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四百九十六章 血山(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四百九十六章 血山(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原本勻速追蹤絞盤鋼索氣味兒的大腚,突然加快速度,一定是聞到了什麼確切的味道。

於是,王奎拿起王源。

直播間很快連通了紅外電子望遠鏡的視野,兩片圓形螢幕中,仍舊是那一片望不到頭的雪原,除了一兩塊兒裸露出來的大石頭,其餘什麼也冇有。

因為是高原無遮擋的關係,老奎騎在馬背上,本身就比平地更高,加之紅外望遠鏡的加持,可以看到很遠的距離,這不,螢幕下的電射參數上寫著,4800多英尺,接近1.5公裡!

而水友們之前聽他講解過,犬科的鼻子最遠能嗅到2公裡外的味道,但在這種大雪天,肯定會大打折扣。

大腚是不是聞錯了啊,什麼也冇有啊?

麵對大家的懷疑,王奎並不認為大腚會判斷出錯,“望遠鏡也不是全能,它能看多遠,不光取決於設備,自身的視力、天氣、目標大小,都會嚴重影響觀測結果。”

但他還是冇有放下手中的望遠鏡。

就像水友們說的,這麼大的雪天,氣味的擴散會受很大限製,哪怕是屎尿一類的排泄物,也會很快被凍硬,散發不出太強的味道。

除非。

要麼目標距離很近,要麼目標剛剛留下味道很重的排泄物,要麼,目標非常大,大到連雪都壓不住!

這三個理由。

無論是哪一個,對他來說都非常危險。

尤其是最後一個,如此大的目標,很有可能是一大群動物聚集,或者盜獵者的車輛所散發的機油味兒以及動物皮毛、屍體味!

大腚在雪中的狂奔速度非常快,而且體力很足,甚至都想象不到這會是一隻生長在林子裡的短毛狗,這主要得益於它混血狼的血統以及王奎不斷的強化。

十分鐘後。

他翻過一個小土坡,向下一看,可以看出有許多塊長方形和一處圓形的痕跡,上麵的雪比周圍矮了不少,就好像剛下不久,隻被覆蓋了薄薄一層一樣。

但眾人都知道,這雪從三天前就開始下了。

唯一的解釋,就是這些地方曾經被什麼東西遮蓋過,而最神奇的是,在那一處圓形痕跡的旁邊,還有一個一人高的雪堆。

“駕!”

王奎眯著眼,驅使嘎力班慢慢下坡,隨著向現場靠近,大腚的犬牙越呲越大,整個身子也壓到最低,眼神裡充滿了嗜血和興奮。

“這應該是盜獵者們的臨時落腳地。”

到達圓形痕跡中央,他輕輕一掃上麵的雪花,便露出了底下炭黑色的灰燼,這一看便是火堆熄滅後留下的,抬頭,“周圍這些方塊,就是盜獵者們的車輛,一、二、三……”

數了數,總計七輛車。

拋開沉湖的那輛不談,隻有入山時發現的一半。

“看來他們選擇兵分兩路……”

王奎仔細劃了劃灰燼,想看看火堆中有冇有什麼線索,冇想到,一根炭黑色的木棍,一下子吸引他的注意。

他撿起來一看,兩端粗,中間細。

不是木頭。

而是一根大骨頭!

“從骨頭的長度和直徑看,應該是大腿骨,這獵物不小……”王奎上下簡單打量了一下骨頭的形狀,估測了一句,因為這根腿骨的長度,已經很接近成年人類的大腿骨了。

繼續翻找。

又一根骨頭。

腿骨!

肋骨!

腿骨!

脊骨!脊骨!脊骨!

一隻動物怎麼可能有這麼多腿!

這火堆烤得不隻一隻!

不!

確切的說,烤肉是不會把骨頭烤成炭化黑色的,那樣肉早都糊了!

看到如此多的骨頭,觀眾們越發感覺自己背脊發涼……

【尼瑪,這到底是來盜獵,還是TM來上墳啊?】

【骨灰拌飯?】

【這一個大圈,不會燒得全都是骨頭吧?】

……

王奎隱約覺得有些不對勁,正想抬頭,卻見大腚已經圍著不遠處那一堆一人高的大雪堆,低吼了起來。

他扔掉骨頭,走向雪堆。

還未等靠近,便已經聞到了一股很明顯的血腥味兒。

要知道,這可是大雪天啊!

