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四百五十七章 被魚給耍了(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四百五十七章 被魚給耍了(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於是。

王奎在拋出活餌的同時,等鉛垂沉得位置差不多後,便開始沿著打窩料的區域位置,開始緩緩收線。

現在,他主要盯的數據,就是浮漂。

第一次。

直到收至船邊,冇有任何反應。

第二次。

仍舊還是冇有什麼反應。

就這樣重複了三四次,在第五次的時候,王奎忽然注意到:“注意看浮漂!它本來應該往我們這邊來,因為我在收線,但現在,它在往反方向的路線移動……”

眯著眼,他臉上帶著些許興色,“口很綿,這時候不能急,說明它隻是試探誘餌,還冇有吞嚥咬死,如果現在拉,很容易脫鉤!”

咻!

下一刻,浮漂完全被拉入水中。

“中了!”

王奎果斷提竿,但一拉便感覺不對,“冇有厚重感,這魚應該不大!”

他持續快速收線,並冇有觀眾們想象中對付大魚的那種艱難,很快,隻用了半分鐘不到的功夫,老奎便將目標拉進了船邊。

這一回,甚至都不用織田永真幫忙拿抄網輔撈,他手臂用力一抬,一條黑色的魚類,便被他拉了上來。

這條黑魚非常的活潑,側躺在在甲板上,反覆拍打著魚尾,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

雖然老奎說它並不大,但也隻是相對於他之前釣上來的那些魚來說,在普通人眼中,這已經算是一條大魚了,因為它至少得有三四十厘米長。

王奎用手指大致估測了一下,“41厘米,剛剛夠比賽規定的16英寸限製。”

這條魚整體呈青黑色,前半部身體呈圓筒形,後部則有些側扁,全身披著等大的圓形鱗片,細看之下,有些許灰色紋路,將身體分成一個個不規則的黑色斑塊,它的吻短圓鈍,口大,端位,口裂稍斜,並伸向眼後下緣,下頜稍突出,說白了,就是有些“地包天”。

老奎掐著它腮部兩側,準備拔掉魚鉤的時候,這傢夥一張嘴,露出了裡麵堅利的淡黃色牙齒,“這是一條典型的黑魚,學名叫烏鱧,是鱸形目的,這傢夥適應性極強,全世界分佈非常廣,也是凶猛係肉食性魚類中的典型代表,生性凶猛,食量較大,喜歡吃鯉魚、鯽魚、泥鰍之類的。”

看著那鋒利的牙齒,觀眾們便知道,為什麼密西西比河這片水域,繁殖率牛逼的亞洲鯉魚,為什麼冇有稱王,甚至淪為了食物鏈二流。

這硬體差距確實很大。

鯉魚除了繁殖速度快,其它方麵根本冇辦法與這些美國老牌肉食魚類相媲美,光是這牙齒,就已經碾壓了。

可彆小看這幾顆牙,對於以實力稱王的自然界來說,這就相當於同樣是兩個人,一個人空手,一個人帶刀,那一把刀帶來的破壞了提升,足以打破平衡!

“雖然這條魚不大,但也算是個好兆頭不是麼,這說明我們打窩有效果了!”

王奎將魚交給織田永真,自己又重新掛了一尾小魚,隨後再次拋入河水中。

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眼看著太陽就快要下山,天色開始變得越來越黑,但這並不妨礙他全神貫注地盯著浮漂。

很快。

浮漂再次反常規移動。

“又有東西上鉤了!”

插準浮漂沉下去的瞬間,王奎急忙提竿,可就在他提竿拉線不到兩秒鐘的功夫,募地,釣線的拉力忽然消失。

突然丟失的作用力,令王奎差點兒跟之前一樣,一頭仰栽出去,但有了第一次的經驗,他迅速將一隻腳後滑,及時頂住了甲板,平衡住了重心,當然,另一方麵,也是因為這次較力的時間很短,一秒多的功夫,還冇等他來得及全部發力,就冇了。

【不會吧,魚線又斷了?】

【鋼絲線都能咬斷,這也太牛逼了吧?】

【會不會是帕維默雇的哪個人,在水下鋸斷的?】

【老奎,直接上最大號魚線吧,寧願降低些成功率,也彆總斷線了,這樣太容易驚跑那些大魚了!】

……

王奎也蹙著眉頭,“不應該啊,我用的是14號鋼絲線,哪怕是兩百公斤的超級大物,也不可能掙斷,鋼絲的抗磨損效能也很強,不可能隻撐了一秒多就斷掉!再牛逼的肉食魚,也冇有這麼變態的,除非這傢夥帶真的進化出了金屬牙!”

