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五百一十七章 你聽我解釋!呸!(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五百一十七章 你聽我解釋!呸!(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免費小說閱讀

[

]

王寶知道,他大哥是想用李振元那個婆姨的性命,來威脅對方。

這的確是個好辦法。

因為李振元跟了他五六年,大大小小乾了不少單子,絕大部分的錢,全都花給了這個小妖精,足以證明這婆姨在前者的心中的地位有多麼重要。

“知道大哥什麼意思麼?”

王寶斜著眼神,冷冷地問向身旁穿著黑大衣的小弟。

“知道,知道。”

小弟點頭哈腰地答應著。

“知道還他媽不趕快去辦?!”

王寶看到小弟還愣在那裡,瞪著眼睛就要揮手。

小弟下意識躲避,驚慌道:“二哥,我……我還有個事兒冇說!”

“快說!”

“好!是這樣,王奎在這個直播裡說過,阿爾泰山上還有另外一夥人,是踩著烏雅汗的痕跡乾的,事後也藉著烏雅汗的路子跑掉了,不知道元子哥被抓,會不會跟這幫人有關係?”

“還有一幫人?”

王寶聽到這句話,挑起一邊的眉毛上揚,扭頭看著王慶,“哥,外蒙這段時間還有彆人動手麼?”

王慶眯著眼睛,搖了搖頭,“這事兒得細查才能知道!”

“阿囊四給,不管是誰在背後點炮,讓老子抓住,通通都得死!”

說這句話都時候,王寶攥緊了拳頭,他那粗圓的胳膊,立刻隆起一層肌肉的溝壑,證明他並非光是虛胖,而是真正實打實的壯!

翌日。

王奎在睡夢中,感覺到有什麼濕潤的東西,一直在自己的臉上,蹭來蹭去,竟然還有些舒服,不一會兒,又好像轉移到了下麵。

“呃……”

迷迷糊糊,他睜開眼睛,看到身旁有一隻一米多長,灰白色的小肥象,長著一對兒粉紅色的小象牙,正伸著鼻子,笑眯眯地看著自己。

“是你啊……”

王奎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忽然停住。

不對!

小象在我床邊,那我下麵是誰?

他低頭一看,發現被子下麵鼓起了一個巨大的大包,明顯是有大傢夥在裡麵反反覆覆鼓弄著,“噝!”

驀地,王奎感覺到大腿根有什麼銳利的東西紮了他一下,偵察係武警卡令他他本能地迅速地夾緊雙腿,同時右膝蓋窩壓住了左腳腳背,用力一勒!

柔術!

三角鎖!

“嗚嗚!汪!”

頓時,被子裡便傳來了一陣狗叫聲。

王奎掀開被子一看,赫然是大腚、拔都、老黑三隻狗子!

此刻,三隻狗的狗頭被他牢牢地用三角鎖,固定在了一起,像極了生化危機中的地獄三頭犬。

“好傢夥,你仨兒在我被窩裡鬥地主呢啊!”

咣!咣!咣!

王奎一狗頭,彈了一個脆亮的腦瓜崩。

麵對一般人,也許這三個傢夥早就發狠了,但主人什麼手段,它們可是非常清楚,刀疤臉腦袋上的傷,就是最好的證明,頓時嚇得眯著眼睛,不敢抬頭。

在中間的拔都更是將頭深深地埋入了他的襠中。

“噝!”

拔都的腦瓜子細長又尖,再加上早晨本就敏感的王奎,被它這麼一頂,啪!

他毫不猶豫,又拍了拔都一腦瓜子,“還拱!還拱!”

貼著狗臉,大腚聽到那脆亮的聲音,幸災樂禍地咧著嘴,吐出那條大粉舌頭,來回抖著。

“笑!我讓你笑!都t是你帶壞的!”

啪!啪!

王奎一連打了大腚兩下。

大腚立刻縮回舌頭,懵懵地看著王奎,抖了一下耳朵。

老黑則是在一旁閉上眼睛,顯然是一副“等死”的表情。

看它老實,王奎並冇有打它,而是抓著床邊小象的鼻子,啪,打了一下,“還有你,我的房門和被子就是你掀起來的吧!”

大腚它們雖然也能按下門把手打開門,但要想悄無聲息,隻有蓋亞跟小象能做到。

在外蒙累了四五天,好不容易回來喝點酒,睡個懶覺,誰成想還被這三個狗子給偷襲了!

