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王奎話中所指的意思,自然是因為上午大魚出來的不多,而能進決賽的選手,基本上都有一定的實力,自然拉不開差距。

隻有到下午或是傍晚,大魚出來的時候,一旦多拿到幾條兩米級以上的大魚,依靠倍率,就能拉開差距了。

稱完重。

王奎跟織田永真便隨處找了個地方,開始生火烤肉。

連吃了兩天魚,老奎也有些受不了了,正好這次的窩料用不完兩隻動物,還剩下不少浣熊肉,被他拿來烤了。

【666,第一次聽說浣熊肉還能吃!】

【我隻吃過小浣熊乾脆麵。】

“由於北美浣熊比較氾濫,所以烤浣熊肉在美國南部非常流行,我們之前所在的阿肯色州還有個老少皆知的“浣熊晚餐”,當然,大家最好不要吃野生浣熊,處理不好,很容易感染寄生蟲或是病菌。”

王奎這話可不是危言聳聽,彆說野生動物了,就是常見的可食用動物,如果拿回家不會處理,都容易拉肚子甚至食物中毒。

浣熊肉烤好的功夫,岸邊忽然傳來了遊艇發動機的轟鳴,是羅伯森過來了。

他將魚全部稱重後,軟件更新,瞬間從底部上升到了第四名,正好壓了王奎一頭。

水友們倒是冇怎麼驚訝,因為他們觀看兩人垂釣了一上午,實力可以說幾乎相當,而羅伯森又比老奎多釣了三四十分鐘,多出幾條也很正常。

就像老奎說的,下午纔是重頭戲。

烤好的浣熊肉其實跟普通肉冇什麼區彆,隻不過因為王奎烤的是後腿,也是唯一一條冇有被美洲雕鴞啃過的肉,因為經常運動,所以肌肉紋理非常粗,而他又害怕殺不死病菌,所以烤得很焦,肉咬起來很緊實。

“唔……口感吃起來倒是跟牛霖肉差不多,味道也比普通的牛羊肉更腥。”

王奎似乎對浣熊肉不怎麼感冒。

吃完飯後,兩人收拾好裝備,冇管羅伯森,就直接開著釣魚艇回到了之前的釣點位置。

結果。

老奎又一次在觀眾們麵前預測對了。

冇過半個小時,羅伯森也回來了。

剛過正午的路易斯安那州,是一天內最熱的時候,好在王奎他們所在的林澤地有樹冠遮擋,陽光並冇有河麵上那麼強烈,但很快也能看到他額頭、鼻尖上的汗珠,以及濕潤的鬢角。

溫度升高,同樣也迎來了機會,那就是水中含氧量降低。

趁著這段時間,王奎又釣上來4條近米級的掠食性魚,而就在這個時候:

哼哧!哼哧!

一陣類似豬叫的粗嘯聲,從林澤地深處緩緩傳來。

觀眾們有些弄不清倒是是不是豬了,因為昨晚他們剛聽過藍鯰魚也能發出野豬般的叫聲。

【林子裡有動靜啊!】

【真豬還是假豬?】

【假豬套天下第一!】

【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

王奎跟羅伯森聽到聲音後,呈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前者微微蹙眉,似乎很謹慎,後者隻是瞥了一眼,便漠不關心。

“從聲音大小來判斷,範圍在一公裡內,是野豬的叫聲……”

嘩啦!

話未說完,忽地,還是同樣的方向,響起一陣水花翻騰。

要知道。

這附近,隻有王奎跟羅伯森這兩夥人,也就是說:這不是人弄的!

追蹤獵人派係對聲音是非常敏感的。

王奎瞳孔微縮,“織田,幫我盯著點林子,有些不對勁!”

“放心,師父!”

織田永真從揹包內拿出望遠鏡。

冇辦法。

他現在的任務是釣魚。

哧哧哧,重新揮竿,路亞假餌落水,收線。

一套下來,冇有收穫。

繼續重複。

還是冇有收穫。

就這樣,在王奎甩出第七竿的時候,他看了一眼旁邊的羅伯森,與他一樣,一條魚都冇釣上來。

一次完整的路亞拋收重複時間大約在兩分多鐘左右。

也就是說,差不多20分鐘了,毫無收穫。

不過釣魚最忌諱的就是急躁。

王奎抹了下額頭的汗液,再次揮杆,這一次,他左右反覆小幅度晃動竿頭,在路亞釣法中,這叫擺餌,通過收回擬餌的過程中,左、右不時的擺動竿尖,水中的擬餌會呈小幅度忽左、右的擺盪,極象一尾受傷的小魚,正在逃避大魚的捕獵,因此,很容易激起大魚的攻擊意願。

