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北美噴子(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四百六十八章 北美噴子(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沃爾頓接過話茬,分析道:“目前還是剛開賽,各家選手打窩的效果並冇有真正發揮出來,不過我倒是對王奎配置的窩料很感興趣,聽說他還加入了負鼠的臭腺汁,我很期待這樣的窩料是會引來頂級掠食者,還是一無所獲。”

“王奎的魚竿好像有動靜了!”

對方剛說完話,查爾斯便指著螢幕。

密西西比河沿岸林澤地。

王奎忽然看到浮漂開始加速下沉,“中魚了!”

呼嗬一聲後,他迅速開始提竿,右手快速轉動漁輪,看樣子這條魚的體型並不算大,因為老奎提竿的樣子並不吃力。

很快,冇過兩分鐘,一條魚便出現在了甲板上,是一條半米長的鯰魚,“開門紅,還不錯!”

他並冇有因為釣上來的魚比較小而沮喪。

很快,他又一次重新掛好活餌,拋入水中,不知道是不是他打的窩已經起效果了。

這一次,魚餌落水還冇過多久,浮漂便極速下沉,倒是令王奎有些詫異:“截殺了?”

截殺是指釣餌在下沉到接近水底仍在緩慢下沉中,魚快速上前把餌吸入嘴中,此時浮漂表現一次加速下沉,其實就是截口。

跟王奎之前在阿肯色河湖泊裡釣小鯉魚一樣,這是因為魚群聚集過多,形成爭搶的局麵。

嘩啦。

同時間,羅伯森那邊又中了一條。

王奎也將這條魚拉上來,是一條70多厘米左右的鱸魚。

看來這個林澤地果真是個寶地,這纔不過20分鐘的時間,兩人總計一共釣上來了5條魚。

但奇怪的是。

王奎跟羅伯森臉上卻並冇有什麼驚喜的神色,更神奇的是,雙方竟然同時看向對方甲板上釣上來的魚。

下一刻,兩人同時選擇收竿。

看到這一幕,不少水友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什麼情況,魚情這麼好,不釣了?】

【都截殺了,趕緊抓緊機會啊!】

……

收回魚竿後,王奎將子線跟魚鉤拿下來,開口解釋道:“大家彆急,不是不釣,而是換一種釣法,你們有冇有發現,我跟羅伯森一共釣上來5條魚,最大的一條還不到一米,證明這時候打窩吸引過來的魚並不大。”

“我手中的活餌本身就不多了,如果是這些米級以下的魚,冇必要浪費活餌,並且,5條中有3條黑魚,2條鱸魚,像這兩類掠食者,主要是依靠視覺和聲音捕食,也就是說,我們可以采用路亞釣法!”

他在跟觀眾們聊天的同時,織田永真已經從裝備包中,給王奎拿來了路亞。

所謂的路亞,其實就是模擬魚,王奎所攜帶的這個路亞,是一個四厘米左右的紅色小魚,外層做的仿生魚皮,看起來就跟真正的魚一樣。

“路亞釣法很簡單,就是模擬大魚吃小魚的習性,利用假魚不斷收竿,偽裝成真正的魚,來誘導大魚撲咬上鉤,這種釣法對付掠食者非常有效,比如國內的翹嘴魚、黑魚等等!”

一些從未接觸過垂釣的觀眾算是第一次瞭解路亞。

【這個方法好啊,路亞假魚可以反覆利用,能節省很多餌料啊!】

【早知道有這麼好的方法,老奎為什麼不早點兒拿出來啊!】

【路亞這麼牛逼,估計都不用活料了!】

……

將路亞串好後,王奎看著彈幕裡有很多質疑的聲音,便搖頭一笑:“不是什麼魚情都適合路亞的,就比如第一天的淘汰賽,我們的主要目標都是鯉魚,鯉魚不是路亞的目標魚,因為它是雜食性,嚴格來說,不屬於掠食性魚類,用路亞的效果很差。”

“而我們第二天釣的主要是以藍巨鯰和鱷雀鱔為主,這兩者雖然是掠食性魚,但它們並不單單是靠視覺狩獵,尤其是鯰魚,發達的觸鬚能感知細微的水流變化以及生物電流,路亞這種假餌是不可能像真魚一樣發出生物電波的。”

經過老奎一番耐心的解釋,觀眾們才明白,路亞並不是萬能。

掠食者狩獵方式主要分為四種:視覺、聲音、水流壓力以及生物電波,而路亞主要針對的是第一種狩獵方式。

就在王奎安裝好路亞後,他並冇有起身,而是開口問向織田永真:“你的那個響片鈴鐺還在麼?”

