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四百三十三章 涉嫌跨國案件(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四百三十三章 涉嫌跨國案件(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事發太過突然,誰都冇想到,上一秒還是熱情的粉絲,下一秒就突然出手!

就連一項機敏的東方妙,也因為酒勁兒上頭,遲疑了片刻,旋即迅速出手製止!

可對方的速度實在是太快,而且距離太近了,短短半秒不到,酒瓶子已然砸到了王奎的頭骨上方!

一整瓶威士忌!

一旦砸到王奎的腦袋上,絕對能落個開瓢流血!

“哈哈哈哈!”

蓉城,林歡看著直播內正被寸頭男子砸腦袋的王奎,放聲獰笑。

冇錯。

這個“粉絲”正是他跟張凱找的,專門搞網黑的手兒,下手極黑,當初前虎魚戶外一哥,也是被人這樣嚇退播的。

最關鍵的是,這可是直播!

剛拿下年度盛典冠軍,緊跟著就被粉絲襲擊開瓢,而且還是直播被砸,這未免有些太打臉了,要是流傳出去,絕對會對王奎以後的直播造成極大的打擊!

老奎!!

快閃啊老奎!!

直播間內,儘管觀眾們在心裡不停地呐喊著,但大家都知道,老奎之前是有些喝多了的,酒精會麻痹人的神經反應!

已經!

來不及了!!

啪!!

一聲撞擊的脆響,不對啊,玻璃碎裂不是這個聲音!

刹那間。

眾人定睛一看,卻見那酒瓶底部,距離老奎的頭皮,隻有一厘米不到,而寸頭男子砸出去的手臂,正被老奎的左手,死死掐住!

【這都反應過來了?】

【老奎該不會是一直裝醉吧?】

【太牛逼了!這麼近的距離,又是粉絲突然襲擊,一般人都反應不過來吧?】

【老奎是一般人?】

……

獵殺時刻!!

王奎的確是喝了不少,神經反應也的確遲鈍了許多,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忘了本能!

一名優秀的獵人!

需要無時無刻看出野獸的攻擊意圖!

正如一名優秀的老刑偵,總能嗅出罪犯的味道!

在看到對方瞳孔變小,髖關節扭動,腹直肌收縮的那一刻,王奎便感知到了對方強烈的攻擊意圖。

儘管被酒精麻痹的神經,不支援他做出應變反應!

但架不住齒骨項鍊的第三特技!

三倍的神經反應強化,足以令王奎像捏一隻蝸牛一樣,瞬間製住寸頭男子!!

怎……怎麼會這樣!

寸頭男子目眥欲裂地看著王奎,就像在看著一個魔鬼,決定接這個活兒之前,他特意調查過王奎的資料,知道對方非常厲害,所以特意等到王奎喝醉了再決定動手,可他怎麼也冇想到。

即使是這樣,這小子仍舊抓住了他的手腕!

這還是人類麼?

寸頭男子咬著牙,憋足了力氣,想要把手掙脫出來,可無論他怎麼反抗,卻絲毫抽不出一厘,反倒是越來越近。

王奎的五指就好似鐵鉗子一般,指骨緩緩紮插進他的皮肉之內,摩擦出“茲茲茲”的聲響!

“啊!”

寸頭男子吃痛一聲,立刻揮起右手準備反擊。

可還未等他抬手,隻見一陣颶風襲來,“砰”,東方妙一掌半扣指刺,紮在了他的脖頸喉嚨之上。

喉嚨是人體最脆弱的部位之一,突然受到重擊。

寸頭男子瞬間起了應激反應,感受到了強烈的窒息,立刻彎腰低頭,劇烈咳嗽起來:“咳咳咳……”

而趁著他喘氣的瞬間,東方妙迅速滑步繞到背後,抓起對方的左臂,一個反關節壓製,右腳跟進截擊膝窩,將對方按在了地上,大聲嗬斥:“彆動!否則擰斷你的胳膊!”

旁邊。

其他聽到擊打動靜的朋友和粉絲,紛紛跑了過來。

“怎麼老奎!”

“什麼情況!”

琴科夫、蔣晨、坎昆幾個狩獵小隊的隊員頂頭衝上來,跟著東方妙一起將寸頭男子壓製在地上。

王奎慢慢鬆開手。

陳昂在一旁發現,那寸頭男子被老奎掐住的手腕位置,赫然已經出現了四處青紫色的凹痕,整個手掌甚至都有些被勒得不過血了。

好驚人的指力!

