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二百零七章 你有這個實力麼?(公子千姬 10)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二百零七章 你有這個實力麼?(公子千姬 10)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因為這次任務地形多沼澤、湖泊。

所以王奎挑選的基本都是擁有高科技gore-tex鍍膜吸濕排汗功能的專業迷彩獵服,並且不像尼龍麵料那樣,走起路來“咯吱”聲特彆大,一套就要接近上萬。

也虧了wwf同意給他報銷一切路費和裝備。

要不然王奎真不捨得一次性買五套這麼貴的頂級獵裝。

五人身穿不同花紋顏色的連體棕綠迷彩獵服,上身套著一件速乾排汗t恤,斜挎著銅色的子彈夾,腰間綁著多功能裝備腰包,裡麵裝著備用子彈和麻醉彈。

後背則是一人一個便攜戶外揹包。

琴科夫一看就是泡白了的巨石強森。

而蔣晨跟坎昆則是標準的華夏、老撾士兵風格。

東方妙一身獵裝,挎著黑色的a,微卷的高馬尾從幽藍色的作戰帽後穿過,麥嫩的臉上不知何時,蹭上了黑色的槍油,反倒是顯得很酷颯。

她也是全隊負重最大的,急救醫療箱就在她的揹包裡。

當然。

最特殊的,要數隊長王奎。

棕綠色的t恤左肩上,赫然套著一塊兒牛皮護肩,上麵站著帶著黑色鷹眼罩的小白。

他的雙手有軍綠色的特種半指手套,左臂有一個黑色的戰術綁帶,腰間背後,斜跨著一把閉了鎖的短管獵槍,後背一個揹包,右側跨著黑色國度栓動步槍。

下身大腿處綁著大馬士革博伊獵刀。

因為卡齊蘭加空氣潮濕的關係。

他的衣服已經有些蔭漬。

粗壯的脖頸上,汗珠順著那條充滿野性的黑色項鍊,一路流到了虎獅獸鋒利的犬牙之上!

小麥色的皮膚,刀削的顴骨,一頂反扣的深色鴨舌帽,配上他鷹虎一般的獵目,完完全全脫離了他的年齡。

這就是一個經驗老辣的狩獵隊長!

“最後檢查一遍裝備!”

所有人立刻整理了一下刀具、子彈和水壺等裝備。

確認無誤後。

“出發!”

一聲令下。

“汪汪!”

“咯!”

四條獵狗紛紛吼叫著,跟著小隊向那台蔣晨相中的馬恒達roxor衝去,跳上了後鬥。

蔣晨駕駛,琴科夫坐在副駕。

後排則是王奎跟東方妙,坎昆持單筒望遠鏡,跟獵狗坐在後鬥觀察。

這時。手機端::

趙仲衡緩緩將八軸無人機放飛入空。

高空俯視下,一輛藍色的全地形履帶越野車,帶著燃油機的咆哮,快速向卡齊蘭加公園內駛進!

【帥!】

【好傢夥,不知道的還以為在玩《使命召喚》!】

【勇敢者的遊戲?】

【就這配置,彆說孟虎了,棕熊都白扯!】

王奎指揮蔣晨一路向北開。

來之前,他去圖書館和esci的論壇查過大量有關卡齊蘭加的資料。

卡齊蘭加的總麵積超過860平方公裡,其中外圍緩衝區和無人核心區各占一半。

而這兩大區域內,按照方位和動物分佈,共分為三片。

東部地區:阿格拉托利,這裡主要棲息大量鳥類和少量孟虎;

西部地區:巴戈裡,這裡的動物要比東部更豐富;

中部地區:科赫拉,是整個國家公園的核心區,動物數量最多,也是最富饒的地方。

王奎現在要去的地點,正是科赫拉!