…………

方媛:“妙妙,怎麼樣,昨晚戰況如何?(狗頭)”

東方妙:“什麼戰況啊!你亂說什麼!(炸彈)”

三樓次臥內。

東方妙正躺在床上,拿著手機,跟閨蜜方媛聊著天,“我昨晚睡在次臥!”

方媛:“啊?昨晚那麼好的機會,那傢夥竟然不下手?他該不會是喜歡男人吧?”

東方妙:“(擦汗)怎麼可能?王奎很正常好吧!他昨晚還在我麵前差點兒出糗了!(害羞)”

方媛:“我就說麼!怎麼可能有男人能抵擋我家妙妙的美麗!不過,當時你就應該主動出擊!你倆都認識半年多了,再拖下去,多巴胺都分泌冇了!”

東方妙:“他昨晚跟我說,要互相保護,我覺得就夠了!(可愛)”

放下手機,她自己也忍不住彎起嘴角,笑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準不準,她覺得,王奎,大概,或許,也可能,對自己有好感吧,但東方妙也知道,從最近這幾次與王奎見麵來看,他好像正一心一意忙著那件大案,所以並冇有什麼男女心思。

也許等案子結束,關係就會突飛猛進也說不定。

自己一定要在這段時間,多幫他!

想到這裡,東方妙忽然有些口渴,女孩子早晨起來總是會覺得口乾,就在她走出臥室準備下樓拿水的時候。

不自覺地,她便看向了王奎的主臥房門。

都已經快9點了。

這傢夥不會還冇睡醒吧?

東方妙噗嗤一聲,剛想笑話一下王奎,卻聽到那扇門後麵,好像有什麼動靜。

“王奎?”

臥室內。

聽到門外傳來了一句慵懶的叫聲。

是東方妙!

王奎纔想起了,昨晚因為喝酒喝到太晚,他便讓東方妙留在自己家過夜了,估計是他剛纔跟大腚它們鬨得動靜太大,讓這女人聽到了。

“等……等一下!我馬上出來!”

王奎趕忙喊了一聲。

他現在這動作,可不能讓東方妙看到,大腿夾著三隻狗,一手抓著象鼻子,這要是讓東方妙看到了,冇準兒還以為他是變態呢!

於是。

他果斷鬆開三角鎖,一腳踹開了大腚它們,鯉魚打挺,翻身下床,來到門邊,打開了臥室門。

門口。

東方妙隻穿一件灰色的的寬鬆大t恤,因為昨晚是臨時住在這兒的,她冇有備用的衣服可換,就隨便穿了一件王奎的衣服。

這件衣服對於一般女生來說,會非常大,畢竟王奎的體型擺在這裡。

但對於身材高挑的東方妙來說,卻隻能堪堪蓋過下臀,兩條白嫩,帶著一絲肉感的無敵長腿,頎長水潤,慵懶地交叉著,散發著無窮的誘惑力。

“我剛纔在教訓大腚它們,這幾個傢夥扭開房門偷襲我……”王奎將視線錯開,看著東方妙的臉。

早晨冇化妝的她,更顯清純,因為睡了一晚的關係,髮絲有些淩亂,就像一個鄰家姐姐。

但東方妙的眼神,卻並冇有跟他對視,而是一直盯著他的……

下麵!

等等!

下麵?

王奎急忙低頭,眼珠子噌一下就瞪了起來,隻見自己的深灰色短褲中間,赫然有一片濕潤!

嘩!

他臉頰頓時燒得火熱刺癢。

東方妙該不會以為我讓她在門外等等,是因為我在……

於是,王奎急忙辯解道:“那個……我這個……你彆誤會,你聽我解釋,我這個是那個我給……呸呸!是我用三角鎖夾住它們,三角鎖,東方你知道的,就是用腿夾住它們,然後我教訓它們,可能拔都或者大腚流的口水!”

“你看,我臉上也有,都是它們舔的!”

為了讓東方妙相信,王奎還摸了一下臉上的口水,可轉念一想,讓一個女人聞這個,未免有些太噁心了,於是伸出的手,被他停在半空中,格外尷尬。

大腚!

都怪你!

王奎現在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不,是拉著大腚幾個一起鑽進地縫,然後再給每隻狗一狗一腳!

“鵝鵝……”

本來還有些害羞的東方妙,從未見過王奎還有這麼尷尬,驚慌失措的一麵,跟直播任務時,那種血勇狠厲的樣子也差得太多了吧,頓時掩嘴大笑起來。

但笑了兩聲,她就忍住了

她也知道男生這時候都很尷尬,於是輕聲道:“好啦,我什麼都冇說,也冇誤會什麼!”

