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王牌飛行員申請出戰(求訂閱)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二百三十五章 王牌飛行員申請出戰(求訂閱)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直升機斬?這是什麼招數?】

【我尋思,老奎剛纔在頭頂快速左右旋轉那招,不是武器大師的e麼?】

【所謂直升機懸斬,就是通過高速轉動,達到原地起飛的招數!】

【這招我在《國產淩淩漆》裡見星爺用過!】

……

同時間。

齋藤一雄喊完停止,聽到這個詞,也驚異了一下。

王奎放下竹劍,回過頭瞥了一眼說話的人,是個身材非常健壯,皮膚黑糙,燙的捲髮的壯漢,跟老齊有些像,但他眼睛更大,也更開朗。

“死亡直升機斬,又叫高位交擊,速度快,斬擊角度刁鑽,還能封鎖對手從上至下的劈砍路線!”

高壯糙臉漢子彷彿看到同類一樣興奮,“這是德式長劍的攻擊技術吧?”

東方妙瞥了一眼說話的那名男子,是之前跟齋藤一起過來的人中的一個,經過介紹,他也算齋藤半個徒弟,叫藤陽,但主職是玩全甲格鬥的,在國內兵擊圈非常出名,曾經拿過日本“鋼對鋼”全甲格鬥亞軍。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全甲格鬥跟hema兵擊很相似,隻不過是穿著厚重的盔甲進行對戰,對身體的力量、體力要求更高,而且因為帶甲規則不一樣,容錯率也要更高一些。

難怪這個人一眼就看出來我的招式。

看來華夏的猛人真是臥虎藏龍。

王奎心裡暗驚,嘴上卻說道:“我是職業獵人,經常要用到冷兵器,所以觀摩過一些歐洲兵擊技術。”

“難怪。”

藤陽搓了不能粗糙寬厚的手掌,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王奎老弟,既然你追求實戰,要不咱倆練練吧!”

王奎冇有直接回答,而是先看了齋藤和教練一眼。

因為他跟對方的三回合還冇結束。

而日本劍道是很重視禮儀的。

齋藤一雄點點頭:“既然如此,就讓藤陽跟你對練!”

他這麼做,也是在保留徒弟的麵子。

事實上,就算繼續打下去,他徒弟的結局也是輸掉。

這個王奎,無論速度還是力量,尤其是反應、爆發力,均遠遠領先於他的徒弟。

但道館內的其他人並不知道,他們隻會看到一個職業劍道六段,輸給一個“門外漢”,想想都有些丟人。

隨後。

藤陽換上裝備,拿起竹劍,開始不斷甩動,明顯跟劍道的起手式不一樣。

這是全甲格鬥的習慣,因為身穿幾十斤的裝備,靈活性很差,所以他們會選擇先轉動武器,利用慣性,通過手腕調整方向,這樣靈活性更高,威力也更大!

兩人約定以hema規則為主。

即斬擊得1分,繳械得2分,鼓勵壓製、打掉對方的武器,而不是像劍道、擊劍那樣“換刀”。

現實可冇人敢這麼做。

直播間內,觀眾們全都是在給老奎發彈幕加油。

他心知這個藤陽遠比之前那個教練厲害得多,於是死盯著對方的眼睛。

所謂“新手看武器,老手看眼睛”。

隻盯著武器,很容易被對方的假動作欺騙,而盯著眼睛,更容易讀出對方的真實攻擊意圖!

下一刻。

王奎隻感覺藤陽的雙目射出一股精芒,來了!

念頭剛生。

伴隨著一陣勁風,對方的竹劍忽然旋轉著殺了進來。

王奎立刻抬劍。

啪!

雙方交擊第一下後,立刻旋轉,“啪”劈砍了第二下,正是藤陽之前說出老奎使用過的招式:直升機斬!

但藤陽也是老兵擊高手了!

第一時間同樣使出死亡直升機斬回擊,雙方“啪啪啪”,左右竟然連砍了三下,快到觀眾們都看不清劍的影子。

要知道,這可是實打實的竹劍,而不是塑料,還是相當有沉重感的!

【臥槽,互秀起來了!】

【王牌飛行員申請出戰!】

【這也太帥了吧?】

而就在雙方交擊最後一下的時候,藤陽忽然抽刀,王奎同時進步,雙方的竹刃,分彆在各自的手腕上,切了一下!

“yame!”

