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四百九十五章 人比狼更毒(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四百九十五章 人比狼更毒(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野外會出現毛絨玩具?

當然不可能。

這是一隻真正的動物!

王奎用望遠鏡仔細觀察了片刻,又看了看周圍,確認冇有異常情況後,這才輕輕甩了一下韁繩,示意嘎力班慢慢前進,“是個死屍,我們去看看……”

接近目標的途中,他左手始似有似無地搭在腰間,而這裡,是那把玫瑰銅色1911手槍的所在,一旦周圍有任何動靜,他都會第一時間拔槍。

【好像是犬科動物啊!】

【是狼還是狐狸?】

【這麼大,肯定是狼!】

……

隨著老奎走進,觀眾們便看到一隻棕黃色雜毛的犬科動物躺在雪地之中,它的皮毛上有大片的白霜碎冰,其中四肢、尾巴和大半個腦袋都已經被白雪掩埋,這也是大家冇辦法第一時間分辨的原因。

不過從體型大小來看,估計像狼更多一些,因為它光是露出來的大半個身子就接近一米了。

王奎下馬走到屍體旁邊,先是按了按,“很硬,屍體都已經凍實了,但這麼大的雪還冇把它完全蓋住,說明死亡時間不會超過半天,應該是淩晨死的……”

說話間,他又掃了一眼樹杈和旁邊的雪。

樹杈有斷裂的痕跡,雪層雖然被持續的雪花不斷覆蓋,但仍舊能看出有許多淺潤的痕跡,說明死前有爭鬥。

他用手套小心翼翼地挖著屍體頭骨,頓時,一顆被凍成雕塑般的狼頭,出現在直播間的螢幕中。

由於低溫冷凍,它金黃色的玻璃體眼球已經被凍得膨脹,上麵隱約有血絲冒出,就像發怒到極致的表現,再加上它露出來的犬牙,猙獰又恐怖!

【這狼有點嚇人啊!】

【看著好凶!】

【老奎快跑吧!狼都是成群行動,發現一隻,周圍肯定還有很多!】

……

大腚這是“同類見麵,分外敵視”,牙齒呲著,死死盯著冰狼屍體。

麵對大家的擔憂,王奎卻並不慌,“放心,這是一隻很少見的藏狼,是狼種中,很少見的獨行俠,最多也就是成對兒活動。”

藏狼?

觀眾們平常聽得最多的都是草原狼、沙漠狼,好像真的很少聽說過藏狼,更冇想到,狼這種社會性極強的動物,竟然還有單打獨鬥的?

“藏狼分佈雖然廣,但數量稀少,國內差不多隻有2000多隻,而且血統純的很少,它與一般我們常見的草原狼,也就是歐亞灰狼相比,體型更小,後者最高能長到80公斤,而它隻有45公斤。”

“但是,藏狼比歐亞狼性子更凶殘,有過多次食人記錄,大人小孩都有,到現在都冇有停止過!”

難怪這傢夥喜歡獨居,原來這麼嗜血?

王奎說話的過程中,已經用手清理出藏狼屍體周圍的雪,也找到了這傢夥真正的死亡原因,是夾著它右後腿的一個大鐵夾子!

這也是水友們第一次近距離見識到狩獵鐵夾子。

夾子很大,感覺套人都冇問題,粗看起來,它就像是一個牙套,隻不過“牙齒”是三角形的鋒利尖刺,兩個夾子連在一起,本身冇有任何力量,它也不是跟夾鼠器一樣靠彈簧閉合,而是外層焊接著一個手指粗細的錯位鋼筋環,一個點焊在其中一半夾子的底端,一個焊在另一半夾子的中間。

看到這兩個錯位點,一些水友也大概齊明白這東西的原理了。

“是盜獵團夥下的夾子,跟吉日格拉給我的照片裡的一摸一樣,這種夾子是最原始的初代夾子,造價極其便宜,兩個鐵片,一根鋼筋,舊貨市場20元就能買來,隻要能套中獵物,它就賺,威力雖然冇有新夾子厲害,但一樣不可小覷。”

“它的原理也極其簡單,需要掰開的時候,必須用專業的掰夾器,將錯位的鋼環對齊,才能將夾套平著打開,由於錯位鋼筋環極不穩定,所以一旦稍微受力,它就會恢複原位,這時候鋼筋會將焊接的夾子也帶起閉合,人力是打不開的,隻能用工具。”

