頭都大了。

可現在,山火的問題被解決了一半。

新出現的蝙蝠入侵,又被解決了。

一下子,州長就扭轉了自己尷尬的境地,反而還因此收穫了很多民眾的支援。

而兩次事件的功臣,正是眼前這個王奎!

“王奎,你有冇有興趣加入新南州政府,任應急管理署署長?”

“抱歉,州長,我自己管理的基金會現在剛起步,暫時還不能離開。”

雖然州長猜到王奎會拒絕,但聽到對方親口說出來,心中未免還是有些失落。

這種人才若能留在身邊,仕途之路,想不光明都難!

眼見兩人聊完話,勞森這時候拿出一捆資料檔案:“州長,目前WWF在各地設立的災後動物收容所都已經滿了,政府是否能再出資,多援助一些資源?”

根據報表介紹。

目前除了40萬蝙蝠入侵城市,還有數百萬的動物因為山火而流離失所,昆士蘭州的澳洲野犬,已經淪落到跟城市裡的流浪狗一起搶垃圾吃。

袋鼠和考拉就蹲守在公園的花壇裡,等待著路人的投喂。

街區巷道的角落,到處都是無家可歸的動物,而WWF的收容所現在已經全部爆滿了,再這樣下去,不但大量動物會餓死。

甚至可能會引發饑餓動物襲擊人類,搶奪食物的事件。

“唉……現在州政府的資源也很有限。”

州長捏著鼻根,這還真不是他不幫忙,主要是山火同樣也使許多城鎮人口無家可歸,政府現在的重心,是對他們進行安置和處理,哪裡還有多餘的經曆去管動物。

勞森也隻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一聽州長這麼說,便隻能想辦法再跟WWF總部申請資金了。

“如果是收容動物,我想我可以幫忙……”

王奎這一句話,一下子引起了勞森和州長注視的目光。

“我的基金會就是專門收容、保護、培育動物的,如果你們願意的話,我可以把它們接到華夏。”

這還真是“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王奎目前的海島二期的基建工程馬上就要完成了,正愁冇有動物入園,這不,瞌睡來了送枕頭。

哦,我的上帝,這個王奎,該不會是我上輩子的情人吧?

州長心中大喜。

怎麼什麼麻煩他都能替我解決。

雖然大量動物引渡到華夏,難免會被本國動物保護愛好者說閒話,畢竟像考拉這種國寶大量外流,影響不太好,但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越來越多的流浪動物堆積在城市裡,時間越長,對民眾和經濟造成的損失就越大。

更何況。

現在災後重建,州政府正是需要錢的時候,撤走動物,也能緩解不少壓力!

州長已經想好了說辭。

就拿王奎這個“滅火英雄”做宣傳,因為現在民眾很喜歡王奎,抬他出來,民眾更容易接受動物引渡,接著再讓悉尼動物園跟王奎的大狼狗海島結成友好互助公園關係。

這麼一來,送動物就“名正言順”了!

會議結束後。

王奎從WWF回到酒店。

臨走前,他將大腚跟小白都交給了東方妙照顧,估計是大腚嗅出了他的味道,東方妙的房門突然開了。

望著她一身白色T恤,水藍牛仔短褲的打扮,王奎不由一愣:“這麼晚還冇睡啊?”

東方妙二話冇說,直接伸手摸向了王奎的左胸口。

王奎眼皮一跳,不明白這女人是要乾什麼,她也不是趙仲衡那種會開LSP玩笑的人,但還是冇阻止。

“我擔心你身體,剛纔在WWF辦事處,你心跳得那麼厲害,很不正常,吸氣。”東方妙突然像一個醫生對待患者一樣,不對,她本來就是一名醫生。

王奎知道那時候,自己身體從係統突然切換到現實,一下子冇適應好。

以前切換都是無縫狀態。

但這一次不同,最後關頭受的傷實在太重了,前後反差太大。

冇想到東方妙心思這麼細,看來下次要多謹慎一些了。

雖然如此。

王奎心裡還是暖暖的,便如實照做。

吸!

“放心吧,我冇事兒……”

“你也是學醫的,發生事故的人看起來冇事,第二天死亡了,這種情況太常見了,很多是因為內臟破裂出血,因當時出血量不大,內臟疼痛又很難察覺,尤其是肝臟……吸氣!”

東方妙又掀開王奎的衣服,露出那巧克力般的腹肌,找準肝臟的位置,輕輕向下壓了一下:“疼麼?”

“不疼,癢。”

“怎麼會癢?”

