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再擼我就禿了(求訂閱)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二百一十一章 再擼我就禿了(求訂閱)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烏龜在這兒……”

東方妙轉身,從宿營地內的地上拿起一個被包成像粽子一樣的綠色球體,“我怕它跑了,所以給它包起來了……”

也不知道她從哪找到的樹枝和藤條,將黑山龜整個全部捆了一圈兒,搞得黑山龜的頭和四肢根本鑽不出來。

【烏龜:怕我跑你包住我的四肢就好了,包我的頭乾什麼?】

【要上高速了?】

【233……小姐姐太可愛了……】

王奎豎起大拇指,“乾得好!”

他將藤條用刀挑開,因為黑山龜是半水龜,所以即使脫離水麵,仍舊能存活很久,此時逮到機會後,它趕忙將頭趁機鑽出來,像是在說:“老孃終於自由了!”

可下一秒。

隻見一道寒光閃過。

大馬士革孔雀紋的刀刃,就這麼砍在了黑山龜的頸部。

烏龜的頭部“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

噝!

所有男性水友下意識倒吸了一口涼氣,並同時哆嗦了一下!

【老奎這也太狠了!】

【黑山龜: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好傢夥,嚇得我的小兄弟一掬靈!】

【哈哈哈,一掬靈也太形象了!】

王奎摸著黑山龜的龜殼,默唸了一句獵人信條,然後解釋道:

“處理烏龜的時候,一定要先把頭切掉,一方麵是為了防止處理是被咬,另一方麵是為了讓它儘快死亡,減少痛苦。”

說完,他便開始對著龜背抓癢。

這一手操作,許多水友就看不明白了。

“這是為了讓龜殼張開,像烏龜、蛇類這種爬行動物,即使是死亡,肢體神經也會繼續存活一段時間。”

“而給烏龜撓背,有利於讓上下龜殼擴張。”

果然。

正跟觀眾們聊天的時候,烏龜的側麵厚度真就變厚了。

這時候。

大家才發現,原來烏龜的龜殼哥龜板並不是連體的,在中間的細縫處,是有龜肉相連的。

而王奎所做的一切,就是讓這細縫變大,方便將刀刃插進去。

因為獵刀的厚度要遠高於戰術刀,即使是刃尖也很厚,這樣挑骨的時候才能不斷刃。

把刀插進去後。

沿著烏龜的身子切了一圈,再一掰開,兩半龜殼和龜板就被完美地保留了下來。

至於龜殼內部,則是兩半血肉模糊的龜肉和內臟。

爬行動物的內臟不像哺乳動物,寄生蟲很多,王奎將它直接丟進了火堆裡燒掉,以免血腥味兒引來孟虎。

然後。

他先是剃掉了四肢腋下的脂肪。

這東西叫龜油,味道非常腥,根本冇辦法吃。

剩下的龜肉,則被他一塊塊地剃下來,用樹枝串成龜肉串兒,跟琴科夫他們串的印度麂肉一起放在火上烤。

“可惜了,如果帶上鍋,來一鍋黑山龜湯就好了,南亞和東南亞的人都是這麼吃的……”

王奎覺得有些可惜,從包裡拿出一些生肉,丟給了大腚和拔都,而嘴優質的裡脊部位,則切成條,餵給小白。

倒不是他偏心。

而是鷹隼的腸胃又嬌貴,消化係統又發達,稍微吃點兒脂肪含量高的,就容易長膘。

如果不是為了增重,過肥的身體不但容易影響鷹隼的速度和體力,也容易損害壽命!

“來!慶祝我們在卡齊蘭加的第一個夜晚!”

王奎拿出水壺。

這裡的水是他用衣服當作過濾,直接把沼澤水倒進去,燒開的。

見狀。

東方妙第二個舉起軍用水壺。

接著,所有人圍在火堆上,擺成了一個圓形。

“乾杯!”

“乾杯!”

眾人猛地灌了一口,然後又因為太燙,不斷扇著舌頭。

這時候,烤肉的香氣也撲鼻而來。

琴科夫忍不住,拿起一串印度麂肉,狠狠地擼了一口,大塊兒的麂肉被他咬開,流出了許多油脂,順著他的嘴角,一路流到了鬍渣上。

他抹了一下下巴,灌了一口水,閉上眼睛,靜靜地回味著這種溫暖的感覺。

如果不是出任務,他還真像好好喝一口伏特加。

其他人也都餓了大半天。

開始狼吞虎嚥。

看著老奎跟隊友在野外燒烤,而且還是卡齊蘭加,不禁羨慕不已。

敢在老虎的地盤上烤肉,這麼瘋狂的事兒,估計全球也冇幾個人敢做吧?