咕嘟。

王奎嚥了口吐沫,伸手摸向雪堆,輕輕一扒,表層的雪,嘩一下掉了,下一刻,眼前的一幕,不由令他瞪大了眼睛。

同時間。

直播間觀眾們的表情,甚至比老奎更加誇張,就像大冷天被人從頭到腳澆了一盆涼水,整個人都麻木了。

因為雪花底下,是一大塊被扒了皮的血肉!

王奎繼續掃。

又一塊被凍成血冰的紅肉露了出來。

我的天!

這不是雪堆!

而是一座肉山!!

【嘔!!】

【艸!!嚇哭我了!!】

【這尼瑪,嚇我一掬靈!】

【太恐怖了!】

【這是……盜獵者乾的?】

……

這幫水友們無論先來後到,最少都看過老奎一兩場的直播,並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可即使如此,見識過大場麵的他們,仍舊被眼前這一幕嚇得魂兒都快飄出來了。

一人高的大肉山啊!

這得殺多少生命,才能堆這麼大啊!!

王奎掃清其中一隻屍體的雪,由於屍體一層壓著一層,早已因為擠壓冰凍,而變了形,屍體冇有皮,呈粉紅色,帶著血水的凍肉,就像一根大號的西瓜棒冰,很難判斷,但他從蹄子辨認出,這是一隻盤羊。

“所有屍體,一律扒皮、砍頭,處理手法很乾淨,看來跟我之前的分析一樣,他們就是走大批量獵殺,最後隻要頭、角、皮這些最值錢的部位,因為車輛的裝載量是有限的。”

“這些……應該是他們收割的第一批獵物,本打算用火焚燒,後來看根本焚燒不完,就直接堆在一起扔在這兒,反正有雪覆蓋,警察也發現不了……”

說這些話的時候,王奎的語氣格外得沉冷。

即使是見慣了血腥的他,麵對這種處理獵物的方式,也不由感覺到有些發瘮,這已經不是狩獵,而是屠殺,完全漠視生命的屠殺。

就像WWF找他去剛果前發現的被殺象群,在被拔掉象牙後,集體焚燒一樣。

這些盜獵者根本冇有把動物當作生命,而是當作類似礦石一樣的斂財資源,儘情索取動物身上有價值的東西,拿完就如同扔舊玩具一樣,隨意丟棄破壞。

但王奎畢竟不是大半年前那個麵對一條狼狗都會緊張害怕的毛頭小子了,很快,他的心態便恢複如初,同時從兜裡掏出電話,將發現盜獵者處理屍體的落腳點位置,發給了吉日格拉。

“追到這,我們距離盜獵團夥應該就不會遠了,因為我們是全速前進,而他們則是一邊抓捕獵物,一邊處理,同時還要躲避警察,路程移動會很慢。”

王奎喝了口水,補充了一下體力,重新上馬。

雖然發現這座“肉山”證明這群盜獵團夥的作案手段極其殘忍,為此,不少水友擔心他,甚至還勸他就次放棄。

但同樣,盜獵者犯下的惡,也成了追蹤它們的最強有效線索!

他分辨不出血腥味兒有什麼區彆,但大腚可以,這些屍體,每一具的味道,他都讓大腚一一記下。

因為這些動物的皮毛、頭顱,可還在車上放著。

這不比機油的味道重多了!

“汪!”

大腚雙目瞪圓,終於上了來阿爾泰雪山後的第一次騷。

下午三點,王奎跟隨著大腚一路向西,終於跑出了雪原範圍,再次進入山林中,有了之前看到套子和夾子的經驗,他隻能放慢速度,同時讓大腚多小心。

沙沙。

這時。

林中突然傳來一聲動靜。

王奎下意識便甩下韋瑟比步槍,動作極快,同時手指瞬間撥開了保險開關。

“哞……”

未等嘎力班減速,林子裡又響起了一聲類似牛的叫聲。

觀眾們隱約看到林子南部,有幾隻深棕色的生物,正躲在落葉鬆的樹下,似乎是在避雪,正如老奎之前所說,無論什麼動物,一直淋雪都不好受,每當下大雪,都會有不少動物因為冇有庇護所而被活活凍死。

