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從此,再無摔柔(補更)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二百二十九章 從此,再無摔柔(補更)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叮!

刀刃對撞,王奎跟老齊已經完全忽略掉了旁邊有孟虎的威脅,甚至大吼著劈砍對方,絲毫不在乎會不會把老虎引過來。

王奎繼續使用兵擊術配合膝肘。

而老齊則拚了命地想要貼身纏鬥抱摔,使用關節技,十幾秒過去,雙方打得凶狠搏命,慘烈異常,身上又各新填了兩道刀傷。

不行!

在這樣拖下去,護林員就要圍上來了!

老齊突然眼神中爆發出厲色,左手刀刃一甩,直接將戰術刀當飛鏢般丟了出去。

這等小伎倆根本唬不住王奎,身子一側,很容易避開。

但老齊就是趁著他躲避的時候,直接衝入,靠著他的體格,直接硬抗王奎一刀劈砍,貼入中線,左手掐住王奎劈在鎖骨上的手腕,右手直接一擊肘擊竄刺麵門。

王奎後腦一仰頭,避過,老齊順勢開臂橫切,王奎低頭,再閃!

瞬間。

老齊陰沉的麵孔上,閃過一絲猙笑,他要的就是王奎低頭!

轉眼,他右臂下纏一夾,直接卡住了王奎的脖頸,同時,左手鬆開,捆住自己的右手手腕,形成閉合。

而王奎的頭部,正正好好被夾在了老齊的右臂鎖環之中!

擒鎖!

斷頭台!!

我的天!

觀眾們看到王奎被老齊擒住的那一刻,心都涼了半截!

隻要是看過ufc或者有點兒搏擊常識的,都知道斷頭台這招非常狠毒,可謂是終結殺招,幾乎破解不了,一旦臂鎖形成,對方隻要輕輕一夾,就會令你喘不過氣,狠力一抬,直接脖頸脫臼,當場死亡!

故名!

斷頭台!

【不要啊!】

【老奎真的要死!?】

【隊友呢?隊友哪去了?】

【我真想隔著螢幕給這個盜獵者打一槍!直接噴他臉上!】

……

直播間內,觀眾們急的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但必須承認,眼前這個盜獵者的水平,絕對是自老奎開播以來,最強的敵人,冇有之一!

王奎隻感覺自己氣息一窒,心知老齊這是要拚命了,他現在拔刀再插,也許能僥倖插死老齊,但做不到瞬間致命,甚至隻能落個重傷,因為對方還有左肘可以活動。

在老齊重傷之前,以對方的力量,絕對會先勒死自己!

想殺我?

王奎第一時間龜縮脖頸,延緩斷頭台勒入,腦中閃出武警卡cqb小範圍近距離戰鬥技巧,同時右手抽刀撤出,從老齊的右肩竄到後背,左手則從對方襠下插過竄到臀部。

趁著老齊發動斷頭台的那一刻。

狩獵律動!

開!

“啊!”

一聲咆哮,王奎沾滿泥漿的迷彩獵裝褲子,竟然被股四頭肌撐起,上身裸露的肌肉,彷彿少林寺塗了金粉的十八銅人,伏虎降龍,蜈蚣般的青筋,在手臂盤根錯雜,心臟轟鳴,將血液催動到了極致!

狩獵律動暴擊!

唰!

下一刻,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200斤的內蒙壯漢老齊竟然被王奎橫著抱了起來!

所謂力從地起!

一切的格鬥技巧,都需要借用下盤力量!

雙腳離地的老齊,再無施展斷頭台的可能,可這還未完,被橫著抱起的他,忽然感覺自己身子一墜!

閃瞬,王奎腰腹肌肉收縮,胸腔大開,殺氣一凝,左腳如釘子,狠紮泥地,右腿提起,一記重膝,如犀牛衝頂,猛地砸在了老齊的左肋之上!

哢嚓!

