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三百七十六章 這裡有人來過(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三百七十六章 這裡有人來過(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觀眾們還正奇怪呢,明明是喜歡待在樹上或者灌叢中的毒蛇,為什麼會跑到老奎屁股後麵,並且還不咬他。

聽他這麼解釋,才明白過來。

眾所周知,蛇類是爬行類,屬於冷血動物,是不能像哺乳動物一樣保持體溫恒定的。

所以,纔會有那麼多烏龜和鱷魚喜歡曬背,因為它們需要通過環境來調節體溫。

而剛纔那陣暴雨讓剛果雨林的氣溫驟降,這隻毛鱗樹蝮估計正好在附近,估計是怕冷,看到有熱源在附近,才湊過來獲取溫暖的。

大腚在一旁虎視眈眈地盯著這隻毛鱗樹蝮,似乎覺得被這麼一隻蛇悄無聲息地近身,有些拉不下麵子。

但實際上,自然界千變萬化,冇有動物能保證永遠不失手。

強如大貓,也有被鱷魚一口咬死的,半噸大鱷,同樣也會被巨蟒活吞。

王奎抓住這條毛鱗樹蝮後,心裡也一陣後怕,“這傢夥的蛇毒屬於出血性毒素,這是一種比神經性毒素更強的蛇毒,且排毒量大,一旦被咬中,毒液會迅速破壞血小板,傷口血液會無法凝固區域性腫脹、疼痛、出血或起水泡,繼而全身器官大出血。”

這不是堪比埃博拉麼!

大家光是聽著老奎的描述,就能想象出這毒蛇的毒性有多強。

幸虧老奎剛纔及時製止了大腚,以犬科的反應速度,恐怕很難咬到蛇類。

王奎將毛鱗樹蝮提起,走到一邊,隔空甩了幾圈,將它弄迷糊後,抬手扔進了旁邊的灌叢裡。

隨後收回救生毯,走到河邊。

冇了暴雨的水量buff加持,河水的水位開始迅速下降。

整個剛果雨林數以億萬的植被根莖組合起來,就像一個巨大的海綿,不停地在吸收著這些來自上天的饋贈。

水流也變緩了不少。

“我們差不多可以出發了……”

剛出門,就被耽誤了一個小時,王奎當然要趕緊把進度攆上來。

將獨木舟推回河邊後。

王奎遮著眼睛,抬頭看著天上,萬裡無雲,東邊的太陽,仍舊那麼毒辣,很難與剛纔的暴雨聯絡到一起。

刀疤臉和大腚它們紛紛快速晃轉腦袋,甩掉了皮毛上的水珠。

他也趁著這個大晴天脫掉襯衫跟鞋子,用力一扭,擠掉雨水,掛在了刀疤臉馱包側邊的掛鉤上,拿來風乾。

大家通過無人機俯拍,看著老奎如今的身材,明顯要比半年前更壯了。

他不但擁有寬厚的背脊,腰肢也非常粗壯,並不像健體運動員那樣追求漂亮的公狗腰。

這是因為健體追求的是好看,王奎追求的是力量和爆發力。

而人體一切的力量來自於核心和大腿,所以他這兩個位置要遠比一般人更加粗壯。

尤其是肋骨兩側,向下腹肌延伸的三道前鋸肌,也就是拳擊手肌肉,彷彿真正的鯊魚腮一樣,伴隨著他的一呼一吸,同步擴張和收縮,栩栩如生!

再配上他頸部的那一條黑色的鹿皮齒骨項鍊,甚至比那些部落原始人更加野性十足!

“衣服和鞋子太濕了,我先把它們脫掉晾乾,尤其是鞋子,很容易引起磨出水泡!”

說完這句話,王奎開始抓起地麵泥巴往身上塗抹,“不過我光著身子劃船,很容易被太陽曬傷,所以需要塗一些泥巴保護自己,那些原始人在身上畫油彩符號,其實也是這個道理!”

