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我就是玩兒!(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四百七十五章 我就是玩兒!(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於是。

王奎跟織田永真在林子周圍摸尋了一圈,找到了兩根接近一人高,比較符合的枯樹棍,用刀修掉多餘的枝杈,並在火上烤了烤,讓彎曲部分變直一些。

有了棍子,接下來就容易多了。

直接用傘繩將刀綁在棍子頭端,一把長矛就製作完成了。

兩人收拾好東西,帶著裝備來到岸邊。

織田永真檢查了一下油料量,由於昨晚王奎釣鋸鰩以及其它大魚時借用了船身的力量,發動機一直在工作,所以現在隻剩下不到一半了。

“師父,我們還要回林澤地麼?”

“不用,直接開到對岸!”

王奎知道織田想表達油不多了,雖然他是在林澤地聽到野豬的聲音,但當時的方向是在右前方,也就是南側。

而稱重點正是在林澤地南麵,且距離林澤地並不遠,正好處在野豬的正常活動範圍內。

如果不是密西西比河的河流太寬了,他都想直接遊過去算了。

四分鐘後。

船艇停在了河流對岸。

拴好繩子後,王奎跟織田永真分彆拎著長矛,走入林中。

在追蹤之前,他先抓了幾片枯葉,搓在手裡碾碎,然後鬆手任其自然掉落。

觀眾們便知道,老奎這是在辨認風向。

“眾所周知,野豬的視力不好,但它們的聽力並不差,而嗅覺更是好得驚人,根據德州農工大學的研究,野豬的鼻子能聞到地麵遠達5至7英裡外、偵查到地下25英尺的氣味。所以,在狩獵中,選擇風向很重要,如果風向不對頭,千萬不要強行靠近它,否則很容易提前驚動野豬,消失得無影無蹤。”

眼看著葉片落在了他腳後偏左的位置,王奎便指了指西北麵,“西北風,我們從這走!”

逆風而行,能夠更好隱藏他們身上的氣味兒。

畢竟在野外釣了三天的魚,體味兒其實已經很重了,人類的鼻子或許不那麼敏感,但對於這些野豬來說,他們現在就像兩個“移動茅坑”。

“野豬很好動,隻要它不睡覺,就會一直在動,這是它們的天性,不管是在田地裡覓食,還是在餵食器旁吃著東西,它們的身子都會一直動來動去,野外的就更不用說;而且,當它們聚整合群時,總會弄出很大的響聲,每到清晨時陽光升起,野豬們就會開始尖叫,每一次都這樣!”

王奎說出這句話後,觀眾們才明白他為什麼要選擇在早上動手,原來一切都正好符合這個季節下野豬的活動規律,追蹤起來,事半功倍。

獵人達致老奎這個級彆,經驗豐富得就像博士後腦子裡的知識一樣,任何一種生物,在他眼中都相當於一道數學題,直接套用公式即可。

深入林中後,基本就進入了他之前判斷的野豬活動區。

王奎跟織田永真選擇分開行動,老奎打頭陣,織田在後,並且兩人也不在一條中軸線上,而是左右岔開。

這種追蹤方法,顯然是借鑒了之前他跟馬約爾獵殺野兔時使用的美式狩獵風格:分段式追獵。

這期間。

他不斷拿出望遠鏡,觀察著林中的動態,清晨五點半,陽光纔剛從天邊透出來一縷,就像萬千的金色絲線一樣,纏繞在這片黃綠色的闊葉林中。

沙沙沙。

這時候,遠處的林中忽然傳來一陣動靜。

兩人立刻停下身,分彆躲在樹乾後麵。

動靜並冇有立刻停下來,而是一直在持續,樹葉抖動,枯枝踩踏,都證明前方有什麼生物正在不停移動。

王奎用手指了指自己,從左側畫了一道弧線,然後指向織田永真,劃向右側。

織田永真瞬間明白他的摸進路徑,便大幅度點了下頭。

“我們現在接近看看是不是野豬!”

說完,王奎便冇有再繼續看手錶螢幕了,而是專注向前,雖然穿的是水鞋,不是什麼專業的靜音或是登山靴,但靠著獵人卡的專項強化,他踩踏的聲音仍舊很小。

並且,老奎這回使用墊腳步伐,也就是弓步,這樣就避免了雨鞋腳印大的弊端,同時,他也很會挑地點,踩的位置基本上都是用泥土裸露的地方。

靠近河岸的林子,泥土都比較濕,一腳踩下去,泥土很鬆軟,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樣。

就這樣。

王奎一路拉進了百米的距離。

“哼哧!”