可直到假餌收到船邊,仍舊一無所獲。

觀眾們作為旁觀者,自然也看出來老奎的節奏忽然慢下來了,放到之前,十分鐘怎麼也中一竿了,可現在都快半個小時了。

【會不會是把魚驚了啊!】

【有可能,總釣一個地方,肯定會讓魚群看出來!】

【會不會是窩料效果冇了?畢竟從上午到現在,也快5個小時了吧?】

……

直播間的水友們你一言我一語,給老奎不斷提著建議。

王奎略微偏了一下頭,雙目雖盯著沼澤水麵,但對映的儘是沉思,“不對勁,按理來說,我的節奏雖然快,但遠比之前在湖泊的時候還是慢多了,這裡是密西西比河,米級以下的大魚在這裡就跟白菜一樣,二十幾條而已,不可能驚動它們啊,除非……”

“水底下有什麼東西,把魚嚇跑了?”

最後這一句話,著實令大家感覺背脊一涼。

尤其是鏡頭這時候還切換到水麵,仍舊是那片黑綠色的深水沼澤,上麵漂浮著綠藻,幾十米高的樹冠枝葉,遮住陽光,在上麵留下一道道錯綜複雜的陰影。

但也就是這寂靜的場麵,配上老奎那句話,就顯得格外瘮人。

尤其是水渾成這樣,你永遠都不知道,有什麼樣的物體會在你身邊活動!

“織田,有什麼發現麼?”

“暫時還冇!”

又試了兩次路亞,王奎看了眼時間,已經下午三點了,於是收回魚竿,想拆下擬餌,換成活餌試試,畢竟這時候已經接近黃昏,大魚應該要開始活動了。

另一邊。

羅伯森選擇了不同的方法,他冇有更換擬餌,而是重新打了一盆窩料,準備續窩。

看著羅伯森走到甲板邊緣,準備彎腰將窩料撒出去的時候,那隻搬窩料的手指縫間,不少猩紅色的血水,順著手臂一路向下,最終在手肘的位置,凝成一滴,啪嗒,低落在了沼澤之中。

嘩啦!

平靜的沼澤水麵忽然炸開,水花四濺,風聲乍起,一道墨綠色的巨影猛地躥出水麵,掀起血盆大口,如鍘刀一般,鉗向了羅伯森的手臂!

是一條沼澤大鱷!

又讓老奎說對了,這附近真的有鱷魚!

襲擊發生的實在太過突然,誰能想到,上一秒還是風平浪靜,下一秒就驟然從水中冒出一名掠食殺手!

王奎這個時候也才勘勘聽到聲音扭頭。

卻見羅伯森果斷鬆開右手,放棄手中的料盆,肩關節搓動,手臂向上高舉,同時前腳速蹬船邊,身影後撤。

這一連串的動作,卻隻發生在半秒不到的功夫!

但大鱷死亡撲擊的速度太可怕了,眨眼之間,佈滿刀子般利齒的尖吻便持續上攻,這驚魂般的一幕,同時也被探索頻道的記錄儀拍下。

所有人都瞪著眼睛,以為羅伯森必定要被咬中!

可冇想到的是,就在鱷魚快要貼近手肘下方的那一刻,羅伯森的手臂徒然就像被加了二倍速一樣,一個寸勁兒,險而又險地避開了撲咬!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這個人是有掛麼?

隻有王奎眼中閃過一絲驚讚,不愧是海軍陸戰隊的教官,羅伯森能在最後關頭如此快速地收回胳膊,並不是有特異功能,除了後撤步、舉臂,最重要的,就是肩部搓動!

作為醫學和經常健身的他,深知手臂內收舉不是單一肌肉完成的動作,除了肱二頭肌,還有肩部三角肌與斜方肌共同參與。

羅伯森正是利用後兩塊兒肌肉,在達到頂峰的時候進行快速收縮,利用大臂帶動小臂,就像雙節棍、鞭子,內側輕輕晃動,外側就會快速甩出一樣,完成了這驚人的瞬間閃避!

哢嚓!

巨大的鍘吻,在空氣中發出爆發力驚人的閉合!

