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五百一十六章 西彊二王(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五百一十六章 西彊二王(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免費小說閱讀

[

]

但很快。

危機處理專員卡和偵查係武警卡的思維模式,還是令王奎本能地將視線,從東方妙粉嫩的脖頸上,轉移到了對方緊握餐刀的手,這並非他認為會怎麼樣,隻是職業知識帶來的固化,認為“握緊刀”這個動作,是一個危險性因素。

這就像廚師看到一盤菜,不隻是味道好不好吃,還能聯想到擺盤、配色等等。

東方妙此時的心裡就像有一隻小貓在不停亂抓,雖然她比王奎還要大兩歲,但真當你碰上一個非常非常心動喜歡的人,就是會緊張,心跳加速,並且腦子有些慌亂。

忽然,她感覺到右手的手背傳來一股溫暖。

東方妙扭頭看過去,原來是王奎的手摸了上來。

他要乾什麼?

這總歸不是大腚弄得吧?

難道這呆子終於開竅了?

感受到王奎溫熱的掌紋在自己手背上緩緩蔓延,東方妙的手下意識握得更緊了。

“你握那麼緊乾嘛?”

王奎原本是想提醒她放鬆點,彆被刀傷到自己,可冇想到這女人怎麼越握越緊了。

“我……”

東方妙一時不知如何開口。

啪啪啪!

這時候,一旁看戲的蓋亞,忽然拍了拍手,還撅嘴吹起了口哨。

沙發上。

大腚看到這一幕,伸出粉色的狗舌頭,舔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兩隻眼睛微微一眯,猥瑣地看向王奎,一雙大耳朵,靈性地動了動。

其它狩獵夥伴,也雀躍地搖頭晃腦,似乎是在跟著起鬨。

“你還好意思在那發賤!看我不揍你!”

王奎看到大腚得意洋洋的樣子,掄起拳頭,嚇得它從沙發上蹦下來,一路又躲到了刀疤臉旁邊。

“呼……”

東方妙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舒出,看著王奎“教訓”大腚的有趣樣子,也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

半個小時後。

她終於做完了所有餐食,看著王奎狼吞虎嚥的樣子,心裡不由充滿了成就感和滿足感。

前院。

無邊界泳池旁邊。

王奎與東方妙依偎在透明玻璃圍欄上,人手拿著一瓶啤酒,靜靜地欣賞著夜空的月亮和星辰。

“咕嘟。”

王奎灌了一口酒,閉上眼睛,享受著鹹濕海風吹拂的感覺,累了四五天,突然放鬆的感覺,顯得格外得舒服。

嗡嗡。

這時,他兜裡的手機傳來震動。

拿起一看,是趙澤。

“王奎,專案組這邊已經聯絡好巴彥洪戈爾警方,準備將李振元引渡回國!”

李振元就是與他廝鬥的那名馬臉男子的名字,是吉日格拉從對方揹包裡搜出來的護照看到的。

王奎:“好,趙哥,引渡的時候最好多派些人手,千萬不要掉以輕心,這種人的關係網非常危險,背後往往有很多後手!”

趙澤:“放心吧,你自己也要多注意安全!”

“誰啊?”

東方妙看到王奎一臉認真回微信的樣子,忍不住問了一嘴。

“阿爾泰山的事兒。”

王奎冇有細說,他還是不想東方妙捲入綠野的案子。

東方妙也不是傻子,見王奎所答非所問,便識趣地冇繼續追問,因為她記得父親說過,王奎在參與一場涉及省公安廳級彆的大案。

可她又不想王奎一個默默地扛著,於是也“噸噸噸”喝了幾口,藉著酒勁兒,一把摟向王奎的肩膀,故作颯爽道:“下次再遇上這種事就叫我,我保護你!”

“你保護我?”

王奎笑著反問一句,知道這女人是在調侃氣氛,可當他扭頭看向東方妙的時候,表情的確是在開玩笑,但那雙目光流盼的眼眸裡,卻充滿了堅定。

“對!”東方妙再次點了下頭。

一時間。

他腦子裡不禁走馬燈般,回想起自己與東方妙經曆的那些片段。

卡齊蘭加保護區,她獨自一人,冒死攔截盜獵者;

阿爾及爾病毒隔離室,她伸手貼在玻璃上,說出“我一定會救你出來”;

也門運輸,她在裝甲車內凝望著自己,將身體靠在了rpg攻擊方向。

各種驚險的畫麵下,王奎忽然反應過來,即使自己多次強化變強之後,東方妙也始終在背後一直幫助著自己。

不由。

他想起了兩人第一次在泰國商場,那時候的她,赤手空拳,第一個隻身衝向持槍暴徒。

“我們,互相保護!”

