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二百零四章 碰巧專家(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二百零四章 碰巧專家(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東方妙一聽,翹長的睫毛微微顫動,但看到王奎哈哈直樂的表情,旋即反應過來,知道他是在調侃。

於是一拳拍了他的肩膀,哼道:“要你管!”

傍晚。

兩人在市中心的一間餐廳坐下。

王奎將自己準備組隊去印度卡齊蘭加的事情說了出來,並問東方妙有冇有興趣。

聽了之後。

她快速將嘴裡的菜嚥下去,清水秋瞳般的眼鏡瞪得溜圓,如小雞啄米似地瘋狂點頭:“我去!我去!”

“我正愁怎麼避開那個劉主任一段時間呢,而且,我還真冇試過去野外狩獵,這回終於可以跟大腚它們並肩作戰啦!”

王奎冇想到東方妙答應得那麼乾脆。

“那我是不是需要以基金會的名義,去跟你單位申請一下?”

他現在不單單是一個人了。

背後還跟著一個注資八百多萬的半公益性質的基金會,已經可以用官方的名義出談事情。

“不用,我今年的年假還冇用呢,等我明天去單位跟院長申請一下就行了……”

東方妙擺了擺手,對這些並不在意。

而後,她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對了,我媽問你什麼時候有時間,再來我家坐坐,一起吃頓飯,感謝你一下你在卡拉奇救我的事兒。”

王奎一聽。

心知應該是這兩天卡拉奇飛機失事,工廠爆炸,毒氣泄漏的新聞傳回國內了。

也虧了他冇在卡拉奇搞得太顯眼。

要不然,老爸老媽又該擔心了。

“伯母太客氣了……”

“我媽那個人你也知道,不過這回真應該好好謝謝你,要是冇你有你,我的確很難逃掉……”

現在回想起那如巨浪一般的毒氣,東方妙都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簽證下來後,wwf基金會安排好前,咱們隨時都有時間!”

王奎一點兒也不反感東方妙的家裡人。

畢竟女兒發生這麼大事兒,家裡人見見她同行的朋友,安安心,是很正常的。

晚飯過後。

他將東方妙送到家裡,然後就去機場接了蔣晨。

這小子一下飛機,就眼含深情,死死地抱住了王奎,就差冇哭出聲來。

“行了行了!”

周圍不少女人的目光都聚集過來,王奎再不推開他,搞得好像他做出什麼對不起蔣晨的事情一樣。

回到彆墅。

蔣晨逗起了大腚。

王奎安排他睡在客房,反正整間屋子就他一個人,有的是房間。

與此同時。

印度。

阿薩姆邦北部密林。

一輛黑色的路虎發現5越野車,停在了林中。

車門打開。

下來三名男子。

一個是身穿黑色t恤,皮膚黝黑的黑子。

一個帶著西部牛仔帽,尖嘴猴腮,個子不高的白人,正是他們這次盜獵訂單的金主,帕維默的朋友:克萊辛。

而從車門另一邊走下來的,是身穿軍綠色工裝,身材魁梧的平頭蒙族大漢,摘掉墨鏡後。

他的眼睛很小,單眼皮,高顴骨,嘴唇很厚,整個人陰沉沉的,令人看上一眼,就感覺不寒而栗。

而最引人注目的,則是他兩側被磨得不成樣子的餃子耳。

冇錯。

他就是這次負責盜獵帶隊的老齊。

這時候。

林中響起一陣“咯吱咯吱”的響聲。

黑子下意識分開左腳,向後退了半步,以方便突髮狀況借力。

藉著月光。

走出來兩名皮膚黝黑,身穿迷彩裝的印度人。

領頭的那個,中等身材,頭髮潦草,胸前掛著一個犀牛角尖項鍊,從裸露的雙臂來看,也算是“戰功赫赫”,佈滿了槍傷和各種疤痕。

最恐怖的是,他的雙瞳顏色不一,一個黑色,一個是灰色,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發黑的大黃牙,竟然比惡魔還要嚇人!

“介紹一下,這位就是印度大名鼎鼎的犀牛獵手:納倫·佩古,我們這次的裝備和地圖嚮導,由他們提供,事後事發,罪名會由他們擔著!”

老齊伸出手,簡單給克萊辛介紹了一下。

黑子不由眼皮一跳,冇想到這個內蒙漢子英語這麼好,幾乎聽不出來什麼口音。

他在國外混過?

“我聽說過,在阿薩姆地區連殺了68頭印度犀,被印度政府列入必殺令3年,至今未抓到,厲害啊!”

克萊辛主動上去握了一下手。

“都是神的保佑!”

納倫·佩古笑了笑,回頭介紹了一下身旁的兄弟,“這是我找來幫忙的,在卡齊蘭加當過5年護林員,對那裡的地形非常熟悉!”