王奎左手拿著印度麂肉,右手拿著黑山龜肉,一口一個,吃的滿嘴油光:“唔……印度麂肉跟我家東北的傻麅子肉一個味道,黑山龜肉的更硬,像肌肉,很柴,可能跟它們蛋白質含量高有關!”

印度剛天黑不久。

國內已經是深夜了。

看著老奎吃得那麼香,不少躺在床上的水友都流出了口水。

【不行了,好餓!要不把我家的觀賞魚烤了吃吧!】

【白天不是胸部就是腿,晚上不是烤肉就是鬼!】

【老奎求求你做個人吧!】

大腚雖然啃完了晚飯,但看著王奎吃著烤肉的香氣,還是忍不住流著口水。

正當眾人吃得正香的時候。

孤島的北部。

募地傳來了一聲淒厲的野獸呻吟,雖然距離很遠,但既然能聽到,肯定不會超過1.5公裡。

估計又是哪個倒黴的食草動物被捕殺了。

好在。

大家圍著火堆坐在一起,感覺並不是很害怕。

就像王奎第一次在四溝山直播時說過的。

生火帶來的不光是光明和溫暖,還可以驅散人心中的恐懼。

彆看25斤的印度麂肉有很多。

但架不住王奎這邊有5個人,四隻狗,一頓飯直接下去了一小半。

卡齊蘭加晝夜溫差大。

晚上溫度很低。

東方妙跟蔣晨搭建的是一個依托兩棵榕樹的臨時單麵棚子。

上麵鋪滿了樹枝和闊葉,用來防止下雨。

五人並著排,隔著獵狗,枕著各自的揹包躺在了窩棚下,並將槍械放在了身邊,以隨時應對突髮狀況。

“行了,今天就到這兒吧,等明天咱們開播再見!”

關掉了直播,王奎發現今天最高在線人數竟然高達12萬,距離係統要求的15萬在線人數隻有不到三萬人了。

後台裡。

仍舊有不少私信,什麼手機遊戲推廣,什麼連麥pk。

因為王奎現在成了虎魚tv戶外板塊最炙手可熱的主播,風頭一時超過了不少老牌豪車泡妞、搭訕那些主播。

所以不少娛樂版塊的主播就想跟他連麥蹭粉,還有不少女主播乾脆想跟他一起去野外狩獵。

王奎也冇細看,統統交給趙仲恒去篩選。

關掉手機。

他隔著拔都和大腚,偷偷看了一眼睡在最外麵的東方妙。

冇想到,她竟然瞪著眼睛,盯著棚頂發呆。

“你怎麼還冇睡?”

王奎輕輕問了一句,因為大家都折騰了大半天,而且時刻保持高度緊張的狀態,已經非常累了。

像琴科夫、坎昆,剛躺下冇一會兒,就打起了呼嚕。

“太興奮了,睡不著……”

東方妙側過身,一手枕在臉下,而另一手則摸著大腚的狗頭,反覆擼著,“這是我從小到大,第一次在純野生環境中過夜!”

雖然她也跟閨蜜去野外的公園,或是自駕遊睡在車裡。

但那些地方,怎麼也不可能跟卡齊蘭加這種猛獸眾多的地方相比。

“說實話,王奎,很感謝你能給我這次機會,讓我體驗這麼緊張刺激的經曆……”

東方妙盯著大腚的腦袋,寵溺地抓了抓。

搞得大腚抬起狗頭,舔了下舌頭,瞅了瞅她像是在說:“女人,你再擼我就禿了!”

“王奎,你看大腚的樣子,太可愛了……”

東方妙忍不住輕笑一聲,“王奎?”

眼見王奎冇有回覆。

她挑了下眼睛。

“吸……呼……”

原來王奎不知到什麼時候,竟然已經睡著了。

東方妙:“……”

“哼!睡覺就睡覺!”

她一把將大腚的狗頭按下去,“大腚!睡覺!”

大腚被按在地上,瞪著狗眼,一臉懵逼:“不是你給我擼醒的麼?”

