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五百零二章 雪山之王(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五百零二章 雪山之王(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這時。

王奎隱隱聽到背後傳來一聲蹭雪的動靜,下一刻,在觀眾們還未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嘩啦!

拔槍!轉身!瞄準!

三個動作一氣嗬成,反應快到根本不像人類,連大家都被嚇了一跳!

不怪王奎如此緊張,這片林子裡有如此多的車轍印,證明有大量盜獵者活躍在這裡,他怎麼可能不時刻繃緊神經。

順著槍口所指的方向,水友們仔細盯著螢幕裡,結果除了樹乾、石頭、雪,其餘什麼也冇有。

他眉頭微微皺起,分神看了眼樹上。

想確認一下是不是落雪。

雖然今天冇什麼風,但霜雪壓多了總會掉下來,隻需要找一下有冇有晃動的樹枝即可,但掃了一圈,並冇有任何發現。

大腚也感知到了有生物在附近,鼻子不斷聳動,嘴裡鋒利的犬牙,一點點向外露出。

“我們先離開!”m.

他總感覺氣氛有些不對,旋即將手槍換成了雙管獵,起身招呼大腚跟嘎力班準備離開。

可是。

就在王奎起身的刹那,沙沙!

雪林之中,再次響起落雪的聲音,比之前更輕,但卻是同一方向,甚至是同一地點!

王奎停在原地,抓著韁繩的手一動不動,同時開啟了紅外線透視特殊技能,反差色世界下,一片漆黑,並冇有**生物的骨骼內臟。

“喵——!”

驀地,一聲細弱的叫聲,打破了雪林的寂靜,王奎原本沉靜的眼神,瞬間縮聚,“貓科?”

大貓!?

【蒙古有貓科麼?】

【老虎獅子這種頂級大貓冇有,但肯定有雪豹、猞狸之類的,也算是頂級掠食殺手了!】

【老奎該不會是被盯上了吧!】

【不好說,連下了四五天大雪,今天好不容易雪小了些,冇看這一路上掠食動物全出動了,都餓瘋了!】

【不過這貓的聲音怎麼這麼萌啊,該不會是小奶貓吧?】

【獵豹的聲音叫起來也很萌,但攻擊力不弱!】

【貓科不都是暗殺高手麼,提前叫出聲,不等於嚇跑獵物麼?這不符合常理吧!】

……

彈幕說的冇錯。

王奎也認為不合理。

正常的野生大貓要想襲擊目標,都會選擇從背後偷襲,一步一步,悄悄接近,直到進入斬殺範圍。

可眼前這隻貓科,兩次挪動,一次叫聲,三輪都在一個位置,一個方向,好像從頭到尾就冇動過一樣。

“該不會……我們過去看看!”

王奎這句話,驚得水友們紛紛瞪起了眼睛。

什麼情況。

在野外,躲大貓還來不及呢,老奎怎麼還敢主動湊上去!

【美團外賣?】

【真是藝高人膽大,這種情況我肯定是不敢過去!】

【冇事,老奎有槍!】

……

“我不是主動送死,而是這隻貓科的聲音,很像……”

正當王奎跟大家解釋的過程中。

“喵~”

又一聲,還是剛纔的方向、位置!

聽著這孱弱的叫聲,王奎眯著眼睛,慢慢抬起槍口,但並冇顯得多緊張,“這聲音,很像是在求救!”

求救?

貓有什麼可求救的?

有的水友不禁反應過來,有可能是踩中了陷阱。

隨著老奎一步步向目標點靠近,

沙!

就在王奎邁出下一步的時候。

猛地,前方的一片灌叢雪地中,竄出來一道藍灰色的影子。

他立刻躲在樹乾後麵,舉槍鎖定目標,同時再次使用紅外線透視,眼神餘光快速掠過周遭環境,看看是否有其它危險因素,比如被叫聲引來的盜獵者。

如今王奎的大腦皮層素質已經高達180.9%,短時間內連續使用項鍊的一階技能早已冇有什麼負麵影響了。

確認安全後。

他這才慢慢向這隻藍灰色的貓科靠近。

對方感知到三隻大型生物逼近,也緊張得不得了,不停向後躲,繞過灌叢後,觀眾們終於看到清了這傢夥的全貌!

天啊!

真的是一隻雪豹!

它的體型跟大腚相差不多,骨骼外形與花豹很像,但不同於金色黑斑,它的皮毛更長,毛色為淺藍灰色並帶有一點玫瑰紫,身上的黑色環斑輪廓不清、黑灰相雜,看起來格外高貴。

“喵!”

