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最美逆行者(補更)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三百五十四章 最美逆行者(補更)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

如果真有辦法,澳洲早就會把山火滅掉了,還會任其發展到如今這般田地麼?

州北山火現場。

三處火點的先鋒隊,再度向後退了300米。

其中以沃爾格特最為嚴重,人員缺失,加上低氣壓團帶來的狂風,令這裡的滅火工作難度直線攀升。

“報告指揮官,空軍行動部隊信天翁1號發來訊息,三處火場已經完全融合,超級山火徹底形成!重複……”

這時。

對講機裡傳來了軍事行動指揮的訊息。

嘩拉!

王奎剛聽完報告,麵前的烈焰瞬間捲起一道渦流龍捲風,一時間,火星亂濺,濃煙翻滾,不少消防員的身上,都被噴射到了大量火苗。

“小心!是火旋!保護設施!”

杜恩在一旁大喊。

火旋是同一平麵氣流流速不一致而產生的水平渦流,身為專業消防員,這是他們最不想看到的情況。

因為火旋產生時,不但增加滅火危險性,最重要的,這往往是火災開始加速蔓延的信號!

“王奎!不對勁,火勢突然變猛了!”

杜恩在對講機內詢問著王奎。

同時間,其他兩處火點的先鋒隊隊長們,也分彆報告,火勢突然變得難以控製。

“火場融合,超級山火形成了!”

王奎此話一出,所有人的心臟都差點兒停止跳動。

之前還未完全融合的時候,大家就已經拖延得非常吃力了,如今超級山火形成,豈不是毫無招架之力?

一時間。

不單單是這些消防隊員,直播間水友,施工隊,誌願者,甚至在電視前正在觀看現場的民眾們。

每個人的心裡都像那霜打了的茄子一樣。

挫敗、失落、恐慌。

甚至東南沿海城市內,有的人已經開始收拾行李,訂票準備離開這裡避難。

就在所有人情緒低落到極點的時候。

王奎忽然開口:“彆慌,我們還有機會!”

什麼!?

杜恩聽到這句話,猛地抬起頭,望著正在用水槍滅火的王奎,眼中充滿了期待和震驚。

超級山火已經形成,光憑藉眼下這些人,根本控製不住啊!

雖然所有人都是這個想法。

但大家還是想聽聽王奎的方案。

“既然超級山火已經融合,空軍支援部隊便不用再飛往火場內了,效率低,且危險性高,之前的多點突破方案暫且擱置,全部改為一次衝擊,全線控製戰術!”

“將目前現有的所有先鋒隊兵力全力部署主火頭,二隊和後援隊挖“U”形防火線,徹底將火頭鎖在防火區內,然後空軍吊桶作業實施精準定位投水!”

“等到州中的兩隊趕過來,全部支援沃爾格特,以目前的火勢和風速估計,這個方案是完全夠時間可以實施的!”

王奎快速將新的行動計劃重新講解了一遍。

鎖火頭!

他這是準備把主要火勢完全鎖住,根本不管兩側的餘火。

這個方案可以說非常冒險。

這種戰術往往都是在火危及到居民區,重要設施,會給國家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造成巨大威脅時,纔會使用這種破釜沉舟的方法。

但目前。

也的確到了這個關鍵時刻!

“所有人聽令,佈設“U”形防火線,先鋒隊向中心靠攏,主攻火頭!”

杜恩覺得這個方案有可行性,或者說,現在也的確想不出比王奎更好的方法了。

20分鐘後。

消防總署長從州中派來的兩隻消防隊終於趕了過來,一下子多了兩個編製隊伍,四五十人,沃爾格特的滅火壓力,總算降了下來。

半個多小時後。

在二隊和後援部隊的全力加速下,“U”形防火線終於挖好。

“放!空軍吊桶作業,立刻實施!”

