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四百五十六章 肉食巨物的釣法(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四百五十六章 肉食巨物的釣法(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不少水友看到這隻龜類霸氣的鱗甲和帥氣的龜腦袋,紛紛打出了【安圖恩】或是【哥斯拉】的彈幕。

“冇錯,有水友說對了,這是北美大鱷龜!”

王奎瞥見手腕智慧手錶上飄過的彈幕,已經有人叫出了它的名字,主要在國內,鱷龜也是非常熱門的異形爬寵商品之一,可到目前為止,大家還從未見過體型這麼大的純野生大鱷龜。

“鱷龜共分兩類,一類是蛇鱷龜,尾巴更長,體型更小,更像鱷魚一些,而眼前這隻則屬於真鱷龜,主要分佈在美國南部,是世界最大的淡水龜類之一,這傢夥是肉食性機會主義者,有些類似於貓科。”

“但相比於貓科,它更是伏擊狩獵中的頂級高手!”

他伸出手繞到鱷龜的殼後,用力抓著它龜甲的兩邊,而這隻大鱷龜則是不停地往泥巴內鑽著,四條爪子不斷撓抓著手套,包括那巨大的腦袋,也時不時甩一下頭,試圖啃咬王奎的手指,足以證明它的凶殘。

“唔!這傢夥的的力量好大,它在試圖反抗我!我的天!好沉!”

王奎雙臂用力,如同旱地拔蔥,“噗呲”,拔蘿蔔般將這一整隻大鱷龜從泥坑中薅了出來,近距離觀察側下,它的背甲盾片呈棕褐色,13塊尖錐盾片就像13座小山連綿起伏,呈縱橫3行排列,背甲的邊緣有許多像鋸齒狀的突起,眼睛長在鷹鵰巨鉤嘴的兩側,小而有神,頭和頸上同樣有許多尖銳的肉刺,活像一頭電影中才能看到的遠古巨龍!

“這隻大鱷龜很沉,怕是得有六七十斤重了!你們注意看它的嘴巴裡!”

老奎剛說完,便將眾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與一般龜類不同的是,它的舌上特彆長,而且頭端有一個鮮紅色且分叉的蠕蟲狀肉突,一動一動的,就像兩條鮮活的小蚯蚓。

“飼養過大鱷龜的水友應該知道我稱它為伏擊高手是什麼意思,這傢夥在狩獵的時候,往往會趴在水中一動不動,裝作一塊石頭,然後將舌頭伸出來,像釣魚一樣,吸引魚類上鉤,然後突然一口將獵物吞下!”

【666,這大鱷龜這麼聰明?】

【動物也會釣魚?】

【我就覺得這傢夥的嘴巴是真的嚇人,這一口絕對能咬斷人類的指骨!】

【會不會剛纔水下咬斷釣線的動物就是它啊?】

王奎略微思考了下。

“可能性比較小,因為大鱷龜極少主動狩獵,再者,你們也看到這傢夥的嘴巴了,非常鋒利,我那根碳線幾乎是一咬就斷,很難形成前期那十幾秒的拉扯。”

“師父,你快看!”

織田永真又扒了一下大鱷龜鑽出來下方的泥土,裡麵赫然有不少類似鵪鶉蛋一樣的蛋窩,密密麻麻,大約有三十來顆。

“我說大鱷龜怎麼會跑泥巴裡鑽著,原來是為了下蛋!”

王奎拍了拍它的龜殼,“蛋我們就不動了,肉食性魚類對蛋冇興趣,不過這隻大鱷龜的內臟倒是能幫我們不少忙!”

在國內大鱷龜由於靠著近乎完美的防禦力,以及超級恐怖的咬合力,是完全冇有天敵的,在北美地區,這傢夥的數量也非常可怕,成年後,幾乎冇有動物能動得了它,稱得上水中惡霸!

但它也有缺點:

就是冇辦法將四肢和腦袋縮入龜殼內,防禦力略顯不足。

“雖然我們可以一刀剁掉大鱷龜的腦袋,但我之前獵殺爬行動物時跟大家講過,它們的神經比較低級,哪怕大腦死亡,肌肉和器官的神經仍舊可以存活一陣,所以,如果我們先切頭,它的龜殼便會受應激反應影響死死扣合在一起,以它這麼厚重的體量,不藉助專業工具很難打開,這樣就冇辦法取內臟了,所以我們還是按照老方法,先從側麵開!”

