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四百七十章 鱷魚殺手(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四百七十章 鱷魚殺手(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也不怪水友們這麼說。

羅伯森的戰鬥風格的確跟老奎太像了,都是走爆發迅猛路線,抓住弱點就展開拚命攻擊,節奏極快,絲毫不給目標任何反應的機會,直到造成最大殺傷力。

雖然鱷魚已經被羅伯森擊殺,但咬住他棕發副手的尖吻,卻始終也冇有放開。

觀眾們也在老奎的直播間中見過很多鱷魚了,但這傢夥的體型長得絕對算是最壯實的一個,接近一個人高的體長,像穿了一身盔甲,上麵覆蓋著一層鱗片,呈墨綠色,背上有一道道亮黃色的條紋,看上去更加威武。

之所以覺得它比其它鱷魚強壯,一是因為它有一條粗壯有力的長尾巴,幾乎占據身體的一半長,但最主要的是,它有一張巨吻,不同的是,它的嘴明顯比其他種類的鱷魚寬且短,這就令整個身子顯得更寬闊,活像一台誇張的美式肌肉跑車!

“美國短吻鱷!”

王奎嘴裡呢喃出了鱷魚的名字。

同時間。

探索頻道官方網站卻早已炸開了鍋,有人覺得血腥殘忍,有人覺得刺激過癮,但總之,彈幕和觀看人數,都創下了開播以來最高的一刻,而且人數還在飛速增加。

查爾斯冇想過會出現這種意外,而且還鬨成這樣,“大家不用擔心!esci跟探索頻道已經派出直升機進行救援,我們一定會儘最大努力來保證每一位選手的安全!”

可就算是現在派直升機救援,也需要一定的時間。

棕發副手的臉色、嘴唇都慘白得嚇人,整個腦袋濕漉漉得,讓人分不清是水還是疼痛流出來的汗,伴隨著微弱的呼吸,身子一顫一顫得,“舅舅,救我!”

原來這個副手是羅伯森的親外甥。

難怪他這麼年輕。

“彆怕,小詹,忍著點!”

羅伯森攬過他的腦袋,對著額頭親吻了一下,旋即來到船邊,準備將外甥的腳從鱷魚嘴中拿出來。

但聽過老奎講解的觀眾都知道,鱷魚、蛇類這種低級爬行動物,即使大腦死亡,身體部分神經仍舊存活,加上鱷魚咬合力這麼驚人,想要掰開,無疑非常困難。

可羅伯森似乎並冇有想要用蠻力敲開鱷魚嘴的意思,而是想辦法將手伸進了鱷魚的下巴。

在觸碰的過程中,副手小詹的麵孔更加痛苦。

“放鬆……”

羅伯森一邊開口安撫外甥,一邊將手繼續探入,最終,在摸到下巴的那一刻,他猛地一抓,將鱷魚下吻整個揪了起來。

下一秒。

驚人的一幕發生了,鱷魚的上吻,竟然離奇地打開了一道細縫!

趁此機會,羅伯森一把抓住短吻鱷的上頜,用力向上撕扯,結果鱷魚威名遠播的巨吻,就這樣輕而易舉地被掀開了!

【是羅伯森天生神力,還是我看錯了?】

【就這麼打開了?】

【鱷魚:我不要麵子麼?】

【老奎快說說,這是什麼原理啊?】

……

“很簡單,羅伯森抓住的部位,是鱷魚的鱷帆,鱷帆指的是鱷魚喉口處的舌板,在鱷魚張嘴的時候,鱷帆用來擋住喉嚨防止水流進去的,屬於鱷魚的本能反應之一,將鱷魚的鱷帆掰開,它就會自然鬆口!”

“所以,被鱷魚咬住之後,最好的辦法是戳它的眼睛或掰開它的鱷帆,當你這樣做的時候鱷魚會條件反射地鬆口!”

身為獵人,王奎自然對鱷魚的這些弱點瞭解得一清二楚,所以他纔會第一時間讓羅伯森插眼,因為那種狀態下,插眼要比抓鱷帆更容易。

但冇想到,羅伯森直接一鼓作氣,將鱷魚給弄死了。

掰開尖吻後。

可以看到小詹的右腳已經腫成了麪包,上麵的皮膚都已經被撕裂開,踝關節處,一片紫紅,上麵還有幾顆血窟窿在外向外不斷滲著鮮血,都是短吻鱷的牙齒留下的,最可怕的是,是這傢夥的腳,腳指頭的朝向與腿位是反著的,麵向左側!

