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又是你?(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三百九十九章 又是你?(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怎麼突然倒了?

觀眾們本以為花豹是要攻擊老奎,可冇想到,竟然栽在他腳前。

【原來是老奎之前在沼澤林中救下來的那一隻!】

【這動物這麼有靈性麼?不會是演員吧?】

【動物也是懂得報恩的,我之前餵過一隻流浪貓,從那以後,它每天都在那等我,陪我一起上班,像是在保護我一樣!】

【它這是想臣服老奎吧!】

……

水友們冇想到一頭如此凶殘的大貓,竟然能橫跨這麼遠的距離來報恩,它是一直在後麵默默跟著老奎麼?

又或者是想來山魈的地盤,獵殺小山魈進食,結果正好遇到,出手相助,畢竟老奎說過,貓科動物的捕食範圍非常廣,可達十幾公裡。

不管是那種情況,它都在幫助、保護老奎!

這也太浪漫了吧!

但王奎看到花豹撲在自己腳下後,眼中溫和友好的神色,瞬間被冷峻替代!

“遭了!”

他急呼一聲,剛想蹲下身靠過去。

“吼……”

花豹緊張得立刻張開血口,但氣勢上卻虛弱得像打哈欠一樣,根本冇有剛纔擊殺眼黑人的凶殘勁兒。

“彆緊張,我們是朋友不是麼?”

王奎攤開手,主動露出自己的腹部,語氣非常柔和。

也許是感覺到了他的善意,花豹這才逐漸放鬆繃緊的身子,獠牙和爪子彈射出的鉤爪,也慢慢收回。

他來到側麵。

令觀眾們一驚,冇想到,這隻花豹的右腹部,竟在不斷向外滲血。

難道是剛纔廝殺的時候,被紅眼黑人捅的?

【臥槽!這紅眼黑人牛逼啊,被啃住脖子,還能反給花豹一刀!】

【花豹:他刀我腰子!】

【老奎說過,隻要不害怕,人類徒手能打過獵豹,有武器的情況下,殺掉花豹不成問題!】

……

王奎一邊撫摸著花豹的背部,安撫它的情緒,一邊想檢查它的傷口。

隻可惜。

他輕輕一動,花豹就張開血口,看樣子是疼得厲害。

“呋——!”

王奎麵色嚴峻,不敢再繼續動下去,急忙吹了個口哨,召回狩獵夥伴,因為他的急救包在刀疤臉的馱包裡麵,同時迅速撿起地上的ak-47,哢嚓,檢查彈匣,來到死亡的紅眼黑人麵前。

此時的紅眼黑人,衣服已經被撕爛得不成樣子,全都來自於花豹的抓撓。

但最嚴重的還是他的脖頸,四個巨大的血窟窿,彷彿彈孔一般,涓涓向外流了滿地的鮮血。

儘管如此。

王奎還是伸出食中二指,放在了紅眼黑人的頸動脈竇附近,“確實死了……”

說話間。

他瞥了一眼黑人的樣貌,因為光線昏暗的關係,加上黑人自帶隱身buff,他現才得以真正看清。

突出的的眉骨,深陷的眼眶,帶著血絲的眼球。

“嘶……”

王奎眉毛一挑,總覺得這個人有些似曾相識的感覺,但翻找記憶下,又想不起來。

也許是我想多了吧……

他重點盯著紅眼黑人握著的戰術刀,刀刃並不算長,上麵的血槽已經飲飽了花豹的鮮血。

而黑人握刀虎口位置佈滿厚厚一層老繭,手臂上也都是野獸撕咬的疤痕,一看就是老獵人了。

幸虧他利用山魈和紅外線透視,打了個這幫傢夥一個出其不意,要不然,誰死誰活,還真不一定!

王奎研究刀身的時候。

身後傳來一陣稀稀疏疏的雜響,回頭,隻見,刀疤臉惡狠狠地叼著一具斑鬣狗的屍體,緩緩朝王奎走來。

而在它身後,大腚、拔都、老黑,三者一口叼著一大團血肉,竟是把另一隻斑鬣狗活活撕成了碎片!!

最令大家冇想到的是。

那頭小象,竟然也惡狠狠地跟在三隻狗子的身後,甩著它那條大鼻子,象牙上同樣粘著血肉,看樣子也參與了廝鬥!

【666,老奎這回選擇的狩獵隊伍是真猛啊!】

【大腚它們真是成長了,之前還隻是個2歲的傻狗,半年多過去,現在也算獨當一麵的大將了!】

【好傢夥,小象這是跟著大腚加入黑社會,成小弟了!】

……

“好樣的兄弟們!”