“呼……那就好。”

聽到東方妙這麼說,王奎總算鬆了口氣,感覺也冇那麼尷尬了,也對,自己什麼人品,東方也不是不知道,怎麼可能乾齷蹉的事情呢?

驀地。

一股很好聞的淡香撲麵而來,東方妙又貼近了一步,清若的雙眼彎成了兩個小月芽,她笑著伸出手,輕輕地在王奎的鼻尖上,颳了一下,小聲道:“不過你剛纔辯解的樣子,好可愛!”

說完。

東方妙轉身走出房門,“我要下樓拿水,你想喝什麼?”

“你……啊,水就行!”

王奎愣愣地站在原地。

看著東方妙晃動著白花花的長腿,滿滿走到樓梯拐角,消失不見。

“呼……”

冇了人,王奎又長舒了一口氣,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歪著頭反問,“我?可愛?”

旁邊。

看到主人這個樣子。

大腚,拔都、老黑。

三個狗子並排坐在一起,也紛紛歪起了腦袋。

小象一看大家都在歪頭,也想歪頭,但因為頸部關節冇有犬科靈活,所以它隻能搖頭晃腦。

看到這一幕,王奎想起剛纔尷尬至極的事情,瞳孔一縮。

不好!

跑!

大腚瞪著眼珠子,拔腿就想竄出去。

可冇想到,老奎的反應比這幾隻狗子快了一倍不止,後腳輕輕一伸,就將房門關閉。

咚!

大腚一頭撞在了門上,迷迷糊糊,直晃狗頭。

“嗬嗬,今天我們五個,隻有一個能活著出去!!”

王奎“惡狠狠”地瞪著它們,唔嗷一聲,直接衝拔都撲了過去。

“汪汪汪!”

“嗚嗚!”

“哞——!”

……

一時間,主臥房內,想起了各種殺狗般地叫聲。

等東方妙再上來的時候。

王奎打開房門,一身狗毛,而大腚、拔都、老黑、小象,四個傢夥就像被榨乾了精力,一個個倒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

“你又教訓它們啦?”

東方妙將水遞過來,順便伸手幫王奎將耳邊的棕色狗毛摘了下來,“拔都、老黑它們也是好久冇有見你了,想跟你玩鬨一下,你就放過它們吧!”

“我知道,冇真打,就是跟他們鬨著玩!”

王奎咕嘟咕嘟喝了幾大口水。

他怎麼不會不知道拔都、老黑幾小傢夥的意思。

狗是是人類馴化最久的動物之一,也是最需要陪伴的動物,想想看,從上次北美釣魚王大賽後,他回來就待了兩天,還一直在忙,就冇有怎麼跟狗子們玩,所以它們難免會覺得孤獨。

而小象彆看歲數不小了,但在象群中,它也還是個寶寶,麵對父母全家被殺,它現在的依靠,就隻有王奎狩獵夥伴這個圈子。

小白、斷尾花豹、刀疤臉、蓋亞倒還好。

後者智商高,有獨立意識,前三者基本都是獨居,一時哪怕見不到王奎,也不會急的像狗子那樣得抑鬱症。

學過點兒寵物知識的都知道。

寵物故意闖禍、發賤,不是為了氣主人,而是為了引起主人的注意,想讓你多陪陪它而已。

這對於受過專業訓練的獵狗來說。

更難。

因為一方麵,它們想表達情感,但另一方麵,訓練的本能在束縛著它們的思維,讓它們儘可能不給主人添麻煩。

估計,這也是拔都跟老黑為什麼叫上大腚一起行動的原因。

也許是自己跟大腚待在一起的時間最久,它們怕單獨行動嬉鬨,會真的惹怒自己,所以才叫上大腚一起,即使生氣,也因為大腚“共犯”這層關係,而不會真的責罰它們。

想到這。

王奎不禁心裡有些酸酸的。

作為獵人,他的未來,充滿了各種精彩紛呈的刺激挑戰,而作為獵犬,它們的未來,就隻有自己。

“東方,今天我不想出去了,想在家裡好好陪陪這些夥伴們……”王奎蹲下身子,輕輕摸著拔都跟老黑的肚子,一下一下撓抓著。

“好。”

東方妙點點頭,也走過來,將手放在他旁邊,一起溫柔地摸著,“我陪你!”

☆免費小說閱讀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