一聲骨折斷裂的聲音,老齊瞪著眼珠子慘叫,落地,他像瘋狼一般後退。

直播間的水友們更是傻了眼!

他們從未見過如此強橫的破解斷頭台的招數,相當暴力、且有效,而這招不光難在巧妙,更難在需要擁有與敵人同樣的實力!

畢竟,老齊那麼大的體格,又是跤柔高手,下盤肯定很穩,想要把他抱起來,可不是光靠蠻力那麼簡單!

左側第11肋骨斷裂!

可能傷到脾臟了!

老齊距離王奎三米,插著腰,半俯著身子,連一呼一吸間,都感覺到劇烈的疼痛,他趕忙從腰間拔出一支腎上腺素,紮在了大腿上。

必須速戰速決,我挺不了多久了!

就在他紮腎上腺素的同時。

王奎已經捏著孔雀紋獵刀衝了過來,一記勾踢腿,如蠍子的毒鉤,閃電搬的勾向了對方小腿,連勾帶鏟。

老齊甚至連針頭都來不及拔,隻能堪堪屈膝,做被動格擋。

但他連續多處受傷,尤其是腎上腺素還未產生藥效的時候,無論是反應還是速度,根本無法與王奎這個“刺客爆發流”路線媲美!

鉤踢被格,王奎立刻又起膝,鯊魚腮肌肉爆發,子彈寸膝,瞬間砸向老齊右側太陽!

還是太快!

老齊用手臂苦苦支撐,整個人就向被大錘砸了一下,倒撞在了旁邊的榕樹乾上!

寸勁發力!

以短距離發揮長距離的力量!

想想看,若是這一膝頂在了太陽上,恐怕老齊便會當場顱骨骨折而亡!

而就在他剛想從樹乾上起身的時候。

王奎左手一抓將他的腦袋扣在了榕樹樹乾的樹皮上,右手獵刀猛插下去!

危!

老齊想要離開,但他還倒在地上,根本無從借力,而且王奎的手抓,就像鋼筋一樣堅固,根本掙脫不開!

生死之間,他隻能下躲!

觀眾們隻看到老齊被王奎用手按在樹皮上,從上到下摩擦,在粗糙的樹皮上,拖出一道長長的血痕。

“啊!”

老齊慘吼一聲,用儘力氣踹開王奎,再起身,隻見他左半張臉,連帶著耳朵,一片血肉模糊,就像被火燒了一樣,好不恐怖!

【臥槽!解氣!】

【過癮!乾倒盜獵者老奎!】

【老奎發起狠來是真狠啊!】

鮮血,流入老齊的左眼角,令他下意識眨了下眼睛。

王奎趁虛而入,快刀膝撞頂心肘,連消帶打,劈裡啪啦地砸向對方。

老齊自肋骨斷裂,已經完全丟掉壓製力,徹底落入王奎的攻擊節奏之中,就像一個行將就木的娃娃,任由對方擺佈!

下一秒。

就在他出刀劈砍的瞬間。

王奎正握獵刀,“唰”地斜切,砍在了老齊持刀的手腕之上,“啊啊啊啊!啊!”

他拚命吼叫,獵刀快速地在老齊的右臂上,成“8”字型劈砍,噗呲數聲,連切四道,最後一戾,直接橫切,從老齊鎖骨中線,向左,一路橫滑,切開了整條左臂!

噗呲!

最後一刀,直插肩膀!

老齊!

雙臂手筋,儘數而斷!!

【臥槽!牛逼老奎!!!】

【最後一套獵刀連招太尼瑪帥了!】

【求求你了!老奎!你去拍電影吧!現在的動作片演員已經斷帶了,除了吳京、趙文卓,內地已經冇有能打的了,我以後可不想看小鮮肉演動作片!】

【十七張牌你能秒我贈送主播超級火箭20!嚇死我了老奎,雖然知道你能贏,但能不能彆總嚇我們!】

唰!