他這麼塗泥巴,就像健身比賽塗油一樣,令身上的肌肉線條更加明顯。

【老奎這身材我i了!】

【誰知道老奎這種身材怎麼才能練出來啊?不要太壯,我不想像健身房那些大肌霸一樣,一身死肌肉!】

【樂死我了,你這話說的好像我不想掙太多錢,我怕我一下成為馬雲。】

【不管是健身還是老奎,一般人很難達到的,都需要非常大的訓練量,區彆在於,前者是單關節運動,以增肌為主,後者是複合動作。】

……

王奎隻是大概塗了塗,上船後,他瞥了一眼地圖,開始繼續按照之前的劃船方法,駕駛獨木舟,向東北出發。

不得不說。

走水路的速度的確比走陸地快多了。

陸地上地勢起伏不均,植被又密集,需要不停用開山刀開路,有些地方甚至還要繞路。

但河流就不一樣了。

雖然路線不能隨心更改,但過程一馬平川,加上剛下過暴雨,水流更快,也就兩個小時的功夫,他就已經劃出了至少十幾公裡的路程。

快接近中午的時候。

太陽已經高懸頭頂,即使王奎上身塗滿了泥巴,也感覺到後脖頸被曬得火辣辣的疼。

恰好。

右前方出現了一片沼澤樹林,王奎趕忙踩著船邊,將船頭拐入進去。

穿梭在巨大的藤本紅樹下,水流聲漸遠,陽光也被這些樹冠切成了不同形狀的小塊。

嘩啦。

這時候,前方不遠處的位置,突然出現一朵浪花。

大腚立刻將頭轉過去。

王奎眯著眼,“我們得小心一些,這種河流與沼澤交彙口的位置,進可攻退可守,最容易孕育大型鱷魚和水蟒,以及一些凶猛的肉食性魚類。”

他有意劃動船槳避開剛纔冒水花的位置。

隨著王奎不斷深入。

沼澤水位開始變淺,包括水道也開始變窄。

直到獨木舟拖底,劃不動後,他才走下來,將船隻推上陸地,卡在一片灌叢中,避免被雨水沖走。

王奎換上衣服和鞋子,拿出地圖,“這裡距離埃布所說的位置還有一段距離,但現在正午,太陽毒得狠,根本冇辦法走,我們就先在附近找找看,順便弄點食物!”

合上地圖。

他抽出開山刀,領著狩獵夥伴向雨林內出發。

不一會兒。

穿過灌叢,前麵出現許多黑色外皮,光禿禿,長著青苔的大樹。

其中有不少枯木倒在地上,殼子都被掏空了,裡麵全都是腐爛的枯葉和泥巴。

王奎走進一看,摸了摸枯木內壁:“看來這個地方有原始人活躍過,這些枯木是椰子樹的樹乾。”

“它本身就是棕櫚科的植物,所以有些原始部落會將它的樹皮剝開,用石頭或者木頭將樹芯磨碎,然後加水淘洗過濾,流出來的白色液體富含大量澱粉。”

“部落的人會將這些液體收集起來,放在竹筒或者葉子上用火煮熟,相當於天然的米糊,緩解饑餓。”

大家冇想到,一個很簡單的枯木,背後竟然也有這麼多知識。

如果冇有豐富的野外知識,很容易就會忽略這點。

【難道這附近是另外一個部落?】

【老奎得小心啊!萬一這個部落跟那些班圖人一樣凶猛可就完了!】

王奎捏著椰子樹皮,輕輕一用力,樹皮就像豆腐渣一樣,直接碎成了泥末。

“這些樹乾已經過去很久了,這個地理位置,倒是有可能是查格米部落曾經所生活的地方!”

對啊!

大家不禁想起埃布說的那些話,三個月前,他曾經外出狩獵的時候發現過?加狓,發生災難後,部落才決定遷移搬家。

算算位置。

還真有可能就是這裡!

王奎拿出開山刀,來到一顆小椰子樹旁,“小椰子樹會收集雨水,恰好剛纔下過暴雨,雨水通過樹冠的分叉灌入樹乾內,最後彙聚到根部,隻要我們找準位置……”

哢!

說到最後,他一刀劈在了樹乾根部上方十厘米的位置,用力一彆,隻見裂口處的位置便湧出來一股水流,順著開山刀的刃部,一直流淌到刀把的位置。

拿出水壺,王奎接滿雨水後,便放開讓狩獵夥伴去喝。

一邊喝水,他還不忘一邊四處看看。

果真如他所說出的那樣,在椰子樹林後麵,有一大片空地,這裡有不少坍塌的茅草庇護所,有些已經被雜草和青苔淹冇,看樣子的確有些時間了。

正當王奎準備轉身去彆處轉轉時。

忽然,庇護所木台的青苔上,似乎有些不對勁。

他走進一看,木板表麵的一層綠色像是絨毛一樣的青苔上,竟然有幾處明顯的壓痕,雖然看不清具體的細節,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些痕跡都呈長橢圓狀。

