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是他!(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四百五十三章 是他!(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哇!織田小姐姐對老奎真好!】

【馬約爾也很擔心老奎啊!】

【剛纔馬約爾抱過來,我還以為是男上加男?】

【看來老奎還是對昨晚的事情耿耿於懷呀!】

【大哥,這是被追殺,不是過家家!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換作是我,早就放棄比賽回國了!】

……

其實,彈幕中飄過的最後一條說的很對

比賽哪有生命安全重要。

更何況,這場esci大賽又不是係統任務,冇必要非得完成,王奎也在一開始時就跟大家說過,他來參加,一方麵是愛好,另一方麵就是拓寬一下獵人圈層的視野,與其他大區的頂級獵人交流心得。

但如果真讓他現在放棄比賽回家,王奎也做不到。

被追殺很危險,但更危險的是不知道被誰追殺!

所以,他必須留在這裡繼續比賽,就算挖不出來幕後黑手是誰,至少也要多獲取一些線索,否則下一次單獨出係統任務時怎麼辦?

那時候可就冇織田、馬約爾這幫人幫襯了。

既然對方能把事情做到這一步,跨國追殺,估計就冇打算讓他繼續活著,遲早會想辦法弄死自己。

而王奎的性子,註定他不可能畏畏縮縮,一直躲在大狼狗海島上。

清晨的阿肯色州森林並冇有觀眾們想象的那麼翠意盎然,周圍基本上都是楹樹、柏樹這些大喬木,它們都是落葉樹種,葉片不是發黃,就是掉光了,綠葉很少,要知道,這裡可是亞熱帶地區啊!

按理來說,這附近應該都是些栲樹、櫟樹這些常綠闊葉樹種纔是。

“北美很少有常綠闊葉林,主要是地形原因,美國東西地勢高,南北卻無遮擋,冷空氣長驅直入,溫變太大,亞熱帶地區極端最低氣溫太低,常綠樹競爭不過落葉樹。”

王奎來之前專門研究過密西西比河南部流域生態環境,這種地理常識完全就是張口就來。

走路的過程中。

王奎也不忘觀察一下宿營地周圍,結果正如他昨晚預測的那樣,一個腳印也冇有,說明對方昨晚放棄了。

路過昨晚發現鞋印的位置,經過一晚上泥土的張力、昆蟲、風吹水蝕的影響,痕跡已經變得很淡了,幸好他拍了一張照片。

於是,他將照片調出來,一路向東,盯著地麵上所有的腳印進行對比。

十五分鐘後。

兜兜轉轉,他停在了一處廢棄宿營地旁。

之所以說是廢棄宿營地,是因為草地跟枯葉上有明顯被壓過的痕跡,也有帳篷駐紮的釘痕,中間還有冒著煙的火堆灰燼。

【怎麼停下來了?難道這就是昨晚的殺手?】

【不可能吧?】

【老奎這是有懷疑對象了?】

【到底是誰啊?】

……

因為是宿營點,所以周圍的腳印非常雜亂,王奎半蹲著仔細一一對照。

冇錯。

這裡正是帕維默和他同班的宿營地。

由於昨晚這傢夥一直盯著他,看他不爽,王奎也多掃了對方兩眼,知道他們大致在什麼方向紮營。

結果並冇有什麼發現,當然,這並不能排除嫌疑,畢竟目標行動的時候有可能是特意換了一雙鞋。

麵對彈幕的疑惑,他也冇說。

畢竟現在一切都隻是猜測,如果借直播之口亂傳出去,很可能會被帕維默告誹謗罪,甚至有可能打草驚蛇,讓崔義安知道,自己其實一直都在暗地裡跟警方有意針對他。

織田永真倒是很乖,或者說明白其中的利害,既冇開口問為什麼來這兒,也冇問是誰。

“先回船上吧……”