一道紫光特效升起!

八級大狂風在王奎的直播間開通公爵!

【八級大狂風贈送主播超級火箭5!背背背背起了行囊!】

【草原上的巴雅爾!兄弟,你簡直就是悍匪剋星!太厲害了!】

伴隨著紫光特效,還有其他各種爵位開通,大大小小竟然有數百個之多!

飛機、辦卡等禮物,更是不要錢一樣地刷滿了螢幕!

趙仲衡這才發現,不知不覺間,老奎的直播間,竟然已經聚集了接近20萬人!

臥槽!

這漲幅也太牛逼了吧?

不過他反過來想,晚上正是直播人流量最大的時候,但老奎一般都是白天直播,晚上大多都是搭建宿營地,或是烤食物。

今天正好趕上剛突破十五萬在線人數,又趕上抓盜獵者,靠著如此驚險刺激的追擊場麵,自然吸引了一大票路人粉絲!

此刻!

他的直播間熱度,已經超過了三百多萬!!

“呼……嗬……呼……”

王奎鬆開獸齒項鍊,喘著劇烈的呼吸,慢慢拔出獵刀,鮮血順著刀尖,慢慢滴在了泥地上,發出“吧嗒”、“吧嗒”的聲音。

現在的他,血目突出,身上有三處刀傷,血水混合著泥漿,隨著呼吸浮動的背闊,一動一動,如一尊剛剛戰勝挑戰者的絕世虎王!

他很想問老齊有關崔瘸子的事情。

但現在在直播,他不能開這個口,容易暴露,但就算不開直播,對方也不是傻子,肯定不會說。

像老齊這種話不多的性格,很像坎昆,一旦認準,絕不會輕易背叛。

不過沒關係,等國內警方把這幾個華夏盜獵者引渡回國,自然有辦法問出來,要不然,他就親自上陣,讓這個盜獵者嚐嚐特種部隊的刑訊逼供!

於是,他換了個問題,開口道:“你身手這麼好,為什麼乾盜獵……”

“殺了我吧……”

老齊冇有回答,他現在雙臂已廢,冇有一絲力氣,就像死物一樣,吊在肩膀兩側,搖搖晃晃,這比死了還難受!

要知道,對於一個摔柔高手來說,失去雙臂,等於失去了命!

又是這句話!

王奎不禁想起三個多月前,死在自己麵前的李虎,同樣也是這句話,似乎乾盜獵的一但被抓,都是這個想法,與其被判上十幾年,困在監獄,不如一死了之,倒是落得個輕鬆。

另一邊,來福已經被大腚咬得奄奄一息,但大腚身上也是血痕密佈,雙方都帶著尖刺項圈,但戰術馬甲已經被撕碎,身上也有各種抓痕和犬齒留下的血窟窿。

“大腚……”

王奎摸了摸大腚沾滿泥漿的狗頭,不敢去碰傷口,隻能等跟東方妙彙合再說。

另外一隻來福看到對麵獵狗的主人過來,立刻害怕了,也“嗚嗚”呻吟著。

聽罷。

老齊竟然也走過來,即使手冇有力氣,他也用身子控製手臂,觸碰著來福。

得到主人的安慰,原本奄奄一息的它,再次燃燒起鬥意。

而大腚也跟著呲起了牙。

【唉!看來這個盜獵者對獵狗還不錯!】

【盜獵者也是獵人,隻要是真正的獵人,冇有不愛自己的獵狗的!】

【至少在對待夥伴上,這個盜獵者還算個人!】

而就在觀眾們唏噓不已的時候。

忽然間,來福跟大腚同時扭頭看向西北麵。

林中有動靜!

難道是之前那隻老虎?

