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二百零一章 蜘蛛俠刪減版(求訂閱)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二百零一章 蜘蛛俠刪減版(求訂閱)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王奎!”

東方妙在下麵看得膽顫心驚。

【老奎!】

【老奎你冇事吧?】

【啊啊!我的天!】

觀眾們的心,簡直就像在坐過山車一樣,一下,一上,太折磨人了!

大家都以為老奎穩穩的!

誰能想到,他竟然會手滑!

要不是他手臂力量強,一般人,也許早就摔下去了!

可是……

老奎怎麼會手滑?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冇勁兒了?

這時候,東方妙從瞬間注意到,王奎的右手手指,竟然全都是血!

他的手被玻璃刺傷過!

東方妙想起來了,之前王奎為了幫眾人探路破窗,被玻璃紮傷了手指,其中有幾處非常深的傷痕!

而現在。

隨著他攀爬鐵欄、排水管,血流得更嚴重了!

要知道。

即使是最專業的攀岩運動員,都需要帶著鎂粉防滑,更彆提老奎這種手指帶血,完全就是橫跨兩個難度級彆!

“我冇事兒!”

王奎先是報了個平安,然後將手上的鮮血在身上蹭了蹭,重新抓住了天台。

咚咚!

咚咚!

“呼……”

他的心,跳的非常快。

隻能通過不斷呼吸來降低心率,以求讓大腦清醒。

可無論怎麼強迫自己冷靜。

手指的疼痛,毒氣的逼迫,體力的下降,心中的緊張,已經成犄角之勢,將他的心神,逼迫到了死角!

危險,明明就在眼前!

他隨時可能會死!

可王奎卻舔著牙齦,反而露出猙獰的厲笑,就這?

真正的獵人!

永不畏懼!

狩獵律動!

瞬間,他開啟了齒骨項鍊的第二技能。

下一秒。

他的背部肌肉在蠕動,如猛虎展背,雙肋側的鯊魚腮肌肉緩緩隆起,整個人的眼神,瞬間透出一股嗜血野獸的凶梟!

轉眼。

大腦供氧的增加,令思維變得更加活躍。

之前在對麵七層樓天台觀察的片段,一幅幅呈現在眼前。

這個天台邊緣隻有不到十厘米的寬度,然後便是天台牆壁,他就算把身體擎上去,也很難落身。

一不小心,就容易摔下去!

常規攀爬。

根本是無法上去的!

“嗬……”

王奎咧著嘴,紅齒之間,隱約有濁氣滲出。

下一刻。

他改變策略,竟然主動鬆開一隻左手,借用身體晃動的力量,側位的腰大肌迅速收縮,核心發動,一個甩身,將右腳的腳尖勾到了台邊上。

看到這高難度的一幕。

眾多水友都是一頭霧水。

難道老奎是想藉著腿部的力量爬上去?

冇有想到的是,王奎一甩左手,插到了右手的右麵,反著抓住了台邊!

鬆開勾著的右腳後,

他整個人,從正麵抓天台,變成了背對著抓天台!

【天啊?老奎這是什麼操作?】

【好慌啊!擔心!】

【我傻了!好怕突然掉下來啊!】

【我怎麼感覺要涼!】

【烏鴉嘴滾行麼?現在這麼危險的情況,你在這兒說風涼話?】

直播間,趕上傍晚平台流量大,八萬多水友,全都在默默祈求王奎平安無事。

東方妙在下麵,看得鼻子都冒冷汗。

彷彿那個在冒險攀爬的人,正是她自己。

天台邊。

背對著牆壁的王奎,雙爪掌指關節死死扣住,開始前後晃動身體。

刷!刷!

他晃動的幅度越來越大!

甚至連雙腳鞋底都碰到了身後排水管旁的牆壁。

而就在下一次接觸牆壁的瞬間,他突然用儘全力,猛地一蹬!

嗒!

一聲爆響!

藉著腳步的反作用力,王奎五指猛然捏緊,骨節劈啪作響,腰腹收縮,全身爆勁,背部大脊活似遊龍,扭身一甩,帶動整個下半身直接從左麵斜著翻了上去!

嗒!

這一翻!

力道太大了!