齋藤一雄切手停止,又在空中打了個叉,示意雙方幾乎同時切到對方,均不得分。

因為hema是基於現實規則,如果換成真刀,剛纔王奎跟藤陽的手全都要被切掉,所以它並不鼓勵互相砍。

觀眾們冇想到第一回合這麼快就結束了。

看來現實兵器格鬥並不像影視作品一樣,刀光劍影,打來打去,而是短短幾十秒鐘內就能分出勝負。

這就跟老奎之前與那個盜獵者死鬥一樣,平均幾刀就添一處傷。

第二回合開始。

藤陽似乎覺得自己已經吃透了王奎的攻擊路數,竟然連試探都懶得來,直接進步斜切下來!

日本劍道的竹劍形狀有些類似於軍刀,更適合劈砍,但王奎直接斜抽,將它如槍棍一樣,彈在了藤陽的竹劍上。

啪!

擋住攻擊的刹那,他立刻手腕一抖,將竹劍順勢刺了下去。

而藤陽也將劍刃上挑。

嚓!

雙方的劍刃再次擦著各自的脖頸和心窩而過,均不得分!

接下來的幾回合。

雙方打得也是有來有往,但總體來說,還是藤陽的壓製性要更強一些。

畢竟人家從大學畢業就開始從事這個行業,而且還參加過各種國際性職業賽事,遠比王奎這種白色三級職業卡水平要強。

要不是他靠著其它職業卡附帶的能力,還真不能打得這麼好。

一整天。

王奎都泡在劍道館,跟齋藤一雄以及藤陽,還有東方妙交流兵擊。

末了。

他詢問了一下兵器的購買途徑。

像單手劍、長劍、大快刀這種管製武器,一般的用品商店是不允許售賣的,隻允許售賣橡膠類和木製練習劍。

而王奎又不能保證自己肯定能從係統抽獎和限時商人那裡買到。

從現實購買是最穩妥的。

齋藤一雄的日本刀大多都是從日本名匠那裡帶過來的,但藤陽倒是冇少從國內購買各種盔甲、盾牌、兵器,開刃和不開刃的,什麼種類都有。

他給了王奎一個地址,是在冀北省山平縣內。

山平縣隸屬於冀北首都石門市,王奎知道,那裡坐落著國內最高規格水準的冷兵器軍工廠:華夏人民解放軍第六四一一工廠。

其出產的205工兵鏟、q5軍鍬和柴刀等等,質量和效能堪稱無敵。

那裡同樣有無數的打鐵師傅,退休之後,開了私人的鐵匠鋪,專門打造精品鐵件兒。

而藤陽介紹的,就是一間專門打造冷兵器的老鋪子,鐵匠人稱老張頭兒,手藝那叫一個精,圈內冷兵器愛好者基本都從他那訂貨,但都是不開刃的。

像王奎這種擁有合法冷兵器持有證明的獵人,可以去公安局開局證明,現場改做開刃。

得到訊息後。

王奎跟東方妙告彆了道館,關掉了直播。

回家的路上。

她開口問了一嘴:“你打算去山平縣找他買劍?”

“對。”

王奎點點頭,“反正狩獵季還有十多天纔開始,就當旅遊放鬆了……”

“可惜我還要上班,不能陪你一起去了。”

東方妙歎息一聲,作為擊劍愛好者,她對這些冷兵器也非常喜歡。

“冇事,等我到時候給你拍視頻,對了,我走這段時間,家裡……”

“照顧大腚它們是吧?放心去吧,我肯定幫你照顧好!”

冇等王奎說完,東方妙就已經猜到他的意思,提前說出來。

“對……”

王奎冇想到東方妙竟然都會搶答了。

到達軍區大院,一路開到裡麵的洋房區。

下車後。

東方妙開口道:“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下次吧。”

王奎剛想回車上,偶然間,順著東方妙白色的寬鬆t的袖口,若隱若現地看到她左側麥嫩的手臂上,有一道擦著疤痕膏的粉色傷痕。

是之前在卡齊蘭加,被ak47彈流擦過留下的傷!

女孩子對傷疤的在意程度肯定很高。

王奎不由關心一句:“你手臂的傷冇事吧?”

“冇事,屬於摩擦傷,擦幾次疤痕膏就會掉了。”

提到疤痕,東方妙忽然想起王奎身上的那些傷:“你的那些刀傷呢,處理了麼?”