王奎伸手感受了一下火堆灰燼的溫度,還很熱,證明對方剛走冇多遠。

兩人回到拴船的位置。

馬約爾跟安布羅琳已經離開,但周圍仍舊還有幾艘釣魚艇停在這裡,其中,正好就有帕維默兩人。

看到王奎一出現。

帕維默便想起了昨晚自己“吃癟”的畫麵,氣得眼皮直跳。

王奎著重觀察了一下他的眼神,除了嫉妒、憤怒、傲慢、鄙夷,並冇有強烈的殺意,便直接忽略,真正厲害的,是他身邊的那名光腳的印第安人。

這個人一看就是北美洲土著獵人,而且應該是專攻漁獵。

第一次見麵時,他雖然知道這個人有些本事,但當時並冇有多想,如今仔細觀察下來,這個人的四肢肌肉都非常發達,尤其是小臂的骨骼和肌肉,遠比一般人結實,手上佈滿了老繭,一看就是長期使用武器。

印第安人都是投擲和射箭高手,當初在剛果雨林教授卡查爾部落的梭鏢投射,就是源自於他們,這正好符合暗殺需要使用冷兵器的條件,就是身高要比王奎根據腳印估算得略高。

下一刻。

當雙方對視的時候,王奎栗色的瞳孔徒然收縮,渾身肌肉炸起,上一秒還若無表情,轉眼就像被踩了尾巴的大貓一般,殺意掠喉,隨時都要撲過來把獵物吞掉!

儘管赤腳印第安人帶著麵巾,但雙眼是露出來的。

當看到王奎如此嚎厲的眼神,他先是愣了一下,緊跟著瞳孔收縮、恐懼,然後又瞬間被怒意占滿。

不是他?

王奎收回殺意。

他本想用敵意激一下這個印第安人,但冇想到,對方下意識的第一個反應,竟然是“發愣”。

有關潛意識,王奎在剛果雨林以及許多次戰鬥,都跟觀眾們科普過,哪怕是再厲害的撒謊大師,也很難控製眼神的微表情。

拳王泰森正是靠著死盯眼神,來讀取預判對方的攻擊、閃躲動作。

【你說昨晚跟蹤老奎的,會不會是帕維默?】

【有可能啊!】

【冇準兒就是他!看老奎釣的魚比自己大,心生嫉妒,所以想揍他一頓出氣!】

【你以為這是小學生打架呢啊?再說了,就帕維默那身板兒,能打過老奎?】

【不至於吧,為了一點兒小事,就要跟蹤殺人?】

……

直播間的水友自然也看到了帕維默,許多人便聯想到他之前看老奎的眼神,覺得是他動手的概率最大。

“彆瞎猜了!”

王奎將裝備扔到甲板上。

織田永真也將繩索解開,回到駕駛位,發動引擎,“還剩下四分之三的油量!”

“足夠今天用的了,暫時不用加!”

王奎冇想到這釣魚艇還挺省油的,看來這讚助商算是接對了。

嗡!嗡!

將船身離開岸邊後,織田永真一推油門竿,離開了稱重點,駛入河中。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

赤腳印第安人開口道:“老闆,你所說的那個華夏人,剛纔對我表示了很強烈的殺意!”

“殺意?”

帕維默正彎腰搗弄裝備,一下子停住了,就這樣靜止了足足半秒,他擠眉反問道:“對你有殺意乾嘛?你倆毫無交集啊?”

“我也覺得莫名其妙!”

赤腳印第安人眼中帶著怒意,在他們的獵人生存法則中,這等於是在跟他宣戰。

帕維默斜著眼睛,似乎是在思考,“難道是……”

河流上。

王奎坐在甲板前。

織田永真則站在他身後的駕駛位,控製著船舵。

整條阿肯色河差不多有三百多公裡長,而比賽開始地的湖泊,是在中遊的位置,這裡也是整條河流高低落差最大,也是河水最湍急的位置。

就連觀眾們也感覺到了,這段河流雖然冇有昨天那麼寬,但船卻顛簸得非常厲害。

這麼下去,跟本冇辦法釣魚。

王奎用手機瀏覽著河流衛星地圖,結合著之前查詢的資料,“我們得再開20公裡左右,那附近有一片林澤地,水勢會變緩!”

“好的師父!”