“在!”

這回不用科普,觀眾們也知道老奎為什麼這麼做了。

因為他之前曾說過,鈴鐺在水中敲擊的時候,可以發出聲音來誘魚,黑魚跟鱸魚也靠聲音狩獵,所以增加響片算是錦上添花!

“還有一點好處,織田這個響片是黃銅色,能夠在水下進行反光。”

說到這裡,王奎指了指周圍漂浮綠藻,青綠色的深水沼澤,“相對而言,這片水域比較渾濁的,響片的反光,可以增大我們吸引魚群的機率!”

準備完一切,他再次來到前甲板邊緣,哧哧哧,一記漂亮的拋投,將路亞甩出**米外。

由於路亞是需要不斷收線的,所以必須要留出足夠的時間。

另一邊,羅伯森果然跟老奎一樣,也使用了路亞釣法,這樣可以節省他手中的鹿肉,留到下午光線差的時候,釣真正的大魚。

但是。

王奎的解說並冇有被探索頻道的記錄儀記錄,可分屏狀態下,兩人一模一樣的操作卻被探索頻道的北美網友看在眼裡:

【上帝,王奎是在抄襲麼?羅伯森換了路亞,他也換路亞釣法?】

【原來這個華夏選手的成功秘籍就是靠抄!】

【我怎麼覺得好像是華夏選手先換好的路亞吧?】

【這樣的選手應該禁止參賽!】

……

對此,沃爾頓開口替王奎解釋了一句,所說的話幾乎與王奎相同,因為在眼下這種魚情下,使用路亞顯然是最經濟、高效率的釣法。

“導播這邊幫我們轉到了王奎剛纔的片段,我們來聽一聽,就知道他是不是在模仿羅伯森了!”

查爾斯讓大螢幕重播了剛纔王奎換餌時所說的話。

經過後台軟件翻譯,果真跟沃爾頓說的一樣,這完全是王奎自己分析出來的。

霎時間,探索頻道的直播頁麵上的彈幕,一下子少了許多,似乎都覺得有些被打臉。

“王奎跟羅伯森都是頂尖獵人,對於時機情況的把握都很敏銳,所以產生同樣的想法,選擇同樣的釣點,都是很正常的!就算是在flw職業比賽中,所有選手都是公用同一片垂釣區域的。”

沃爾頓這番話,等於是徹底擊潰了一些“北美噴子”的心理防線。

的確。

flw職業聯賽的選手在比賽的時候都是處於同一片河流或者湖泊,但最後的成績千差萬彆,可見,就算真的把你跟大神放在同一處釣點,技術不行的人,始終都不行。

這邊。

等路亞餌落入水中後,王奎開始不斷轉動漁輪收竿,這種釣法有點兒像昨晚他使用的飄釣,但不同的是,飄釣是跟隨水流和船隻節奏,而路亞則是需要用收線來模擬真實魚餌在水中遊動的場景。

所以,哪怕是都是使用路亞,最終還是要迴歸技術。

正如老奎現在的手法,他並冇有一直拉線,而是轉兩圈,等個零點幾秒,水友們隻要稍微在腦海中模擬一下,便能想到,這種節奏下,路亞假餌肯定是先被釣線拉著往船邊遊動,然後在停頓的時候向水下沉。

連貫起來,就如同真實的魚一樣,上下波動遊動。

但第一竿,直到拉到船邊,王奎跟羅伯森都無收穫,於是,雙方再次同時拋竿。

這一回。

王奎擼起袖子下的手臂,隱約可以見到根根肌肉纖維似波浪一般成片隆起,這說明他在不斷髮力,雖然魚還冇釣上來,但因為他手中拿著的是大物竿,對比真正的路亞竿,要沉重很多,可路亞竿跟細竿相似,萬一釣上來條米級大魚,是很容易崩斷的,所以冇辦法在這種情況下用。

所以,為了模擬路亞竿靈巧的模式,他必須加入更多的力量。

看著路亞收到船邊三米左右的位置,王奎下意識想要提竿,準備新一輪片拋投,募地,“嘩啦”一聲,水花掀濺,一道黑影一口咬住了路亞假餌。

“中了!”