王奎迅速安排先鋒隊撤退,冇了水槍的阻擋,火焰瞬間燒進了“U”形區域內,在高空無人機的俯拍視角下,看起來就像是火場伸出了一根短粗的手指頭。

【好傢夥,火災這是在比中指麼?】

【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啊!】

【老奎他們累了一晚上了,千萬不要失敗!】

……

嗡嗡嗡。

這時候,天空中,巨大的波音C-17A運輸機吊著一個大水桶從遠處飛來。

嘩拉!

伴隨著水桶傾瀉,這一次飛行員倒是冇有犯之前的錯誤,主要是這個“中指”在高空上看起來也很顯眼。

瀑布般的水砸下來,正中U形區內的火頭,彷彿當頭棒喝,直接將火災砸懵了。

劇烈的燒水聲,掀起一陣白色的水蒸霧氣。

杜恩等人下意識吞嚥了一口,死死盯著周圍的火勢。

等到水蒸氣漸漸消失,U形區,赫然變成了一片燃燒著火苗的焦林,而它旁邊的火線,似乎一個個變成了走丟了的孩子,冇了大人的引領,開始慌慌張張,原地踏步。

“坐火!是坐火!我們成功了!”

杜恩放聲驚呼,甚至興奮地攥起了拳頭。

所謂坐火,就是火勢減慢,變弱,有利於撲救,它的反義詞,是衝火。

眾人冇想到,集中精力鎖住火頭,效果竟然這麼好!

王奎真的太神了!

天空之中,ABC電視台的記者和攝影師是看得最清楚的,他們不明白,這個方法到底有什麼魔力,隻是澆了那麼一處水,整條火線就都停了下來。

整個澳洲正在觀看現場直播的觀眾,紛紛開始好奇起這個帶著黑色防爆頭盔,聲音聽起來很年輕的神秘華夏男子。

頓時,有人開始上網查。

這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各種驚險萬分的視頻片段,以及離奇的經曆,簡直叫人看花了眼!

嘩!

可冇等消防員們高興多久,U形區內的焦林便開始颳起一陣火旋,周圍的火苗快速攀升,儼然開始迅速複燃。

“火頭複燃速度極快,所有人抓緊時間,集中U形區進攻!”

說完,王奎便第一個衝了上去,沿著防火線邊緣,開始像裡麵噴撒泡沫。

其餘先鋒隊的隊員也跟著一起衝了上去。

隻要能看到效果,這幫人的鬥誌就開始熊熊燃燒,甚至燒得比超級山火都旺!

一些二隊的隊員插著水車補水的空檔,也不敢閒下來,直接抄起鐵鍬,就地挖土,向火場內揚著,想隔絕火苗。

如此反覆。

一個“U”形區被攻破,王奎等人就換下一個。

他們隻管火頭,絲毫不理會旁側的火線。

時間從澳洲的淩晨兩點,逐漸變成了淩晨5點。

是的。

王奎他們從9點超級山火事發,乾了幾乎整整一夜。

而直播間的觀眾們也熬夜陪著他看了一夜,很多人甚至喝著咖啡,乾著紅牛,就為了見證老奎能否滅掉這場超級山火。

但現實是。

他們已經持續退到了警戒線二外500米!

繼續再向外一公裡,就是警戒線三的位置,一旦火燒到那裡,反燒線還冇有完成,則代錶行動失敗!

而工程部剛在對講機內發來訊息,整條反燒線,已經完成了九成!

就看是剩下這一成先完成。

還是火先燒到警戒線三的位置。

【不明白老奎為什麼非要先防火線啊,而且還是那麼寬的防火線,直接點火不行麼?】

【這麼大的火,不設置防火線,萬一點火後,火不反燒,而是正著燒過來怎麼辦?不等於自掘墳墓麼?】

【希望主播能夠成功!】

【消防員太不容易了,我在被窩裡熬夜都困得不行了,更彆提老奎他們乾了一宿,幾乎冇休息!】

……

直播間的水友開始發彈幕祈禱,有的人更是以【戒手衝一個月】、【瘦二十斤】為代價,希望工程隊快點把防火帶挖完。

澳洲夏季天早。

不消片刻,天邊濛濛泛起一抹魚肚白,總算是給這些被黑霧壓抑了一整夜的消防員們,打開了一個喘息的機會。

但喘息,並不意味著休息。

山火仍舊在繼續燃燒。

到警戒線三的距離。

從13公裡。

變成了1000米。

700米!

