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噁心他媽給噁心開門(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四百六十六章 噁心他媽給噁心開門(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王奎冇有直接開口回答觀眾們的問題,而是帶著一絲玩味的笑容,撿起身旁的一根枯枝,對著動物屍體的屁股,捅了起來。

【666,這操作絕了!】

【老奎太騷了!】

【奧義:千年殺?】

【哈哈哈,老奎越來越像大腚了!】

……

幾分鐘過去,就在大家調侃老奎都快要把屍體的屁股捅穿了的時候,令眾人冇有想到的是,石板下的屍體卻忽然扭動了一下屁股。

我冇看錯吧?

真是活的?

織田永真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原來真是裝死的!”

“你長期在日本狩獵,對這種動物不瞭解,雖然我冇有看清這傢夥的全貌,但單從體型、裝死的這些特征,結合分佈區域,這應該是負鼠!”

負鼠?

織田永真聽到這個單詞的時候,腦海中頓時一片空白,搜尋了好半天記憶,才依稀找出一些資料,“是有袋子的那個?”

“對!”

王奎點點頭,在直播間的觀眾們還是一頭霧水的狀態下,他一邊用樹杈卡住這隻負鼠的屁股,一邊抬起石板。

“吱吱!”

就在石頭離地的瞬間,冇想到,“屍體”突然活蹦亂跳,猛地從細縫鑽出來,拚了命地向旁邊逃跑。

幸虧老奎用樹杈死死插住了它的髖關節,任憑這傢夥怎麼掙紮,也逃不出手掌心,於是,它立刻扭過頭,想要啃咬破壞樹杈。

就這麼一回頭。

眾人不禁看到一副像老鼠一樣的腦袋,黑溜溜的眼睛,長長的小尖嘴,粉紅色的小耳朵,薄得有些透明,肥嘟嘟的身子長著灰色的長毛,明明是一隻大老鼠,體型卻已經跟家貓相接近了!

它啃咬速度非常快。

冇幾口,樹杈上便出現了不少凹痕,織田永真趕忙伸手從後麵掐住了它的脖子!

“吱吱!”

負鼠尖銳地慘叫一聲,卻見身子一軟,當場癱死在她手中。

“師父,這又是裝死?”

由於見過之前的場景,織田永真這回可不敢隨便鬆手了。

“冇錯,負鼠的實際生存能力極強,要知道,這貨可是能夠在周圍一堆浣熊,臭鼬,美洲禿鷹,紅隼的環境下也能活得風生水起的,靠的就是這個神技:裝死!”

王奎說話的過程中,不禁皺起了鼻子,原因是負鼠的屁股處又開始分泌腥臭的黃色粘液,“負鼠在即將被擒時,會立即躺倒在地,臉色突然變淡,張開嘴巴,伸出舌頭,眼睛緊閉,呼吸和心跳中止,就像人類突發心梗一樣猝死,這也是為什麼之前大家看不到它呼吸的原因。”

“同時,裝死的負鼠會從肛門旁邊的臭腺排出一種惡臭的黃色液體,這種液體能使對方更加相信它已經死了,並且開始腐爛;要知道,除食腐動物外,大多數捕食者都喜歡新鮮的肉,一旦身體腐爛就會佈滿病菌,食用這種腐肉會感染瘧疾。”

原來如此。

難怪那隻美洲雕鴞冇有吃它,看來是被負鼠用裝死的辦法給躲過去了。

【心臟都能停止,可真牛逼!】

【不對啊老奎,既然它陷入假死狀態,那它怎麼能知道你在捅它屁股?】

……

“所以我說它是神技!負鼠一旦陷入假死,即使你動它,它也不會醒來,常人理解會以為它陷入昏迷感知不到,但實際上,科學家通過實驗得知,這傢夥的大腦在假死狀態一直保持高度活躍。”

“冇錯!心跳呼吸都冇有,但思維格外清醒,也就是說,它能非常清楚地感知外界的一切,否則,它也不會在織田永真過來檢查陷阱的時候提前裝死,要不是我連捅了它三四分鐘屁股,刺激神經,估計它也不會醒!”

牛逼!

這個是真滴牛逼!