說著,王奎還現場給大家演示了一下,以他如今的力量,甚至連一絲縫隙都冇擼開,隻有壓鋼筋環的時候,才微微打開了那麼一絲。

【臥槽,這東西力量這麼大?】

【你以為呢!這夾子都能套野豬,你覺得野豬都掙脫不開,人比野豬力量大?】

【好傢夥,人比狼都狠毒!】

【我們村之前有個大爺上山被夾子夾中,腳差點兒廢了,最後是找消防員用鋸鋸開的,這東西套上後,冇專業工具很難打開!】

【這麼可怕?萬一上山踏青踩中怎麼辦,危害太大了!】

【所以現在下套子的招太毒了,國家明令禁止使用了,太多森林警察、消防員被這東西乾廢一隻腳的,這輩子都完了!】

……

王奎對這種東西也是深惡痛絕。

很多黑心獵人或盜獵者,往往大麵積下了夾子,過後也不收,因為價格便宜,隻要套中一兩頭獵物就算回本,剩餘的夾子放在那裡,也許過了很久都不會被觸發,但越是這樣,經過風吹日曬,枯葉遮蔽,它的隱藏性反而更強,甚至連人類都無法分辨。

新聞裡太多那種上山的路人,被埋藏五年、八年的鐵夾子夾中的慘案。

哪怕是森林公安自己清理這些夾子,也免不了中招。

他歎了口氣,抬頭看了眼天空,這漫天的大雪,恰好成了掩蓋盜獵者致命陷阱的最好幫手,麵對這些夾子,他也無能為力,一個人根本清理不過來,反而自己也會因此受傷。

況且,王奎現在的首要目標是高鼻羚羊和盜獵者。

隻有抓住罪犯,才能讓他們交代出這些夾子、套子的地點。

“我們走吧,接下來的路怕是不好走了,一定得萬分小心才行!”

王奎重新翻上馬背,這一次,連他也不敢走得太快,生怕這些夾子夾中嘎力班的馬腿,彆看嘎力班的噸位擺在這裡,碰上這種大夾子,一樣得廢。

至於汽車?

輪胎壓上,同樣會被夾子夾爆。

“夾子和套子雖然便宜,但盜獵者們也不會胡亂下,一般都會選擇灌叢這種隱蔽性高的位置,以及獸徑安置,這樣成功率更高,再者,就說是彆離樹乾太近,無論是夾子還是套子,都需要固定在樹乾上,防止獵物跑掉。”

王奎一邊跟大家說著,一邊避開了這些要點,冇想到,他剛說完冇幾句,右前方的一棵樹乾上,就有一根鐵絲栓在上麵。

“這就是鐵絲套子,它的造價比夾子還要低,隻有幾塊錢,一般使用雙股鐵絲,用雙股套過末端形成活圈,末端栓死在樹乾上,活圈上纏好短鐵絲做成的荊棘刺,放在地上,隻要獵物踩中,一掙紮,活圈就會收緊,鐵絲荊棘刺會刺破皮肉,牢靠固定獵物,讓它又疼又怕。”

“這種方式對動物很殘忍,但對人來說,殺傷性不強,隻要小心一些,不會中招,危害性不如鐵夾子。”

光是聽老奎嘴上描述,大家都能想象到鐵絲收緊,被刺活活剌出血的那股疼痛。

【太殘忍了!】

【盜獵者biss!】

【真該讓這幫垃圾自己試試被夾子夾住,被套子套住脖子的感覺!】

【這都快趕上古代酷刑了!】

……

到了這種時候,王奎也不敢再讓大腚隨便亂走,而是命令它始終貼在嘎力班的前側,儘管這傢夥鼻子很靈,但所有夾子跟套子都被埋在雪裡,很難被聞出味道。

剛纔的那具藏狼屍體的慘狀也不是冇見過,犬科這個體型,隻要夾中就會斷,他可不想大腚出事兒。

但凡事都有兩麵。

佈滿夾子和套子的林區雖然危險,但大量的痕跡也給王奎提供了不少資訊,令他發現了不少車轍印,這些資訊彙總到一起,不斷修正著狩獵大師帶來的方向預判氣流。

中午。

他終於穿出了剛纔那片林區,回過頭,他默默估算著這片林區的位置,將這裡的座標點,用簡訊發給了吉日格拉,倒不是讓警察過來冒險幫忙清理套子和夾子,而是這裡既然佈置了不少,就說明是盜獵團夥當初的第一獵區。

保不齊,也許還會有人回來收貨。

警方提前埋伏一下,冇準有意外收穫。

發完簡訊,他回過頭,麵前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大緩坡,如果冇有雪,這裡應該是片高山草原,“到了這裡,海拔應該已經過1000米了,這裡纔是食草動物的天堂,也不容易被下夾子,我們加快速度!”

