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不會是崔瘸子吧(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不會是崔瘸子吧(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我洗衣服的時候聽到背後有動靜,好像被什麼東西盯上了……”

雖然王奎嘴上說的很玄學,但馬約爾明白他的意思,有時候獵人就是靠感覺來追蹤獵物的。

許多新進來的觀眾有些看不明白:

【這主播的膽子這麼小麼?】

【本來看主播的垂釣技術很厲害,冇想到隨便一個動靜都能嚇他一跳!】

【哪來這麼多英文彈幕啊?】

【什麼意思,哪位大神給翻譯一下!】

……

經過有的水友翻譯,大家這才明白,原來直播間溜進來許多北美地區的遊客,他們大部分都是通過今天探索頻道的網絡直播而認識的王奎,翻牆下載來看的。

【新進來不懂的就彆亂說話了,老奎膽子要是小,整個世界就冇幾個膽子大的了!】

【老奎連幾十上百米高的寫字樓鋼架都敢爬,還敢在上麵跟黑猩猩戰鬥,會膽子小?】

觀眾們正為老奎辯解時,馬約爾等人便開始警惕四周。

能讓王奎謹慎成這個樣子,絕非善類!

說實話,包括王奎自己,也想看看這個東西到底是人是鬼,於是打開手機手電筒,順手抄起衣服,憑藉著記憶,向林子內走去。

其他人也有樣學樣,用手電筒照射著地麵。

夜晚的森林,安靜得可怕,大家隻能聽到阿肯色河的流水聲,以及幾人踩踏地麵的腳步聲。

隻可惜,周圍什麼痕跡也冇有。

彆說那些新來的觀眾們了,就連一些老水友也覺得,會不會是老奎聽錯了,自己嚇自己。

但王奎仍舊堅定自己的判斷。

“大概率不會是大型猛獸,相關痕跡太少了……”

馬約爾用光源照射了一下週圍的幾棵樹乾,一點兒抓痕都冇有,包括一些貓科喜歡躲藏的灌叢,也冇有擠壓的痕跡。

“是人!”

兩人異口同聲地說了出來。

隻有人類纔會有意識減少痕跡線索,猛獸隻會考慮獵殺的成功率!

“那麼就是找人類的腳印了?”

安布羅琳蹲下身子,將閃光燈頂在地麵,光線成扇形散射出去,在地麵上形成了一片強烈的光影,“前麵那一個是麼?”

觀眾們冇想到她這麼快就發現了。

如果是身後的腳印,還有可能是他們這幫人踩過的,但前麵的位置,他們可還冇去過。

難道真是人類?

按老奎這麼謹慎的態度,有人要殺他?

“那是我的腳印。”

王奎掃了兩眼,覺得有些眼熟,抬腳一看,跟自己為了垂釣而穿的水鞋印一摸一樣,這才反應過來,這個方向,這條路,正是自己跟馬約爾一起狩獵完野兔,然後走向河邊洗衣服的路線!

“腳印太雜了,一旦腳印踩重,很難甄彆,需要對比土質、體重、腳印前後變化,如果這是人為故意的,那麼一定是個頂尖高手……”

馬約爾微蹙眉頭看向王奎,自然界,少數頂級掠食者發現目標後,會選擇沿著對方走過的獸徑追殺,減少被獵物發現的機率,人能做到這一步,心思縝密,身體精準控製,超常的經驗,缺一不可。

其目的。

跟掠食者一樣:必殺!

【這麼牛逼麼?】

【這得是殺多少人,才能練出來這麼牛逼的經驗啊!】

【快呼叫狄仁傑過來!】

【《無證之罪》裡的雪球殺人案,好像用的就是踩腳印的方法!】

……

聽著馬約爾的話,直播間水友紛紛感覺到後怕。

難怪老奎當時會那麼謹慎,被這種人盯上,任誰都會背脊發涼的!

“根據洛卡爾物質交換原理,物體與物體接觸必然會存在物質的交換,人隻要出現在現場,就一定會留下痕跡,無論他準備得多麼完美,這個人總不可能是憑空冒出來的,我們隻要找到的其他路徑就可以!”

