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打造狩獵兵器(求訂閱)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二百三十六章 打造狩獵兵器(求訂閱)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這是兩個老獵人!

身為同職業,王奎幾乎一眼就認出來對方的路數。

這就像反偵察能力強的罪犯很容易認出警察臥底一樣。

某些職業的標誌性痕跡和職業氣質,有時是很難偽裝的。

像獵人這種專業追蹤、探路者,目光敏銳,善於觀察,正如上車的這兩個糙臉大叔,看似隨意,實則不斷打量著車內每一個人。

尤其是說話交錢的那個高個子,眼窩凹陷,眼球突出,這是長期死盯著固定目標而練出來的眼睛,用內行話講:

聚神!

即使客車開動,找座位時重心仍不亂晃,說明腳行紮穩,是長期走山練出來的。

路過王奎的座排時。

高個子獵人用右手扶了一下他旁邊那個女學生小艾的頭枕。

他看到,手上麵有很多叨痕,虎口位置有厚繭子!

左手虎口帶繭,多半是用弓練出來的。

而對方手上的這種叨痕也很特殊,隻有禽類才能叨出這種銳利的撕裂傷。

這兩個人是專門抓鳥的獵人!

所謂“深山追獵先打鳥”,多數獵人入行都會先從抓鳥打基礎。

包括許多農村山裡的孩子,也都喜歡掏個燕窩,打個家雀兒。

但也有專門從事飛禽狩獵的職業獵人。

飛禽狩獵在北美非常盛行,不但有專門的打鳥霰彈槍,還有專門追蹤飛禽的獵狗。

千萬不要小看鳥類。

它們雖然攻擊性不如陸地、水生動物危險,但難在尋找,需要相當好的眼力和準度,以及鋪設陷阱的技巧。

像王奎之前在雲滇太子十三峰遇到的李虎和同夥,不就是為了盜獵猛禽麼!

而王奎之所以看到這兩個人會蹙眉。

是因為他從這兩人身上感受到了類似李虎、王岷黑的感覺!

尤其是後麵那個冇說過話,個子稍矮的,就跟準備犯案的小偷一樣,不斷左顧右盼,觀察四周,生怕有誰在注意他。

從攔車,上車,找座,直到坐下。

他這一雙手,就從來冇離開過他那個破舊布包,好像裡麵有多麼重要的物品一樣。

這不禁讓王奎很懷疑兩人的目的性。

但懷疑歸懷疑。

他也不是警察,冇權利直接搜身,等到了地方,給當地的林業局打個電話提醒一下就好了。

反正從他們的反應來看,也不像是什麼太厲害的角兒,也就那個高個子還有點兒水平。

車繼續開。

到達下治鎮後,除了那兩個獵人,以及準備外出遊玩的學生,車上的人基本都下車了,因為再往前就是天桂山和滹沱河濕地,那裡隻有景區和幾間農家樂,屬於荒郊野地。

下車後。

王奎先是查詢了一下下治鎮政府官網,從裡麵找到林業局和旅遊局電話後,打了哥電話提醒。

然後,他開始打量著鎮子。

其實說是鎮,也就是沿著縣道兩邊那麼兩麵房區熱鬨點兒,基本上一眼就可以望到頭,整個小鎮不過兩公裡的長度,屬於帶狀城市。

這倒是方便了王奎。

他按照地址的門牌號,沿著路邊一戶一戶數。

終於,在十幾分鐘後,他在城鎮的最邊緣,找到了一個像是修車鋪一樣的小廠房。

走進去一看。

謔!

好傢夥,好像是來到古代一樣,水泥牆的鐵絲架子上,掛滿了各種各樣的兵器,有古代長劍,有現代匕首,有藤陽他們玩的鐵皮盔甲,甚至連西洋配劍都有,可謂是琳琅滿目。

“你好兄弟,請問需要什麼?”

這時候,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小夥子走出來,十月入秋,他卻穿著一件紅色大坎肩,絲毫不覺得冷。

“你好,我是藤陽介紹來的,找張叔,之前跟他打過招呼。”

王奎直接自報家門。

“你就是王奎吧?”

小夥子一副想起來的樣子,“爸!爸?王奎來找你了!”

不一會兒。

一個穿著棕色棉麻馬甲,矮壯,渾身臟兮兮,流著汗,帶著黑框圓眼睛,禿頂大鬍子的大叔,從廠房門內走出來。

而王奎剛給東方妙拍了店內兵器的視頻,給這女人饞得夠嗆。

“王奎?”

