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四百四十五章 關鍵時刻翻盤?(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四百四十五章 關鍵時刻翻盤?(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另一邊。

王奎已經開始將之前和好的窩料儘數潑了出去,大量混合著麴酒、蜂蜜、小米、人工餌料的鯉魚血肉,就這麼一塊兒一塊兒,像下餃子一樣,噗噗噗,落入河流之中。

但老奎的高明之處就在於,這裡是河流的變寬位,窄道河流入寬河道後,水流流速會變緩,再加上他這些窩料數量極大,足足有十多斤,所以大部分順著水流走了幾米,就成功沉在了河底的淤泥之中。

不遠處。

馬約爾吸了一口煙,看到他倒了這麼多餌料,不由略有些驚訝,從開賽到現在,不過一個小時的功夫,這小子竟然釣了這麼多小魚,而且還如此“奢侈”地倒在河水中。

打完窩後,王奎開始將粗魚竿拿出來,換上線軸和魚鉤。

粗杆他采用的是大物魚竿,高碳製造,竿底是黑藍色,全展開後長72米,重1500克,最大拉力可達200公斤,調性為三七調,比他之前那根競技竿要軟一分,更適合遛魚,也減輕竿體負擔,配備的是16號pe主線,14號子線,伊勢尼魚巨物釣鉤。

這一套下來,造價不菲,光是一根頂級大物竿,就要上萬塊錢,整套配下來,堪稱“巨怪殺手”!

王奎特意用了大塊兒的鉛配重,“釣大魚就不能像釣小魚那樣配目了,直接使用重鉛沉底或者釣鈍的方式,前麵我也說了,大魚活了這麼久,性子都比較狡猾,如果配重太輕,魚線很容易隨著水流飄動。”

“如果它在吸食餌料釣的時候感受到了魚線上麵的拉力,以它身經百戰的經驗來看,多半就會認為這是一個陷阱,便會立刻選擇逃之夭夭,我們後續想要釣它們,就更難了,所以要釣鈍,而不是釣靈,正好跟釣小魚反過來!”

跟觀眾們解釋的過程中,他從單獨留出來活魚那一桶中,拿出一條小鯉魚,掛在了巨物釣鉤上。

這根大物竿跟小竿不同,不但更長,而且更重。

就算是王奎也很難單手操作,於是,他兩手握竿,扣動水滴漁輪,利用手腕寸勁兒猛地一甩,竿梢“嗡”地打出一道破風聲,同時漁輪內的軸承飛速旋轉,鉛重帶著魚鉤以及小鯉魚,化作一道黑影,“噗通”,落入前方9米外,他之前打好的窩料之中。

大鉛重加上活魚,令浮漂瞬間下壓,整根釣線也跟著繃直。

阿肯色河的河水偏綠,即使是一毫米直徑的釣線,隻要顏色深,一入水便瞬間與河流融為一體。

“接下來,我們隻要等就可以了……”

王奎坐在釣魚艇前邊的甲板上,將釣竿固定在了釣艇的固定座上,然後便學著牛仔馬約爾一樣,悠哉地扇著風。

亞熱帶地區的冬季同樣很熱,更彆提現在是美國下午1點多,太陽正好懸在他的頭頂正上方,陽光直射在皮膚上,時間長了,還有些火辣辣的疼。

有的水友忽然想道:

【老奎,不對啊,剛纔那個女選手紮中的是一條鯉魚,如果這附近都是大型鯉魚,你的小鯉魚不就白釣了嗎!】

【老奎不是說鯉魚是雜食性魚類麼,葷素都吃!】

【再怎麼吃葷,也不可能吃同類吧?】

【魚有同類的概念麼,我家魚缸裡的紅鸚鵡就經常把其它小魚都吃掉!】

……

“當然會吃了,否則我不是白釣了麼!”

王奎看著彈幕,擺手道:“魚類是脊索動物中最低級的動物,不講究感情血緣這一說,饑餓的父母吃掉孩子是家常便飯,而像鯉魚這種瘋狗長法,蠶食同類再正常不過了,隻要碰上比自己體型小的,就會吞掉,放心吧,我這個方法穩得一批!”

他給了觀眾們一個“相信我”的眼神。

同時間,趙仲衡也在後台開啟了魚丸賭注,一個是老奎是否能在一個小時內釣到第一條賽級規格大魚。

一時間,不少水友都押注在【能】的選項上。

主要是之前老奎在特萊拉湖中釣小魚的表現實在太亮眼了,四十多分鐘,一百多斤,這水平,你問我壓啥?當然是無腦壓【能】啊!

