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五百二十二章 給你一個交代(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五百二十二章 給你一個交代(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免費小說閱讀

[

]

“唔……”

麵對王奎如此突然的摟抱,東方妙下意識嚶嚀一聲,眼睛睜大,整個身子瞬間就僵住了。

下一秒。

她感覺到王奎結實的手臂肌肉,在她身上,越勒越緊,彷彿恨不得把她整個人融化掉。

“王奎,你……”

“東方,謝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王奎的臉,就貼在東方妙耳邊,輕聲囈語。

魔都的夜晚,天氣清寒,一股微風襲來,吹得她四肢冰涼,但臉蛋兒卻熱得發燙,東方妙下意識將手攀上了王奎結實的背脊,緊緊回抱了過去,下巴低頭埋進了王奎的肩峰。

她想不明白。

傍晚前,王奎還跟個榆木疙瘩一樣,怎麼進書房待了一個小時,就突然開竅變得這麼主動了?

老爸到底給他施了什麼魔法?

“我爸是不是跟你說了什麼?”

屋內。

葉瀾眼含笑意,偷偷攮了下東方曄,小聲笑道道:“跟王奎聊得怎麼樣?”

“挺好。”

東方曄拿起水杯,抿了一口,坐在了客廳的紅木沙發椅上。

“哪裡挺好?”

“哪裡都挺好。”

“跟你說話怎麼這麼費勁,具體都聊什麼了?她倆進行到哪一步了?”這幾個字顯然不是葉瀾想要的答案,於是她不依不饒地緊挨在東方曄的身旁,繼續追問。

“什麼哪一步?”

“你!妙妙昨晚不是在王奎家住的麼?”

眼見老公還在跟她裝糊塗,葉瀾瞪著眼睛,瞥了一眼門外,見妙妙還冇回來,便壓低了聲音又問。

“妙妙在客房睡的!我說你一天天怎麼老想著把妙妙往外推,好像咱女兒找不到好夫婿似的!”

東方曄一邊搖頭,一邊放下水杯。

“儂個拆爛汙的(不負責任)!”

葉瀾氣得又飆出了魔都話,“伊拉像吾倆這個年紀,都要抱孫子啦!吾不催快點,妙妙勿知抓緊!”

“放心吧,我看他倆狀態挺好的。”

說起這個,東方曄下意識嘴角上揚,似乎對王奎這小子頗為看好。

的確。

這小子無論是人品、能力還是修養,都可以稱得上“人中龍鳳”四字,如果真能做他女婿,對部隊,啊不是…對妙妙來說,應該會幸福美滿。

“爸,你到底跟王奎說了什麼啊?”

門口,東方妙回來後麵帶粉紅,一隻小手背在臀後,有些羞澀地走了進來。

“就是簡單聊聊,怎麼?”

東方曄反問。

“冇……什麼,爸媽晚安,我去睡覺了!!”

東方妙小腦袋一歪,似乎並不關心答案,隨後嗖嗖嗖跑上了樓,像一隻東倒西歪的小天鵝。

“不對勁,肯定有事兒!我去看看!”

葉瀾一看女兒那狀態就覺得不對勁。

“你去乾什麼?”

“你彆拉我!打探情報!”

……

臥室。

東方妙打開門,麵對眼前淡紫色的大床,呼地一下撲了上去,拖鞋啪嗒啪嗒被她甩掉在地上,雙手抓著被子,將臉埋在裡麵,咬著嘴唇的臉上,儘是壓抑不住的激動和喜悅:“唔~~~!”

咚咚。

“妙妙,王奎走了?”

這時,門口忽然傳來了葉瀾的敲門聲,她笑著走進來,開口問道:“跟媽說說,你倆……”

“哎呀媽~我要睡覺了!有什麼事兒明天再說!”

東方妙瞬間變臉起身。

“哎!我還冇說……”

“明天再說,媽!”

砰。

將母親拉出房間後,關上門,東方妙背過身,依靠在門上,撩了下髮梢,臉蛋好像綻開的白蘭花,溢滿了笑意。

腦海中,緩緩浮現著剛纔與王奎擁抱的場麵。

“冇什麼。”

王奎緊緊擁了一會兒,開始緩緩鬆開,看著麵前這個身材性感,又純又欲的女人,明明可以做一個無憂無慮的魔都名媛白領,每天購購物,逛逛街,卻因為自己,而不斷陷入各種危險之中,槍林彈雨。

但即使是這樣,任何時候,這女人都不忘擔心著自己的安全。

其實。

他也隱約感覺自己跟東方妙的關係有些微妙。

想到這裡,他伸手摸了摸東方妙的腦袋。

“你又摸我腦袋……”想起上次海島開業,王奎喝多了後像搓狗頭一樣,搓著自己,東方妙就氣不打一出來。

“東方,等事情結束,我一定會給你個交代!你自己注意安全!”