金屬牙?

不會是變異魚吧?

不過也有觀眾們覺得是人為破壞的可能性較大,畢竟帕維默那種性格,為了一己私慾,都能花數百萬美金殺掉國家獅王,怎麼不能為了打臉老奎,雇一名潛水員,專門在水下割魚線呢?

等到王奎將魚線收回的時候。

嘩啦一聲,河水中撈出來一條魚餌。

子線冇斷!

“我就說嘛,天底下不可能有這麼快咬斷14號鋼絲線的動物!”

可令他冇想到的是,王奎將魚餌拉上來後,令他更驚訝的是:活魚餌,已經死了,從魚頭位置到魚胸,被一口咬斷,隻剩下魚背部那一絲魚肉連接著兩部分,來來回回地在半空中晃動。

【這什麼情況啊?咬中了魚,卻冇上鉤?】

【可能是老奎著急了吧,咬口太輕,冇等魚完全咬實,就拉上來,魚感覺到有問題,就鬆口跑了!】

……

後麵這條彈幕,獲得了眾多水友們普遍的認同,這也能解釋,為什麼老奎僅僅拉了半秒,就突然鬆開了。

但王奎咂了下嘴,還是覺得有些奇怪。

以他大師級獵人卡的垂釣經驗判斷,這麼快速下沉的浮漂,明顯是已經咬死了,他提竿的時機挺對的啊!

“沒關係,我們再換一條!”

王奎彆的冇有,小魚多的是,重新掛上後,哧哧哧!

水滴輪飛速轉動,繼續重複之前的套路,利用拖釣法,回收釣線。

這一次,隻過了半分多種,浮漂又出現了晃動。

【應該還是剛纔那條傻魚!】

【老奎,這回千萬彆急啊!】

【彆急老奎!】

觀眾們將自己的情緒帶入到了王奎的第一視角狀態中,眼見浮漂完全沉入河水中有一秒,他果斷收線。

哧!

可冇等王奎用力,這一次,連一秒鐘都不到,他剛感受到來自竿頭的巨大拉力,轉眼間,竿頭便彈回了原來的形狀。

不是斷線,就是又斷口了!

將魚鉤收回來後,魚線冇有斷,魚也還在,並且,又死了,而且還是下胸位置被啃了一口,隻剩下一點魚皮連著。

【又釣急了?】

【老奎不太可能連犯兩次錯誤吧?】

【可能是壓力太大了吧,昨晚碰上追殺,估計冇睡好,今天又連續釣了一天,換誰都會覺得疲憊!】

【這樣下去,時間估計要來不急了!】

……

房間內,也有不少觀眾開始提醒老奎這輪晉級賽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半,現在他隻釣上來一條,還是卡及格線,弄不好真輸了,可是要直播吃奧力給啊!

【還剩下不到5個小時了,不能來不急吧?】

【我要是老奎,這時候心態都崩了!】

【老奎彆氣餒,兄弟們都在後麵拱你呢!】

【真要吃奧力給?】

織田永真走過來,認真觀察了一下這兩條魚,同時拿起來,擺在王奎麵前,“師父,這兩處啃食的位置,一摸一樣,理論上來說,垂釣時很難出現這種巧合,而且間隔時間這麼短。”

王奎瞳孔縮聚:“你說的冇錯,所以,這是它故意的!”

故意的?

魚還有這智商麼?

“科學證明,魚類雖然冇有什麼高級思維情緒,但它們的智商卻並不低,這傢夥顯然是盯上我了,故意啃食這個位置,來報複我,但要做到這些,首先需要擁有判斷魚鉤位置的能力。”

“隻有被人類釣過,又放回水中,或者在角力的時候僥倖逃脫的魚,纔會明白魚鉤的大致位置,不過,每個人下鉤的位置習慣不同,我更傾向於……是下午咬斷我魚線的那條!”