【相信老奎,穩定理財!】

【一個小時夠嗆吧,大魚也不是那麼容易釣的,如果一個小時一條,一天十幾條,也太誇張了!】

【魚吧有老粉總結的老奎直播間賭注,無一例外,全都是押老奎贏的人贏了!】

【主要是押“能”贏了給的太少了,我還是反手壓“不能”!】

【我兩邊都壓,對衝風險,這樣無論結果是啥我都能贏!】

【你可真是個大聰明!你算算你兩邊都壓能贏多少?賠不死你!】

……

關掉盤口後。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觀眾們一邊跟老奎聊著天,一邊緊張地盯著螢幕上的魚竿,生怕錯過精彩鏡頭。

可十幾分鐘過去了,河水內一點兒動靜也冇有。

看來這釣大魚的難度果真跟釣小魚不是一個級彆,這幫傢夥也夠能忍的,並不會像小魚那樣,看到食物就烏央烏央一股腦兒地衝過來。

又是十分鐘過去。

有些冇耐心的水友不禁開始著急:

【到底行不行啊?】

【完了完了,半個小時過去了,一點兒動靜冇有,難道這次要輸?】

【哈哈哈,還好我押了不能,這回要彆墅靠大海了!】

【早知道我把提前房子賣了,全換成魚丸,押老奎不能!】

……

眼看著一個小時時間將至,那些押了【能】的觀眾心裡哇涼哇涼得,而那些押了【不能】的則是歡呼雀躍。

可就在他們覺得自己將要看到勝利的曙光時。

魚竿頂部的彎折部位,忽然動了一下。

王奎雖然看似懶散,但實際上眼神始終籠罩著魚竿與水麵浮漂的動靜,“魚竿的前端在搖晃,可能有魚要出現!”

不會吧?

關鍵時刻翻盤?

就在這句話剛說完的刹那。

哧!

浮漂瞬間被拉入水中,魚竿頂部也在飛快下壓!

“來了來了!”

王奎急忙起身,拔出魚竿,左手抓著竿底,右手轉動漁輪,直到手臂上傳遞的巨大拉力,他立刻麵浮激色:“中魚了!勁兒非常大,應該是大魚!!”

織田永真一聽,白嫩的小臉上也興奮起來,“用我幫忙麼師父?”

“先不用,去拿抄網!”

“哦!好!”

聽到指示,織田永真急忙回身從裝備包中拿出一個摺疊抄網,這種抄網是專門撈大魚的。

“唔……他力量可真大!”

王奎憋著氣,借用著腰部的力量,向上一頂,此時魚竿已經被魚線拉得彎折成一條巨大的曲線弧度。

但他怎麼說也是曾經破過世界人力海釣記錄的存在。

海水中上千磅重的超級大魚他都釣上來過,更彆提這淡水區域了。

不過,在海中,他有肚頂、漁船以及蔣晨和水手們幫忙,在這裡,他冇有任何借力,完全是憑藉著自己的肉身實力!

此刻。

王奎上半身的防水灰色衛衣正好被他擼掉半截袖子,露出的小臂肌肉已經開始隆起、膨脹,就像一頭野獸在逐漸甦醒!

“啊!我能感覺到魚竿在左右搖擺,說明它在水中是成‘∞’型遊動的,符合鯉魚的遊動方式,它在害怕!”

目標掙紮得越激烈,王奎就越興奮。

旁邊。

馬約爾以及安布羅琳紛紛被這大動靜給吸引。

馬約爾嘬了最後一口,便將菸頭仍在甲板上踩滅,有些“傲嬌”地瞥了一眼王奎,又看了看自己的魚竿,滿口臟話道:“哦!這些肮臟的婊子,我給你們餵了這麼多食物,為什麼是他先中標!明明我纔是第一個來這裡的人!不懂感恩!”

“快!快!快!對!”

王奎越喊越興奮,此時此刻,他終於明白那些釣客的樂趣之處,這種與大魚親手博弈的快感,是對戰陸地動物無法體會的。

因為在陸地上,你無法與那些體型比你大,甚至與你接近的動物做近身肉搏,人類是抗衡不了的。

但釣魚可以!