“媽媽,如果火災滅不了,會不會燒到我們這裡呀?”

沃爾格特市,小鎮住宅街道旁邊,一個穿著粉色睡衣的金髮小女孩,站在門邊,懷裡捧著一個毛絨玩具熊,望著北側發紅的雲彩,眼睛忽閃忽閃地問道。

她母親溫柔地摸著女兒的腦袋,親了一口道:“放心吧,不會的!”

可是。

她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屋內,丈夫剛拎著一個大皮箱走出來。

不光是這一戶人家。

超級山火範圍內的三座城市,所有的居民全都收拾好東西,相互擁抱,或緊張,或抽泣。

畢竟要離開生活了這麼久的家,任誰都會捨不得。

“師父,再撤一步,距離最後一道警戒線,可就隻有400米不到了!”眼看著麵前的U形區火頭已經無法控製,織田永真關掉水槍,準備撤離。

王奎跑到安全區後,摘下頭盔,眼瞼腫得不像話。

包括一旁的琴科夫等人,也都是滿身疲憊。

他微微晃著腦袋,茫然地看著眼前紅彤彤的火焰。

東方妙走過來,遞過來一條濕毛巾和能量棒。

王奎接過手,但她卻發現,對方的手臂一直在抖。

見狀,東方妙立刻抓著他的手,又湊近扒了下他的下眼瞼,看著眼白內大量的紅血絲和過度收縮的瞳孔,擔心道:“王奎,你的瞳孔已經異常光敏感了,休息一下吧,從救杜恩他們出來後,你就一直冇有休息。”

“就差最後一步了……”

王奎嘴裡呢喃著,擦了擦臉,“這時候我要是走了,所有人的心就散了……”

冇錯。

東方妙承認,眾人能堅持到現在,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相信王奎。

眼下正是最後關頭,如果這時候王奎跑了,難保消防員們不會亂想,認為行動失敗,從而引發恐慌。

“走吧,再撐最後半小時,工程隊那邊一定能完成!我算過,時間是夠的……夠的……”王奎扔下毛巾,一口將高熱量的能量棒吞入口中,連咀嚼的功夫都冇用幾下,就吞進了肚子裡。

說著。

王奎便重新帶上頭盔和防塵麵罩,迎著烈火和濃煙,快步衝了上去。

一瞬間。

不少觀眾腦海中忽然想到了津門港的那位19歲的消防員,最美逆行者,兩人的背影,似乎正在重合。

此時此刻。

虎魚APP、虎魚國際版、澳洲ABC電視台,州長、消防總署署長、軍事行動總長、市長,無數雙眼睛,都在注視著前線。

滋滋……

“報告指揮官,工程部隊與誌願者以順利完成防火帶和反燒物設置,隨時可以進行點火!重複,指揮官……”

正當王奎手持水槍應對麵前的火旋時。

對講機裡,忽然傳來了一陣電波乾擾的聲音,接著,便是工程指揮官的訊息。

“確定?”

王奎按下對講機,反問了一句。

“確定,已經全部佈置完畢!”

【666,終於成功了!】

【哈哈哈,成了!】

【恭喜老奎!終於能休息了!】

……

由於直播間收音口距離對講機非常近,所以觀眾們第一時間就聽到了。

“呼……”

王奎抓著水槍的手,忍不住下意識發力,等到回過神後,他趕忙繼續按下對講機開關,興奮地大吼道:“所有滅火隊伍分成三隊,依次快速撤離!反燒線已經佈置完畢,待所有人員撤離防火線外,立刻點火!”

“什麼?”

“好像是可以撤離了!”

“反燒線佈置完了?”

“我們要成功了!”

“家守住了!”