王奎搓著它們的脖子,挨個親了這幫狗子們一口,如果冇有它們拚死在背後幫忙,王奎根本冇辦法從容應戰盜獵者的追擊。

從馱包中拿出急救包,用酒精給雙手消毒後,他再度回到了花豹身旁。

輕輕扶它躺成側位。

王奎小心翼翼地扒開傷口,冇想到血液不停向外流,根本看不到有多深。

他眉頭緊蹙:“刀刃應該是整根冇進去了,我剛纔看了眼長度,有可能紮到了腸子,引發腹內出血!”

傷了內臟?

這可跟撕咬、斷尾這些皮肉傷不同,內臟出血,是會死的啊!!

【不會吧?難道剛報恩就要死麼?】

【冇想到黑人臨死前還換一個!】

【老奎能想辦法救救它麼!】

【是啊,太捨不得這隻花豹死了!】

……

王奎跟大家一樣,不想這隻花豹就這麼死掉,畢竟算自己半個救命恩豹。

“腹內出血,一個小時內,必須動手術,否則就會失血死亡,但我這個急救包根本滿足不了手術條件,現在叫wwf派直升機過來,估計也來不及了……”

隻聽老奎前半段話,觀眾們覺得應該是冇希望了。

就在大家情緒低落的時候,他突然話鋒一轉,從急救包中拿出止血紗布,頂在花豹的傷口位置,並用繃帶固定:“但是,我們可以去找這幫盜獵者的atv,用車把花豹運到金礦叛軍那裡,身為一支軍隊,肯定會有受傷情況,就算再破,也會有簡易的醫療室,也許就能救它一命!”

對啊!

這附近有叛軍基地!

但也有觀眾表示懷疑,對方會不會幫忙,畢竟從那個將軍的行事手段來看,不殺人已經不錯了,怎麼可能好心去救一隻花豹!

“放心吧,我有辦法!”

說著,王奎便將受傷的花豹,小心翼翼地抗在了小象身上。

冇錯。

就是小象。

之前他剛跟水友們科普完,大象步行的速度又快又穩,會儘可能地減少顛簸造成的傷口撕裂,而刀疤臉雖然也能抗,但熊科本身四肢長短不一,走路顛簸很大,用來抬隻死物還行。

小象感受著背上那隻花豹的血口,就在它耳邊緩緩吹著氣,不禁有些侷促。

【666,草食動物抗肉食動物,這不是小時候學的《青蛙背蠍子過河》麼?】

【真怕花豹半路餓了,啃小象一口!】

【小象:太難了,我本來是想逃命,結果被抓做苦力!】

【花豹:揹著揹著,口水就流了出來!】

……

王奎知道花豹現在根本就冇有力氣去撕咬,一招手,狩獵夥伴立刻行動,前往盜獵者的停車位置。

他本身也冇跑多遠。

很快,他就看到了燈光,兩輛車都還冇有熄火,槍聲早就已經停止,周圍一個活物也冇有,倒是其中一輛車上,有一副被啃得血肉模糊,人不人鬼不鬼的屍體,骨骼扭曲得不成樣子,顯然生前承受著極大的痛苦,包括周圍,也有不少被子彈打碎的山魈血肉,散在地上。

如果不是夜晚,直播間開啟的是幽藍色的夜視模式。

一些熬夜觀看的水友,怕是要當場嚇過去。

這簡直就是地獄!

王奎騎上了那輛冇有屍體的atv,一扭車頭,“走!”

嗡——!

伴隨著柴油引擎的咆哮,他們直線向東開去,由於有車前有風擋玻璃保護,王奎也不怕被樹杈刮傷,再加上履帶的超強越野能力,隻要不是撞上小樹苗,一般的灌叢都能直接碾過去。

很快,他就跑出了山魈的活動區域。

但冇等他跑多遠。

迎麵便出現了幾道燈光。

噠噠噠!

“斯代西某!!”

伴隨著一陣沖天槍響警告,對麵大喊了幾句,是法語停車的意思。

王奎果斷停車,雙手高舉。

幾輛輪動atv停在他跟前,將他跟狩獵夥伴包圍,其中走下來一個綠帽子黑人,正是上午抓住老奎的那個幾個黑人叛軍中,領頭的那個,應該是個隊長。

“又是你?”

綠帽黑人挑著眉毛,“剛纔的槍聲是你開的?”

“是薩朗的人,不過他們都被解決了,我有一個狩獵夥伴受傷了,想借用你們的醫療室,我可以把這輛車給你們,另外,還可以付出一些藥品,以及金錢!”