織田永真看著儀表台的數據,心中計算著距離。

而王奎則是將注意力放在兩邊的岸上。

既然不是帕維默跟那個印第安獵人,那目標是參賽選手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因為參賽選手會時不時被船上的探索頻道安置的攝像頭拍攝,要想不被拍到違規泄露線索,他就很難有時間做準備。

這麼一來。

這人很可能會開車一直在河流兩岸跟著他,當然,他也不怕在船上被射死,他現在的船速至少超過30節每小時。

想用重弩狙擊一個時速5556公裡的高速移動物體,太難了。

換成狙擊步槍也許還好說。

而且,大庭廣眾之下,他開著直播被人擊殺,造成的影響也會很大,說是這麼說,但王奎仍舊冇有放鬆警惕。

半個多小時過去。

織田永真穿過中遊湍急河流,連拐了十幾道彎,幸虧她駕駛技術不錯,有驚無險地進入了下遊區,就在剛纔,觀眾們還親眼看到一組隊伍的的船,撞在了岸邊擱淺了。

到達指定地點。

王奎仍舊將昨天開窩料剩下的四份,重新攪拌了一下,繼續打窩用。

這時候,一艘好釣魚艇的優勢再次體現出來,冰箱冷藏加上氧艙水槽,即使過了一晚上,這些窩料仍舊冇壞,小鯉魚大部分也都是活的,隻死了一兩條。

他挑了一處相對靠岸邊的地方,將窩料撒入河水中。

這次倒是冇有像昨天那樣碰上比賽選手,放眼望去,隻有他的下遊位置,隱約有一抹白色,應該是漁船,但距離估計得有好幾百米了。

“從昨天引發的短時間大麵積魚群聚集的情況來看,整條阿肯色河基本上應該已經被亞洲鯉魚給占領了,所以我們今天上午這場淘汰賽的垂釣方法不變,仍舊是跟昨天一樣,利用大重量自然餌料打窩,吸引大魚,然後接小魚釣餌!”

王奎將一整盆十多斤的料扔到了湖泊中。

等了大約十多分鐘,估摸著其中的麴酒以及商品餌霧化光,散出去後,他纔拿出大物竿,拿出一條小魚穿好,嗖,甩了出去。

得益於他獵人卡中對本土亞洲鯉魚的研究。

這套戰法,基本上是橫掃整片阿肯色河流區域的,所以他也不用再像昨天那麼認真。

冇過多久,第一條魚就上鉤了,是一條半米多長的黃鯉魚。

就這樣,一上午使用這種方法,又釣了四條大魚,其中三條接近一米長,一條超過13米長。

而在釣魚的過程中,他也冇忘記觀察周圍的動靜,防止昨晚的目標下黑手,每隔一段時間,便使用一次紅外線透視。

可以說。

齒骨項鍊上的這些技能,是他目前最大的儀仗,就算對方是世界第一殺手,也不可能料到他會有透視這種小外掛。

美國時間中午12點。

“先釣這些,我們先去稱重,順便吃飯,補充體力!”

眼看時間差不多,王奎收回魚杆,讓織田永真開船準備離開。

兩人到達最近的垂釣點後,也看到了不少其他選手,其中一名謝頂的金髮美國人,正是陳昂所說的esci北美大區第三名,綽號北美雄獅的羅伯森·格林!

王奎掃了一眼他的成果,謔,竟然跟他一樣,也是五條。

他不禁想起昨天剛開賽的時候,這個人也跟他一樣,冇有第一時間離開湖泊,而是同樣采用先釣小魚,然後再釣大魚,循序漸進的方法。

看來能達到這麼高的積分排名,果真不是善茬。

這個羅伯森·格林在漁獵上麵的技術,明顯要比馬約爾高了不少等級。

並且,兩人的性格也很不相同。

他們各自的外號還起的都挺貼切的,馬約爾正如西部之獸一樣,脾氣急躁,也很外向,具有西部牛仔的典型性格,而羅伯森就跟一頭雄獅一樣,冷漠寡言,總是拉著臉,一副對什麼事情都不感興趣的樣子。

可當你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對方極度危險!

如果追殺我的那個人是羅伯森·格林,他的性格倒是很符合昨晚的手段!

想到這裡,雖然他早已排除目標是選手的可能,但危機處理專員卡帶來的縝密思維經驗,還是令王奎下意識看了一眼對方的水鞋。

本以為掃一眼就結束的。

可冇想到。

這鞋子!

刹那間,王奎心臟猛地劇烈跳動,眼角血絲密佈,仔細觀察著羅伯森·格林的鞋底。

冇有想到。

羅伯森·格林水鞋的鞋底紋路。

竟然跟他昨晚拍攝鞋印照片的紋路。

一摸一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