隨著向北不斷深入。

一顆顆橡皮樹、榕樹高聳不見其端,空氣潮濕得非常厲害,肉眼可見林中一片片雨霧瀰漫,暴雨過後,一處處水窪隨處可見,午後的陽光驀然間從樹縫之間穿插而入,照在一塊塊淺淺的水窪之上,令綠葉般的新意盎然升起。

印度的熱帶植物種類很多,各式各樣,奇形怪狀,有很多觀眾們都冇有見過。

王奎隨手指了幾個最具代表性的印度植物,比如印度榕、無憂花等,給大家科普。

一個小時後。

道路越來越崎嶇。

儘管土地泥濘。

但馬恒達這輛改裝款全地形車,如若平路一樣,在林中快速穿梭,掀起一陣陣水花。

而就在這個時候。

觀眾們忽然發現,這些巨大的榕樹樹乾上,竟然纏著一個巨大的綠色鐵盒子。

“這是林業野外記錄儀,用來監測生物活動範圍和數量的,同時也可以及時發現入侵的盜獵者。”

正當王奎說話的過程中。

後鬥的坎坤忽然“噓”了一聲,用英語提醒眾人道:“有情況!”

見狀。

蔣晨立刻放慢車速。

而琴科夫和東方妙也把手指放在了槍身保險開關附近。

王奎拿起雙筒望遠鏡,順著坎坤的方向看過去,果真有動靜。

就在三十米外!

臥槽!

開局就高能?

難道是孟加拉虎?

觀眾們不由有些緊張。

之前在迪拜沙漠綠洲裡,虎獅獸隔著六米,一下子就撲到那名中東獵人的車前。

大型貓科的速度太快了,人類根本無法反應過來!

而就在王奎準備示意蔣晨熄火的時候。

忽然間。

對麵的樹叢竟然傳來了人類的呼救聲,估計是聽到了汽車的引擎聲:“有人在附近麼?神啊,我需要救助!”

王奎並未完全聽信對方。

趁著蔣晨調轉車頭的時候。

他將小白放下,拉著坎昆藉著掩體跳下車,用手語指了指自己,畫了個弧線,讓坎昆留在原地,其他人慢速向前。

觀眾們很容易就明白了

老奎這是準備用汽車吸引目標,自己側麵摸過去,坎昆負責遠程架槍。

獵人卡進化到大師級。

令王奎對追蹤腳步聲音的控製,再次上升了一個大台階。

尤其是配合武警卡的偵查係技能。

走過一半距離。

他慢慢從後腰摸出短管獵槍,輕輕撥開保險。

這裡麵早已經上了兩發鹿彈。

一但進入十米作戰範圍內,這把槍的威力,甚至可以打死水牛!

“啊……”

“救命!”

王奎再次聽到求救聲。

的確是很典型的印度式英語口音。

鏡頭切換到他右肩的記錄儀。

第一視角下,王奎屏住呼吸,用短管獵槍的槍口,緩緩撥開他麵前的灌叢。

而觀眾們的心,也懸到了嗓子眼。

撥開葉片。

透過縫隙,他看到兩名身穿藍桔色工作服,揹著獵槍的印度人。

其中一個躺在地上,滿臉痛苦。

而另一人則用槍口不斷戳著同伴腿部附近的地麵。

再三確認旁邊冇有其他人後。

王奎立刻揮手大喊:“安全!”

“是卡齊蘭加的護林員!”

卡齊蘭加的護林員非常多,大概有500多個,而目前他們還冇有到達無人核心區,碰上護林員也很正常。

隨後。

坎昆跟蔣晨迅速趕過來。

觀眾們也鬆了口氣。

“我們是卡齊蘭加和wwf聘請的印度犀營救人員!”

王奎跑到傷者麵前,先給對方看了一眼通行證。

掃過地麵受傷的絡腮鬍印度男子,一臉痛苦。

再一看旁邊那個年輕護林員,果真正在用槍口驅趕一條蛇!

這條蛇,就死死地咬在傷者的右腳踝上!

隻見。

那條蛇差不多一米長,很粗壯,渾身長滿了沙棕色的鱗片,上麵有橢圓形的深棕色斑紋。

沙沙……

此時,它正瘋狂地扭動著身軀,彷彿想用儘全身的力量,將毒牙近可能地紮深。

無論那個年輕護林員怎麼用槍口擺弄他,它都無動於衷,就是不鬆口!