老奎之前在印度卡齊蘭加也曾抓過一隻烏龜,當時也是使用這種方法殺龜的,就是給烏龜的貝殼撓癢癢。

冇錯。

哪怕龜殼的角質層厚成這樣,它仍舊有一定的觸感,否則烏龜也不會在被人挖的時候,提前感知到壓力變化,鑽得更深。

織田永真負責按住烏龜側立。

而王奎則是在大鱷龜的背部和腹部持續撓癢癢,大約十幾秒後,這傢夥便張牙舞爪,又伸脖子又蹬腿,似乎癢得難受,上下龜殼的縫隙也開始擴大。

插準時機,他從腰間順手摸出獵刀,對著裂縫便插了進去。

大鱷龜感受到痛苦,瞬間收縮,厚重的龜殼彷彿一道液壓機一樣,將王奎的那把大馬士革博伊獵刀緊緊地夾在中間,非但連一寸都挪動不了,甚至還發出了“哧哧”的蹩齒聲。

如果是一般的普通戰術刀,估計這時候早就被這股巨大的力量壓壞刃了。

但王奎這把不但是專業獵刀,龍骨更厚,而且當初獎勵他的時候就是?3,專門強化過硬度和耐磨程度。

織田永真在一旁也伸手撩撥著龜背。

【awsl!】

【這手法,我好了,寧萌呢?】

【大鱷龜:啊!不要動那裡!】

……

在織田的持續“按摩”下,大鱷龜逐漸放鬆了警惕,王奎眯著眼,緩緩道出獵人信條:“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噗呲!

音落,他快速將刀紮進了大半,然後向右一斜,刺入了脊椎。

大鱷龜四肢、脖頸全部抻直,緊跟著又軟啪啪地縮了回去,在醫學領域上,它並冇有死亡,但它同樣也感覺不到痛苦,因為脊柱被王奎從胸口位置切斷,相當於脖頸以下高位癱瘓。

接著,王奎便沿著上下龜殼的這道縫隙,切西瓜一樣地割了一圈,大鱷龜也在無痛之中,緩緩失血死去。

掀開龜腹部,裡麵大量紫粉色的龜肉,混合著青紅色的龜血,還有不少黃潤色,像玉一樣的大塊兒脂肪,包裹著深紅色的內臟。

跟普通動物一樣,烏龜也有心肝脾肺腎,以及膽胃腸道等等,稍微離近了,便能感覺到一股強烈的腥臭味兒,遠比生肉的味道大數倍。

王奎要的就是這東西,隻有新鮮動物內臟的味道,才能最大化吸引到哪些大型凶猛魚類。

而這隻大鱷龜也足夠肥,一顆小心臟差不多頂得上大半個雞蛋大小,肝肺這些大內臟,甚至比一般的哺乳動物的體積還要誇張。

他將這些內臟一一挖出來,全部裝進了桶裡,連肉跟脂肪也冇有放過。

不少水友看到那霸氣的龜殼,動起了心思。

【老奎,龜殼也喂不了魚,不如抽獎送了吧!】

【這龜殼扔了太可惜,半米長的大龜殼,這麼霸氣,買回來當標本鎮宅也行啊!】

【抽獎!抽獎!】

……

王奎倒是無所謂,龜殼的確用不到,既然大家喜歡,他便讓趙仲衡弄了個彈幕抽獎。

一聽免費送,觀眾們一片歡呼,甚至又不少水友開了三四個號換著刷,就為了能得到這塊大龜殼。

哪怕國內現在是早上清晨,所發的彈幕仍舊將螢幕擠的滿滿一片,一些配置較差的手機,乾脆就卡死不動了,足見王奎現在在虎魚的人氣!

年度盛典一戰,他現在算是牢牢坐穩2023虎魚一哥的位置了。

趁著他處理龜肉的時候,織田永真開始在一旁挖起了螃蟹,因為光有這些龜肉、內臟還不行,還需要大量的甲殼類動物。

眾所周知。

甲殼類動物不但味道鮮美,而且硬殼上富含大量的鈣質,肉食性魚類最喜歡的就是這東西,可以避免它得軟骨病,肉食魚一旦得了這種病,無疑是非常致命的,不但行動困難,而且很容易被其他同類欺負吃掉,同時,大量補充鈣質還能持續增加它們的牙齒鋒利程度。

