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二百二十八章 遼東下山虎(求訂閱)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二百二十八章 遼東下山虎(求訂閱)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啊這……也太帥了吧?】

【好傢夥,太熱血了,我已經感覺自己就是老奎了!】

【老奎這一副造型真是跟戰神奎爺好像啊啊!!】

【純戰狼,請問這是《路人3》拍攝現場麼?】

【好一個勇鬥盜獵者,鐵骨錚錚的漢子,爭,天地有數;戰,敗吾不存!!】

……

因為360記錄儀是360度全景拍攝,所以即使王奎將設備扔到地上,仍舊能很清楚地拍攝到兩人的樣子。

遠在百公裡外的趙仲衡看著老奎的樣子,心知他已經動了殺心,哪怕是捨命,也要拿下這個盜獵者,不禁開始咬牙擔心起來。

王奎現在叼著齒骨項鍊的樣子,破有些清末起義,大刀敢死隊的人,咬著自己的辮子,義無反顧地跟洋槍洋炮乾的視死如歸!

慢慢地,他平直舉起持刀的右手,將刀刃如劍一般,指向老齊。

這是什麼路數?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老齊眼皮一跳,他還從未見過如此持刀的架子,既不像戰術刀打法,也不像獵刀打法。

“呋——!”

募地,王奎用力提氣,虎齒竟成了哨子似的,發出尖銳的嗤響,端是嚇人!

而也就是這麼一嚇,令老齊分了神。

趁此機會,王奎先行出刀,後腳蹬地,前腿股四頭肌瞬間撕裂,爆發出蠻橫的力量,身如鬼魅般,突進到了老齊眼前,手中的刀尖立刻化作毒蛇,嘶嘶抖鳴,直刺中門!

擊劍?

老齊心中好奇,左手壓刀下擋,右手斜戳王奎左腦!

可誰也冇想到。

他剛用左刀將王奎的博伊獵刀格下去,緊跟著,就發現王奎持刀的手腕,靈活得像一條濕滑舌頭一樣,舔著他的刀身,翻轉過來,一刀劃傷了他的小臂背部。

這是什麼路數?

老齊急忙後退,看著王奎晃動手腕的獵刀,忽然明白:“兵擊術!?”

他在法國服役的時候曾經在訓練時見過這種兵器搏殺手段。

一個歐洲單手劍高手,甚至可以連續對付好幾名持械人員,他們的手腕力量極大,而且異常靈活,不像是在用武器,而是把武器當成身體的一部分!

華夏話!

水友們第一次聽到了盜獵者說話。

可還未等他們來得及討論,王奎再次提刀上前,正如老齊分析的那樣,他已經將hema兵擊卡的短兵技能,融入到了刺殺操當中。

古代冷兵器搏殺,可是真正實實在在的殺人技。

老齊眼神瞄定,決定主攻下盤,雙腿一滑,左手甩刀衝著肚子橫切,被王奎彎腰閃過,右手緊跟著回紮,如陀螺一般,刀鋒在空氣中高速旋轉。

唰!唰!

王奎連連閃避,募地,他左腳一橫,身型側開,右腿一記提膝,如重炮撞擊,砸在了老齊左臂掄刀而至的關節處。

如果是以往。

以老齊的體格力量,小關節硬抗大關節,雖然很吃力,但至少能硬頂住。

但現在,他左側肋骨位置的肌肉被刀刃挑傷,悶呼一聲,刀都差點兒震掉了!

未完!

膝擊命中,王奎的小腿緊跟著就像彈簧一樣竄出,“啪”,腳麵驟然擊打在老齊頭側!

老齊隻感覺腦瓜子“嗡”的一下。

雖然彈踢的力量並不像掃踢和鞭腿力量那麼大,但王奎這一腳,一是強在突然,二是強在命中點,正好是他的太陽穴!

太陽穴下就是大腦顳葉,掌管著人體聽覺中樞和平衡感覺,骨質極脆,受重擊後,輕則腦震盪,重則死亡。

所以,在古代各路外家拳譜中,這裡也被定為“死穴”之一!

趁著老齊晃神的刹那,王奎獵刀下刺,迅猛如雷。

老齊隻能本能地用右刀格擋,但他用手腕輕輕一挑,就破開了防禦,刀刃快速地在老齊右臂上,噗噗!連劃了兩下!

鮮血與疼痛,瞬間激醒了老齊。

生死之間,他一個熊抱,直接掐住了王奎的雙腿,渾身肌肉隆起,腰背如山,身子前衝,一個旱地拔蔥,竟然要將王奎推摔出去!

柔道!

下潛大抱摔!!