“是鎖蛇……東方,抗圓斑蝰蛇毒血清!”

王奎喊了一聲。

東方妙聽到後,趕忙解下揹包,從裡麵的急救醫療包中,拿出一支貼著一串英文的透明小藥瓶。

卡齊蘭加毒蛇眾多,蚊蟲也非常厲害。

所以為了防止意外發生,他攜帶了醫療急救包。

冇想到剛出發冇多久,就先用上了。

這時候,東方妙又拿出一支0.5毫米的針管,將瓶內的透明液體吸出來:“有過敏史麼?之前做過這款血清的過敏測試麼!”

即使這條毒蛇就在她旁邊。

但她仍舊冇有絲毫慌亂,反而還有些興奮。

對於一個疾控醫生來說,這可是平常很難見到的場麵。

隨著東方妙給護林員做皮試的功夫。

他腳踝腫得更大了,紫紅一片!

就像這條蛇在對著他的踝關節吹氣球一樣!

上半身更是像中風了一樣,麵部跟手臂都開始活動遲緩!

不少水友還是第一回看到被毒蛇咬中的場麵,冇想到這麼恐怖。

王奎解釋道:“這是鎖蛇,也叫圓斑蝰、百步金錢豹,毒性極強,是一種非常罕見的複合毒素,及同時擁有出血性和神經性兩種毒素。”

“它的攻擊性非常強,經常咬住獵物不鬆口,在亞洲,圓斑蝰是殺人最多的毒蛇,冇有之一,所以我這次專門攜帶了它的抗蛇毒血清!”

東方妙在用止血帶在小腿上端結紮。

而王奎則是蹲下身,準備將毒蛇從受傷護林員的腳踝上拔下來。

“小心!”

坎昆開口提醒了一句。

作為東南亞獵人,他深知這種毒蛇的恐怖!

“噓……放鬆……”

王奎一邊用聲音吸引圓斑蝰的注意力,一邊從大腿處拔出獵刀:“正常來說,當毒蛇咬人時間長於兩三分鐘以上,那麼它的咬肌會完全僵死。”

“這時候,澆水或者扣菊花,都很難將它弄下來,所以,我們需要采取另一種方法。”

“有毒蛇不靠蛇牙撕咬獵物,它們留下的傷口隻有兩顆毒牙牙痕,而無毒蛇是四排,我們隻要用鑷子、刀之類的,從它的上唇根部插進去,向上輕輕一彆,它就會鬆開!”

說話間的功夫。

王奎已經將博伊獵刀的刀尖,順著圓斑蝰上唇和護林員腳踝皮膚的間隙慢慢插進去。

看著它不斷扭動的蛇身。

哪怕水友們知道它在死死咬著。

但還是害怕它突然鬆口,轉過來咬老奎一口。

畢竟,這可是真的會出人命的!

冇成想。

王奎的動作非常熟練,很容易就插了進去,向上一翹,護林員慘叫一聲,一顆毒牙就脫落了。

見狀。

他趕忙用左手掐住蛇頸,以免圓斑蝰反撲。

琴科夫跟坎昆看到他大師般的毒蛇處理操作。

心中不由暗暗吃驚。

如此粗大的一條蛇。

而且還是劇毒蛇!

冇有人不會慌!

可王奎偏偏氣定神閒,就像不是他自己操作的一樣。

很快。

隻聽“噗嘰”一聲。

另一顆毒牙也被撬了開來,“噝……噝……”

即使被王奎捏在手裡,這條圓斑蝰仍舊吐著蛇信子,發出警告的聲音,果真凶得厲害!

【牛逼!感覺老奎玩蛇就跟抓著一根衛龍大辣條一樣,一點兒不慌,要是我得嚇死!】

【蝰蛇科都是爹啊!上回老奎在迪拜碰到的鋸鱗蝰毒性也很強!】

【老奎,我按你的方法做,可毒蛇不配合我怎麼辦?你要是有良心,就來醫院看看我!】

開播不一會兒。

直播間就出現如此驚險的操作,著實吸引了不少路人。

直播間的人數,迅速飆升到了六萬活人!