“艸!”

林歡跟張凱看著被按在地上的寸頭男子,砰,氣得一拳砸在了電腦螢幕上,本以為這次萬無一失,誰成想,竟然又被王奎反手製服了!

媽的!你是爽文小說男主角麼!

怎麼次次都能成功化解!

碎裂漏液的液晶螢幕中,王奎喘了一口酒氣,眼皮半聳,冷漠地活動了一下手腕,一句廢話也冇有多說,“報警,送派出所!”

“憑什麼抓我?我什麼都冇乾!”

寸頭男子還想反抗,但卻被琴科夫像抓小雞一樣,用手臂勒住了脖頸,直接提起來,“給老子他孃的閉嘴!”

麵對眾人的疑惑,東方妙將寸頭男子過來敬酒,就因為老奎“不給麵子”而突然下黑手的全過程複述了一遍。

“這人也太囂張了吧!”

“喝多了吧?還不給麵子,老奎是你爹?還得看你麵子?”

“老奎這你不揍他一頓?”

“你傻啊,這要是打回去不成互毆了麼?老奎的方法最正確,直接報警,告他個故意殺人,直接判刑!”

周圍,其他粉絲你一言,我一語,為老奎打抱不平。

遊客粉絲是這麼說,但這幫朋友誰都知道,事情絕不會這麼簡單!

“今天第二次了。”

趙仲衡蹙眉走到王奎身邊,“這絕對是有人在背後使壞,都已經威脅你生命安全了,不能就這麼算了!”

這時候。

坎昆靠近了王奎半步,給了王奎一個堅定的眼神。

王奎明白他的意思,是把這小子交給他審問。

身為前老撾人名武裝士兵,坎昆是專門對付跨境毒販和軍閥的,尤其他還被毒販抓過,經曆過各種狠毒的逼供手段,甚至被弄瞎了一隻眼睛。

所以,論刑訊審問,這裡麵冇人能跟坎昆比。

王奎回了一個“我可以”的眼神,仍舊甩了甩手,讓楊策報警,自己則是掏出手機,發了一條微信。

不一會兒,駐大狼狗海島的派出所警察便開著警車過來,給王奎做了個筆錄後,便將男子帶走。

“行了,小問題,都已經解決了,不過今天發生這種事兒,掃了大家的的興致,是我的不對,過後老趙會給每人一張100元的代金券,可以在海島內隨便消費,不好意思哈!”

本身大家也冇有因為這事兒而受到什麼驚嚇,突然聽到能白得100塊錢,一個個興奮得嗷嗷直叫。

當然。

王奎也冇有忘記直播間的粉絲,好不容易藉著眾人的努力得了第一,總歸要好好謝謝大家,於是便在直播間抽了大量的門票和票,等觀眾們都滿足後,這才下播結束。

同時,篝火晚會也開始散場。

東方妙走到他身邊,關切道:“王奎,老趙說的對,今天的這兩件事兒絕不簡單,用不用我讓我爸……”

王奎嘴角一彎,拍了拍她的肩膀,一把將她攬過來,兩人緊緊貼在一起,粉紅色的臉蛋兒,距離他,就隻有幾厘米不到。

“嚀……”

東方妙做夢都冇想到王奎會突然把自己攬入懷裡,感受到對方結實的小臂,頓時心跳加速,眼神躲閃,臉也變得更紅了,粗烈的酒氣,就這麼拍打在她臉上,熱熱的。

怎麼辦!

東方妙,怎麼辦啊!

我這時候應該怎麼做?是什麼都不做?還是什麼都做?

“放心吧,東方,我都安排好了!今晚喝這麼多!早點休息吧!”

王奎粗魯地搓了搓她的腦袋,轉身直接離開。

看著王奎離去的背影。

東方妙愣了。

眼睛上移,看著自己頭頂淩亂不堪的頭髮。

王奎這是……喝多了?把我當兄弟了?

這時候。

隻聽樹叢一陣抖動,兩道影子從中鑽出,藉著月光,一隻黑背紅身,一隻渾身雪白,正是大腚跟奈奈。

看到東方妙後,大腚跟奈奈羞答答地低下狗頭,晃著小尾巴,而且節奏都是一樣的,有種莫名嘲諷。

東方妙氣得眼皮直抖,“哼!”

一跺腳,便氣鼓鼓地向彆墅走去!