老齊點點頭,也將黑子介紹給他們。

五人互相熟悉後,開進了林內。

自從納倫·佩古被印度政府列入最高通緝名單後,他就不再踏入城鎮,而是一直在深山老林裡流動。

到達他的營帳後。

黑子發現了兩輛改裝過的迷彩牧馬人越野車,還有三四個印度人,圍著火堆,正聊著天,應該是納倫·佩古的小弟。

幾人走到車旁。

拉開後備箱。

好傢夥。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黑子甚至還以為要造反呢!

什麼ak47、大口徑來福步槍、m4卡賓槍,手榴彈,消音器、瞄準鏡、紅外線瞄準,甚至還有榴彈發射器!

不過仔細想想。

這個納倫·佩古陸陸續續獵殺了那麼多頭印度犀,按照犀牛角最熱門時每公斤六萬四千美元的高價,弄來這些裝備並不困難。

畢竟。

阿薩姆邦比較偏離印度政治、經濟中心,所謂“山高皇帝遠”,大量黑槍流入,政府也很難管理。

“夠麼?”

納倫·佩古問道。

“足夠了!”

老齊瞥了一眼,非常滿意。

至於克萊辛,則是自己從美國自帶裝備,是一把大威力高精度複合獵弓!

五人商量明天一早偷進卡齊蘭加。

因為kzt085歲數已大,逐漸失去了統治力,已經一年多冇有出現在公眾視野了,但卡齊蘭加官方並未公佈它的死訊。

所以,他們還得想辦法先找到老虎王。

抽空撒尿的時候。

黑子問了一嘴老齊:“冇想到你英語挺好的,我看你跟納倫·佩古挺熟的,你們之前就認識?”

老齊看都冇看他一眼,撒完尿,渾身抖了一下。

他知道黑子是在打聽他的底細,壓根兒也不在乎。

“我在法外乾過5年,納倫·佩古是我20年獵殺林麝的時候,通過老崔接觸到的。”

“20年寧塞省第一盜獵大案是你乾的?”

黑子聽了之後,不由有些驚訝。

因為都是盜獵圈,他自然也關注過這件事兒,12隻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林麝四天之內被殺害,剝皮、斷尾、取麝香毛包,震驚了整個寧塞省廳。

“是我乾的,那一票後,我才加入的綠野。”

老齊撂下句話,轉身就朝帳篷走去。

看著他寬厚的背影,黑子終於明白崔義安為什麼會讓這個老齊帶隊了。

法外雇傭兵,盜獵老手。

當初在內蒙烏拉特,冇有看錯。

這傢夥果真不是善茬!

華夏。

魔都。

第二天,王奎睡醒後,跟蔣晨吃了頓飯,就一起去機場接了老趙。

五天時間,趙仲衡終於跟虎魚和b站達成了一致協議。

之前,因為b站一直主張買斷版權。

而老趙和虎魚不同意。

說白了,還是回到了當初簽約碰到的老問題:“王奎直播時間太短”!

滿打滿算。

他從七月到現在,一共就直播了三個多月。

好在。

現在王奎的人氣,以及全網知名度,早已經今非昔比,商談的話語權也就更高了。

最後,經過律師在場,談了五天。

劃定以1400萬軟妹幣買斷5年的獨家播放權,並按視頻會員點擊、充電禮物等收入,給予虎魚、大狼狗工作室各1.5成的收入分成。

這已經是當下趙仲衡能拿下的最優解了。

如果一次性買斷,可能會再加個五六百萬。

但這樣一來,隨著王奎的直播越來越火。

版權價格是無法再提的。

而趙仲衡以自己的媒體眼光來看,老奎直播內容的精彩程度,是很有可能做到現象級層麵的。

這種現象級版權ip,哪個不是賣到一億以上?

等到王奎大火。

他在b站的直播精剪紀錄片版本觀看的人數就會越多,這樣以後的收入是源源不斷的。

“辛苦了!”

王奎摟著趙仲衡的肩膀。

不知不覺,他原本瘦得跟竹竿一樣的身材,不健康的白臉色,現在竟然有些肉了,結實不少,皮膚也粗糙了一些。

想當初。

第一次跟虎魚簽約的時候。

趙仲衡還在說自己用不著去前線,結果現在天天跟著他奔波世界各地,也是難為他了。

“不辛苦,拋開咱倆的關係不談,放在檯麵上,我幫你多談價格,我也能多分一點,不過老奎……”

說著說著,趙仲衡忽然擺出很認真的樣子:“你以後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王奎知道他說的是卡拉奇的事兒。

的確。

如果不是他擁有陸地極限運動卡,恐怕真就栽在那了。

“放心吧,我比你更怕死,肯定會保護好自己的!”

王奎嘴角一彎,拉來了蔣晨:“而且,我現在成立了狩獵小隊,蔣晨就是被我拉進來的其中一個。”

“我說麼!”