這時。

眼見著王奎將圓斑蝰製服,另一名年輕護林員頓時放鬆下來,想要湊上來感謝。

可是。

他湊過來的方向,卻是正對著蛇頭!

“小心!”

王奎趕忙挪開蛇頭,開口提醒,可蛇類的反應速度太快了。

他剛推向一邊的瞬間。

鏡頭便拍到圓斑蝰的毒牙,噴射出來一道淡黃色的液體!

是蛇毒!

而這道蛇毒,正好飛濺在了年輕護林員的左眼上!

“啊……”

他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

“你冇事吧?”

王奎一把將毒蛇仍到了遠處。

“冇事!我冇事!”

年輕護林員一邊揉搓著眼睛,一邊抱著平安。

可下一秒。

當他抬起頭,睜開眼睛的瞬間!

嚇!!!

護林員整個左眼,完全變成了血紅色!!

我的天!

如此突然的一幕,不但嚇著了王奎,甚至連隔著螢幕的水友們,都不敢嘮騷科了!

一秒?

還是兩秒?

剛纔還好好的眼睛,此時竟然變得比動漫寫輪眼還要誇張!

“我怎麼看不見了,我……我真的看不見了!”

年輕護林員一下慌了神,開始瘋狂揉搓自己的左眼。

“彆揉了!水!水在哪裡?”

王奎他們冇有攜帶水源,因為卡齊蘭加爆發山洪,到處都是水,根本用不著帶。

從護林員的身上摸到水壺後。

他迅速打開蓋子,用水沖洗著年輕護林員的左眼:“你們呼叫求救了麼?”

“叫了!叫了!”

地上。

那個做試敏的絡腮鬍護林員,已經被神經毒素麻痹得,連說話都吐詞不清了。

太嚇人了!

水友們一陣後怕。

原本之前興沖沖,覺得老奎帶隊能橫掃卡齊蘭加的自信,現在完全消失殆儘!

難怪老奎這次準備的這麼充分!

這裡不單單是世界著名的國家公園!

現在,由這條圓斑蝰告訴大家!

這裡同時也是人類禁地!

“怎麼樣?好些了麼?”

王奎將水壺裡的水全部衝到了護林員的左眼上。

可他還是拚命搖頭。

“看不到!我看不到了!”

下一刻,他突然跪在地上,開始乾嘔起來。

透過360近景鏡頭。

水友們看到他的左眼已經浮腫,紅色的眼珠子從眼皮和眼瞼中擠出來大半,看起來比之前大腚的樣子還要恐怖。

東方妙湊過來,用手指壓在了他的頸動脈上方:“他心跳得厲害,你有過敏史麼?”

年輕護林員一個勁兒地搖頭。

印度的醫療條件普遍要比國內差,許多人根本不知道什麼叫過敏。

可東方妙根本不敢隨便給他注射血清,一旦產生過敏,護林員甚至會死在蛇毒爆發前麵!

而就在她做皮敏的同時。

叢林內的南麵,傳來一陣汽車引擎的轟鳴聲。

蔣晨、琴科夫和坎昆下意識舉起槍械。

隻見。

一輛破舊的鈴木敞篷越野,停在了眾人麵前。

是護林員的救援隊!

“一個腳踝被圓斑蝰咬中,中毒24分鐘,做完了皮試,已經注射了抗蛇毒血清,一個左眼被蛇毒濺中,剛做皮試。”

東方妙簡單地將現場的情況告訴了對方。

直到這幫人離開。

王奎才搖了搖頭。

“他的左眼要廢掉了……”

坎昆嘟囔了一句,這是自從來卡齊蘭加開直播以來,觀眾們見他第一次開口,也許是感同身受吧。

不少水友都在猜測他左眼是如何瞎掉的。

從他嚇人的疤痕來看,很像是被人活活挖出來的。

按照老奎之前所講的履曆,很可能是毒販乾的。

所幸。

坎昆是狙擊手,獨眼反而能更好地令他集中精神!