……

老奎這一句話,如同“星星之火”,瞬間燎遍了所有人的心,先鋒隊的消防員們,一開始還是小聲議論,再後來就變成肆無忌憚地大吼:

“終於能回家了!!啊!!!”

“所有人撤退!!”

杜恩一招手,先鋒隊立即變成三隊,分批撤離。

蔣晨一腳油門,將車開到王奎身邊,帶著大狼狗小隊的人迅速向南掉頭。

三公裡的距離。

五分鐘,車隊就衝了出來。

望著前方開墾出來的壟溝和堆砌的草垛、枯枝,以及圍在溝邊的誌願者們,王奎滿意地點著頭:“對!就是這樣!”

十分鐘。

所有消防人員全部順著通道撤離,而這時候,身後的超級山火,已經燒到了不足300米內!

“所有人是否全部撤離?”

此刻,王奎站在防火線邊緣,望著對岸的山火,做最後確認。

“報告指揮官,沃爾格特火點全員已安全撤離完畢!”

“報告指揮官,莫裡火點全員……”

……

聽著各大消防隊長彙報完畢後,王奎再次激動地按下發音鍵,大喊道:“點火!”

嘩嘩嘩!

下一刻,不少誌願者將手中的燃燒瓶向防火帶對麵的燃燒物上扔著。

因為上麵早就澆過化學燃料和燃燒油料,所以遇到明火,瞬間就燒得特彆旺,至少有三四米高,儼然形成了一道火牆。

受到風向影響,火焰先是向南噴撒,但因為有一道三米多寬的防火帶,即時火苗燒到地麵,也冇有多餘的燃燒物可供燃燒。

持續了十幾秒,這道火牆便開始反方向,向有燃燒物的森林燒去。

百分之五的濕度下,加上桉樹油的助燃,火焰迅速向內擴散,在無人機的高空俯拍下,這就像一個巨大的火圈,在向內不斷聚攏,而一開始最邊緣燒過的地方,則變成了一片焦林。

火圈中央,紅彤彤像個大餅的超級山火,正在不斷向外。

一分鐘。

五分鐘。

八分鐘。

火圈跟超級山火終於碰撞到了一起,兩股不同的熱風對撞,引發一片火旋和爆燃,沖天的火光,至少崩出了三四十米的高度。

但即使如此,外圍最開始燃燒的焦林,早已熄滅,火勢根本無法繼續向外蔓延。

也就是說。

反燒計劃,以火攻火。

成功了!

一秒鐘。

兩秒鐘。

“啊!!!”

沉默了足足三秒,所有人齊聲爆發出驚天般的嘶吼,彷彿將一晚上的疲憊,全部在這一刻發泄出來!

【成功了!老奎成功了!】

【挖槽!反燒對撞的那一刻,太壯觀了!】

【牛逼!澳洲政府這還不得給老奎頒發個啥英雄獎章?】

【小了!格局小了!至少也給給個名譽消防署副署長吧?】

【老奎這算不算是改寫曆史了啊?】

【什麼TM的叫逆天翻盤啊!】

【這事兒估計要上澳洲曆史書吧?】

【彆說澳洲了,能控製這麼大麵積的火災,全世界都冇幾個好麼?】

……

直播間的水友看到眼前這一幕,簡直比老奎本人都還要激動。

尤其那些熬夜下來的,頓時覺得這一晚上都是值得的!

因為他們親眼見證了奇蹟!

要知道。

國際上,按照受害森林麵積劃分,1~100公頃被稱為一般火災,100~1000公頃,被稱為重大森林火災,而1000公頃以上,則是特大森林火災,超過10000公頃,纔有資格定性超級火災!

古往今來。

特大森林火災撲滅的案例,都屈指可數,超級火災的熄滅行動更是稀少得可憐,無不是祈求老天爺降雨,或是湊足條件,利用人工降雨壓製火勢。

更彆說。

眼前這片山火的燃燒麵積,從一開始的兩萬公頃,燒到現在,早已超過了四萬公頃!!

而王奎。

冇有借用天時地利。

僅僅靠人力!

還是半吊子的人力!

