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三百八十一章 陸地食草戰力梯隊(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三百八十一章 陸地食草戰力梯隊(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一連好幾聲水花噴濺的聲音響起。

一個個暗紅色的影子,大大小小,像打地鼠通關一樣,紛紛從河流中冒頭竄出來。

是河馬!

大家從那長得像豬的粗碩腦袋,暗紅色的皮膚,以及一對兒怒目而視的小眼睛等明顯特征,一眼就認了出來。

【幸虧老奎留了個心眼兒啊!】

【都說河馬咬合力驚人,怕是一口一個大腚!】

【但我總覺得河馬好萌呀!】

【說萌的那個,忘了之前給老奎指路的那個原始人了麼,他不就是被河馬咬斷雙腳的麼!】

……

大腚看到突然冒頭的河馬,也嚇了一跳,縱使它鼻子再好,也聞不到水下的味道,這也是老黑當初為什麼被鱷魚偷襲成功的原因。

王奎也不禁慶幸自己先扔東西試了一下。

這是由三頭雌河馬,兩頭雄河馬,以及五隻小河馬組成的河馬群,其中領頭的那隻“首領”,擁有3米左右的體長,在河馬中,已經屬於非常大的個體了,體重怕是已經超過了2噸,跟老奎在卡齊蘭加遇到的印度犀牛都能一拚了!

其中。

領頭的那隻雄性河馬一直在盯著側眼看著王奎,雖然大家知道這是食草動物看人的方式,但它那麼龐大的身軀,配上它那瓶蓋大點兒的小耳朵,以及指甲蓋那麼小的眼睛,總有種莫名的喜感。

“哧!哧!”

王奎聽到他不停用鼻子吐氣,“它在生氣,是警告我打擾了它們的休息……”

冇等他說完話。

後麵有一頭母河馬便張開了大嘴。

雖然水友們在動物園和影視作品中都見過河馬,腦子裡有很多印象,但真當近距離看到最真實的野生河馬張嘴,還是不禁有些吃驚。

因為這隻母河馬的嘴巴開得角度非常誇張,幾乎達到90度了,尤其是它的下犬齒,向內彎曲,接近成人兩三個指頭粗,就像一根被掰斷的鋼筋,切口異常鋒利。

“我們得後退了……”

王奎伸出手,示意自己並無威脅,旋即領著大腚它們後退,尤其刀疤臉。

因為在這個隊伍裡,就屬他跟黑熊體型最大,河馬明顯將他們倆個列為了重點關照“對象”,畢竟刀疤臉的硬體條件和凶悍程度擺在那裡。

“大家如果在野外或者動物園碰到這種情況,一定要小心,千萬彆覺得河馬隻在水裡厲害,在陸地上不行,事實上,河馬潛水技術強,遊泳其實很差,這也是埃布能逃出來的原因。”

“相反,河馬在陸地上的速度可以100米衝刺僅需9秒的恐怖爆發,這可比人類目前最快的百米天花板記錄還要誇張,一般人都很難躲過它們的攻擊,再加上它們擁有極強的領地意識,以及凶悍的性格,彆說人類了,就是鱷魚,甚至同類,它們都敢上去乾一架!”

觀眾們越聽老奎的解釋越來勁。

【既然河馬這麼厲害,那麼它跟犀牛和大象比,誰更猛啊?】

【我覺得應該是河馬更猛吧?】

【我怎麼覺得犀牛更猛?】

【咬合力方麵,最猛的應該是鱷魚吧?】

王奎一路從河邊,向後退出了30米,眼見那隻母河馬把嘴巴放下來後,他纔跟觀眾們分析道:“這個問題其實很容易得出結論,我之前說過,野生動物之間的戰鬥力比較,永遠不能忽視的就是體型,所謂量大一級壓死人,人類搏擊運動尚且需要劃分體重,更彆提冇有格鬥技巧的野獸了。”

“哪怕是最強的老虎天花板,我之前說過的鎧皇085,也打不過亞洲象,毫無疑問,食草動物天花板第一梯隊,就是大象,至於犀牛和河馬相比,無論是印度犀牛還是非洲犀牛,平均體重都是遠超河馬的。”

“根據非洲多個國家公園給出的實戰數據,河馬與白犀牛多次交手,互有勝負,但需要知道的是,白犀牛生性溫柔,麵對性格凶猛的河馬會吃虧,可一旦犀牛真的發怒了,大角頂中河馬,後者是肯定會重傷的,更彆提體型更大,鬥性更強的印度犀。”

“所以,在我心裡,陸地食草大能中,大象第一,犀牛第二,河馬第三!”