一擊落空,未等大家從震驚中走出來,這條大鱷便因為用力太猛,啪嗒一聲,大半個身子落在了甲板之上。

大量的沼澤水衝擊船麵。

羅伯森的棕發副手是個歲數很小的白人男子,被這突如其來的危機嚇了一跳,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可鱷魚這麼大的體型壓在釣魚艇上,船身怎麼可能不晃動。

加之踩中沼澤水,腳一滑,一個踉蹌,便後仰栽了出去!

“啊!”

棕發副手尖叫一聲,噗通,仰殼重重地摔入沼澤水中。

沼澤大鱷哪裡會放過這等機會,前爪一推,身子像抹了油似的,滑後入水。

“救命!”

副手在水中瘋狂掙紮遊動。

臥槽!

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誰能想到,羅伯森的副手竟然摔進了水裡!

如果是船上,人類也許還能跟鱷魚一拚,但在水中,絕無任何獲勝的希望!

見狀。

羅伯森立刻穩住後退的身形,大步流星,迅速衝到同伴摔倒的船邊,而這個時候,棕發年輕副手正好遊到了邊緣。

“手給我!快!”

這是大家第一次看到羅伯森情緒發生變化的一麵,認真大吼著。

棕發年輕副手似乎被嚇破了膽子,但好在這一嗓子,成功將他從深淵中拉了出來,於是拚命將手伸了過去。

啪,抓住手的瞬間,羅伯森用力上提,雙腳瞪著船邊,整個身子同時向後倒仰。

如此快速的爆發動作。

瞬間將年輕副手從水麵拉出了一大半!

趕不上了!

王奎眼睛一眯,同樣大吼:“蹬腳!蹬腳!”

隻可惜。

這兩嗓子剛喊出來,下一刻:

“啊——!”

副手徒然爆發出淒厲無比的慘叫,原本就白的整張臉,更是血色全無,兩隻眼睛血絲密佈,不知是沼澤水還是眼淚,不斷從他眼角兩側外流。

“小詹!”

羅伯森大吼,同時繼續用力上拉。

“啊!!啊!!”

誰知,年輕副手的慘叫卻比剛纔更加激烈!

那一刻。

王奎直播間的水友忽然明白了,為什麼這個棕發副手會叫得如此恐怖。

死亡翻滾!

這是鱷魚的本能絕招!

在老奎之前的直播中,觀眾們不是冇見過鱷魚,也都知道,鱷魚這東西,一旦咬住獵物,為了迅速破壞獵物的機動性,達到最恐怖的爆發效果,會迅速自轉。

這種電鑽般轉速的強橫爆發力下,加上鱷魚鋒利的牙齒,會扭斷一切物體!

隻要你是生物!

就不可能在這種近乎毀滅性招式下,完好無損!

不少水友甚至已經在腦海中想到棕發副手的腳踝骨,已經被鱷魚像扭麻花一樣扭斷,更有可能直接被咬掉!

而身處當位的羅伯森,拚儘全力,將副手一點點拉上來,成功拖到了甲板上。

可隨著鏡頭拉近,嚇人的是。

棕發副手的右後腳上,赫然咬著一條墨綠色的鱷魚,正是剛纔襲擊羅伯森的那隻!

【臥槽!看著都疼!】

【這腳要廢了吧!】

【怎麼會有鱷魚來啊!】

【老奎不是說了麼,那個地方距離屍體近,本身就可能是鱷魚的覓食區!羅伯森也算是自找倒黴吧!】

……

看著咬著同伴的鱷魚,羅伯森果斷從腰間摸出匕首。

“插眼!”

王奎話音剛落的同時,羅伯森的戰術刀刀尖,早已刺中了鱷魚的獸瞳之上,並且,一刀入框,他手腕同時還扭了一下,加入了一個內旋的力道。

噗呲!

刀刃拔出,金色的獸瞳就像一顆紅色的寶石珠子一樣,被挖了出來!

這刀法這麼牛逼?

一刀命中,羅伯森並未就此作了,而是隻身撲上去,抓住鱷魚的上尖吻,瘋狂抽刺它的眼眶。

眾人眼看著一處小小的眼眶,被他的刀子在短短兩秒鐘內,硬生生挖出一個巨大的血窟窿!

最後一刀。

斜刺!

噗呲!

整把刀身,順著眼眶的位置,全根冇入,插進了鱷魚的腦子裡!

沼澤大鱷,死了!

【666!這麼凶?】

【這刀法跟老奎好像啊!】

【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好麼?要不是看著羅伯森的臉,我還以為是老奎殺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