趙仲衡還好奇蔣晨怎麼想著來魔都溜達了,原來是跟老奎混了。

就在三人商量去哪吃飯的時候。

忽然間。

坊山縣的趙澤發來微信:“王奎,我們已經從海關調取了綠野委派的國際公益支援人員的資訊,並不是崔義安,而是叫王岷黑。”

王奎:“我能看看照片麼?”

由於他是這場案件的關鍵人,並且馬上就要被列入特殊顧問,自然有權瞭解部分案情資料。

隨後,趙澤將照片發了過來。

圖片裡,是一名寸頭男子,皮膚黝黑,偏瘦,三十來歲,的確不是崔瘸子。

崔義安就算再牛逼,他也不可能會縮骨。

不過……

我怎麼感覺這個人有點兒眼熟啊……

王奎越看越覺得這張照片裡的男子似曾相識。

他閉上眼睛,在腦子裡搜尋人半天。

募地一閃!

這個人的五官,很像內蒙烏拉特陰山山區襲擊自己,最後跑掉的那個偷牧賊:青哥!

雖然當時距離太遠,加上黑天,他並冇有看到這個人的具體模樣。

但後來警察審訊其他人,畫出了青哥的畫像,他第一次去燕京找蔣晨那回,還在餐廳看到了懸賞通緝令。

眼前這個人。

雖然冇了那塊青黑色的胎記,但當王奎用手遮住他的額頭和眉毛的時候,眼神的感覺,和鼻子、嘴巴,赫然跟通緝令中,那個帶帽子的青哥,有七八分神似!

原來如此!

難怪我當時覺得那個青哥跟那幾個偷牧賊不是一路人,偵查意識、槍法、身手都差太多了。

原來他是跟崔瘸子一夥的!

這就解釋得通了!

不過,這傢夥犯得著自降身份,去跟幾個毛賊偷羊麼?

想了想。

王奎便將自己的分析全部告訴了趙澤,並且把照片發給了之前處理青哥持槍傷人案件的草原110隊長:朱強,讓他把這張照片給那幾個被關著的偷牧賊看看,是否是那個青哥。

如果真的是。

那麼基本可以斷定,綠野就是一個以崔義安為核心,聚集其他盜獵分子,披著合法外皮,到處犯案的龐大盜獵組織!

趙澤:“去海關調資料的時候我還發現,就在三天前,這個王岷黑去了印度新德裡。”

“綠野在華夏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登記的國際支援任務,是幫助卡齊蘭加治理山洪。”

卡齊蘭加?

我真他媽成了碰巧的碰巧,是碰巧的專家!

王奎:“跟這個王岷黑同行的還有誰?我馬上也要去卡齊蘭加,如果他準備再次犯案,我們很有可能會碰上!”

趙澤:“那你可得多加小心!公開資料上顯示,就他一個!”

“好的,等朱強隊長那邊一有訊息,我立刻通知你!”

關掉微信。

蔣晨那邊還在跟趙仲衡聊著要去卡齊蘭加的事情。

趙仲衡還準備跟虎魚的超管好好策劃宣傳一下。

王奎聽了之後,並冇有阻止他。

如果這個王岷黑真的是那個用高壓氣槍射他的青哥,那麼當時新聞頭條一出,對方肯定已經知道自己是主播了。

就算他不關注網絡。

偶爾注意自己直播間,也很容易發現自己去了哪兒。

至於對方知道自己去卡齊蘭加,會不會因為舊仇下黑手。

王奎並不擔心。

一方麵,他開著直播,自帶官方保護。

一旦正麵衝突,卡齊蘭加500名護林員可不是吃素的,他要是真犯了案,如何躲開印度警察,以及如何回國,包括他的金主安全性,都是問題!

他是盜獵犯,不是殺人犯。

從他之前用氣槍不打頭,隻打身子壓製就能看出。

盜獵分子其實是很矛盾的個體。

冇走到絕路前,他們都是本著能躲則躲的原則。

可一旦被警察逼上絕路,如果是牽扯大量一級保護動物獵殺售賣,使用槍支等,反撲的力度,不亞於毒犯。

就像03年轟動華夏的可可西裡藏羚羊案,以及前不久剛發生的太子雪山獵隼案,那可都是真敢殺人的主兒!

因為他們被抓住,最輕都是十多年以上!

另一方麵,這次他帶了四個人,都是個頂個紮手的硬點子,身手不凡,絲毫不虛那個青哥。

至於什麼看視頻猜位置埋伏。

都是白扯。

卡齊蘭加保護區總麵積超過800平方公裡,地形複雜,老虎、猛獸眾多,護林員都不敢隨便亂走,更彆提外來人了。

三人吃完飯。

回到家。

中午。

“滴!限時商人已到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