募地。

在他北側,一聲類似野豬的沉叫聲,令他麵色一喜,是野豬!

算算時間,從踏入地麵到現在,還不到半個小時的功夫,這獵追得也太容易了,難怪老奎不想在晚上冒險。

確認目標後。

王奎並冇有第一時間行動,而是就地蹲在樹後,繼續靜靜聽著動靜。

過程持續了差不多十幾秒。

他才舉起手臂,高過頭頂,豎起食指,表明發現目標一隻。

織田永真看到手語後,也急忙隱蔽,同時用望遠鏡觀察聲音來源地。

“隻有一隻野豬,那麼我們碰上的很可能是公豬,根據獵人狩獵野豬的大數據資料顯示,當你看到一頭豬10次,有9次它都是獨自行動的,基本都是公豬,這往往代表著危險。”

“跟鹿類和其他許多動物不同,野豬冇有明顯的發情期。一頭母豬長到6個月就已經性成熟,接下來全年都可以交配、生育,公豬也一樣,除了性成熟的時間稍微有點差彆,它們全年都在為自己的交配權利戰鬥,所以,當你看到一頭公豬獨自一人時,它要麼就是剛剛交配完,要麼就是在尋找新的交配對象。”

王奎低著頭,用極輕的語氣,跟觀眾們呢喃著。

“為了爭取交配權,野豬長出了長長的獠牙作為戰鬥武器,在不斷的戰鬥中,它們的肩部逐漸長出粗厚的脂肪和瘢痕組織,以更好地作防禦,這塊粗厚的組織很難穿透,在狩獵時一定要注意,一定要選擇威力足夠大的武器!”

話落,他將手臂舉至頭頂,屈曲手肘,掌心向著頭頂,在戰術手語中,這是掩護的意思,眼見身後躲在樹乾內的織田永真表示確認資訊後,他纔開始趴在地上,改為匍匐前進,並且也不再跟觀眾們進行互動了。

因為野豬的聽覺也很靈敏。

匍匐狀態下的王奎,就像是一隻“幽靈”,幾乎冇有聲音,之前他在剛果雨林追獵霍加狓的時候,就展現出了超強的近距離跟蹤技巧,因為老奎始終都是保持三點著地,這就意味著他有更穩定的身體姿態去選擇落點。

“哼哧!”

隨著老奎不斷向西北方向接近,野豬的叫聲也越來越清晰,雖然記錄儀第一視角畫麵中全都是枯葉跟灌木樹杈,看不清楚野豬具體在哪,但觀眾們知道,目標一定就在附近,並且距離非常近。

沙沙沙!咯吱!

下一秒,大家聽出來野豬在走動,但冇有想到的是,聲音突然急速拉進,好像隻有七八米不到的距離。

砰砰!砰砰!

一瞬間,所有人心臟狂跳,該不會是發現了吧?

【老奎快跑!】

【聲音好近啊!】

【快跑!老奎!】

……

雖然明知道王奎這時候根本不看彈幕,但大家還是拚命地提醒他,擔心他的安全。

可老奎這傢夥並冇有起身,而是原地趴在地上不動。

踏踏……

有走近了!

這回是幾米?

六米?

還是五米?

自從觀看老奎直播以來,水友們還從未見過他能如此近的距離接觸目標,現在,野豬的腳步聲,在觀眾們聽來,就像是在你家屋子裡來回走動一樣,甚至連它粗烈的呼吸聲,都清晰可見!

並且,因為老奎前麵這一片灌叢非常茂密,以至於大家根本判斷不了野豬具體走到哪了,在乾什麼,體型多大?

也許它隻是一隻半米不到的小野豬!

但也有可能是一隻體型幾百公斤的巨型野豬!

一切都是未知!

這種遊離於危險邊緣的感激,瘋狂刺激著每一位觀眾的大腦神經!

【臥槽!這迴應該破老奎距離目標最近距離紀錄了吧?】

【我聽這動靜,都t快貼臉了!】

【主要是碰上野豬主動靠近了,要不然人類這麼大體型,很難接近野生動物5米之內!】

【接下來該怎麼辦啊?老奎怎麼動手,萬一起身後是一頭龐然大物就糟了!】

【老奎:我發現野豬靠近,我不動,嘿!就是玩兒!】

……

事實上,王奎的確是一動不動。

嚴格意義上來說,他是捂住口鼻,壓低呼吸,將心率降低至最低狀態,毫不誇張的說,他現在的生理狀態,都快趕得上半入睡了!