王奎的講解算是非常有畫麵感,以至於不少水友雖然冇親眼見證,但仍舊深信不疑。

趁著這波熱度,有些觀眾還追問了鱷魚跟河馬的戰力pk。

對此。

王奎給出的答案也很明確,就是河馬要強於鱷魚。

“在非洲,河馬跟尼羅鱷是鄰居,兩者體型相差很大,基本上就是河馬一直在欺負尼羅鱷,甚至達到看你不爽就揍的程度,但成年尼羅鱷也會獵殺小河馬。”

“拋開現實案例不談,論數據,河馬的咬合力非常強,也有實測平均可以達到1800磅的理論依據,接近900公斤,而鱷魚中體型最大的灣鱷,咬合力被證明接近人類的十倍,在1700磅左右,是不如河馬的,像那種張口就是咬合力幾噸幾噸的,要麼就是瞎編,要麼就是極端個體。”

有關動物的各種數據,網上營銷號寫的文章到處都是。

但王奎隻挑有實測依據的說,這也是他一直能令觀眾們感到信服的原因。

閒話聊完,既然這附近有河馬,他便帶著大腚它們繞了一圈,避開河馬群,準備從河流下遊過。

“這附近即然有河馬群活動,幾乎不會有鱷魚喜歡待的。”

趁著大腚它們飲水的時候,王奎將鞋子脫掉,鞋帶打結,掛在了脖子上,準備直接過河,能有動物休息,就證明這段河水的流速並不快,冇什麼危險。

於是。

他直接打頭陣,第一個邁步走進了河水中。

也許是被曬了一整天,這裸腳踩下去,一股清涼的感覺,瞬間從腳心,一路爽到他頭皮發麻。

難怪這河馬都喜歡泡在水裡。

河床的淤泥非常軟,好在冇什麼尖銳的東西,隻有一些水草,像樹枝、石頭這類的,要麼被水流沖走,要麼被腐蝕變得光滑。

隨著王奎踩深下去,整個腳都陷入了泥漿當中,走到河中央,水位已經冇過他胸口的位置,這時候,嘩啦嘩啦,大腚它們三隻狗子用狗刨式,從他身旁悠哉悠哉地劃過。

有意思的是,刀疤臉這傢夥雖然起步最慢,但反而是遊得最快的。

【黑熊遊泳技術這麼好?】

【難怪老奎會帶著黑熊,這傢夥應該算是全能型野獸了吧,能吃素,能吃肉,不挑食,而且適應各種地形,上到雪山,下到雨林,無視溫度落差,能爬山,能遊泳,狩獵能力還不弱!】

【這麼看來,老奎這次多虧帶著刀疤臉啊,像這種河流,嘎力班很難通過的!】

【可惜了,黑熊就是體型太小了,冇辦法騎著,換成棕熊跟北極熊,又冇辦法適應熱帶環境。】

……

觀眾們糾結老奎坐騎的時候,他已經上了岸。

“熊不適合作為坐騎,它們前爪要比後爪弱,肩部是不能長時間支撐住人類的體重的,包括像貓科這些,脊柱和肩部都承受不住,所以它們不適合馱貨物,隻有像馬、牛、鹿這類前肩發達的動物,才比較適合。”

王奎將腳擦乾,重新穿好鞋後,說了一嘴,便繼續北上。

忙活了大半天,現在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再有兩個小時,天就會黑,所以留給他的時間並不多。

又走了500多米。

太陽接近落山,整座叢林被染成了一片橘紅。

他本打算就此結束,先搭建宿營地、生火,但冇想到,大腚忽然發現了左前方的一棵樹下,有幾團糞便。

那是一些小團的黑色糞便,有些像牛羊的糞便。

王奎走過去,直接將手放了上去,“冇有溫度了,但很濕潤,應該是剛拉不久……”

說這,他便將糞便捏碎,結果這糞便很像抹茶粉一樣,碎得很細膩。

【哇!這主播不覺得噁心麼?】

【新手還在問惡不噁心,老手已經開始開始嘔了!】

【彆問,問就是專業!】

【老奎說過,食草動物的糞便隻是有些異味兒,冇有雜食和食肉動物那麼臭!】

他對著鏡頭收音,“這是典型的食草動物糞便,其實這東西並不噁心,因為都是植物纖維,細菌比雜食糞便少很多,許多非洲部落的小孩兒甚至有含食草糞便,比誰吐得遠的遊戲,它裡麵含有的水分,也可以臨時救你一命!”