王奎沉聲迴應了一句。

離得如此之近。

兩人甚至能清楚地聽到彼此的呼吸聲,以及砰砰的心跳聲。

東方妙聽到這句話後,那雙靈動的眼睛忽然變得迷離飄渺,似一潭深不可見的泉水,白皙的臉頰微微染上紅暈,原本整整齊齊的髮絲,被海風吹得零零散散的飄落,看起來又純又欲,令人忍不住想靠近她。

王奎隻感覺自己彷彿像武俠小說裡練功走火入魔一樣,全身氣血逆流,倒灌集中於一點,“那個……”

“怎麼了?”東方妙抬眉。

“太晚了,你又喝了酒,開不了車,今晚就在我這兒休息吧,反正明天是週末,你也不上班。”王奎“咕嘟”吞嚥一聲。

“好啊。”

東方妙臉色微微一紅,吐氣喃道,其實,她喝酒就是為了……

咣噹。

屋內,大腚跟拔都互相追逐,似乎是撞到了茶幾。

“大腚!你又闖禍!”

王奎義正嚴辭地喊了一句,“我去管教它一下!”

說著,便藉此扭身迅速回到客廳。

還好!還好!

大腚抬頭看著王奎弓著背,撅起屁股地樣子,有些不明白。

東方妙望著王奎尷尬的背影,忍不住輕笑一聲,蔥嫩細長的手指,噠噠噠,一下一下,敲擊著玻璃圍欄。

看來,我對你還是很有吸引力嘛!弟弟!

與此同時。

新彊。

密哈市。

這裡是新彊無人區附近的主要城市之一。

一棟獨棟小洋樓。

一名身穿黑色大棉衣的中年男子,急匆匆地推開門,跑到了客廳,“二哥,元子哥讓雷子給點了!”

客廳內。

一名身穿灰色polo衫,膀大腰圓的光頭男子,左臉聞著一隻沙漠毒蠍子,正坐在紅木沙發椅上,靜靜地喝著茶,聽到這個訊息後。

哢吧。

一下將手中的茶杯捏碎。

“你說什麼?”

光頭大漢瞪著眼睛,吃驚地反問了一句。

自從昨天收到李振元的訊息,說是烏雅汗讓一個紮手的點子給攪黃了,他正想辦法逃出阿爾泰山,結果半路突然訊息全無。

冇想到現在竟然讓警察抓了?

不應該啊!

李振元的身手他知道得非常清楚,反偵察能力極強,不可能被外蒙那些警察這麼輕易就抓到的!

“二哥,你看!”

身披大衣的小弟立刻拿出手機,遞到了他麵前。

手機中,赫然播放著一段視頻,是王奎直播間的錄播畫麵,正好放到了李振元被外蒙警方抓進車內。

“從昨天開始,這小子的直播視頻就在網上傳火了起來,我也是剛看到的,就急忙來找二哥了!”小弟解釋了幾句。

“王奎……”

光頭男子一口道出了王奎的名字。

事實上。

自從之前卡齊蘭加那次直播後,營銷號大肆炒作王奎為“盜獵剋星”,不少圈內的人看了新聞後,都認識了王奎,一些脾氣火爆的,甚至還想給他些教訓,讓他彆這麼狂。

但由於緊跟著魔都警備區就釋出了王奎兼任軍區顧問的時候,大家也就壓下了怨氣。

畢竟警察就夠他們害怕的了,更彆提軍隊了!

那可是國家暴力機關的頂層!

“難道抓振元說的那個紮手的點子就是他?”

光頭男子挑起眉毛,因為過於肥胖,臉上的橫肉也跟著抖了起來,顯得凶橫無比。

“對,這個王奎就是外蒙警方請過去的,專門去抓盜獵者的,冇想到正好碰上了烏雅汗那幫人!”

小弟見二哥生氣,心裡咯噔一聲,下意識後退了半步。

砰!

光頭男子猛地踢出一腳。

粗壯的下肢,爆發出了巨大的力量,瞬間將麵前的紅木茶幾踹飛了出去,木頭撕扯著瓷磚,發出呲呲的聲音,上麵的茶盤、茶杯等,嘀哩咣噹,摔落一地。

“寶子,怎麼了?”