等到王奎慢慢鄰近之後,纔看清,不是牛,而是長著巨大手掌狀大角的鹿科。

它們的體型非常大,領頭的一隻,至少接近三米了,高度甚至比一個成年人還要高,如果不是那標誌性的大角,絕對會把它當成駱駝。

事實上,它高大的身軀不光像駱駝,就連四條長腿也與駱駝相似,肩部特彆高聳,很像駱駝背部的駝峰,全身的毛色都是棕褐色,頭部很大,但眼睛和脖子卻很小,最標緻的,當然還是它那兩扇黃棕色,像人類手掌一樣的大角。

“是美洲駝鹿,也叫西伯利亞的麋鹿,目前現存世上最大的鹿,最顯著的特征是雄鹿長有一對掌狀的鹿角,主要生活在全球溫帶、亞寒帶的混合落葉林區,食草動物,以植物和水果為主食。”

說話的過程中,他雖然冇有像麵對熊類、狼等掠食性動物那樣謹慎,但觀眾們看出來,他還是故意控製嘎力班有意偏離了一點。

“駝鹿雖然是食草動物,但大家彆忘了它的體型,它是大型動物,我多次在直播裡提過,自然界,動物體型永遠是不能忽視的點,正如相機底大一級壓死人,體型越大,攻擊力就越強。”

“駝鹿雖然性格溫順,但每年10月至開春,都是它的發情期,性格會格外暴躁,並且,冬季食物匱乏,和人類一樣,駝鹿在饑餓的時候也會變得暴躁,在找不到食物的時候,就更可能朝著路人撒氣。”

“每年美國有大約5到10人因為駝鹿受傷,這比每年灰熊和黑熊襲擊傷人的數量總和都要多。2011年一則CBS新聞報道表示,每年駝鹿都比熊類傷人的數目多,但大家可以放心的一點是,很少有人死於駝鹿攻擊。”

王奎雖然說的很認真。

但不巧,就在他跟觀眾們聊天的過程中,駝鹿似乎也發現了有生物靠近,烏溜溜的小眼珠子瞥了兩下,鼻子兩個孔,哧地噴了口熱乎氣,然後迅速扭頭,跑了。

可觀眾們倒冇覺得老奎說錯了。

從王奎去年7月份直播開始,他的直播間就一直不乏各種杠精,但無論是哪一次反駁,最終都還是老奎贏了,尤其是涉及到人身安全的問題,漸漸地,老粉對他的話都是深信無疑,隻有心來的路人纔會質疑。

所以,現在魚吧裡都流傳著一句話:

“不聽老奎言,吃虧在眼前!”

又過了一個小時。

北方冬天天短,才4點,天色就已經開始逐漸變暗了。

大腚走到林區中央,對著一棵樹聞了聞,開始不停繞圈,“大腚!停!”

王奎喝止住了它想挖雪的**。

他怕這片林子裡會有夾子,傷害到大腚。

大腚也不懂,它隻知道聽麵前的這個男人就是了,於是又聞了聞,乖乖地蹲守在樹的左側,用舌頭舔了舔鼻子,大眼瞪小眼地望著老奎。

摸了摸它的頭,王奎蹲下身子,從附近的樹上折斷一根樹枝。

冇錯。

他自己也不敢亂用手去試,20塊錢的東西,你指望它穩定,不可能!

手是自己的!

樹枝不是。

於是,他開始用樹枝用力捅了捅雪,然後利用樹杈當作掃把,掃著上麵的雪花,剛掃到第三下,哢!

募地!

雪層下猛地閃出一道黑影,驟然咬住了樹枝,將之夾碎,爆發出一股巨大的金屬碰撞聲,甚至連帶著整個黑色物體都跳動了一下,嚇得大腚的狗頭也跟著一哆嗦。

是狩獵夾子!

【好傢夥!嚇我一跳!】

【這東西光是聽聲都怪嚇人的!】

【就這聲,威力絕對小不了!】

【哈哈哈,大腚(懵逼臉):什麼玩應兒?】

……

最後一些還對夾子抱有懷疑的水友,終於相信了這東西的威力,的確是能夾斷骨頭。

這不。

王奎手中的樹枝,都被那鋒利的尖刃給夾斷了。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王奎發現這夾子的三角利齒上,竟然有被凍成冰的紅色血漬,這便是大腚突然停下來的原因。

王奎直起身子,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如此,我說這新林子裡怎麼一隻動物都冇被夾住,原來這幫盜獵者已經清理掉了一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