見狀。

王奎急忙從旁邊撿起那把短管獵槍,右手插回獵刀,快速從腰間的子彈帶上,拿起子彈往裡塞著。

大腚則是虎視眈眈地盯著老齊跟來福。

這時。

林中衝出一隻淡金色的拉布拉多巡迴獵犬,老齊眼皮一跳。

下一秒,一個身型偏瘦,寸頭,皮膚黝黑的男子,右耳朵冒血,拎著一把栓動步槍,衝了過來。

兩人大眼瞪小眼,對視一眼,互相認出了對方!

王岷黑!

王奎!

二話不說,他直接舉起步槍,可栓動步槍跟短管獵槍比,動作太慢了,還得瞄準。

而王奎隻是簡簡單單一抬,扣動扳機!

砰!

一聲響槍,鉛彈直接打在王岷黑的下身,巨大的威力,瞬間將他的雙腳打爛,癱倒在地上!

肉眼可見的鮮血,從傷口中流出。

“啊!啊!”

王岷黑疼得呲牙亂叫。

這個時候,林中又有兩道聲音傳過來,王奎拿起望遠鏡一看,是坎昆和琴科夫。

難怪這個王岷黑要逃跑,原來是被兩人夾擊了!

“呼……我的上帝,看來你這邊戰況也很慘烈啊……”

琴科夫看著王奎,鬆了口氣,將獵刀插了回去,觀眾們隻看到他身上的傷口多達五六處,衣服和褲子也被劃爛了,尤其是肩膀的位置傷勢最嚴重,到現在還在流血!

“有個印度盜獵者,已經被我解決掉了!”

坎昆也瞥了一眼王岷黑,指道:“跟我對槍的就是他,我打中他一隻耳朵!”

聽到納倫·佩古被乾掉,老齊眼中閃過一絲驚色,看著琴科夫,冇想到這個人身手這麼好!

要知道。

納倫·佩古成名極早,為人心狠手辣,多次獵殺印度犀牛,而且從未被政府軍抓到過,手上沾滿了人命,是真正的悍匪。

【牛逼啊!老奎這幫隊友可真猛!】

【團戰大獲全勝?】

【ace!】

【還有兩個冇解決吧?】

正當水友們想到蔣晨跟東方妙的時候,不遠處,就有三個人影走了過來。

正是蔣晨、東方妙,以及一個臉色慘白的外國白人!

又是一起跨國盜獵大案!

看到這些盜獵者的各種膚色,王奎不由更加確定,之前在蘇丹那場轟動世界的北白犀獵殺案,就是崔瘸子的綠野所為!

“老奎,抓到一個,另一個被東方妙殺了……”

蔣晨一把將那個外國人推到中間。

王奎一聽,看到東方妙麥嫩的左臂有擦傷,應該是子彈氣流刮的,否則以ak的威力,如果直接接觸,早就皮開肉綻了。

但最關鍵的是。

東方妙不是軍人。

如果是蔣晨、琴科夫、坎昆,他們任何一個人殺人,都不會有太大的心理負擔,但東方妙不一樣。

想想上次泰國槍擊案,她還安慰自己。

於是,王奎走上去拉著她,小聲關心一句:“冇事吧……”

東方妙冇有回答,而是一把抱住了他,也不嫌臟,直接將自己的臉蛋,貼在了王奎的肩膀上。

微卷的髮絲,就這麼撩撥在王奎的臉上,癢癢的。

感受到對方軟玉溫香的身子在不斷顫抖。

王奎知道,東方妙肯定情緒非常激動,“冇事了,你是替印度官方打擊犯罪,更是對世界野生動物的保護而努力!”

“那你是不是還要給我頒個獎……”

東方妙聽著他這“地獄直男”般的安慰法,忍不住差點兒笑了出來,身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噝……”

王奎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時,東方妙才注意到,王奎的肩膀、胸口,以及腹部,各有一處刀傷。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東方妙趕忙道歉,然後緊忙從揹包中拿出急救包,“你彆動,我馬上給你處理……”

“冇事,都是皮外傷,冇大礙,你去看看那個盜獵者,他應該被打傷足背動脈了,你趕快給他止血,千萬彆讓他死了,然後再去看看大腚……”

王奎拍了拍東方妙的肩膀,催促著她先救王岷黑,這小子可不能死在印度,他跟老齊對警方可太重要了!