老齊出身內蒙,家境一般,最早就是練蒙古摔跤出身,隻可惜蒙跤是小眾競技,並冇有給他帶來什麼收入,但也正是摔柔練出來的體格,令他成功入選法外招兵!

進入法外後,教官專門針對他蒙古跤的特點,轉練柔道,在擒抓摔鎖方麵,非常擅長!

下潛抱摔,是眾多摔柔術中最常見的一招,極為隱蔽迅速,一旦破掉重心,毫無破解之法,隻能等著被摔,輕則震痛恍惚,重則尾椎骨斷裂!

哪怕這裡是泥地,也足夠王奎這小子喝上一壺的!

【老奎!】

【臥槽,這個盜獵者體格太猛了,老奎不應該近身打的!】

【柔道抱摔!這招起腳了就冇辦法破解了!】

【要我說,直接扣他小鳥!】

……

鏡頭之下,觀眾們隻能看著王奎被老齊抓起衝了出去,一旦落地被震暈,老齊就能趁機捅刀!

噗嘰!

落地的瞬間,王奎先是屁股著地,然後是後背,最後是雙臂跟頭部,整個身子骨就像散了架一樣,碎成了成百上千段兒。

也虧了這是泥地!

要是換成硬路,指不定就直接昏過去了!

狩獵律動!

嗡!

王奎頭昏腦脹的瞬間,立刻開啟了項鍊第二技能,一下子,隨著呼吸加快,心臟劇烈跳動,肺部進氧量增加,他腦袋一下子就清醒過來,連帶著五感全部變得異常靈敏!

而這時候。

他正好看到老齊反握戰術刀,狠插下來!

刀刃閃爍著冰冷的寒芒,距離他的頸窩,隻有十幾厘米,生死之間,他雙腳突然踢起,如兔子蹬鷹,砸在老齊胸腹,1.6倍的腎上腺素爆發,全部燃燒,就算是鋼管都能踢斷。

砰!

老齊登時就被踢飛了出去!

好機會!

王奎連站起來都來不及,直接從泥漿上滾過去,一刀紮下,刺在了老齊左小腿,卡在髕骨之上!

“啊!”

老齊吃痛一聲,一腳踹向了王奎的手腕。

刀被踹開,王奎仍舊得勢不饒,俯身匍爬連環插刺,噗噗噗噗追著老齊後逃的腿部連插,隻可惜下下都落在泥漿中,最後叭地一聲,撕碎了他的褲腿!

雙方在泥漿中滾來打去,身上沾滿了泥漿,完成變成了黑色泥人。

起身。

兩人再次分開,互相都有了忌憚。

旁邊。

大腚跟來福也從地上分開,兩隻狗子身上除了泥巴,就是血痕跟咬痕,這也是第二次,觀眾們看到有能跟大腚一拚的獵狗。

要知道。

之前那隻在在老奎老家遇到的阿拉斯加,可是接近大腚兩倍的體重,而眼前這隻狼狗,體型跟大腚差不多,竟然能拚個五五開,太少見了!

【誰知道這是什麼狗啊?這麼猛?】

【應該也是狼狗,會不會是德國黑貝?】

【不像,德國黑貝的耳朵更尖,這隻獵狗的耳朵有點兒大,像是混血!】

【這盜獵者的狗太強了,如果老奎能把它收服就好了!】

【不容易馴服,畢竟這狗應該跟主人好幾年了,狗最忠誠了,大腚容易馴服,是因為被主人虐待拋棄,而且時間短!】

……

就在觀眾們發彈幕討論老奎和大腚的戰局時。

隔壁“戰場”。

“你還有子彈麼?”

琴科夫撬動槓桿換彈,瞥了一眼,問向旁邊的坎昆。

“就剩兩發了!”

坎昆作為狙擊手,一切細節必須掌握。

鋒——!

琴科夫從腰間拔出一把俄羅斯大寬刃獵刀,咧嘴道:“他們也許久冇有開槍了,估計也把子彈打光了,你還能看到人影麼?”

“看不到。”

坎昆搖頭。

抿著嘴,琴科夫將自己的馬林1895gs遞過去,帶上特佩洛夫:“我這把槍也還有兩發子彈,你幫我盯準那個狙擊手,我摸過去看看!”

“好!”

坎昆總是話不多。

但琴科夫知道,你可以百分百放心把自己的後背交給他。

旋即,他開始從林中左側繞過去。

作為俄羅斯前職業陸軍,半隻腳踏入阿爾法部隊的手兒,突襲的事兒可冇少乾。

有個笑話說得好:“劫匪說阿爾法來了,人質一聽,連忙說給我一把ak,我跟你們一起殺出去”,雖然玩笑不能當真,但足以證明俄羅斯軍人的凶猛!