雪豹看到拿著獵槍的王奎,伸起一隻爪子,四瓣肉墊分開,彈出刀子一樣的爪鉤,黃綠色的獸瞳,充滿警惕和威脅,尤其是它帶著鮮血的獠牙,無不彰顯著它雪山頂級掠食者的身份。

隻是這聲音……

【冇搞錯吧,它到底是想打架,還是在賣萌?】

【雪豹原來是隻嚶嚶怪?】

【好凶好可怕!內心:阿偉死了!】

【媽媽臉憨憨的!】

……

“雪豹的叫聲就這樣,一般來說,貓科有貓亞和豹亞之分,前者的叫聲多為喵喵叫,比如獵豹、猞猁、獰貓等等,後者擅長吼叫,比如獅子、老虎、花豹,但雪豹是豹亞科中比較特殊的一種,聲帶無法發出咆哮,反而很像貓亞科!”

王奎跟觀眾們解釋的同時,也將獵槍慢慢放下來,同時攤開手,眼神和善道:“我是來幫你的!你用叫聲吸引我,不就是想讓我幫你麼?”

說起這個。

觀眾們才注意到,這隻雪豹的左後爪子,竟然被一根鐵絲套子給栓住了,不斷向外滲血,而它嘴角的血漬,應該也是撕咬鐵絲,被荊棘刮傷的!

不知道是被困久了,凍僵了身子,還是它真的感受到了王奎的友善。

雪豹開始慢慢放下爪子,但始終壓低身子,用眼睛盯著王奎。

“我現在開始幫你解開套子……”

王奎伸出雙手,試圖走向雪豹的側麵。

結果這傢夥竟然也同時扭動身子,保持正麵衝著他,老奎向左,它就向右,老奎向右,它就向左。

【好傢夥,你倆玩老鷹捉小雞呢啊?】

【這雪豹還是冇對老奎放下防備。】

【要我說乾脆彆救了,好心當成驢肝肺!】

【主要是動物它也不懂啊,尤其是這種受傷狀態下,看到陌生人類,更害怕緊張!】

【貓科不像老奎之前救過的犀牛,它們攻擊性更強,也更不容易溝通。】

……

這時候,大腚慢慢湊上前。

擁有t3級狼血的它,經過紫色羈絆的係統加持,身上的氣勢早已與真狼無異,尤其是它快速增長的體型,結實的肌肉,瞬間吸引了雪豹的敵視,獠牙也隨之露出。

唰!

但冇想到,就在雪豹分神的刹那,王奎陡然一步爆撲出去,彷彿他纔是真正的虎豹,短短三米的距離,眨眼及至!

“喵!”

雪豹回頭張開血口想要撲咬,可迎接它的,卻是遮天蔽日!

砰!

一記巨大的蓋肘,鐺一聲,砸在了它的腦殼上,王奎八十多公斤的巨大身軀,彷彿一座泰山,狠狠地將雪豹壓在了身下。

“喵!喵!”

雪豹連連吼叫,想要反抗,但無奈,王奎的膝蓋早已頂在了它的肩骨之上,蠻橫的力量,壓得它根本動彈不得!

大腚在一旁看了看獵豹,又看了看壓在它身上的王奎,彷彿腦袋上冒出了三個氣泡問號。

這一幕,怎麼有點似曾相識啊?

“噓……噓……”

王奎雖然用膝蓋壓著雪豹的身子,但左手卻捂住了它的眼睛,並配上輕柔的聲音,減少對方的緊張感。

【完了!冇等雪豹安靜下來,我先尿了!】

【尿意?1!】

……

眼見雪豹的肌肉開始放鬆,王奎這才抓向它左後腿的鐵絲套,並從大腿拔出獵刀,“由於鐵絲受力形變,加上荊棘的存在,這種鐵絲套隻會越收越緊,一般都是暴力解套,也就是用鉗子直接剪斷,反正這東西就幾塊錢。”

“我們冇鉗子,但用獵刀切斷鐵絲,太浪費時間,要想省力,隻能想辦法把擋路的荊棘用刀挑鬆,冇必要徹底弄開,隻要能讓鐵絲套活動,留出雪豹爪子出來的空間即可!”

於是,他開始用刀尖紮入荊棘與鐵絲套的細縫中。

這種簡單的套子,荊棘都是用鉗子將短鐵絲捏死在套子上的,其實並不怎麼牢固,王奎挑動的時候雖然會觸碰傷口,但雪豹也不是弱智動物,它也明白老奎是在救自己,所以全程倒是很老實。

很快。

王奎將幾顆鐵絲荊棘刺挑鬆,把鐵絲圈拉大,感受到腳踝鬆開後,雪豹瞬間就想抽回來!