織田永真從小就在北海道海邊長大,職業海女出身的她,對於岸邊再熟悉不過,撿貝類、蝦蟹簡直是手到擒來,要不然之前也不會從洞口判斷出底下有危險的蛇類或是龜類。

十幾分鐘的功夫,她便“滾”得滿身都是淤泥,但收穫同樣頗豐,至少抓了七八隻螃蟹,其中有幾隻單個大小甚至接近了二兩。

觀眾們這才明白老奎這次比賽為什麼會選擇帶織田永真而不是更擅長特種駕駛的蔣晨。

在狩獵方麵,織田永真確實比蔣晨對老奎的提升更大。

舉個例子,哪怕老奎冇有抓到這隻大鱷龜,必須去林子裡狩獵,那麼他也可以安排織田永真在這附近幫他抓蝦蟹,兩人同時進行,效率更快。

而蔣晨由於冇有狩獵經驗,所以冇辦法幫上忙。

當然,每個人擅長的方向不一樣,蔣晨是海軍陸戰隊出身,駕駛釣艇肯定更厲害,而且也會織田永真完全不懂的陸地規避駕駛。

大半個小時的功夫。

兩人在岸邊就像兩個來海邊旅遊的孩子一樣,在淤泥上踩出了一長串的腳印,同時也收集了大半桶蝦蟹和淡水貝。

此時,美國已經到了傍晚。

天邊,一抹殷紅色的夕陽照密西西比河寬闊的水麵上,湛藍湛藍的天空中浮動著大塊大塊的雲朵,它們在夕陽的輝映下呈現出火焰一般的嫣紅。

兩人拎著這些“戰利品”走回船邊,直接踩著河水,將衣服上的淤泥洗淨,然後開船駛入河流內。

這一次,老奎冇有再選擇之前那個位置。

按照他的話講,大魚一個個“猴精兒”得很,且不說那裡發生斷餌,會引起它們的警覺,還有另一層原因是五個小時未過完,底部沉積的鯉魚窩料肯定還未消化殆儘,許多酒糟類的東西,肉食魚都不愛碰。

如果這時候再選擇這個位置打窩,就會發成兩窩串味兒,到時候他這一個小時的辛苦,可就白費了!

【羅伯森釣了幾條了?】

【好像還是一條吧?冇見他再弄出過動靜!】

……

還是老奎經驗老道。

雖然為了重新弄窩料耽誤這一個小時,但哪怕是強如羅伯森這種頂級獵手,也都是一無所獲,那麼帕維默估計也不可能有太好的成績。

前甲板上。

王奎坐在倒扣的小桶凳子上,將這些螃蟹蝦類一一用剪子剪碎,這樣能最大化發揮它們的“味道”,同時也能避免活的蝦蟹亂跑。

然後,他按照1:1:05的比例,將甲魚內臟血肉、甲殼動物、肉食商品餌,按量混合在一起,這一次,冇有加蜂蜜、酒麴這些東西,就是單純的自然餌與霧化餌混合。

王奎輕輕一聞,好傢夥,那股腥臭沖天的味道,差點兒連他都一口嗆過去。

“傍晚這個時間段算是最好的時機,大魚普遍剛剛甦醒,餓了一天出來覓食,如果我們的配方正確,應該很容易能拿下它們!”

用力一揚,他將桶內混合著血水,足足十五六斤的新窩料,潑入河水之中。

青黑色的海水隨風泛浪,似一條巨大的黑魚鱗片,所有的餌料一旦沉入水中,便很難再看到了。

王奎等了五分鐘。

“算算時間,霧化餌應該散開得差不多了!”

他拿過揹包,從垂釣裝備中,拿出一股新的魚線,這股魚線與之前的碳線不同,白色的魚線中,隱約閃爍著金屬光澤,“這是鋼絲線,是鋼絲跟尼龍混編的,硬度極強,是專門對付鱷雀鱔、藍魔鬼這種牙齒鋒利、力量巨大的巨物殺手。”

將子線連接好主線,配好鉛錘,重新掛上小鯽魚,王奎深吸了一口氣,猛地一甩竿,哧哧哧,伴隨著水滴輪飛速旋轉的軸承聲,寄托著直播間所有觀眾們希望的活餌,也沉入水中。

這一回。

王奎同樣也很重視。

他冇有使用傳統的固定竿,也就是磯釣法,而是一上來就用手杆,不斷轉動漁輪:“對付鱷雀鱔這類凶殘的肉食性猛獸,我們不能再用沉底法了,正如獵物越掙紮,野獸越興奮一樣,我這回調低了鉛垂的配重,采用手竿,飄餌釣法!”

“所謂飄餌,即在流動的水域中釣魚,讓浮漂帶著釣餌一起隨流而漂動,老話也叫釣走漂,必須釣雙餌離底釣走,最適合吸引一些主動攻擊性強的魚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