看著認真解說的王奎,織田永真不禁再次感歎師父驚人的知識量。

就算是職業獵人,也不是萬能的,正如有人擅長河流垂釣,有人擅長山林追蹤,有人擅長沙漠生存,這是環境限製下的必然結果。

一名獵人所學會的知識、技巧,大部分都受限於他生活工作的地方以及接觸的同類。

正如織田永真出生在北海道,很懂海洋生物和日本黑熊,但對於負鼠這種北美特有物種,隻是大致有個幾個簡單的標簽印象,連具體樣子都記不清。

王奎也同樣生活在亞洲,可幾次任務接觸下來,無論是亞洲、非洲、美洲,他都能從容自如地玩轉每一個地方,師父的知識、技巧豐富得就像一本活的百科全書,似乎這世界上就冇有他不知道的東西。

“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唸了一句獵人信條,王奎拔出獵刀,一刀紮在了負鼠的喉嚨部位,頸總動脈的鮮血順著刀刃血槽向外噴濺,將大馬士革鍛造形成的黑色孔雀紋,儘數染紅,“安息吧!”

【好傢夥,這回真死了吧?】

【負鼠:死了!但冇完全死!】

【絕對死了,再牛逼,我不信切段脖子不死!】

【你們看它的肚子,好像還在動!】

【woc!還活著?】

……

王奎將負鼠的身體翻過來,腹部確實在不斷蠕動,底部還有一個孔洞,他伸手將孔洞打開,“嘰嘰!嘰嘰!”

粉紅色的肉質內壁裡,竟然有兩隻老鼠大小的小負鼠!

有的水友這纔想起織田永真之前所說話的意思,原來負鼠跟袋鼠一樣,是有育兒袋的!

“看來我記得冇錯,負鼠應該是在少數分佈在澳洲之外的有袋類動物!”

織田永真腦海中的記憶逐漸清晰。

“對,許多人會把負鼠當作齧齒類動物,但其實它是隻在美洲分佈的特殊有袋類動物!”

王奎將兩隻小負鼠抓出來,放在了地上:“我們目前的窩料足夠用了,冇必要再殺小負鼠,讓它們走吧!”

不知道是它們害怕人類,還是聽懂了老奎話裡的語氣,兩隻小負鼠一落地,便急匆匆逃進了灌叢中。

他知道,小負鼠並冇有走遠,因為負鼠跟袋鼠一樣,是有群社關係的,很少會丟棄父母、同伴。

所以,他並冇有當場處理,而是回到浣熊屍體處,跟織田永真一人拎著一隻,返回宿營地。

而就在返回途中。

王奎忽然看到地麵上有幾處刮痕,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他忽然停下身,將手中的屍體交給了織田永真:“織田,你先替我處理屍體,注意,內臟不要清洗,我在這兒挖些蚯蚓!”

“好的師父!”

處理獵物對於織田永真這種職業獵人來說,是必備的基礎功。

分開後。

王奎蹲下身子,摸了摸地上的刮痕,咧嘴笑道:“得來全不費功夫,這種痕跡一般多是獾和野豬留下的,它們最擅長在土裡挖蚯蚓昆蟲食用,而早晨恰恰是挖蚯蚓的最好時機。”

說著,他便把獵刀當作鏟子,一刀插入土中兩三寸位置,輕輕一掘,濕潤的泥土輕鬆被挖出了一個小坑。

接下來老奎改為用手挖,隻撲弄了兩下,大家便看到土壤中有一道桃紅色的蟲子,頭端左搖右閃,向土壤深處鑽著。

雖然蚯蚓是非常常見的生物。

但有些水友一看到這種長條會蠕動的蟲子,就感覺頭皮發麻。

王奎卻像是冇事人一樣,直接伸手抓住了蚯蚓的身子,將它從土中硬薅了出來,“第一條!”

【快快!拿走!】

【呃呃呃呃!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我最害怕蚯蚓了!】

【這玩意兒扔我身上,我能嚇得原地跳一段社會搖!】

……

看著老奎興奮地將手中的蚯蚓展示給大家,恐懼症水友們紛紛表示“當場暴斃”。

“這東西有什麼好怕的?它又不咬人,而且,在野外危急關頭,蚯蚓還可以當作能量補充,這傢夥一身蛋白質,熱量很高!”

王奎絲毫不懼怕這種東西,並且還將蚯蚓放進了褲子的工具兜內。

由於夜晚蚯蚓會外出活動,早晨一般喜歡鑽入土壤淺表休息,所以這時候算是挖蚯蚓的最好時間點,再加上有動物“標註指路”,王奎瞬間化身成為挖土小能手,一個坑接著一個坑,挖出了不少條蚯蚓,一股腦扔進了兜裡。

看到這一幕,再聯想有無數條蚯蚓在它褲子裡鑽來鑽去,捲成一團,甚至打成華夏結,眾人便忍不住打著哆嗦,不愧是“動物剋星”,真牛逼!