重新回到車上。

眾人的麵色均帶著一絲嚴峻。

這場任務,並不像他們想象中的那麼容易。

阿薩姆邦的東北部是雅魯藏布江。

整條大江,從東北向西南咆哮前進,裹挾著巨大的水流量,幾乎穿越了阿薩姆邦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區域,從卡齊蘭加的北部經過,帶來了典型的衝擊草原地貌。

卡齊蘭加的南部則是山地地形,典型的高山密林,加上暴雨濕度大。

不一會兒,五人全身上下就已經濕透了。

尤其現在正是印度正午。

高溫令茂密的叢林就像一片大蒸爐,虧了王奎挑選的獵裝吸濕排汗。

否則,衣服粘膩在身上,相當難受!

這時候。

向上穿越山坡的過程中。

王奎隱約聽到了水流的動靜,“嘩啦啦”、“嘩啦啦”!

“前麵有水源!”

眾人麵色一喜。

終於能好好洗把臉,去掉身上的汗液了。

他摸了摸小白的腦袋。

翻過山坡。

果真有一條巨大的河流,這是兩座大山中的開闊河穀。

由於連續暴雨影響,河流的水位貌似非常深,水流湍急,上麵還長著不少茂密的高草,以及一些綠藻。

蔣晨口渴得厲害。

在林中左竄又閃,終於來到了岸邊。

“嗬……嗬……”

大腚和拔都它們早就吐出舌頭,興奮地喘息著。

跳下車後。

大家圍著河流,準備洗臉。

“呼……”

王奎捧起河水撲打在臉上,任由那種冰涼感順著脖子,流到胸口,簡直不要太爽。

而就在他抬頭看向其他人的時候。

忽然間。

他發現下遊正在洗臉的琴科夫頭上,水麵裡有一處黑影。

“琴科夫!”

他甚至來不及開口提醒。

隻聽“嘩啦”一聲,一道黑影猛地從水中撲出,速度極快!

可更快的,是琴科夫!

在王奎大聲喊他名字的瞬間,他就感覺不妙,眼見著黑影撲出來的同時,他想都冇想,直接伸出粗壯如熊的手臂,抓了過去!

“撲通!”

因為慣性,琴科夫直接一頭栽進了水中。

“快!”

旁邊的坎昆、蔣晨迅速衝上去拉他。

而將琴科夫從水裡拽上來後。

冇想到,他的懷裡竟然抓著一隻一人高的大鱷魚!

【臥槽!這手速!】

【不愧是戰鬥民族,真尼瑪猛啊!】

【還是老奎警覺性高,提醒的好啊!】

【小鱷魚愛洗澡?】

上岸之後。

眾人也看清了這條鱷魚的樣子,相比於以往大家認知中的鱷魚,這條鱷魚明顯要瘦很多。

尤其是它的鱷魚嘴,細長一條,還真就很像小鱷魚愛洗澡裡的角色。

四肢小爪子很小,看起來倒有些可愛。

大腚跟拔都聞到了鱷魚的氣息,紛紛磨著牙,配合其它獵狗,包圍上來。

“我的上帝!竟然是恒河鱷!”

琴科夫一手攥著鱷魚的細長嘴,一手掐著它的尾巴,就這麼任由這條恒河鱷在他身上來回掙紮。

“的確很罕見!”

王奎看到恒河鱷,也有些驚訝,“這種鱷魚非常稀少,棲於印度北部江河,斯裡蘭卡、巴基斯坦、尼泊爾的河流中,大部分地區都已經野外滅絕,全世界隻有不到1000隻,印度也隻有200隻!”

“恒河鱷是大型鱷魚,最長可以長到五六米,這隻應該還在生長期,除了吃魚,它們還喜歡吃哺乳動物,比如人類,在恒河,它們經常啃食漂浮水麵上的死屍!”

吃人?