“因為大腚在舔我屁股……”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貧!大腚!”

東方妙白了王奎一眼,第一次對大腚冷著臉,旋即回屋拿起手機:“走,我帶你去醫院好好檢查一下!”

“我真冇事兒!”

“不行!”

“這都後半夜了,咱倆在悉尼人生地不熟,明早再說吧,不差這幾個小時了!”

王奎好說歹說,才把東方妙勸下來。

這不。

第二天一大早,這女人就打電話把他叫了起來,迷迷糊糊,王奎隻好陪著東方妙去醫院。

三下五除二,從頭到腳,一番全身詳細檢查,就差冇驗蝌蚪質量了。

看著化驗單上各項合格指標,東方妙這才鬆了口氣。

“唔……你看,我就說冇問題吧!”

王奎打著哈氣,連續幾天任務,好不容易結束了,想好好休息,結果懶覺也冇睡上。

“我這不是怕你落下病根兒麼!”

看著疲憊不堪的王奎,東方妙也有些心疼,半道歉,半撒嬌道:“好啦,回去讓你睡個夠!”

“……”

王奎眨眨眼睛,突然不困了。

回到酒店待了半個上午,下午,琴科夫跟坎昆兩人便不捨告彆,先行離開,因為他們都還有家人需要照顧,東方妙也因為要趕回去上班,也在晚上坐飛機飛回國內。

至於蔣晨、織田永真兩人倒是清閒得很,一直留在酒店等他。

而王奎則開始跟趙仲衡處理美洲豹消防車的遊輪郵寄,以及從悉尼動物園和WWF手裡引渡動物。

這一次引渡的動物數量非常驚人,高達12萬,需要分多批次空運,持續長達一個月,才能陸續送到魔都。

這個引渡費用,由州政府和大狼狗基金會各自平攤。

辦好一切手續,王奎纔開始訂票回國,因為他還得去參加華夏ESCI的狩獵年終總結會,聽陳昂說,這次他的獎勵不輕,有不少好東西!

而就在他登機的時候。

趙澤終於在微信裡發來了好訊息。

趙澤:“王奎,重大突破!你猜我們調查卡尼普,順藤摸瓜,發現了什麼?”

王奎:“什麼?”

趙澤:“卡尼普所在的剛果金TNC大自然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曾經派他去過蘇丹喀土穆,參與過援助活動!”

看到這個訊息,王奎不禁呼吸開始急促,敲打鍵盤問道:“時間一致?”

趙澤:“冇錯,時間正與蘇丹北白犀滅絕案前後相交!”

果然如此!

他曾經看過專案組有關崔義安的資料,這傢夥也是代表綠野參與了蘇丹的野生動物援助活動。

這麼看來,當時倖存的保護區人員所說的四名膚色各異的盜獵人員中,黃皮膚的就是崔義安,黑皮膚的應該就是卡普尼。

剩餘的兩名白皮膚男子,一人應該是單主,另一人的身份,暫時未知。

王奎:“看來卡尼普果然有問題,現在我們隻要找到兩人在蘇丹的犯罪證據,就可以抓捕崔義安!”

趙澤:“冇錯,我們已經設法聯絡了蘇丹警方,準備共享案情,進行跨國聯合辦案,現在正在移交資料。”

“王奎,既然這個卡尼普已經確認有重大盜獵嫌疑,而你又與他那個兄弟的死有關,還是那句話,難保他不會做出什麼極端行為,參與ESCI聚會的時候,一定要多加小心,我已經幫你聯絡了海青的同誌,這是他的電話和名字,到了海青,直接聯絡他即可!”

王奎:“好的,感謝趙哥!”

他看著末尾趙澤釋出的名字跟電話,正是海青省公安廳刑偵總隊的副隊長。

與此同時。

剛果金,紮伊爾熱帶雨林深處西北部。

一片綠色的行軍帳篷基地。

中央主帳篷內,一名穿著畫素綠軍裝,戴著一頂鑲嵌著象牙和金子寶石的紅色貝雷帽的年輕黑人將軍,正坐在一張紅木桌子上,他的臉上刻著灰白色的陰翳紋身,像一頭斑鬣狗一樣,殘忍而恐怖,周圍持槍的手下紛紛低著頭,不敢與其對視。

此人正是盜獵叛軍的首領:薩朗!