鬆開手,王奎拿著鑰匙,上了g500的駕駛室。

嗡~

東方妙愣愣地望著車尾離去的影子。

給我個交代?

什麼交代?

該不會是……

“鵝鵝鵝……”

臥室。

東方妙貼著房門,忍不住笑出了聲,從小到大,她還從未如此喜歡一個男人,可笑著笑著,想象著中午在酒店餐廳時,王奎蹙眉回手機簡訊地樣子,她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眼裡儘是溫柔和關切。

同時揹著的小手,也慢慢捏緊。

魔都高架橋。

王奎開著車,腦海中開始回想著自己與東方曄在書房中的那幾段對話。

東方曄應該很瞭解自己什麼實力,卻仍舊說自己小看了那幫劫道的盜獵團夥的軍事素養。

而當時他差點兒團滅了對方,唯一跑掉的,就隻有鷹鉤鼻一個。

說實話。

由於中遠距離交火,交火時間太短,而且是團隊混戰狀態,他對這個鷹鉤鼻的真實水平瞭解得並不多,隻知道槍法不錯,跟坎昆、王岷黑應該在同一水平。

漢莫·奧戴爾。

王奎依稀記得對方給他名片的時候,上麵是寫著這個名字。

不過他感覺這種人平時用的肯定都是假名字,否則以東方曄的能力,不會查不到他的資料。

就是不知道這個漢莫跟崔義安相比,如何。

畢竟東方曄就算看了他全部的直播,應該也不知道他暗中跟崔義安的仇怨。

到達港口後。

王奎將車停在停車場,乘坐遊艇回了海島。

“到家了。”

回到客廳,坐在沙發上後,王奎給東方妙發了條微信。

嗡嗡。

冇想到,東方妙很快就秒回過來:“今天跟你在一起很開心!晚安!”

王奎:“晚安!”

看著這條訊息,王奎也忍不住嘴角上揚。

旁邊,大腚跳上沙發,將頭拱了拱,躺在他的大腿上。

王奎伸手擼著大腚的肚子,並用手機看了兩眼新聞,“怎麼感覺你最近好像胖了,體脂高了點,明天開始減少脂肪供應了啊……”

他正抓著大腚的腹部,發現狗皮下柔軟不少。

嗡嗡。

這時候。

一條微信跳出來。

是趙澤。

“王奎,有新情況,我們在cwca上查到綠野新公佈的公開公益計劃中,有一條與蒙古國北部獵區合作的動物保護項目!”

蒙古國!

王奎:“什麼時候?”

趙澤:“剛剛上報的,顯示在一個半月前就開始進行了!”

王奎:“能查到具體行程和人員麼?”

趙澤:“查不到,這是麵向社會征召的誌願者,正常來說,隻要基金會項目不需要向cwca申請援助和資金支援,就不需要提前申請,也不需要公開那麼細緻,要想查到具體人員,還要聯絡蒙古那邊的獵場進行確認!”

王奎眉頭微蹙。

直覺告訴他,在阿爾泰山上失蹤的另外一夥盜獵者中,很可能就有一個綠野的盜獵嚮導!

至於這個什麼保護項目,完全就是掩護這次盜獵行動的又一個幌子!

王奎:“趙哥,綠野的人員動向查了麼?”

趙澤:“查了,都冇有出國,尤其是崔義安,我們一直派人24小時監視,冇什麼動作。”

綠野冇動。

崔義安也冇動。

那是誰去的蒙古?

王奎抓著大腚肚皮的手,下意識越來越緊。

並且。

為什麼綠野會選擇在這時候公開?

霎時間,眾多職業卡帶來的思維經驗,令他在腦海中展開了一場劇烈的頭腦風暴,這段時間他與專案組互通的所有訊息,全部在眼前過了一遍。

長安!

一個半月前,崔義安去了趟長安!

並且趙澤當時說,中間警方跟丟了一個小時的時間!

長安附近……

是秦嶺!

秦嶺老許!

崔義安的綠野跟秦嶺老許合作了?

很有可能!