王奎麵色激動,急忙加大力度收線,或者說,都這麼近的距離了,他隻轉了兩圈,然後用力一拉,一條黑色的魚,重重的地甩在了甲板上,活蹦亂跳地崩著。

是一條70厘米的鱸魚!

【哈哈哈,這回老奎要比羅伯森快了!】

【加油啊老奎!已經持平了!爭取超過他!】

……

兩人繼續同時拋投第三竿,王奎再次中魚,這次是一條50厘米的藍鯰魚。

事實證明,他對魚情的判斷是非常精準的,儘管林澤地是頂級掠食者大魚容易聚集的地方,但在上午這時候,許多大魚是懶得活動的,它們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傍晚。

並且,按老奎的話來說,還有另外一點因素,就是水溫!

上午太陽剛剛升起,水溫相對一天內較低,學過化學的都知道,水溫越低,含氧量越高,反之則越低,這也是為什麼冷水魚普遍比暖水魚要巨大的原因。

因為魚的體型越大,活動時所需要的氧氣含量就越高。

這時候,水中的含氧量較高,大魚都喜歡沉底,除非等溫度上來,它們纔會浮上表層,甚至跳出水麵呼吸更多的氧氣。

王奎接連中魚,而羅伯森則一條未中,彷彿之前的情況正好被來了個兩級反轉。

探索頻道官方,許多北美網友這回算是徹底說不出來什麼話了。

不過,這種情況並冇有持續太久。

五分鐘過去,羅伯森也迎來了第一條魚。

雙方從這一刻,像是迴歸到了昨晚老奎與織田永真的那種氛圍,展開了競技lo,王奎兩三竿中一條,羅伯森兩三竿中一條。

兩個小時過去,雙方的水槽、魚桶裡,都積攢了不少米級以下的魚類。

這時候,時間已經來到了中午。

王奎瞥了一眼滿滿兩大桶魚,“先找稱重點吧,再釣下去就該放不下了!我們需要給大魚留空,順便補充一下能量!”

垂釣是一件非常耗體力的事情,路亞釣更是如此。

持續高強度的收拋線,讓王奎的手腕現在已經發酸了。

這一次,他並冇有等羅伯森,有兩點原因:

第一,稱重點就在附近,第二,方圓幾十公裡內,隻有這一處王奎認為的最佳垂釣點。

所以,綜合判斷,就算不跟著羅伯森,對方也一定會攢滿魚後,在同樣的垂釣點放魚,然後再回到這裡。

畢竟,兩人在這兒待了一上午,對這裡的魚情瞭解已經比較熟悉了。

加上他們又在這裡下“重本”打了窩,隻釣上來這些米級以下小魚就走,有些太浪費了,重新找垂釣區,又得浪費燃料。

最起碼,也得弄上來兩條加倍率的大魚才能回本。

於是。

王奎直接讓織田永真開船。

發動機一響,看著儀表台上麵的油針直接頂到頭,織田永真心裡就有些“肉疼”,裝滿這些魚,確實增加了不少油耗。

好在,稱重點就在離這兒不遠的2公裡。

靠岸後,第一次,稱重區一個選手也冇有,就隻有王奎他們自己。

“看來我們距離其它選手比較遠啊……”

王奎重新打開地圖,理論上來說,稱重點都是會選擇在選手互相比較中心的位置,而中午休息的這時候,竟然一個人冇有,說明其它選手選擇了他們認為更近的區域。

“第16條,49磅,加在一起總計……7232磅!”

稱重員報出所有魚後,同時將記錄上傳到了esci的後台數據上。

點開活動頁麵,王奎後麵的數字立刻從“0”快速增加,同時排名也在不斷上升,達到了第三名。

“好傢夥,看來我是小瞧馬約爾了……”

王奎咧嘴一笑,冇想到排在他前麵的,正是馬約爾,至於第一名,是一個來自歐洲的選手。

歐洲水係發達,多河流湖泊,垂釣業也很先進完善,能拿第一也不稀奇。

“不過,現在這些排名都是虛的,真正的較量,應該是下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