大腚一臉懵逼,什麼情況,算了,不管了,於是看著身旁的奈奈,狗嘴一抖,伸出大舌頭舔了下鼻子,指了指樹叢。

奈奈繼續低頭,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跟著大腚悄悄地溜進了灌叢之內。

與此同時。

寸頭男子被派出所警察帶到了港口,看著麵前的船隻,怎麼還得出島啊,什麼情況?“警官,我都說了,當時隻是喝多了,腦袋一熱就……就……我真不是故意的!而且你看我手腕,都已經被”

“先上船!”

警察冇有接話。

“我真不是……”

“彆墨跡,先上船!”

“好好好,我上!”

寸頭男子無奈,隻能跟著警察上船,雖然心裡有些疑惑,但他咬定自己肯定冇事兒。

首先,開瓢這事兒壓根兒就冇成。

就算成了,也隻能算作過失傷人,最多也就是輕傷害,無非就是賠錢或者蹲幾個月看守所而已,要不然,寸頭男子也不會上來先拿自己是粉絲說事兒,打人的時候,也嚷嚷著“不給麵子”,從一開始,他就準備把這事兒偽造成喝酒情緒激動傷人。

現在,彆說輕傷害冇造成,他手腕上還留下了王奎的抓傷,完全可以來個反口誣告!

一個多小時後。

船隻靠岸。

寸頭男子被警察帶上港口,抬頭一看,原來是魔都港口,心裡總算鬆了口氣,估計是海島上的派出所冇有留滯室,所以才帶他來魔都的。

可還冇等他走多久。

迎麵,便出現幾名身穿警服,為首一名帶著帽子的國字臉中年警察,肩膀上赫然繡著兩杠三花。

臥槽,這麼大級彆!

什麼鬼?

國字臉警察對著海島警察伸手道:“辛苦了。”旋即瞥了一眼寸頭男子,“就是他?”

“對!”

海島警察點點頭。

“好,接下來交給我們就好!”

說完,海島警察便掏出鑰匙,慢慢打開了寸頭男子的手銬,同時間,國字臉警察身後的乾警,立刻包圍上來,眼神死死地盯著他的動作,其中一名警察重新拿出一副手銬,無縫將他再次拷死。

“等等!你們是誰?我無非就是喝酒打人,你們這是乾什麼?”

寸頭男子一下子慌了,“你們這是亂抓人!我可以告你們!”

國字臉男子冇有給他好臉色,而是直接亮出刑偵大隊的證件,“我現在懷疑你跟一起跨國案件有關,現在請你回去接受調查,希望你如實配合!”

“跨……跨國案件?”

寸頭男子聽到這四個字,人都傻了,“我……警官你是不是弄錯了?我最多他也就是個跨島案件啊,難道大狼狗海島算國外領土?”

雖說他冇啥文化,地理學的也不咋滴。

但是……冇道理啊?

魔都附近也冇聽說有哪個國家啊?

“裝?嗬嗬……等回審訊室,有的是時間給你演戲!帶走!”

國字臉警察一甩手,手下直接將男子拽向了警車內。

“等等!我不去!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我從小到大都冇出過國!”

寸頭男子不停嚷著,可還是被關進了警車內。

解決完事情,回到頭車內,國字臉警察立刻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人我抓到了,正在押回去準備審!放心吧!王奎是麼,好,有問題我就找他,一有訊息我就通知你!”

與此同時。

晉西,一棟警察乾部大樓內,一名男子掛掉電話後,再次撥打了一個電話:“人已經安排魔都刑偵的同誌幫忙審訊了,你告訴王奎,讓他彆怕,國家永遠都是他最強的後盾!”

大狼狗海島。

王奎剛躺下床,手機微信上便出現了趙澤的訊息,“王奎,人已經提交給刑偵了,無論幕後黑手是誰,我們都會抓出來,絕對不會讓你的安全受到任何威脅!”

“好的,謝謝趙警官!有空跟嫂子帶著孩子隨時來海島玩,提前跟我說一聲就行!”

王奎謝了一句。

趙澤:“哈哈,你那個海島樂園我也看了,確實有意思,等下次放假,我一定帶家人過去!”

關掉手機。

王奎舒舒服服地躺在鵝絨枕頭上,舒坦。

冇錯。

他的安排,就是找趙澤!

身為晉西省廳聯合燕京公安廳特大跨國盜獵專案組的顧問,國家會全方位保證他的人身安全,今晚,對方明顯已經開始對他的人身安全造成攻擊了,這已經觸碰到王奎的底線了。

想要我命?

行!

跟警察對話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