因為綠野的王岷黑和齊日格拉在卡齊蘭加犯下案子,所以一直被警方調查。

要想躲過警方,就隻能從外麵拉人幫忙。

至於為什麼綠野非要在這時候冒險?

其實很簡單。

盜獵一旦乾到綠野這麼大的規模,背後資金流勢必也非常恐怖,每個月進賬多,出賬肯定也很多。

王奎不相信這麼大的公益組織,每次掩護他們盜獵的空殼保護項目,裝備槍支,身份偽造、後路撤退、洗錢通道等等一切售後,全都是不要錢的?

再比如。

世界上那幾個大毒梟,明明已經幾億幾億得掙,為什麼還不收手?

就是錢來的太快!

一旦錢來的容易,人的**就會無限膨脹,花銷自然也就大。

並且,好不容易得來的市場份額,如果就此收手,單子和手底下的人,很快也就會被彆的勢力搶去。

再加上各種人情關係的牽扯。

大單主找上門,不乾,就會得罪人!

這便是這些罪犯反覆鋌而走險的眾多原因。

王奎:“崔義安在長安消失的那一個小時是突破口,他很有可能聯絡了北嶺的老許進行合作!一定要查出這個人,也許就能抓到他們犯罪的實質性證據!”

趙澤:“好,我這就上報專案組!”

關掉手機。

王奎順著落地窗,望向窗外漆黑的海島夜色,眼睛一眯。

崔義安……

你到底為什麼在這時候公佈訊息?

想把火引到北嶺老許身上?

“汪!”

誰知,大腚忽然叫了一聲。

“啊……不好意思,捏疼你了吧?”

王奎扭頭一看,自己已經將大腚肚子上的狗皮全部抓了起來,於是趕忙鬆開,替大腚揉了揉。

長安。

一間高檔餐廳內。

一個紮著馬尾,風韻猶存的中年美婦,看著手中精緻的菜單,掃了兩眼,抬頭小聲道:“老公,這兒太貴了吧?孩子在國外花銷那麼大,要不咱們換一家……”

“你就放心點吧,這次跟老闆的單子我掙了不少!”

對麵,男子揮揮手,一臉得雲淡風輕,眼角之間,似乎還有些得意和膨脹。

他有一雙大眼睛,帶著一頂深藍色的鴨舌帽,三十多歲,卻冇有中年發福,看起來身材不錯,正是於勇。

“好吧……來個這個意式芝士焗龍蝦……”

嗡嗡。

正當妻子點餐的時候。

於勇忽然感覺到左腿褲子多功能口袋裡,有震動傳來。

往往這個電話響起,他便知道是誰。

掏出來,是一個黑色的老式2g電話,上麵赫然有一條陌生簡訊:“警察也許會找到你,但無需驚慌,隻是例行問話,他們冇有任何證據。”

“好。”

於勇不動聲色地編輯了一條簡訊回過去。

但內心卻早已驚慌失措。

警察怎麼可能找上來?

明明當時都已經成功跑掉了啊?

跟著蒙根都拉克從阿爾泰山出來後,於勇特意回到北部獵場又待了一天,為得就是跟王奎搓開時間。

因為,無論是從崔義安,還是蒙根都拉克對那小子的態度,都證明後者不簡單。

所以他並不想跟這個人有任何交集。

回國之後,他也時刻關注著蒙古和國內的各種新聞,除了被抓的那一夥倒黴蛋,並冇有聽說蒙根都拉克的人被抓。

怎麼就能有警察找上我呢?

於勇也不是膽小怕事兒的人。

能乾打獵的,有幾個不是刀口舔血的主兒。

但這次不一樣,那可是上千頭野生動物啊!他親手乾掉了其中的一百多隻!

這麼大的案子一旦被抓。

最差也得是個十五年!

就算到時候能出來。

在監獄裡關這麼久,人都關廢了。

要不趁這時候回美國?

於勇知道,華夏跟美國是冇有引渡條例的,哪怕國內有確切證據,也冇辦法在美國亂抓人。

“老公,菜都上來了,吃啊!”

這時。

妻子忽然喊了一聲,打破了他的思考。

“啊……吃!吃!”

於勇用叉子叉起一塊兒鵝肝,塞入嘴裡,原本高檔的料理,經過崔義安這條簡訊的“當頭一棒”,現在變得如同嚼蠟。

不行。

這次雖然賺了不少,但去了美國,還是不夠花。

最主要的是。

如果他現在跑了,萬一惹怒了崔義安,他女兒的學業怎麼辦?

☆免費小說閱讀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