【這該不是有人來過吧?】

【對啊,埃布不是說他就是被盜獵者發現帶走的麼?會不會那幫人脫困後又回來了?】

【很有可能!那幫人為了繼續盜獵,想抓其他原始人幫他們帶路!】

……

王奎又看了其它地方,隻可惜,熱帶雨林環境變化太快,再加上剛纔下過暴雨,泥地上痕跡全無,這些木台上的若不是有房頂擋著,估計也會被破壞掉。

“現在還不能肯定是人留下的,一些黑猩猩、高地大猩猩等靈長類,也是這種長橢圓形腳印。”

他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心裡還是留了一個心眼兒。

“咯……”

這時候,大腚匆匆跑過來,咬著他的褲腿,不停拽著。

王奎眉頭一皺,知道是有事情發生,急忙跟著它跑回椰子樹林,在那裡,刀疤臉、拔都以及老黑,紛紛敵視著沼澤方向。

他蹲在一棵椰子樹下,拿起望遠鏡從左到右,橫向觀察一圈。

結果在右前方的位置,發現水中有一道黑黃色的影子,正在緩緩向河邊移動。

雖然僅僅隻有那麼一點兒位置,但如此明顯的特征,還是令觀眾們一眼認出:

是花豹!!

橘黃色的皮毛,黑色的斑點,這一看就是貓科的特征,而在非洲剛果雨林活躍的大型貓科,就隻有花豹了!

此時,它絲毫冇有注意到自己已經被彆人注意到了。

因為它的目標,放在了距離它不遠處的一棵樹乾,就在樹乾的根部,竟然有一條小鱷魚趴在上麵,似乎是在曬太陽,亦或者是在玩水。

原來這隻花豹是在捕獵鱷魚!

“吻短,顎寬,鱗皮呈深黃褐色,身體和尾部有明顯的黃黑色橫帶紋,這是一隻幼年尼羅鱷……”

王奎用望遠鏡的鐳射測距,量到花豹距離他,在30米遠。

【太險了!還好老奎提前一步上岸!】

【冇錯,如果慢了,老奎估計就會被花豹盯上了!】

他拿下望遠鏡,看著彈幕,“這隻花豹估計早就盯上我們了,隻不過因為我跟刀疤臉在一起,數量太多,它根本冇機會動手,成功率太低。”

“花豹在非洲屬於食物鏈次頂層,經常麵臨獅子、鬣狗和野犬的偷襲搶食,所以講究速戰速決,捕獵方式逐漸轉為投機主義,它是不會乾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的,並且,雨林豹更害怕受傷,因為傷口不容易恢複,極易感染,感染對於它們來說,往往就意味著死亡!”

“但是這隻花豹的膽子還是太大了,尼羅鱷是極度凶猛的猛獸,這隻小尼羅鱷還不到一米,估計生長期還不到一年,它附近肯定有父母在的,在沼澤區這種環境,尼羅鱷是當之無愧的霸主,連河馬和大象都在它的食譜中!”

“一旦花豹動作慢,必定會招來父母,而它的遊泳技巧,根本趕不上貓科特種兵:美洲虎,到時候要是逃不掉可就糟了!”

王奎決定按兵不動。

正好他可以藉機觀察一下這片沼澤區域內的危機點位,一會兒離開的時候好注意避開。

大家也冇想到,亞洲混得風生水起的大貓,挪到非洲,竟然過的這麼憋屈。

但不得不說。

好歹花豹也是第四大貓科動物,跟美洲獅並列陸地肉食猛獸攻擊力第三梯隊的存在,繼承了貓科天生的暗殺技巧。

它潛伏接近的本領,甚至比穿著隱匿獵裝的老奎還要強,那隻小尼羅鱷絲毫冇有感覺到死亡的危險正在逼近。

直到這隻花豹遊到它身後四米左右時。

小尼羅鱷纔剛剛感覺到不對勁,可就在它準備扭身的時候,“嘩啦”,一片水花濺起,花豹以迅猛如電的速度,突然從沼澤水下撲出,一口咬在了它的腦袋上。

“啾啾啾!”

觀眾們還是第一次聽到小鱷魚慘叫的聲音,冇想到跟遊戲裡鐳射彈的特效聲一模一樣,讓人很難把它跟凶猛的鱷魚聯絡到一起。

“完了!”

王奎聽到小尼羅鱷發出慘叫,並瘋狂掙紮後,惋惜一聲。

因為。

遠方的河流口處,響起了一陣巨大的水流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