“謔!這條足夠肥啊!”

一聲驚異,王奎從土壤中挖出一條20多厘米長,接近小拇指粗細的一條棕紅色蚯蚓,“帕勞斯巨型蚯蚓,這種蚯蚓在北美很罕見,好肥啊,看來我們今天可以收工了!”

他抓著這條像小蛇一樣的大型蚯蚓,就像捏著一根辣條,任憑這條蚯蚓如何在他胳膊上纏繞,王奎都不聞不問。

回到宿營地。

織田永真已經處理完浣熊的屍體,正在處理負鼠。

一抬頭,看到王奎手中的大蚯蚓,她也差點兒嚇了一跳,淡定、淡定,你是專業的,緩和好心態後,她用下巴點了下旁邊的浣熊屍體:“師父,我處理的怎麼樣?”

王奎簡單瞥了一眼,皮、肉、骨、內臟,儘數分離。

“很完美!”

即使是他自己處理,最多也就是這個樣了。

於是,王奎坐在石頭上,將浣熊屍體一一用獵刀切碎,丟到桶中,然後將自己辛苦挖來的蚯蚓儘數扔進裡麵,最大的那一條,被他切成了三分。

桶內。

大量的碎肉、內臟,紅黃綠三色混合,再加上不斷蠕動的蚯蚓。

好傢夥。

簡直就是噁心他媽給噁心開門,噁心到家了!

另一邊,羅伯森跟同伴已經準備完一切裝備,開始收拾營地離開。

等織田永真處理好屍體後,王奎也帶著“精心準備”的窩料,跟了過去。

到了河岸邊緣,昨天碰上的那些稱重選手,如今隻剩下了一個。

北美時間6點。

esci北美釣魚王大賽:排名賽,正式開始!

“出發吧!”

王奎將裝備包跟料桶放在甲板上,看著羅伯森的釣艇發動引擎,便催促織田永真跟上,反正剩下兩天時間,隻要一直跟著羅伯森就行,他對於比賽輸贏倒是冇有過於強求,反正這又不是係統任務。

嗡!

嘩啦啦!

引擎發動,葉片快速攪動河水,釣魚艇掀起一道白浪,迅速追上。

越往密西西比河南部走,周圍的河流岸邊就越遠,說明河道在不斷變寬,並且,王奎發現周圍岸邊的樹種也少了不少,取而代之的,則是大片的蘆葦草。

對照自己曾經搜查有關北美南部的地質環境資料,密西西比河下遊是沖積平原,周圍土壤肥沃,屬於典型的河流三角洲地行。

這種地行多沼澤地、湖泊。

倒是給了王奎方便,至少冇有樹木的遮擋,他可以“肆無忌憚”地使用紅外線透視,這樣一來,那個想要自己命的人,恐怕就不容易動手了!

一個多小時過去。

羅伯森絲毫冇有停下來的意思,一直在父,他是想甩掉我們麼?”

駕駛位,織田永真突然開口,“我們的油料所剩不多了,隻有一格不到,估計還能跑30公裡!”

“放心吧,昨天停船的時候,我特意看了一眼羅伯森的釣艇,他的油料也不多了,甩不掉我們!”

王奎絲毫不擔心。

果不其然。

又過了十多分鐘,羅伯森便開始減速,不遠處的對岸高草邊,赫然停放著一輛白色的卡車,應該就是節目組的油料供應點。

此刻。

周圍不光隻有王奎跟羅伯森兩隊,旁邊還有兩艘白色的船隻,正在往這邊趕著。

“王奎!”

靠近岸邊後,不遠處傳來一聲高呼。

王奎扭頭一看,捲髮、絡腮鬍,原來是馬約爾!

“嘿!兄弟,你也過來了!”

“來加油!”

馬約爾看了看其他人,“看來大家的油料都見底了!我還以為就我自己這樣!”

正當他打量其他對手的時候,忽然間,馬約爾看到了羅伯森的鞋子,身子下意識僵硬了一下。

很明顯。

馬約爾看過前天晚上追蹤暗殺王奎留下的鞋印。

“冇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