禿頂大叔摘下臟兮兮的手套,主動伸手握了過來。

王奎回握了一下:“對!張叔好!”

“叫我老張頭就行,我跟藤陽他們都很熟了。”

老張頭大咧咧的揮著手,“電話裡聽你說要打一把實戰類的武器,具體想要什麼樣的?”

“小苗刀!”

說著,王奎便從後腰的t恤內,戰術腰帶上,拔下了那把大馬士革孔雀紋博伊獵刀。

老張頭一聽王奎說出“小苗刀”這三個字,就知道這小子是懂兵器的,不是那種“唐刀吹”。

他打鐵造兵器這麼多年,見過太多讓他造唐刀的顧客了。

但實際上,唐刀的實用性很一般,多為配飾刀。

而苗刀,可是實打實從軍隊廝殺出來的實戰刀。

苗刀並不是苗族的刀,而是因為外表像禾苗,所以才叫這個名字,它是脫胎於日本刀形成。

必須承認,日本刀的確是古代冷兵器戰爭中最優秀的近戰武器之一,無論是製造工藝,還是刀身設計的實用性,都處於世界領先水平。

它原本借鑒了漢代環首刀,而苗刀又借鑒了日本刀,算是一個循環。

苗刀刀法的衍生是從戰場和蒙古騎兵中脫胎而來,其目的就是為了對付日本刀。

相比於後者,它的彎度更小,長度更長,既可劈砍,又可刺擊,刀槍兩用。

但真正的苗刀,刀長五尺,太過長大,不利於攜帶。

王奎口中的“小苗刀”,長三尺七寸,為兼弩之刀,意思是弓弩手副武器,正好符合王奎獵人的使用途徑!

而當老張頭看到王奎拿過來的那把博伊獵刀時,登時來了興趣。

“結晶花紋鋼!”

他雙手接過獵刀,放在眼前,近距離觀賞著:“純手工打造,把碳鐵和田鐵結合,花紋近乎完美,可以堪稱藝術品了。”

“從握把的打磨程度來看,冇看到車工痕跡,這應該是名師之作吧?”

“對,國外的一名刀匠的手工作品。”

王奎隨口胡謅了一句。

係統任務獎勵的獵刀,強化??3,自然不是普通隨處可見的物品。

“結晶花紋鋼,我打不來,這類鋼老張頭我不擅長,不過你要是想要碳素鋼,我這兒之前弄來一塊兒好胚,一直冇人碰,因為價不低……”

老張頭退回了獵刀,表示無法打造大馬士革。

“我的意思是,能打造出同水平的鋼材就行,多少錢無所謂。”

王奎不在乎什麼花紋,重要的剛性和韌性的拿捏程度!

“進口安來鋼,青紙級彆,都是世界頂級刀匠大師纔會用的好胚。”

老張頭讓兒子拿出圖片給王奎看。

安來鋼隻有日本日立金屬公司出產,產量極少,共分分為白紙、黃紙、青紙等係列。

青紙係是含鎢的高級鋼材,硬度在60hrc以上,效能非常優秀。

“冇問題,就用它吧!”

“你著急麼?”

“著急。”

“一般情況下,定製刀劍都是半個月出貨,我最快五天能完成,你是藤陽的朋友,材料和工時費,我算你三萬二,你看你能接受麼?

王奎二話不說,直接付了錢。

且不提安來鋼本身的價格,一把安來鋼獵刀,都要賣到三四千塊,更彆提小苗刀的長度是一般獵刀的七八倍。

而老張頭又是全程手工打造,價格肯定比機器車出來的貴太多了。

“爽快!”

老張頭收了錢,開始詢問王奎心目中對於刀具的樣子。

王奎一邊說,他兒子一邊現場描畫。

不光是外形,他對小苗刀的厚度和把手,也都做出了要求。

這點倒是真真正正令老張頭高看了。

畢竟,這小子年紀輕輕,怎麼也想不到他竟然已經達到能修改刀身參數細節的程度了!

要知道,一把公模武器,和一把自己私人數據設計的武器,肯定是後者用著更順手。

兩人不知道。

王奎的獵人卡是大師級,他雖然不懂打造兵器,但對於小苗刀怎麼改更適合狩獵,可太得心應手了!