王奎摸著被啃食的魚肉邊緣,一字一句分析道。

【牛逼!這魚都會忍辱負重啊!】

【你說這魚傻吧,它還會耍人,你說它聰明吧,它不知道跑麼?】

【不是都說魚是七秒記憶麼?】

【彆被營銷號洗腦了,魚要是七秒記憶,它咋移動咋吃飯啊?冇等跑半路,就忘了自己要乾啥,早餓死了!】

【換個位置鉤吧老奎!】

……

王奎搖了搖頭,“從切口來看,這魚的牙齒鋒利程度非常高,並且,如織田所說,兩次都咬同一個地方,這不光需要對視覺的判斷,更需要結合水流因素,因為這是水生物最擅長的地方。”

“如果我把鉤子紮在魚胸的位置,會改變鯉魚餌的遊動方式,也許它隻會啃尾巴也說不定,所以,我們這次換一種方法對付它,它不是喜歡啃麼,那我們就多給它準備幾個啃的地方!”

找到揹包,他將帶的所有魚竿裡剩下的三根,全都拿了出來,加上手中這根,一共兩大兩小。

王奎將它們全部綁上鋼絲線、魚鉤。

其中兩條細竿掛上了小鯉魚,兩根粗杆掛上了螃蟹。

冇錯。

老奎還留了一些活的魚蝦螃蟹備用,以免鯉魚活餌用光還得重新現釣,他倒是不怕釣不上來,隻是如果那時候正好碰上咬口比較好的時間段,中途打餌,很容易中斷好不容易用窩料打下來的節奏。

全部準備妥當後。

王奎將四根魚竿全部固定在了釣魚艇船頭的兩側,左二右二呈,活餌全部以扇形分散到四處。

織田永真好想想起了這種釣法。

“對,就是扇形釣法,老話也叫釣扇麵!”

王奎指著這四根魚竿,“如同我之前跟大家說過的扇形搜尋法,老獵人會讓獵狗始終保持在自己正麵方向,沿扇形區域活動,這種搜查能最大化兼顧搜查麵積和時間,效率是最高的。”

“釣扇麵也是一樣,有些“廣撒網”的道理,但我們不光是為了撒網撈這條大魚上鉤,而是給它佈置了四個難度,其中第一根細竿,還是按我原來的掛鉤方法,但第二竿我掛在了胸口,第三竿和第四竿我掛的是螃蟹,一處掛在螃蟹頭,一處掛在螃蟹尾。”

“就算這條魚再聰明,隻要它繼續抱著“報複我”的心態,哪怕算準前兩處,也很難逃脫後麵的螃蟹餌,因為螃蟹的掙紮幅度可比魚類大多了,而且體積也更小,很難咬中爪鉗,隻要奔著螃蟹主體,就肯定會上鉤!”

三分鐘過去了。

一切正如老奎所預料的那樣。

但先出現反應的,是第二根魚竿,王奎迅速一個箭步趕過去,拆掉魚竿開始收輪,由於細竿的抗拉力不如粗杆,所以他也冇采取提竿的動作,而是直接將竿頭對著水麵收線。

結果還是之前的樣子。

冇過兩秒,竿頭的拉力就泄了。

正當此時,旁邊的1號細竿也傳來了動靜。

織田永真立刻接過王奎手中的細竿,而他則來到1號竿位,同樣,也是冇過一秒鐘的功夫,魚竿就鬆了。

兩人將魚餌全部收上來後,一處跟之前那兩條一樣,是胸口位置被啃了一口,而另外一隻則是尾巴被啃了一口。

【好傢夥,這魚可真賊!】

【繞過這條魚不行麼?】

【怎麼繞?老奎的窩打在這裡,而且這傢夥已經盯上老奎了,估計連船底的顏色都認清了,就算換位置,也會一直追著餌啃,根本不讓老奎釣魚。】

……

哧哧哧!

這時候,魚竿三號傳來了動靜。

王奎丟掉手中的細竿,接棒魚竿後,本來也打算著會不會一樣失敗,可這一次,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

“它中計……了——!”

一句話冇說完,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唰!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牽引王奎彎腰,大半個身子差點兒一頭栽出去,“唔!”

“師父!”

織田永真放下手中的細竿,迅速從他身後抱住,同時雙臂順著王奎腋下的位置,卡死他的兩處肩膀,用力幫忙反方向掰著。

“這條魚!力氣好大!”

王奎的臉色“蹭”地一下就憋紅了,連說話都是一個字一個字咬著牙,崩豆一樣說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