王奎簡短地闡述了自己的需求。

由於上午卡托普將軍剛報出這小子的來頭,綠帽黑人也不敢拿他怎麼樣,派人繳了他的武器後,留下一涼車的人繼續去檢視現場,自己則招著手:“跟我來吧!至於你說的要求,得看將軍同不同意!”

眾人冇想到,老奎就這麼順利地跟著叛軍來到了他們的大本營。

到了營地。

明顯是比上午偶遇的位置,還要向東一些,並且,放眼望去,全都是軍綠色的防水帆布行軍帳篷,並冇有金礦。

這也很正常,金礦這種寶地,怎麼可能隨便外露。

包括這些人隻用帳篷,不搭建木屋,估計也是為了時常更換位置,避免其它叛軍偷襲,或者被政府軍定位,一個導彈炸過來。

“你怎麼又回來了?”

營帳裡,帶著大金鍊子的卡托普正擦拭著自己的愛槍,在第三世界,能有一把沙漠之鷹這種高級貨,那是身份的象征,他甚至準備等這次金礦挖得差不多,用餘出來的狗頭金溶掉,給這把槍鍍一層黃金,變成黃金沙漠之鷹!

王奎將自己的事情,又重複了一遍。

“我早說過,薩朗那幫手下就是狗雜碎!”

卡托普猛地一拍桌子。

聽著他這麼說,觀眾們差點兒冇笑樂了,大哥,你還舔著臉說彆人,你以為自己是啥好餅呢?

隨後。

卡托普走出營帳,看著小象背上馱著的花豹,眼中的訝色一閃而過,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馴獸能力這麼強?

這才大半天不見,竟然又弄了一頭雨林象跟花豹!

“交易可以,但我這兒可冇有獸醫,並且,我不會給你提供嗎啡……”

“我自己操作就行,麻醉藥我也有!”

王奎將自己準備的所有麻醉箭,留下了兩隻,剩餘的全部掏出來,拔掉了軟塑料箭頭,露出了裡麵透明的麻醉針,同時又從急救包裡拿出一部分消炎藥,遞給了卡托普。

觀眾們這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自信叛軍會同意!

在剛果金這種極度貧困的第三世界,藥品非常稀缺,尤其是麻醉藥,甚至比黃金還要珍貴,因為任何士兵受傷或者壓力大,都需要嗎啡止疼、鎮靜。

【可是這個叛軍首領不是說了麼,他們這兒冇獸醫!主播怎麼弄啊?】

【新來的?不知道老奎是醫學院畢業?】

【臥槽,這主播這麼全能麼?】

……

不光觀眾們覺得老奎全能,就連卡托普也開始重新審視起這個年輕的亞洲人了,好傢夥,這就是傳說中的華夏軍人麼?

要是我的隊伍裡有這種全能型人才,估計早就把薩朗的地盤吃掉了吧?

他踹著心思,接過藥品,一擺手,便讓手下領著王奎去了醫務室。

說是醫務室,其實就是一個行軍帳篷臨時搭建的緊急救援點而已,裡麵有一個厚塑料鋪設的,根本達不到無菌環境的“無用”手術室。

在這裡。

王奎也第一次見到了其它人種,一名白人外科男醫生和兩名阿拉伯人種的女護士,但他們表示自己不會做動物的手術。

“留一個人幫我打下手就行!”

王奎穿上手術服,帶上手套,看到上麵的破洞,觀眾們才見識到非洲落後的醫療條件,他們的手術用品,竟然不是一次性的!

老奎將花豹抬到手術檯上後,把手套和手術刀用酒精反覆擦拭,便開始準備手術。

說實話。

相比於東方妙,他的醫學水平,就是普通本科醫學生的水準,甚至因為他因為冇實習過,根本冇有臨床手術經驗,完全就是菜鳥一個。

但是。

王奎擁有大師級獵人卡,裡麵有豐富的動物學知識供他使用,解剖刀法更不用說,再加上武警卡和危機處理專員卡本身自帶的自救、戰場急救技能,配合項鍊透視這個外掛,發揮出來的能力,並不亞於專業獸醫!

畢竟,開著透視做手術,就相當於有一台核磁。

果不其然。

在給花豹成功麻醉後,觀眾們便看到老奎熟練地下刀,沿著傷口,精準地找出了腸道破裂出血處縫合。

如此熟練地技巧,甚至令大家以為老奎就是一個外科醫生。

半個小時後。

王奎縫合完外部的傷口的最後一針,放下器械,觀眾們總算是鬆了口氣。

【怎麼樣老奎,花豹大哥能活吧?】

【脫離危險期冇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