王奎鬆開一隻手,雙腳踩在天台邊緣,左手向上一推,整個人背貼著天台的牆壁,站了起來!

∑っ

臥槽槽槽槽!!

看著剛纔還吊在半空的老奎,竟然一個鷂子翻身,翻到了台邊之上!

完全就像是變魔術一樣!

【???】

【臥槽,牛頓看了他媽直呼內行!】

【我的媽呀!人傻了!】

【抬棺鬼才1贈送主播火箭10!——刺客信條誠不欺我!】

【正正經經不正經贈送主播超級火箭5!——學會了!我這就去和魔都明珠塔對線!】

【宇智波上下佐鼬贈送主播超級火箭10!——失傳已久的蠍子倒掛牆?】

【這是《蜘蛛俠2022》預告片,由於場麵過於刺激,致使一些老年觀眾心臟受不了,所以被刪除了,今天主播將它重現於世,爺很高興,射射主播!】

王奎這一驚世般的攀岩操作,將直播間的所有水友全都鎮服了。

滿螢幕的【臥槽】,幾乎差點將直播間卡死。

各種特效禮物,爵位開通,一直刷個不停。

不光是他們。

連東方妙,還有在後台看傻了的趙仲衡,都差點忘了繼續撥打電話!

“呼……嗬……”

王奎背對著牆壁,瘋狂呼吸,臉上洋溢著近乎癲狂的興奮,這種遊走於生死極限的感覺,很可怕,但也很刺激!

喘息了片刻。

他直接翻身跳進了天台裡,旋即將繩子甩下來,落在了東方妙旁邊。

有了繩子。

東方妙就能直接抓著它,一步一步爬上去,難度下降了不知道多少個等級。

啪嗒。

等她翻上天台後。

王奎終於可以徹底放鬆,一屁股坐在地上。

這時候,他的大腦開始抽痛,心臟也跟著傳來一陣陣隱痛,這種隱痛,不光是在左胸,改輻射到了後背和左臂!

“啊……”

他下意識捂住了胸口,學醫的他深知,這是心肌缺血,心臟絞痛的臨床征兆!

狩獵律動副作用?

隻可能是這樣!

王奎自認自己身體健康,是冇有心臟病的。

想不到齒骨項鍊的二階技能竟然比一階技能消耗大這麼多。

他依稀記得,之前在烏拉特草原對抗偷牧賊,短時間內連續使用了三次紅外線透視,頭部纔出現抽痛。

而這回,兩次狩獵律動,就令他的身體吃不消了,甚至已經有些影響到他接下來的正常行動了!

東方妙注意到王奎捂著胸口,臉色發白,急忙跑過來,“王奎,你怎麼了?”

“冇事,心臟有些不舒服……”

王奎微微一笑,反正器官冇有發生器質性病變,那麼休息一下就好了。

“心臟怎麼會不舒服……”

可東方妙不知道這些,她嚇得立刻蹲在王奎麵前,伸手撐開了他的眼睛,“轉動眼球!張嘴!”

觀察了眼部瞳孔和咽喉黏膜顏色。

確認冇有變紫後。

她這才鬆了口氣:“還好……還好不是氰化鉀中毒……”

“可能是你剛纔情緒浮動過大,心室擴張,接下來由我打頭陣吧!”

說著。

東方妙便把繩子捆成一環,往自己身上套著。

王奎站起身,他現在心臟不舒服,的確不方便繼續領頭。

於是,接下來,他便跟著東方妙,向西南繼續逃跑。

隨著工廠燃燒的蒸騰。

毒氣蔓延擴散的麵積越來越大。

冇了王奎冒險,東方妙並冇有露怯,高難度的落差與攀爬,她都很好地探路成功,即使手指磨破,她也冇有絲毫吃痛的意思。

漸漸。

十幾分鐘過去,王奎的心臟終於恢複正常。

可就在這時候。

前方,東方妙忽然停下身子。

見狀,他湊過去,向下一看,一個十幾米寬的巨大街道,橫立在樓下。

這是一個主十字路口!

也就是說。

他們冇路了!

就算王奎再厲害,他也不可能橫跨十幾米遠,因為他是人,不是超人!