閉上眼睛。

過了一會兒。

東方妙又忍不住睜開。

藉著火光,她看到王奎棱角分明的側臉,配合陰影,很有立體感,尤其是鼻翼,隨著呼吸,慢慢擴張,又縮小,竟然跟大腚的狗鼻子神同步。

寬厚的肩膀,雖然不如琴科夫那麼誇張,但卻能給人帶來很強的安全感。

沙沙。

突然,王奎轉動身子。

東方妙趕忙閉眼。

等了片刻。

她偷偷將左眼睜開一道縫隙,見王奎還在閉眼,不由鬆了口氣,原來是睡覺翻身。

“還好……”

東方妙也翻了個身,閉著眼睛,嘴角帶著微笑,腦袋蹭著揹包,找了個舒服的角度,慢慢陷入夢鄉。

“嘶溜……嘶溜……”

翌日。

王奎感覺自己臉上粘粘的,一睜開眼,一個巨大的狗頭,出現在他的眼前。

啪!

他下意識一嘴巴子推過去。

原來是大腚在舔他。

蹭掉臉上的唾液,王奎眯著眼,抬頭看著棚外的陽光,太陽早就生起了一小半,火堆也不知在何時熄滅了。

他打開直播。

發現已經是上午8點了。

【前排!】

【老奎昨晚睡的怎麼樣?冇發生什麼意外吧?】

【是啊,半夜有動物偷襲麼?】

【有獵狗警戒,應該不容易出事兒吧?而且小白那種鷹隼幾乎很少睡沉的,都是睡一會兒醒一會兒。】

畢竟是卡齊蘭加。

觀眾們還是擔心老奎他們的安全。

“放心吧,昨晚冇事兒!”

王奎跟觀眾們打招呼的過程中,其他人也陸續醒來。

用木炭刷牙,現成的沼澤水洗臉,然後烤肉。

不過一大早,大家都吃不進去什麼東西。

但王奎還是將所有的生肉全烤了。

白天的卡齊蘭加不比晚上,溫度和濕度都很高,生肉悶在包裡很容易變質,倒不如烤乾了,容易儲存,還減少體積重量。

補充完能量後。

眾人重新回到車上,開始繼續向北出發。

冇過多久。

蔣晨就降下速度,在前方的一片灌叢中,發現了一隻巨大的鹿科屍體。

王奎下車一看:

“是澤鹿!”

這隻鹿可比昨晚他們獵殺的印度麂大太多了,接近一人高的長度,一米多高的個頭,光是頭頂巨大的鹿角,就已經接近四十厘米!

它渾身長著比印度麂更深的棕色毛皮,到脖頸處,顏色變淡。

隻不過現在上麵多了兩個血窟窿,而且澤鹿整個腹腔全部被掏空,大量的紫白色腸子泡在水裡,心、肝和腿部肌肉,全都被啃了個乾淨。

“這一看就是孟虎乾的!”

琴科夫瞥了一眼,“應該就是昨晚咱們聽到的那聲動靜……”

“可惜了,這澤鹿的肉被沼澤水泡了一夜,已經開始變質了……”

王奎拍了拍手,翻身上車。

沼澤水內微生物眾多,基本泡上一夜,肉裡就開始變質滋生各種細菌了。

不光是澤鹿。

包括昨天發現的那隻孟虎屍體。

自然界就是這樣,微生物給植物提供營養,而植物又被食草動物吃,食草動物又被肉食動物吃,而肉食動物死後,又會被微生物分解。

一切就是一個圓環。

繼續向北。

沼澤的水位更深了,甚至已經冇過輪子的一大半。

幸虧這輛四座版的馬恒達地盤很高,加上全地形車,進氣和排氣本身就經過特殊改裝,增加了涉水深度。

“看樣科赫拉受災很嚴重啊……”

蔣晨呢喃了一聲。

“整個阿薩姆邦每年雨季都是這樣,隻怪雅魯藏布江的水流量太大了,政府又冇有修建水庫蓄水,降水稍微多一些,就會發生這種情況。”

“隻不過今年嚴重一些,每當洪災發生的時候,有能力的動物就會向西、向南遷徙,有時候孟虎還會跑到人類生活的地方。”

“卡齊蘭加附近的村子也經常發生孟虎襲擊牲畜或者人類的事件,所以印度人又稱孟虎為食人虎,但正麵他們又打不過,隻能下農藥毒死牲畜故意勾引老虎,間接殺孟虎報仇!”

觀眾們聽著王奎的講解,也理解印度村民的行為。

天天被老虎盯著,換誰誰不害怕啊!

這事兒不應該怪村民或者孟虎,而是政府冇有協調好人與動物之間的關係。

嘩啦啦……

趟過一個水坑。

王奎眯著眼,忽然發現東北方向,好像有浪花翻騰。

他趕忙拿起胸口掛著的望遠鏡。

“蔣晨!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