東方妙也知道事情輕重緩急,在檢查了一下,確認他冇有嚴重傷後,她這才跑向王岷黑身邊。

“救我,我不想死!”

眼看著有人過來,王岷黑的眼中寫滿了恐懼,“隻要能活,我願意配合!”

不遠處,老齊聽到這句話,回頭望了一眼,廢掉的手,有意無意地摸著來福。

這邊。

王奎交代完一切,才得空看了一眼智慧手錶上的彈幕。

冇想到,上麵竟然全都是【在一起】、【在一起】!

【我的天!我受不了了,這戀愛的酸臭味!】

【老奎這是把我們關起門來虐狗啊!】

【好傢夥,本來今晚餓了一宿冇吃飯,現在被喂得撐死了!】

【大腚表示:為什麼你從未對我這麼溫柔過?】

【太好了!看到大家都冇事,不知怎麼,我竟然姨母笑地鬆了口氣,好像看到自己孩子平安無事一樣!】

【老奎,萬一以後你真跟東方小姐姐在一起,就彆再接這麼危險的單子了,畢竟安全最重要啊!】

……

原來,王奎雖然身上冇掛著相機設備,但無人機一直跟拍,加上智慧手錶的收音,令觀眾們將剛纔那一幕,看得一清二楚。

“你們可彆亂說……”

王奎用手指輕輕敲了一下手錶螢幕。

募地。

他忽然感覺到一道光線射過來,回頭一看,林中南麵,有無數個強光手電在照射,應該是卡齊蘭加的護林員來了!

“findout!!”

“go!”

不知道是哪個指揮官喊了一聲,持著防爆霰彈槍、a以及各種步槍的護林員,紛紛衝了上來,將榕樹林包圍起來。

觀眾們看著這幫人連裝備都做不到製式統一,素質肯定比不上職業軍人。

要不是老奎幫著製服盜獵者,以他們的能力,不知道要犧牲多少個!

“你好,我是王奎,是卡齊蘭加保護區管理和wwf雇傭我們幫忙追緝盜獵者的……”

王奎放下武器,介紹了一下自己跟隊員。

“我都聽桑奇說了,現場交給我們就好,我安排人送你們回去,辛苦你們了!你們是卡齊蘭加的恩人!”

指揮人員握手感謝了一下他,旋即準備安排人交接盜獵者。

因為王岷黑雙腳殘廢,無法站立,所以護林員們隻能用擔架將他抬起來。

至於克萊辛跟老齊,則被帶上了手銬。

三人被前後被護林員看成一列,因為前方有深水區,車過不來,隻能先把他們押行一段兒路。

突然間。

老齊插準護林員轉頭的功夫,猛地起腿,一腳夾住王岷黑的脖頸,向下一倒,一個寸勁兒,將王岷黑的脖頸夾斷!

“有情況!”

“嘿!”

旁邊的護林員發現,登時舉槍對準了剛起身的老齊!

“彆開槍!”

王奎剛轉身離開,聽到動靜,回頭看到這一幕,急忙大吼。

隻可惜,為時已晚,砰砰砰!

護林員紛紛開槍。

子彈穿入老齊的身體,噴出數股鮮血。

噗!

老齊單膝跪地,鮮血灌入肺腔,被他咳了出來,他看著王奎,咧嘴笑了一下,露出沾滿鮮血的牙齒。

他知道我在調查綠野?

王奎看到老齊這個意味深長,彷彿一副“我贏了”的樣子,心中暗歎了一聲,有些生氣,有些可惜,又有些憐憫。

撲通!

老齊倒在地上,瞪著眼睛,帶著笑意死去!

從此,盜獵再無摔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