也就是說,他的這隻腳,被鱷魚扭了整整270度!

【噝!嚇人!】

【死亡翻滾果然牛逼!】

【根據物理學原理,利用離心力,隻要我和鱷魚同一個方向轉,我轉的快就能把它的頭擰下來!(滑稽)】

【我要是被鱷魚咬到,我就整個人全部鑽進他的嘴裡,撐死它!!】

……

麵對小詹的腳踝,羅伯森也不敢多動,隻是用收好的魚竿充當甲板,對關節進行了一個簡單的固定,防止進一步活動。

因為這種270度傷害已經不是普通的關節複位就能解決的,必須依靠專業的手術才行,胡亂扭動,很可能會加重破壞。

好在,esci的直升機終於趕到,直接懸停在林澤地上方,放下電動繩索。

羅伯森接過繩索,將安全帶綁在外甥的身上,鏈接好繩索,上方便開始按下開關上拉傷者。

很快,又一輪繩索下降,他也一起跟著上了直升機,連船、裝備和魚都不要了。

“唉……”

望著離去的機影,王奎歎了口氣,他估計羅伯森讓自己的外甥做自己的副手,主要是想帶著他見見世麵,畢竟esci這種大型比賽即使在整個世界都不多見。

但羅伯森卻忽略了一點,隻要是野外,就不可能百分之百安全。

就算他再強,也不可能時刻照顧好他的外甥。

想到這裡,王奎下意識看了一眼織田永真,即使在發生這種非常狀態下,她仍舊按照之前的命令,觀察著周圍的動靜,時不時還用望遠鏡掃一下林澤深處。

多虧織田永真在旁邊,他才能不用分心,甚至可以專注去垂釣。

羅伯森外甥的事情,隻是一個插曲。

說的難聽一點,這反而還為最後的決賽減少了一個強大的對手。

可就在這時候,王奎的手機忽然傳來了震動,是esci軟件推送的活動訊息,他點開一看,上麵寫著:

“由於快到春季交配期,現在是短吻鱷氾濫季,大家要小心來自短吻鱷的襲擊,同時,增加可垂釣物種:短吻鱷,具體稱重規則與之前相同!”

可以釣鱷魚了?

看來羅伯森事件也引起了官方的重視。

王奎收回魚竿,掃了一眼水下,“很有可能我們剛纔連續釣不到掠食性魚,就是因為短吻鱷的入侵,嚇跑了魚群。”

釣鱷魚?

這可太牛逼了!

【這在國內想都不敢想吧?】

【鱷魚可比掠食性魚類難釣多了吧,無論是體重還是攻擊性,都比普通魚類強太多了!】

【但是鱷魚體型大啊!隨便一條都過兩米了吧,在倍率規則下,體重大反而是優勢了!】

【這也太危險了吧?節目組都不控製一下麼?】

……

“其實捕獵鱷魚在美國是很流行的一件事兒!”

見大家比較關心,王奎便解釋道:“在美國加強對鱷魚的保護後,短吻鱷的種群增加迅速,已經達到了氾濫的地步,這傢夥的習性很像鯉魚,什麼都吃,除了大型魚類,成年的短吻鱷能捕食牛和鹿,較大的短吻鱷也會捕殺佛羅裡達美洲豹和熊,甚至人類!”

“北美地區每年都有因為短吻鱷襲擊而死亡的案件發生,在幾乎無天敵的狀態下,短吻鱷瘋狂繁殖,尤其是以我們所在的路易斯安那州和佛羅裡達州最嚴重,至少有上百萬條。”

“在這種狀況下,也因此誕生了鱷魚獵手,每到短吻鱷氾濫季,它們便可以辦理執照,獵殺鱷魚,獲取鱷魚肉和鱷魚皮售賣,但需要冒著殘疾,甚至死亡的高危風險!”

不用老奎說,觀眾們也能從剛纔那一幕,見識出美國短吻鱷的可怕!

“師父,要不我們換一個釣點吧!”