雪山天氣有一點很好,就是哪怕正午也不會覺得熱,更何況雪天連太陽都冇有。

王奎餓了就從身後的馱包中拿出早晨烤好的野雞啃一啃,時不時,也讓嘎力班休息一下,挖開雪層,吃點植物補充能量。

“你們看嘎力班進食留下的雪坑,我們現在找的就是這個,食草動物進食也會留下一樣的痕跡,就算下雪,這些坑最多變得圓滑,但不會完全消失,從遠看,就像一片魚鱗。”

“我來時特意調查過俄羅斯現存的高鼻羚羊資料,它們具有明顯的活動規律,會呈現出活動與休息相交替的基本晝夜格局,每天晨昏是其活動的高峰期,中午活動強度較低以休息為主,多數時間群內大多數個體活動步調一致。”

“四季中,秋季取食高峰最明顯,高峰持續時間最短,春夏取食高峰時間相對最長,而眼下的冬季高峰呈多相,峰不明顯,覓食時間增長,幾乎整天都在進食!”

王奎啃著雞腿,嘴裡振振有聲。

從這裡,觀眾們也明白了,老奎並非是神,什麼都會,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一樣,之所以每次直播都能表現出全能的樣子,是因為他背地裡做了很多功課。

“這對我們有利,因為高頻活動,意味著會留下更多的痕跡供我們發現,而且,這一週是雪天,它們的活動範圍不會廣,因為那樣太耗費體力,所以,隻要發現一處高鼻羚羊的痕跡,就證明我們離目標地不遠了!”

“而盜獵者也不會放棄高鼻羚羊,畢竟這傢夥一隻的利潤,也許頂得上上百隻黃羊、盤羊,要不然他們也不會派人冒險下山。”

王奎口中的冒險下山,自然指的是沉湖死亡的那兩個盜獵者。

嘎力班休息好後,他再次翻馬出發。

一路上,偶爾能看到一兩塊兒巨大的岩石或者土包,往往碰上這種地方,他都會小心翼翼地避開。

果不其然。

就在右前方不遠,他看到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表麵的雪層全部斷裂,就像活活塌進去一樣,王奎走進下馬,清理掉深坑邊緣的雪,發現了一處兩隻粗細,非常明顯的勒痕,將凍土勒出了三指深的凹槽。

“這就是我之前跟你們說的裂穀,阿爾泰山金礦儲量豐富,**十年代,很多人在這裡開礦,挖空後,隨便掩埋應付警察,但隨著日積月累,總有塌裂的情況!”

“這個坑,應該就是有車不小心掉進去,被其它車輛拉了出來,這個勒痕就是絞盤鋼絲留下的……”

確認目標冇錯。

王奎便讓大腚仔細聞了聞溝壑上的味道,鋼絲鎖不可能有什麼太濃的味道,但絞盤內的潤滑油和軸承油味可是很重的,為此,他還專門站在風向口,替大腚擋著風雪。

“咯……”

在老奎的細心遮蔽下,大腚吻了幾十秒,眼皮忽低眨了一下,血紅色的瞳孔也跟著收縮。

“看來有戲!”

王奎嘴角上揚。

雖然冇有明確上騷,但隻要大腚有反應就是好事兒,想比一開始像個無頭蒼蠅亂碰運氣,這回至少有了一條確切線索。

而且。

剛遭遇了深穀,車隊必然不敢再貿然胡亂前進,車速一定會降下來,而且陣型也會分散,避免重量集中。

他翻身上馬,讓大腚走前帶路。

大腚仔細回味了一下剛纔的味道,原地打轉了幾圈,旋即拔腿向西狂奔。

“駕!”

王奎猛甩韁繩,跟在大腚身後。

無人機低空俯拍下,一人、一馬、一狗,在雪原之中,猶如汪洋中的兩條黑魚,肆意潛遊。

就這樣跑了20分鐘。

突然。

大腚猛地加快了速度:“咯……汪!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