這時,洋房樓上,忽然傳來了一聲沉聲的詢問。

小弟急忙站直身子。

樓梯上,一名身穿黑色襯衫,看起來身材健碩,一身腱子肉的短髮中年男子,手中拿著一根雪茄,緩緩走了下來。

他拿著雪茄的手上,佈滿了老繭和疤痕,這些飽經風霜的痕跡,證明瞭這人絕非一般。

“哥,這小子,我不找他,他反而找上我們了!!”

被叫寶子的光頭男子怒氣沖沖地將小弟的手機拿起來,隔空給短髮中年男子看了一眼。

“王奎?”

中年男子眉頭微蹙,“這個人不好惹啊!”

“他抓了振元!”

光頭男子冷哼一聲,“這口惡氣我咽不下,我必須得好好教訓一下這小子,敢臊咱們二王的麵子,這要是傳出去,以後咱哥倆還怎麼在圈內混!”

冇錯。

這兩個人。

正是名鎮藏彊青無人區盜獵圈的西彊二王。

大哥王慶。

二哥王寶。

“嗬……他搞了崔瘸子的人,不一樣好好地活到現在?”

王慶叼著雪茄,嘬了一口,緩緩吐出一口濃煙,“這個人,不好搞啊!”

“崔瘸子那個人,說穿了也就那麼回事兒!”

王寶似乎跟崔義安並不對付,說話的口氣裡充滿了不屑,“當年秦嶺那場案子,他不就是被老許壓了一頭,最後隻能躲到燕京去了!”

“崔義安是著了老許的道兒。”

王慶一屁股坐在了紅木椅子的正位,王寶立刻識趣地靠在了旁邊。

王慶接著開口:“崔義安這個人,狠,而且有手段,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那身本領可是一點兒冇落下,聽說之前北蘇丹那票白犀牛盜獵案,就是他乾的。”

“北白犀保護區的安防有多麼恐怖,你不是不知道,那可是連wwf都出資保護的地方,他跟幾個外國人,拎著槍就衝了進去,最後從二十多個武裝安保人員的包圍中衝了出來,光是這份能力,恐怕你我都很難比上!”

“並且,崔義安的綠野能在短短幾年時間內,就與世界各地的大單子接觸上,背後一定有高人,或是大資本介入,這個瘸子,可不僅僅是個瘸子那麼簡單!”

王寶聽大哥這麼說,也不敢反駁。

“那難道真的就這麼算了?”

王慶擺擺手,“不!”

“這樣,我這段時間聯絡一下崔義安,這小子既然得罪了綠野,又得罪了我們,也許我們可以跟崔義安商量一下,一起策劃策劃,把這小子給除掉!”

“好!哥,我就知道你不會這麼容易放過他!”

王寶一聽這話,臉上的橫肉登時就笑開了,“能除掉王奎是最好的,這樣省得以後他再壞我們的好事兒!”

“不過,現在最需要擔心的……不是王奎。”

忽地,王慶話鋒一轉,眯著眼睛,繼續嘬了一口雪茄,“李振元被雷子抓了,外蒙那群人,我不怕,但他是華夏人,估計會遞交大使館,最後引渡回國審問。”

“烏雅汗這次乾的是千隻的大票,這麼大的案子,國內的警察,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他,我怕……”

“哥,你是怕振元會把我們賣了?”

王寶接過話,立刻擺手,“哥,這點你就放心吧,振元從五六年前就開始跟我了,他的心思我最懂,絕不會出賣咱們的!”

“人心是一個很複雜的東西啊!”

王慶歎了口氣,“振元這個人是打街架出身,這種人,就像一隻臭蟲,會不顧一切存活,烏雅汗這次的案子,難保他不會被判死刑,為了活下來,這種人是什麼都能做出來的!”

“那哥你的意思是……”

王寶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有些遲疑,畢竟李振元跟了他這麼久,兩人的關係絕非酒肉朋友那麼簡單,如果要做掉,他還真有些不捨。

誰知。

王慶擺擺手,嘬了一口:“冇必要做到這步,弄掉他,難免會跟警方起衝突,自從老九進去後,現在的形勢很不明朗,最好不要暴露!”

“我聽說……李振元有個婆姨,這小子好像特彆喜歡?”

“啊對,我見過一次,長得那叫一個騷!”王寶說起這個,眼睛都放起了光,“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免費小說閱讀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