踏踏……

野豬又動了。

這一次又是向王奎這邊靠近,四米了!

有些水友們將手機音量放到最大,隱約都聽到了野豬微弱的心跳聲!

沙沙……

“啪唧!”

先是撥弄地麵枯葉的動靜,接著是口水聲,咀嚼聲,這野豬不是在地上找堅果,就是在挖土裡的蚯蚓。

如此近的距離,觀眾們都用不著眼睛看,光是聽著這些聲音,就能在腦海中勾畫出來,因為實在太近了。

不少人完全代入到老奎的身上,彷彿自己就是那個趴在野豬身旁的獵人,一時間腎上腺素狂飆,連帶著身體都忍不住發抖。

這種心情,就如同你穿了隱身衣去接近一個陌生人,但他卻完全不知道你的存在,並繼續乾自己的事情。

其所帶來的刺激感,已經不能用言語來形容了!

踏踏。

又近了!

又近了!!

我的天!

這回可是四米了!

並且。

野豬冇有停下腳步。

它還在移動,還在移動!

三米!

兩米!

從聲音判斷,野豬在不斷翻找周圍的灌叢,似乎是在尋找漿果,不少樹枝發出了清脆的折斷聲,單從這點來判斷,證明這頭野豬的體型不會小,否則不會那麼輕易弄斷樹枝!!

老奎還不動麼?

已經兩米內了啊!

此時,野豬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在王奎頭頂上,真的是在頭頂上。

刹那間,王奎瞳孔縮聚,心率開始從緩慢,持續攀升,血液流速加快,腎上腺快速分泌,肌肉細胞膨脹,青筋隱起!

短短半秒鐘的功夫。

他的機體便從隱匿狀態,瞬間進入了戰鬥狀態!

嘎吱!

下一刻。

他麵前的樹杈,突然被拱開了,一道黑影,帶著些許糞臭味兒,探入進來。

鏡頭下。

觀眾們赫然看到一隻沾滿泥土和粘液,深粉色的豬鼻子,出現在麵前!

同時間,在這個豬鼻子後方兩側,還有兩根已經發黃髮黑的灰白色獠牙,向上彎曲,像一把大鐮刀!

最上麵,則是一對漆黑的眼睛,足足有玻璃球大小。

是野豬!

而這隻野豬距離老奎,隻有30厘米!

那一秒。

空氣變得凝滯,彷彿時間就僵在了這裡,停滯不前。

啪!

突然,王奎左手拍地而起,雙腿如螞蚱彈跳,在腳底的鏟蹬帶動下,如沙塵暴一樣,泥土亂濺亂飛,右手攥緊長矛,一個飆射,如箭中線搶刺進來,快似閃電,正戳野豬眼框!

好快!

好突然!

因為看到野豬的那一刻,觀眾們還是處於懵逼狀態,甚至於說,一般人這時候身子都會僵住,根本動都不能動,卻冇想到,王奎竟然冇有絲毫停留,上來就是一手殺招,直取野豬致命點!

噗呲!

30厘米,半個手臂的長度,如此近的距離,完全就是眨眼及至!

寬大鋒利的博伊刀刃,當真如那古代戰場上的紅纓槍一般,勢如破竹,瞬間貫穿了野豬的左眼。

“嚎!”

野豬立刻慘叫。

踏!

聽到叫聲的那一刻,躲在身後十米外的織田永真,兔子一般,瞬間跳出,跟隨無人機,飛快衝向聲發點!

王奎一擊命中,並未停止。

而是起身狠狠加大刺入,隻要刀刃再進兩寸,就能紮進腦子裡,擊殺野豬!

但事情可不是那麼簡單。

當他起身看清野豬的全貌的時候。

這是一頭體長超過一米,體重接近成年男子體重的中型野豬!

“嚎!嚎!”

野豬一邊狂吼,一邊拱甩著腦袋,巨大的力量,輕而易舉就將眼中的刀刃掙脫,暗紅色的鮮血,從那豁爛了的血窟窿,不斷外流。

轉眼。

它便頂向了王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