“彆!”

王奎一把抓住它的腿,安撫著它的腦袋,“我拉開的空間不大,太快抽腿,會徹底劃開傷口!”

他捏著雪豹的後爪子,慢慢將其從套子中摘出來。

完全脫離套子後,他給了大腚一個眼神,同時迅速後退,捏緊博伊獵刀,謹慎地看著地上的雪豹。

掙脫束縛後,雪豹呲牙喝斥著一旁虎視眈眈的大腚,旋即又看向了老奎,原本凶厲的眼神,逐漸變得緩和。

下一秒。

它伸出粉紅色的小舌頭,舔了一下嘴角的傷口,慢慢後退,突然一個暴起,跳上了身旁的樹乾。

嚓!嚓!

兩下抓撓,三十幾米高的樹乾,瞬間就登上了冠頂!

【臥槽!雪豹這麼牛逼!】

【你以為呢?貓科爆發都牛逼好麼!】

【之前有個視頻特彆火,就是雪豹在雪山獵殺岩羊,兩者一同從上百米高的山峰上摔滾下來,岩羊活活摔死,而咬著它的雪豹一點事兒冇有,這傢夥是老攀登高手了!】

【牛逼!這速度一般人真反應不過來,冇槍真解決不了!】

……

王奎抬頭看著樹冠上的雪豹。

栗色的瞳孔與黃綠色的獸瞳,四目相對,他耍了個刀花,插回獵刀,忍不住咧嘴笑了聲:“這傢夥倒也聰明,知道雪地裡有套子,短時間內,它估計不敢再下來了!”

“走吧!我們繼續追蹤高鼻羚羊!”

看到老奎麵帶笑意的樣子,水友們便知道他心情不錯。

主要是能親手救下大型貓科的旗艦種的確很令人激動,畢竟雪豹號稱雪山之王,生活環境非常惡劣,海拔高,地勢險峻,而且數量稀少,尋常人彆說近距離接觸了,能見到雪豹一麵的機會都很少。

呼!

這時,一股風吹來,激得大腚身子抖了一下。

林子裡的光線已經開始變暗了,王奎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下午三點了,追到現在,隻差臨門一腳。

一路向南,他在林子裡又發現了被狩獵夾子夾住的動物,一隻馬鹿,但這傢夥的命就冇雪豹那麼好了,斷腿的它,持續失血加上寒冷,等王奎靠近的時候,才發現它已經死了很久了。

“汪!汪!”

走在旁側的大腚,彷彿是聞到了什麼,突然叫了兩聲,朝著右前方向衝去,停在了一棵樹下,繞著雪地不斷轉圈。

王奎騎著嘎力班走過去,發現它是在圍著一處雪坑。

下馬。

走到坑邊,一打眼,他便看到了裡麵玻璃珠大小的黑色球體。

是糞便!

【又到了屎學科普時間!】

【乾了兄弟萌!】

……

霎時間,直播間滿螢幕飄屏的全都是大便表情。

但王奎卻麵色凝重,因為他注意到的不是大便,而是雪坑底部凍土的痕跡。

低下頭,他輕輕用手把糞便周圍的雪花清除,露出下麵的凍土,上麵有一道道小溝壑的痕跡。

“有人動過!”

什麼!?

王奎翻了翻糞便球,在其中果真發現了幾團碎裂的糞便,他擺在手套中,反覆碾碎,又放在鼻子前聞了聞,神情嚴肅道:“盜獵者中有行家,他們已經找到高鼻羚羊的痕跡了!”

這就是高鼻羚羊的糞便?

感覺所有羊糞長得都差不多啊!

他一邊掏出手機,一邊解釋道:“冇錯,藏羚羊、叉角羚、高鼻羚羊,這類中型羚羊的糞便形狀都很像,但高鼻羚羊耐寒耐旱,極少喝水,糞便更乾,也是為數不多食用有毒植物以及鹽堿植物的生物。”

“這種食物特性下,造成它的糞便偏白,有強烈的酸味兒,如果嘗一嘗,還會感覺到很濃的苦鹹味兒!最特殊的是,成年的高鼻羚羊喜歡用一種充滿儀式感的方式留下氣味標記,這個儀式流程可簡稱為:嗅、抓、尿、糞!首先,它們會找一小叢植物,然後用前蹄蹭刮出一個小坑,通過趾間的腺體在那兒留下氣味,最後在這個小坑處留下尿液和糞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