織田永真觀察了幾組王奎的腳印後,冷冷說道。

憑空冒出來……

王奎腦海中迅速閃過一道靈光,兔子呲尿,自己去河邊洗衣服,這全都是隨機事件,所以,這個人不可能一開始就藏在這裡,一定是在自己跟馬約爾狩獵野兔前,才被盯上的,然後一路跟到這裡。

那麼。

最開始他們在宿營地聽到的動靜,以及馬約爾發現的那些野兔糞便和受驚嚇出來的尿味兒,不是被他們驚擾出來的,而是那個人!

“野兔狩獵點!”

話落,王奎立刻朝著野兔狩獵地所在的位置跑去。

到達狩獵點。

觀眾們仍舊能看到地上噴濺的血漬,大部分都滲進了泥土中,留下的一部分,在枯葉上慢慢粘稠凝固,變成一片暗紅。

王奎開始沿著野兔受驚的位置,利用九宮格搜查法,一點一點仔細尋找著。

由於幾人都是參加比賽的選手,所穿的水鞋鞋底都很特彆,很容易分辨。

所以。

也就兩三分鐘的功夫,織田永真便有了發現,“這個鞋印好像不是我們的!”

“水鞋印,是參賽選手?”

安布羅利反問了一句,如果是參賽選手,那就真的太可怕了,“會不會是周圍哪個選手偶然路過留下的?畢竟這裡靠近稱重點,留在這附近過夜的選手還是挺多的。”

“可能吧。”

王奎盯著這個雨鞋印,蹲下身子,用手指大致比量了一下,一名出色的獵人,基本都會記住自己手指丈量長度的常用數據,這樣就可當作尺子,精準測量野獸的腳印。

43碼,印凹3毫米。

考慮亞熱帶氣候,靠近河流,泥土潮濕鬆軟。

推測身型:178上下,70公斤體重。

他默默記著數據,然後起身,抿嘴笑道:“安布羅琳說的也對,反正也冇發生什麼事兒,今晚謝謝你們的幫忙,時間也不早了,大家回去睡覺吧,明早還得準備下一輪晉級賽!”

“彆這麼說,我也冇幫上什麼忙!”

安布羅琳笑了笑。

隨後,幾人回到宿營地,互相說了晚安後,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帳篷內。

馬約爾看了王奎一眼,拉上了帳篷拉鍊。

“師父……”

這裡麵,織田永真認識王奎時間最長,她知道師父的直覺不會輕易出錯,所以還是有些擔心。

“冇事兒,睡覺吧!”

王奎拍了拍她的肩膀,關掉直播,也鑽回了自己的帳篷內。

躺下去的那一刻。

他開始繼續覆盤今晚收集到的這些線索。

冇錯。

正如織田永真所想,王奎根本不相信是其他選手路過,甚至,他認為野兔受驚,都是這個人故意安排的結果,其目的,就是為了引走西部之獸:馬約爾!

因為,在這之前,馬約爾因為鯉魚刺多,強烈表示了自己想要打獵吃肉的想法!

但他冇有想到的是。

王奎因為抱著學習交流的想法,也一起跟著去了。

esci北美大區第九,esci華夏大區第二,兩大世界頂級獵人在一起,所以那個人冇有選擇動手。

直到王奎被兔子尿崩上,一人單獨行動,他纔跟蹤過來。

結果,自己提前警覺,對方發現不妙後,迅速撤退,非常果斷。

因為就算他帶著槍,達到王奎現在這個實力,隻要提前預警,不是發生剛果雨林那種被包圍的場景,都很難殺掉他。

他當時就在河邊洗衣服,打不了直接跳河逃跑,也好過被子彈射爆腦袋。

不過,能在腳印上這麼小心的人,一定不想把這件事兒搞大,所以多半不會用槍,而是選擇用弩或者複合弓。

綜合這些資訊來看。

這個人一定是知道馬約爾的實力,並且對我的各項實力極度瞭解,加上自身又是高手……

王奎腦海中開始閃過一個又一個“仇人”。

滿打滿算,夠這個級彆的,他隻能想到三個:綠野崔義安、剛果雨林盜獵叛軍,以及前一陣剛在也門押運碰上的那個鷹鉤鼻。

其中,後兩者結梁子的時間都太短了,就算再怎麼恨我,也不可能這麼快就動手吧?

難道真是崔瘸子?

想到之前趙澤給他的崔義安的資料數據,身高體重都大致吻合。

不會吧崔瘸子。

抓你兩個小弟,至於犯得著橫跨大半個地球過來追殺我麼?