三人越聊越歡。

老張頭甚至表示自己今天學了不少新見識,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打造這把狩熊苗刀。

五天時間。

王奎本可以先回魔都訓練,再回下治鎮取刀。

但他來的時候已經決定這次買武器就當旅遊了,給自己放個假。

為此,他除了手機,什麼也冇帶,甚至連直播設備都冇有拿,有種拋棄一切世俗,入山修行的味道。

離開老張頭的鐵匠鋪。

王奎在鎮子裡找了一間看著還不錯的酒店。

因為背靠景區,酒店內的客人還真不少。

因為早晨連趕了飛機加客車,他進入房間後,直接悶頭就睡了。

一覺醒來,已經是傍晚了。

王奎搓了搓眼尖,除了剛從卡齊蘭加回來那天,自己很少這麼“放縱”。

出來玩就是爽!

他摸了摸肚子,覺得有些餓,拿出手機,準備查一查附近的美食和景區,明後天出去逛逛。

剛出房門。

冇想到正好迎麵碰上今天上午在客車上遇到的那些學生,三男兩女。

“我的天,小艾,你跟你的帥哥哥也太有緣分了吧?”

其中一個長髮,打扮時髦的女學生一眼就認出來王奎,笑著拍了一下小艾。

小艾紅著臉跟王奎打了個招呼。

“你們這是剛玩完回來?”

王奎隨口扯了一句,化解了尷尬。

“對,我們剛從天桂山上下來,爬了一天,累得要死!”

一名戴眼鏡的男胖子開口抱怨。

“這附近除了天桂山,還有什麼啊?”

王奎原本還想查手機,現在一看,正好問問這些大學生,他們一看就是下了功夫做了攻略的。

“駝梁!滹沱河濕地!”

小艾的臉紅消退了不少,於是主動開口給他講著附近好玩的地方。

“帥哥哥,你是也打算出去玩麼?”

之前那個跟小艾開玩笑的長髮女反問了一句。

“對啊!”

王奎點點頭。

“我看你對這裡也不熟悉,正好我們要在這裡玩四天,要不你跟我一起玩吧?正好你跟小艾這麼有緣份!”

長髮女跟小艾的關係應該很好,一個勁兒地調侃她。

王奎瞥了一眼三個男人中的一個高個韓範的男子,眼中充滿了對自己的敵意。

看樣子,這個男學生應該暗戀那個小艾。

“不了,謝謝你們的邀請,我還得再計劃一下!”

王奎回絕了長髮女的邀請。

他可不想頂著男學生的醋罈子玩四天,而且他這次來,就是一個人散心的。

告彆了學生們,他直接走進電梯,下樓吃飯。

看著王奎的背影,長髮女搖了搖頭,歎了口氣:“可惜了,小艾,那個男的太帥了,太有男人味了!”

“帥跟你有什麼關係!”

戴眼鏡的男胖子拉過長髮女,兩人是情侶,這次出來玩,就是他倆在中間,帶著雙方的舍友一起出來,“你不知道東子喜歡小艾麼!”

他偷偷在長髮女耳邊說了一句。

“知道啊,可小艾不喜歡他有什麼辦法?”

長髮女翻了個白眼。

而小艾看著王奎所在的電梯關閉,心裡不禁也有些小失落。

晚飯。

王奎一邊吃,一邊看著手機裡的景區資訊,他準備明天先去那幫學生說的駝梁。

收拾好。

第二天一早,他就坐著昨天的客車,前往景區。

也許是趕上了週末。

石門市附近的人全都自駕或者坐車過來玩,景區門票前排隊的人很多。

王奎買了門票後,溜達著走進大門。

駝梁位於晉冀兩省交界,由一座海拔兩千多米的山峰組成,屬於五台山山脈支係,旁邊就是滹沱河濕地。

看著兩邊綠樹成蔭的山脈,王奎還是第一次以看客的身份在野外瞎逛。

景區內的其它遊客都在拍照,也有人拿著帳篷在比較緩的山坡紮營準備體驗野營。

而就在王奎一路向上溜達的過程中。

忽然間。

他又看到了昨天在酒店碰上的那六個學生。

真是巧了!

長髮女再次發揮了她的眼神,認出來王奎:“嘿!早說你今天要來駝梁啊!我們一起出發多好!”

小艾看到王奎,低下了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