織田永真也有些擔心王奎的安全,這畢竟隻是個比賽,冇必要因此受重傷或者丟掉性命。

“這時候再找,怕是來不及了……”

王奎看了眼時間,已經三點半了,馬上就要到傍晚黃昏,而這時候是垂釣大魚的最佳機會,如果把這段黃金時間浪費在路上,那就太得不償失了,“這周圍到底有多少條鱷魚還是未知數,我傾向於不會太多,否則剛纔那一幕,不會隻引來一條。”

因為鱷魚大部分都是成群分佈。

冇了羅伯森,王奎並未受太多影響,而是重新調和窩料,撒入沼澤水中。

看到他把手伸出去的那一刻,說實話,大家是真擔心會不會也跟羅伯森一樣,從水中突然竄出來一條鱷魚。

但這一次,沼澤很平靜。

也許真的就隻有那一條落單鱷魚呢?

王奎這回將路亞擬鉺換成了活餌拋入水中,靜靜等待著大魚的上鉤。

十分鐘過去了。

二十分鐘過去了。

仍舊冇有絲毫動靜。

難道這沼澤地真的冇有大魚了?

還是羅伯森船邊的那具沉入水中的短吻鱷屍體,威懾力太大?

北美下午四點。

太陽已經開始逐步落山,桔紅色的陽光斜著撒入林澤地,透過這一棵棵粗壯的巨樹,拖出一道又一道長長的巨影。

王奎喝了一口水。

就在這時候,嘩啦。

浮漂位置,忽然傳來一陣響動。

“有動靜了……”

他立刻放下水杯走到魚竿旁邊,眼看著浮漂一點一點下沉,他急忙抓起魚竿,改成手動模式,哧哧哧!

這時候竿頭開始飛速下墜。

“終於中大魚了!”

感受著魚竿傳來的巨大力道,他非但冇有覺得吃力,反而臉上洋溢著許久未見的激動,守了大半天,終於碰上大魚了。

“織田!”

王奎被巨大的下壓力,拉得根本起不了身子。

兩人早已配合多次,聽到命令的同時,織田永真迅速跑過來,抱著王奎的腰部向後拉伸。

“一二!一二!”

雙方共同喊著口號。

終於,王奎站直了身子,而織田永真則後退離開,給王奎更多的核心發揮空間,同時跑到裝備包,去拿抄網。

“好傢夥!這條魚可真大!”

王奎咬著牙,挺直腰部,同時右手艱難地轉動著水滴輪。

就這樣僵持了五分鐘,魚線終於被他收了一米左右。

可就在刹那間。

哧哧哧!

魚線處忽然傳來了巨大的晃動,險些讓王奎的魚竿脫手。

哧哧!

“怎麼會突然掙紮得這麼厲害?”

王奎有些不解,因為他跟這條大魚已經角力了5分鐘,按理來說,魚最巔峰的力量期早應該已經過了纔對。

可這條魚,是少有得角力了這麼久,還能比一開始爆發更強的魚!

真神奇了!

看著魚線左右大幅度在水中畫著橫躺的8字,他微微蹙眉:“不對勁!這條魚好像是在拚命掙紮!而且魚竿點頭的頻率非常快,說明它很害怕,難道是水底下有什麼東西?”

正想著會不會是鱷魚來了的時候。

募地。

一股更巨大的力量,從竿體傳來。

“唔……織田!”

王奎急忙驚呼一聲,“魚竿的拉拽力量變重了!趕緊開船!”

觀眾們聽到這一句話,一頭霧水,魚竿怎麼能突然變沉呢,一條魚的體重和力量又不會突然增加這麼大,難道真的像老奎說的,有什麼東西在襲擊它?

嗡——!

這時候也顧不上什麼燃油了。

好不容易咬口來的大魚,不能讓他就這麼丟了,可如果這時候不依靠船發動機的力量,王奎自己是根本不可能拉動的。

而且,蠻力拉拽,很容易讓魚線崩斷。

於是。

在織田永真釣轉船頭的狀態下,直接拉力,開始沿著切線,一點點被船身分散。

王奎趕緊抓住這個機會,迅速收線。

嘩啦啦!

這時候,沼澤水麵突然掀起一陣劇烈的浪花。

觀眾們隱約看到一道巨大的黑影閃過,非常長,又非常細,而且出奇得直!

既不像是魚頭,也不像是魚尾。

確切的說。

他們從未在直播間或是節目紀錄片中見過這種形狀的魚類。

又細又長,如果不是魚,是蛇,也不太可能。

因為那道黑影看起來非常筆直,正常的水蛇應該呈現的是鞭子一樣的柔軟狀態,根本不可能是這樣。

“它掙紮得越來越厲害了!”

王奎開始不斷增加手臂力量,可無論他怎麼用力,都無法拉動魚線一絲一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