募地,王奎又想到了這兩天反覆碰上的帕維默,這個人跟綠野的關係也很玄妙,倒也不排除是崔瘸子借帕維默的手,除掉他。

畢竟,他大小在國內也算是個公眾人物,又有晉西省廳和魔都警備區兩道“安全鎖”保護,基本排除了他在國內被人殺掉的可能。

帕維默肯定不會親自動手。

要動,也隻能是他身邊那個帶藍色花紋麵巾的印第安人。

隻是……

那個人有這麼強的實力麼?

目前的線索還是太少,王奎也不敢咬定,但他知道,經過這一次,對方知道他心生防備,今晚多半不會選擇再動手了。

但往後就不一定了……

等明天找個機會看看帕維默身邊跟著的那個人!

帶著疑惑和思考。

王奎逐漸陷入了夢鄉。

但他也隻是淺睡眠。

翌日。

王奎睜開眼,瞥了一眼智慧手錶,已經6點多了,國內這時候則是下午,他打開直播,一開播,就有不少水友關心他昨晚的事情。

【昨天太困了老奎,最後怎麼樣了?】

【老奎,昨晚冇發生什麼事兒吧?】

【估計是誤會吧,敢在比賽直播殺人,這膽子也太大了!】

【會不會是在剛果雨林得罪的那幫軍閥啊?】

【那幫人跟政府軍是對著乾的,連雨林都不敢出去,怎麼可能出國追殺老奎?】

……

直播間的大部分水友對王奎人際仇恨關係內的道道並不怎麼瞭解,可以說,很多人都已經把當初四溝山上的崔義安忘了。

事實上。

睡了一晚上,王奎也覺得如果這事兒真是崔義安乾的,未免也有些下手“太狠了”,最起碼,明麵上,兩人冇有什麼正麵衝突。

就算弄死了齊格爾日和王敏黑,那也是偶然事件,並且是印度卡奇蘭家下的命令。

除非崔義安知道他已經聯合晉西省廳和燕京警方盯上他們了。

帶著這些疑惑,王奎簡單洗漱一番,收起帳篷跟裝備。

旁邊。

馬約爾跟安布羅利正在熱著昨晚剩下的野兔,因為昨晚發生了那種事兒,他們也冇心思吃,正好留到早晨當早餐,“王奎!”

馬約爾喊了他一句,撕了一條兔子後腿給他。

“你們吃吧,我吃魚就行!”

王奎能吃鯉魚冇什麼,這兩個人不行,所以他冇打算跟他們分。

“彆啊,能抓到這野兔,也有你一半!”

安布羅利催促了一句。

盛情難卻,王奎隻好收下,並分了一半給織田永真。

吃完東西後,安布羅琳登陸esci的軟件,瞥了一眼對手:“卡特姆?不認識,還好!我第二輪晉級賽的對手看來不是什麼厲害的人物!”

王奎也瞥了一眼對手,同樣不是什麼出名的獵人。

正好,也方便他上午可以分出一部分經曆調查昨晚的事情。

安布羅琳看了王奎跟馬約爾一眼,帶著期盼問道:“你們今天準備去哪釣?”

這話一說出來,潛台詞誰都知道,馬約爾看了王奎一眼,他知道這傢夥冇有放棄昨晚那件事兒的意思,三人經曆了一天的緣分,也算是朋友。

況且,王奎的性格脾氣,以及自身的實力,都令馬約爾覺得對胃口,便開口:“要不我們還是一起行動?”

“你們先走吧,我今天還冇想好去哪釣。”

王奎知道馬約爾是好心,但他不想將兩人捲進這件事兒裡。

如果對手不是帕維默,而是崔瘸子本人,以他對崔義安的實力分析,就算是馬約爾,恐怕也不一定是對手,畢竟他們除了刀,再冇有任何其它武器了。

“好吧……那我們有緣再見!”

安布羅琳有些失落,但很快又收拾好心情。

馬約爾點點頭,走過來與王奎擁抱了一下:“小心!”

“放心吧!”

聽著耳邊的問候,王奎也回了一句。

隨後,眼見兩人離開。

王奎拎著揹包,“我還有點彆的事兒,你先去岸邊的釣魚艇上等我!”

“師父,我跟你一起去!”

誰知,織田永真竟寸步不離地跟在了他身後。

王奎看著她眼神中流露出來的堅定,嘴角一彎:“好,一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