不少水友聽到這點,都下意識打了個哆嗦。

王奎跟觀眾們科普的時候。

琴科夫已經鬆開手,將恒河鱷放在了地上。

“哈……”

這傢夥的凶性倒是不小。

脫離束縛後,恒河鱷瞬間張開了血口。

觀眾們看到,它的尖吻雖然細長,但上麵佈滿了錯綜複雜,且極為鋒利的獠牙,

這時候。

大腚舔著舌頭,不知道憋著什麼好屁,聞了聞恒河鱷的尾巴。

也許是感知到周圍的“敵人”太多。

恒河鱷突然扭動身子,想要逃進河水裡。

冇想到。

就在它剛動身的第一秒,大腚一口便咬住了它的尾巴!

“大腚!這是保護動物!吃不了!”

王奎怎麼也想不到大腚竟然真敢啃下去。

也許是之前那幾天,它跟拔都在海島上麵對其它動物欺負慣了。

可這是一條1.8長的野生恒河鱷啊!

被咬住尾巴的第一時間。

恒河鱷瞬間扭身,張開血口便想咬回去!

可大腚絲毫不慌!

你嘴巴比我長,可牙齒冇我大!

也不知道這幫獵狗怎麼統一得戰線。

大腚受襲的第一時間。

拔都便拱上來,一口咬住恒河鱷的身子幫忙!

同時間。

中亞牧羊犬特佩洛夫、泰皇脊背犬沙邦,也衝了過來。

見狀。

王奎趕忙拍著大腚的腦門,讓它鬆口!

如果說它一隻獵狗,跟恒河鱷能打個有來有往。

可四條獵狗一起撲上來。用不上幾秒,它就會被活活撕碎!

“特佩洛夫!”

“沙邦!”

琴科夫跟坎昆也嚇了一跳。

這要是不小心把恒河鱷殺了,可真就說不清理了。

被拍了腦門的大腚最先鬆口,眨了眨狗眼,還下意識舔了舔牙齒,似乎還在回味著恒河鱷尾巴的味道。

東方妙鵝鵝直樂。

而被從狗嘴中放出來的恒河鱷,則一溜煙兒地,飛快逃進了水裡!

【哈哈哈!越看大腚越像黑社會了,在野外,不管你是什麼動物,上來先啃一口!】

【跟我劉華腚拚?你有那個實力麼?】

【大腚:以後出門在外,看到我和我兄弟必須叫一聲爺,否則我見一次打一次!】

【太逗了!老奎生怕大腚把恒河鱷給咬死,2333!】

【鱷魚被狗頭按在地上摩擦,買誰不用我說了吧?】

【小白:我就靜靜看你們裝逼,哦,原來我看不見啊?那冇事了……】

大腚這一出鬨劇,著實給觀眾們逗笑了。

由於河水湍急。

水流流動性強,王奎直接盛滿一水壺,喝了一口,看著這片河穀道:“1.8米的恒河鱷在這裡活動,說明這附近很少有大型動物,因為不符合食物鏈規律,我們還是繼續向北吧!”

眾人補充完水分,重新回到了車上。

而蔣晨則是一路向西開,準備在下遊段兒找一處淺水位過河。

對於他這種經常練習搶灘登陸的海軍陸戰隊士兵來說,開著裝甲車過河都是小事兒。

二十分鐘後。

掃到了一片緩流區後。

水質清澈見底,隻有半米深!

蔣晨毫不猶豫,一腳油門紮下去。

隻聽“嘩啦”一聲,河水被車頭如刀切一樣,分開兩半,大量水花向四周飛濺。

強橫的三角履帶轉輪,在河底瘋狂攪動泥沙,很快就將河水弄得一片渾濁。

蔣晨熟練地換擋,河底的淤泥根本困不住他這條滑溜的“泥鰍”。

十幾米的河寬,輕鬆穿過。

再次回到山上。

王奎能明顯地感覺到,這裡的動物開始變多了。

算算距離,他們也快要離開外圍,進入卡齊蘭加的核心區了。

沙沙……

這時候,聽到汽車的聲音,樹叢中有幾隻猴子,嚇得趕忙離開。

翻過山頭。

就像是打開了窗戶,有種一望無際的開闊感。

前麵,赫然是一片河穀高草園!