砰——!

這時,一發子彈打在了琴科夫的身後,但他冇有絲毫停頓,甚至都冇有回頭。

緊跟著,坎昆便開了一槍,打在了對麵狙擊手位置的樹乾側!

“呼……”

王岷黑躲在樹後,心跳得賊快,剛纔隻差一點兒,他就見閻王了,“王奎從哪找來這麼厲害的狙擊手,老齊那邊還冇解決麼?”

納倫·佩古黑白雙色的異瞳,閃爍著興奮的光芒,下一秒,他從腰間拔出兩把彎月刀刃,類似鷹爪一樣的彎刀。

是異形武器!

“對麵有人摸過來了,我冇子彈了,你在這兒等著,我去乾掉他!”

放下句話,納倫·佩古就拉著獵狗,悄無聲息地離開了。

十幾米後。

雙方兩狗在一棵巨大的水榕樹下相遇。

“老夥計,碰上我,算你倒黴,知道麼?”

納倫·佩古舔了下發黑黃臭的牙齒,弓著背,雙臂格在身前,陰聲厲笑,月光拉長他的身影,尤其配上手中兩把如鐮刀一般的彎刃,如同惡魔!

“你嘀嘀咕咕說你媽呢!”

由於印式英語口音很重,還夾雜著些許印地詞彙,琴科夫根本聽不懂,不過他這著暴脾氣是一點兒不慣著對方,直接揮刀砍了上去。

另一邊。

坎昆吸著氣,趴在沼澤水中,嘴裡叼著一根嫩草,手持十字勳章步槍,一直獨眼,盯著瞄準鏡。

獵狗沙邦就坐在他旁邊,警惕著四周。

他看似很輕鬆,但實際最累,身為狙擊手,冇有觀察手在旁邊,一切都要自己去看,不斷從單筒望遠鏡和瞄準鏡中切換。

而對麵這個不知名狙擊手,槍法非常好,他幾次都是死裡逃生。

儘管雙方相隔幾十米,但就像仙俠小說中的靈魂出竅,早就在虛空之中,交戰數次!

同一時間。

西邊200米外。

拔都帶著蔣晨跟東方妙,成功追上了跑掉的兩個盜獵者。

樹後,安巴尼推了一下克萊辛,“你先走,我托住他們!”

“謝謝!我的上帝,今天真是無比糟糕的一日!”

克萊辛的肩膀和大腿,流血越來越多,連走動起來都很費事兒,要不是老齊那一針腎上腺素支撐著,估計早就疼得倒地不起了!

對麵。

東方妙看著那個受傷的人逃跑,立刻扣動扳機,兩發點射,掃在了身影末尾!

突突突突!

冇想到,轉眼,對麵就開著全自動,掃射過來!

“不行,對麵火力很猛,一時半會兒怕是拿不下,蔣晨,你帶著拔都去追,這個人交給我對付!”

東方妙幾次探頭,對麵都用子彈將她打回了樹乾。

蔣晨也冇反駁,因為他現在手臂跟大腿都中了手雷鋼片,行動不便,留下來,萬一躲槍的時掉了鏈子,很可能就會丟了性命。

於是,他直接從旁邊繞出去。

見狀。

東方妙吐了下氣,將黑色鴨舌帽推成反帶,目光一眯,果斷扣動扳機,壓製對麵,給蔣晨創造追擊空間!

滴!

答!

泥漿地。

王奎臉上的泥漿,順著臉頰,聚集在了下巴上,最後化作一道泥點,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雙方的眼神,都充滿了血厲,勢殺不可。

“吼——!”

突然間,榕樹林東不遠,傳來了一聲震天的虎嘯。

【臥槽!有老虎!】

【老奎!快跑!彆打了!有老虎!】

【是啊,你現在冇槍,孟虎一來就全完了!】

【逃啊!老奎!讓盜獵者替你喂老虎!】

水友們在直播間內能清晰地聽到老虎的吼叫聲,證明它距離老奎不會太遠!

這是非常危險的!

隻可惜。

王奎根本冇時間去關心彈幕。

不光是他,老齊同樣冇有理會這聲虎嘯。

兩人就彷彿從未聽到一樣,眼中隻有對方!

“吼——!”

“啊啊!!”

“啊!”

下一刻,伴隨著榕樹林中又一聲虎嘯,老齊跟王奎同時怒吼,一人彷彿內蒙草原狼,一人彷彿遼東下山虎,掄著刀刃,狂奔著衝向對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