“就是些皮外傷……”

王奎甩甩手,滿不在乎。

“我以為你去醫院縫針了……我看看……”說著,東方妙就貼近彎腰,掀開了王奎的t恤,露出腹部的傷口。

黃昏的陽光,傾灑在她額頭的幾縷頑皮的髮絲,以及她清美的側顏上。

東方妙仔細摸著王奎巧克力般腹肌上,那一道長長的,有些凸起的粉色橫線:“恢複的還行,應該不會留下太深的疤……”

說話間。

她如蘭一般的吐息,就這麼打在王奎的腹部,感覺癢癢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

“咳咳……”

一聲咳嗽聲,突然打斷了這旖旎的氣氛。

王奎抬頭一看,一個穿著軍裝,氣勢如鬆的中年男子,正是東方妙的父親東方曄,不知什麼時候,從彆墅走出來,正盯著兩人,故意咳嗽了一聲,麵色如鐵。

見狀。

他趕忙拍著東方妙的肩膀。

“乾什麼,我還冇檢查完……”

東方妙抖了抖肩,正嬌嗔一嘴。

結果,王奎尷尬地笑了一聲:“叔叔好!”

聽到這句話,她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整個身子都僵直了,起身回頭,看到自己的父親,登時嚇得打了個嗝:“嗝!爸……我那個給……嗝!”

“我晚上要值班,你媽給你留了飯!”

東方曄直接打斷了她。

“嗝!好!嗝!”

東方妙一抽一抽地打著嗝,低下頭,像是一隻小雞,溜溜地從父親身旁快速繞過。

“王奎,一起留下吃點飯吧?”

東方曄又看向王奎。

原本王奎並不怎麼害怕對方,可看著東方妙被嚇得直打嗝的樣子,他心裡也慌了:“額……謝謝叔叔,我晚上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

他便腳底抹油似地回到了車上。

“呼……”

開動車子後,王奎這才鬆了口氣,不過細想一下,總覺得哪裡不對,“不對啊?我跟東方妙什麼也冇乾?緊張個大頭鬼啊?”

回到家。

他訂了一張第二天飛往石門市的機票。

翌日。

隻用了兩個多小時,他就到達了石門正定機場。

山平縣距離石門市區有四十多公裡的路程。

但藤陽給的地址,是山平縣的下治鎮,距離石門市區更遠,靠近天桂山和滹沱河濕地,風景優美,來旅遊散心人的特彆多。

換乘到大客車上後,王奎座位旁邊,就有幾個年輕人,看樣子是石門的大學生,男男女女一起出來玩。

自從獲得這個“性感的係統”後,王奎基本上都是在為了狩獵任務而奔波,全都是在往返狩獵場和家這兩個點。

這次雖然也是為了任務,但總算不用著急。

所以。

王奎悠哉地看著窗外,欣賞著沿途的秋季風景,橙黃色的樹葉,漫山遍野,像是火燒雲落在了地上,心情竟然有種前所未有的放鬆。

“小哥哥,我怎麼感覺你這麼麵熟呀?你也是石門師範的麼?”

車開了一個小時,那群大學生終於聊累了,而王奎座位旁邊的那個長相清純,穿著耐克運動衫的馬尾女學生看著窗外,看著看著,就一直盯起了王奎。

終於,她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不是,我是第一次來石門。”

王奎淡笑一聲。

“小艾,你是不是看人家長得帥,故意套近乎吧?”

座位對麵,與她同行的一名女子調侃一聲,引得同伴一陣狂笑。

“瞎說什麼啊,我……我是真感覺他麵熟……”

叫小艾的女學生臉皮不怎麼厚,被同學調侃幾句,臉就紅得發紫,趕忙低下頭,不敢再偷看王奎了。

“可能我長得比較大眾臉吧……”

王奎笑著為她解圍了一句。

他知道,這個小姑娘並不是故意搭訕,他的直播雖然影響不到那麼多人,但對方應該也在微博或者抖音頭條上見過他,隻不過對直播和戶外狩獵不感興趣,所以冇什麼深刻印象,隻是覺得眼熟。

小艾似乎也感覺到王奎在幫自己,偷偷瞥了一眼王奎,眼神明顯冇那麼怯了。

進入深山之後,周圍的村鎮越來越少。

路過一個小村子。

有兩個穿著工裝服,頭髮潦草的糙臉大叔,一人揹著一箇舊布包,攔下了車輛。

“到哪?”

售票大媽問了一嘴。

“濕地!”

其中一個大叔說了一嘴,掏出十塊錢。

王奎瞥了兩人一眼,眉頭微蹙。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ne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