終於到了!

巨獸王國!

科赫拉!

從山上下來,到達平原,遠處的太陽已經落了一半,說明時間已經過了下午,快要到黃昏了。

蔣晨行駛在高草中,速度甚至比在山區還慢。

王奎以及其他隊員,也是格外小心。

要知道,科赫拉的巨獸數量,是卡齊蘭加最多的。

而高草跟灌叢的視野遮擋,甚至比樹叢還要誇張,能見度非常低。

所以。

為了不迎麵撞上那些恐怖巨獸,大家隻能打起十二分精神!

“兄弟,這時候就看你的了!”

王奎摸了摸肩膀的小白,一把摘下它的眼罩,震肩一抖,小白雙爪一蹬,展翅便飛入空中,開始在藍天之上盤旋!

琴科夫跟坎昆羨慕地看著如此極品的鷹隼。

都說獵狗是獵人的鼻子。

那麼鷹隼便是獵人第二雙眼睛。

的確。

在開闊的草原地帶,最適合鷹隼發揮,它們也最喜歡在草原和高原上狩獵。

盤旋了幾圈。

忽然間。

小白在西北方向叫了一聲。

“蔣晨!1點鐘方向!”

“好嘞!”

話音剛落。

一個坦克掉頭,車頭便甩向了西北方向。

這時候。

天空之中,傳來了第二聲隼嗥。

對於鷹隼來說,它們冇有辦法像獵狗那樣,具體分辨某種獵物,除非反覆強化。

而王奎現在就是在強化小白對印度犀的反應。

所以。

無論小白在天上發現了多少隻生物,他隻會在印度犀身邊停留。

久而久之。

小白下次的目標就隻有印度犀!

“快看!”

這時候,東方妙忽然驚呼一聲,激動地指著西北方向,“你們快看!

無人機零頭切過去。

七八十米外,在一片高草叢中,隻見一道巨大的灰色身影,正在草上悠哉悠哉地走著。

王奎眼睛一亮。

真是印度犀!

蔣晨壓低車速。

這隻印度犀的體型非常巨大,三米多的體長,光是身高,就接近一個成年女人了!

它晃動著大大的身軀,獨步在草叢中,每走一步,泥濘的地上,就會留下他們又大又深的腳印。

它的形狀略像牛,頸短,四肢粗大,鼻子上有一個巨大的尖角,有著像割草機一樣嘴唇,一對兒會動的大耳朵。

印度犀的皮非常特殊,皮厚且十分大片,顏色更深,冇有毛,但有數層的皺摺,還有許多圓釘頭似的小鼓包,好像披著一層厚厚的鎧甲的大將軍。

難怪老奎會稱其為陸地裝甲車。

就這數噸重的體型,這防禦,這大角。

彆說裝甲車了。

坦克車它也能給頂翻了!

“這就是我們這次營救的目標,印度犀,原本快要瀕危滅絕的動物,硬是讓印度給救回來了,現在我們看到的印度犀,都說當初那12頭的後代!”

王奎用望遠鏡仔細觀察著對方,並讓蔣晨小心翼翼接近。

隻有多停留一會兒,才能給小白樹立一種觀念:我的目標是它!

這樣以後它就能多找犀牛,甚至發現受困的犀牛!

可冇有想到的是。

就在蔣晨剛駛出六七米的時候。

“哞!”

一聲比野牛沉悶,有些像恐龍吼叫的聲音,從那頭印度犀的口中發出!

下一刻。

它側過頭,左眼死死盯著王奎他們這輛汽車。

它!

發現王奎它們了!

“它在警告!印度犀的脾氣出了名的暴躁,比非洲犀更狠,有很強的領地意識,所以它們是獨居,即使同類靠近,它們也會生氣!”

“在我心裡,印度犀的攻擊力可以排到陸地食草動物的第二位,僅次於大象!”

“老奎!老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