得益於水流的浮力以及魚竿的工程力學,人類可以借用這一根小小的魚竿,而與幾米長,幾百斤重的淡水怪獸,來一場麵對麵的生死較量!

“我抓到你的節奏了!兄弟,你彆想逃了!”

通過反覆觀察,王奎終於摸清了這條目標的遊動規律。

隻要在“∞”的遠端,他就停止不動,耗著目標的體力,等到對方遊到近端,便立刻拉竿,收輪。

就這樣。

從9米,到8米,王奎一步步縮短。

直到這條大魚靠近到6米之內的時候,王奎的腰部開始瘋狂頂動,一頂一收,同時右手快速跟進!

【牛逼!老奎這腰無敵了!】

【老奎,我有一個朋友讓我幫他問一問你的鍛鍊方法!】

【看老奎這麼費力,應該是條大魚吧?】

【終於來貨了!】

……

伴隨著觀眾們期盼的眼神,王奎的動作越來越快,終於將這條大魚拉到了魚艇兩米之內的距離。

嘩啦啦。

河水湧動,觀眾們隱約看到了一條黑色的龐然大物。

“織田!過來幫忙!”

王奎憋著一口氣,雙手夾著魚竿,這時候的他,不能有任何鬆懈,否則魚竿脫手,這條大魚將會連線帶竿沉入水中,很難再找回來了!

“好!”

織田永真拿著抄網來到船邊,整個抄網就是抄小金魚那種手抄的放大版本,足足有兩米多長,抄網也非常大。

她先是將黑色的金屬抄網深入水中,盯著水中若隱若現的黑影,尋找對方的魚頭。

冇錯,常人也許以為抄魚要抄魚尾,可恰恰相反,魚尾是魚全身上下最靈活的位置,而且尾部的魚鰭也附帶感應水流的裝置,能夠輕鬆感知水中有冇有物體靠近,這便是許多人伸手在水裡背對魚尾抓魚抓不到的原因。

而說白了,魚類的眼睛跟食草動物一樣,也是長在腦袋兩側,這就意味著它們的視覺角度都是一樣的,魚頭正前方,反而是視覺盲區,就算被髮現了,魚的第一反應是回頭,怎麼也要比直接遊走更慢一些。

再加上它受驚時,本能地會選擇向前遊動,所以隻要框住它,它會自己主動往抄網內鑽!

混亂之中。

織田永真看到魚頭露出破綻的刹那,果斷出網。

嘿!

這黑魚還真就嚇得拚命往網內鑽,可越鑽,就困得越深。

見狀,她立刻將抄網的金屬桿拉出水麵,這樣整條大魚就被成功困在了抄網之內!

不遠處。

安布羅琳看到這一幕,也不禁眼露讚色。

有這樣一名出色的副釣手,簡直太爽了,兩人配合下來,隻用了幾分鐘,就將一條大魚困在了釣魚艇邊緣。

如果她要是有這麼出色的副手,也不至於用上魚槍,誰讓他第一次匹配的對手就這麼厲害。

這邊。

眼見困魚成功,王奎便放下魚竿,跟織田永真一起抓著抄網,“一二三!用力!一二三!用力!”

“唔……”

織田永真的小臉也鼓足了力氣,滿臉認真。

彆看她是女人,身材骨架也不如東方妙,但力量卻並不比一般人小,想想看,能玩古典弓,徒手拉開四五十磅拉力,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主兒麼!

“呼……”

終於,連用了三下力,兩人便成功將這條大魚拽上了甲板。

啪噠!啪嗒!

上了甲板,這條大黑魚還在不停地拍打著尾巴。

王奎小心翼翼地用竿子挑起黑網。

隻見。

一個金黑色的魚頭,便映入他的眼簾,王奎一看著頭骨特點,以及它兩邊的鬚子便篤定道:“是成年亞洲鯉魚,看起來,應該有一米多長了,少說也得有**十斤重!”

整條魚的確肥碩無比,看起來比之前那個拉美裔的女選手用魚槍射中的體型更大,但令大家想不明白的是,也許是因為缺氧,魚口不斷張張合合,非常大,隱約露出咽喉部位的一層尖銳鋒利,帶有彎鉤的牙齒。

【鯉魚也有牙齒麼?】

【好嚇人啊!】

“鯉魚嘴上的確冇牙齒,那是他的咽喉齒,是用來研磨食物的,因為這條亞洲鯉魚長得實在太過巨大,所以你們可以從喉嚨一步到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