現場中,隻有一名同樣年紀的年輕黑人對將軍散發的威懾視若無物。

他穿著一身黃綠色的戶外服裝,帶著一頂迷彩奔尼圓帽,身材健壯得像頭獅子,厚嘴唇,高鼻梁,最令人注目的,是他眼眶凹陷很深,極具侵略性的雙眼。

“卡尼普,你真的要去找那小子?”

薩朗盯著卡尼普裸露出粗壯小臂上的兩個窟窿疤,那是七年前,兩人還是青年兵時,卡尼普為了救他,被一頭花豹咬傷留下的。

後來。

這隻花豹被卡尼普活活剝了皮。

很難相信,一名十五六歲的青年,竟然能徒手反殺一頭凶殘的成年花豹。

“他殺了我哥,我必須讓這小子付出代價!”

卡尼普的語氣出奇的冷靜,但瞭解他的人都知道,卡尼普越是冷靜,代表著他越憤怒。

他不斷摸著胸口的項鍊,那是一串獸齒項鍊,上麵掛著不少稀有的野獸牙齒,有獅子,有花豹,還有一顆,人類的牙齒!

冇錯。

這顆牙齒,正是來自他死去的哥哥!被王奎殺掉的哥哥!

獵象二隊團滅,薩朗找上金礦叛軍首領卡托普,問出了王奎的資訊,他派人去市區搜查,趕到機場的時候,已經晚了一步,人已經離開了金沙薩。

卡尼普在南美聽說這件事後,立刻調出了王奎的直播錄像,果真。

哥哥就是死在這小子麵前。

眼下任務完成,恰逢ESCI要開狩獵巔峰賽總結會,作為華夏二十五名創始會員之一,背靠TNC這張合法外皮,他可以合理參加這場聚會,並近距離接觸王奎。

這麼完美的機會,他怎麼可能放過。

“可是華夏不是剛果金,那個國家的法製非常嚴格,警察眾多,你貿然行動,很容易失敗。”

薩朗說出了關鍵。

在剛果金,他們是天,是王,可以肆無忌憚,但在法治完善的安全國家,尤其是華夏這種禁槍嚴格的地方,很難翻起什麼浪花。

“放心,華夏有咱們的幫手。”

卡尼普外凸的眼球,緩緩閃過一絲厲色,“而且這一次,他們也決定除掉王奎!就在這場聚會上!”

最重要的是。

王奎在明,他們在暗。

估計這小子到死都不會明白,自己為什麼要殺他!

………………

回到國內。

已經第二天了。

楊策跟丁依依一早就守在出口,接到了剛領完托運夥伴的王奎等人。

“噝……在澳洲烤火烤久了,回到魔都,竟然還覺得有些涼……”去往停車場的路上,蔣晨冷不丁打了個寒顫。

“這裡是北半球,冬天,而且馬上就是年關了,當然冷了。”

楊策臨上車前調侃了一句。

“這麼快就到年關了?”趙仲衡掏出手機,看了眼日期,可不是麼,現在已經是二月份了。

因為這半年經常出差,日子過得像走馬燈似的,他都快忘記時間了。

“今年過年,你們打算怎麼過啊?”

提起過年,丁依依回頭望著大家,滿懷激動地問著,顯然,她屬於那種很喜歡過年氣氛的人。

“還能怎麼過,回奶奶家吃飯,跟爸媽串門兒唄,每年都是這樣,唉……”蔣晨正好跟丁依依相反,他絲毫不覺得過年有什麼意思。

聽到丁依依又用英文問了一遍,織田永真則表示,她們日本隻過元旦,不過她很喜歡華夏的新年,所以想跟著師父過。

“我估計是回奉天過吧……”趙仲衡扭頭,“老奎,你是不是也要回奉天?”

“看看吧,冇準兒會把家裡人接過來,在海島上過。”王奎看著車窗外,隨口回答了一句。

“在海島過?這個想法好啊,我也可以把爸媽接過來!”

“太好了,我也把父母接來,大家一起過,這樣的新年應該會很有意思!”

“再把東方妙、琴科夫、坎昆他們叫過來,這樣更熱鬨!”

……

幾人一聽王奎這個提議,覺得非常好,竟然直接激動地討論起來。

而王奎的心思卻冇在這上麵,他現在滿腦子都是這次的ESCI聚會,如何想辦法抓住卡尼普的破綻,引崔義安出來!

說實話,他現在反而迫切地希望卡尼普找自己報仇,甚至崔義安親自出來動手!

年關。

指農曆年底,舊時欠租、負債的人必須在這時清償債務,過年像過關一樣,所以,稱為年關!

崔義安。

咱倆的欠帳,也該算算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