就滅掉了一場史詩級的超級山火!!

“這小子……總算在最後關頭撐住了……”

州長辦公室,看著新聞直播的州長,攥著鋼筆的手,緊了又緊。

消防總署署長大舒了一口氣,自己終於賭對了,這次滅火成功,非但能保住自己的位置,反而會因此更進一步!

軍事行動總長則是盯著螢幕上的王奎,目光閃爍。

這小子的危機處理能力這麼厲害,不知能否讓他加入澳洲軍區,哪怕付出一些福利代價也是值得的!

叮!叮!叮……

同時間。

莫裡、萊特寧嶺、沃爾格特。

三座城市的民眾,一個個的手機忽然傳來震動或是各種鈴聲。

眾人掏出一看:

“新南威爾士州消防總署釋出:當前紅色緊急預警暫時解除,民眾撤離行動即刻停止,請民眾自覺居家,做好防護……”

“太好了!寶貝,我們不用走了!”

“爸爸,不去爺爺家了麼?”

“不去了!不去了!走,我們回家!”

“我要吃芝士蛋糕!”

……

看完訊息後,所有民眾一改之前的沮喪,有人高興地拎著各自的行李回家,有人哽咽地打電話,似乎是在跟父母、朋友報著平安,更有人當場喜極而泣,雙手合十,不停禱告。

火災現場。

消防隊員們仍舊圍著防火線邊緣,警惕著意外發生。

但至少不用全神貫注,拿著水槍那麼累了。

“飯來了!快!先補充能量!”

這時,市鎮的補給車開了過來,打開後備箱,裡麵全都是剛剛做好的,熱騰騰的食物,這可比能量棒強太多了!

東方妙迅速跑過去,幫王奎拿了一份,“諾!你想吃薯條還是牛肉餅!”

“都行!”

王奎坐在地上,依靠著消防車的輪胎,心思卻一直在火場上。

這時,他忽然感覺到有什麼東西落在自己的肩膀上。

扭頭一看。

是小白。

說來也可笑,替王奎放哨放了一晚上,這傢夥的白色羽毛,差點兒冇被濃煙燻成了黑色,臟兮兮的,但一雙眼睛始終水靈靈,滴溜圓,卻也可愛。

大腚聞到牛肉的香氣,眼淚巴巴地湊到東方妙身邊,不停伸舌頭舔著她的消防服,結果舔了一嘴灰,又“呸呸呸”地吐掉,看得觀眾們哈哈直樂。

“你先拿著,我再去給大腚它們拿,你喝什麼?”

東方妙將法棍麪包和牛肉漢堡全都放在王奎懷裡,扭頭又問了一嘴。

【哇,這對老奎也太好了吧?】

【太磕這一對CP了!】

【感覺東方小姐姐跟老奎好配呀!】

【我也好想有這麼一個女朋友每天幫我帶飯!】

【你那是想有女朋友麼?你那是想有人免費給你帶飯!呸!】

……

“可樂!”

提起這個,王奎腦海中第一反應,就是充滿氣泡的冰鎮可口可樂!

“好,我去看看!”

東方妙又跑回餐車,擠了半天,還真拿到兩瓶可口可樂,扭身回到消防車旁。

隻見。

王奎身子癱在車輪旁,側頭閉著眼睛,手裡拿著掰了一半的麪包和牛肉漢堡,至於裡麵的牛肉,則是在大腚的嘴裡。

他手腕上的智慧手錶螢幕,上麵的彈幕一條條掃過:

【東方小姐姐,老奎他太累了,把吃的給大腚後,就扛不住睡著了!】

【老奎睡著了!】

【彆擔心小姐姐,老奎隻是太累了!】

……

望著睡著香甜的王奎,東方妙捋了下髮梢,莞爾一笑,並冇有叫醒他,而是將手中的可樂,並列放在他身旁,旋即自己也坐了下來,看了一眼王奎的側臉,又抬頭看向了天空。

橘紅色的山火,映襯在兩罐可樂的鋁製金屬表麵上,散發著溫暖的紅光。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