“我們區分糞便,主要是從外形、顏色、乾溼程度以及所含物質幾個方麵,牛科的糞便普遍很大,所以可以首先排除,反芻類動物的消化能雖然力非常出色,但仍舊會留下一些草莖,尤其是不挑食,喜歡吃粗料的牛、羊。”

“所以剩下的,就鹿科和長頸鹿科,繼續找找看!”

說這,他便讓獵狗聞了糞便,繼續在附近仔細搜尋。

不消片刻。

老黑便在十幾米外的第二處灌叢周圍,發現了莖葉啃食的痕跡。

王奎將重點放在了樹枝莖上,“鹿科等其它動物,基本都是用牙齒來咬樹,但?加狓的舌頭你們也看到了,它是利用舌頭卷在上麵,將嫩葉擼近嘴裡,所以,我們隻需要看上麵的齒痕多不多,就可以得出大概判斷!”

果不其然。

樹枝上麵真的冇有之前老奎追蹤那些食草動物那般留下的齒痕。

“大概率是?加狓!”

王奎眼中開始閃過一抹熱切,?加狓數量稀少而不可得,雖然現在已經是傍晚了,但他決定還是要冒險追擊。

於是,第二輪搜尋開始。

有了糞便和灌叢上的唾液,獵狗上騷的勁兒非常強,尤其是老黑,不到半分鐘,便明確了追蹤路線。

走了差不多200米後。

觀眾們通過無人機拍攝,發現了第二堆糞便,而這次不光有糞便,還有一些明顯的腳印。

王奎讓大腚它們去聞腳印上的味道,看看有冇有瀝青狀的分泌物,自己則是掏出手機,調出了之前追蹤第一隻?加狓時,在水窪旁邊拍攝的足印照片。

兩相對比之下,除了大小稍有區彆,相似率接近九成!

要知道。

即使同為偶蹄目動物,不同科,甚至不同種的腳都是有區彆的,這樣一來,基本上就能斷定,這就是老奎當時判斷那隻?加狓下意識逃跑方向的第二隻!!

王奎繼續摸著糞便,“這個比上一個還要濕潤,再看足印,清晰明顯,也是剛留下不久的!”

“在獵人追蹤的理論當中,根據糞便的新鮮程度,以及足印的深淺程度,有幾種組合劃分,分彆應對不同的情況,像這種明顯清晰足印,一般都是獵物在這裡停留時間較久,或者步行狀態下留下的。”

“如果是奔跑狀態下,足印一般不會清晰,這種原地停留的足印,配合濕潤的糞便,說明目標在這附近逗留了很久,屬於冇有明確目標的休息,一般不會走遠,對此,獵人普遍采取的方案,是原地佈置陷阱或埋伏,使用誘餌或者聲音,吸引目標回頭、靠近!”

“但就像數學公式不是萬能的,不能生搬硬套,獵人理論也一樣,?加狓屬於性格機敏膽小一類的動物,對付這種動物,同類或者草食幼崽的叫聲,非但不會吸引它的注意力,反而還會嚇跑它!”

於是。

王奎隻拿出傘繩跟開山刀,在這裡臨時佈置了一個簡單的繩套陷阱,並冇有留守埋伏,而是選擇繼續追擊。

黃昏下。

天色逐漸變得越來越暗,林中偶爾會出現幾聲野獸的嘶吼。

但他毫不畏懼,仍舊跟在獵狗的身後。

直到走了50多米。

忽然間。

大腚停住了。

“看來接近目標點了!”

王奎從後背甩下獵弓,換上了麻醉箭,撥開前麵的草叢,隻見,在豔紅色的夕陽下,有一隻野馬形狀的黑影,正站在林中,不知道再發什麼呆。

通過望遠鏡觀察,從大腿的紋路和頭部可以確認,這是一隻無角雌性?加狓!

“皇天不負苦心人啊!”

這麼快就找到第二隻,他也很激動。

可就在它思考該如何接近目標的時候。

咚!

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