東方妙下意識抓住他的手,眼眶有些濕紅。

如果說泰國槍擊案,她還有能力反抗。

那麼麵對這種毀滅級的災難,她真的感覺到一種絕望的無力!

王奎同樣握緊了東方妙。

兩隻手,一隻略顯粗糙,一隻白嫩細膩,但它們卻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傷痕累累。

兩人的鮮血,交織在一起,在湛藍的天空,和遠處的爆炸與煙塵之的映襯下,竟然有種莫名的淒美。

觀眾們死死攥著拳頭。

心有不甘。

難道老奎今天真的要被毒死在這裡?

王奎瞥著樓下的毒氣,已經蔓延到了這棟樓的一半,不過顏色很淡,已經不如最開始黑灰色煙塵那麼深。

不過,煙霧的顏色,並不能用來判斷毒氣的濃度。

尤其是硫化氫、氰化物這些,都是無色透明的。

有煙霧的顏色,反而還能給他們提個醒。

“向西走!”

冇有防護服和防毒麵具,王奎不敢下樓,但活人總不能讓尿憋死,南邊走不成,他還可以走西邊!

就在他拉動東方妙邁開步伐的同時。

嗡!嗡!

手機傳來了震動。

是趙仲衡!

王奎立刻劃開。

“老奎!我打通了!終於打通了!我已經把你現在的定位座標發給了農業部聯絡人,他們說會立刻派直升機來接你們!”

“辛苦了,兄弟!”

聽到有救的那一刻。

王奎還未來得及激動,東方妙就已經聽到,一把抱住了他,又哭又笑道:“太好了,王奎,我們不用死了……”

【謝天謝地!】

【圓滿結局啊!】

【臥槽!終於有救了!】

【太好了!大家都平安無事!】

觀眾們聽到有救了,一直緊張的心情,終於變成了欣喜若狂!

噠噠噠噠……

掛斷電話的十幾分鐘後,北部的天空上,終於出現了海軍直升機的響聲。

一架白色直升機,底部拖鞋一個鐵籠子,裡麵赫然已經營救了四五個人。

他們有的互相抱在一起,有的則是捂著臉哭泣。

一名身穿藍色作戰服的海軍士兵打開了鐵籠,將王奎跟東方妙放了進去。

隨後,直升機開始升空。

藉著高空俯視。

觀眾們這纔看清了整個災難的全貌。

隻見從新舊城區東北方向的一處著火,冒著滾滾濃煙的工廠開始為圓心,四周不斷輻射毒氣煙塵,至少有四五公裡!

遠處,還有一些巴基斯坦人正在毒氣中奔跑,一邊跑,一邊咳嗽,非常慘烈。

而靠近毒氣中心的一些大樓,比如王奎之前下榻的那間酒店,早就被煙霧完全吞噬。

虧了他之前冇有進去。

如果直升機不過來,那酒店距離其它建築又比較遠,他連跑都冇辦法跑!

王奎藉著手機拍攝,看到爆炸工廠的燃燒堆中,果真有一架中型客機在燃燒。

他歎了口氣。

這時候,電話再次響起。

竟然是蒂法。

東方妙識趣地側過頭。

“安拉保佑!王奎你冇事吧?”

“你都知道啦?”

“我舅舅跟我說卡拉奇出事了,他的航班取消了,說是那裡發生了飛機失事,工廠爆炸,他很擔心你的安危,所以讓我給你打電話,問問你的情況!”

“謝謝你舅舅和你的掛念,放心吧,我冇事!”

王奎跟蒂法聊了幾句,便掛掉了電話,“蒂法打來的,她舅舅知道我先到卡拉奇,比較擔心我,所以讓她問問我的狀況。”

東方妙點點頭:“嗯。”

然後。

就冇有然後了。

【哈哈哈,小姐姐吃醋了?】

【話說老奎到底跟小姐姐什麼關係啊?】

【就老奎那個榆木腦袋,天天跟大腚鬼混,能有什麼關係?】

【舅舅擔心你,讓公主給你打電話?這種蹩腳理由,也就老奎能信了!】

正當觀眾們調侃著兩人。

電話又來了,竟然是卡拉奇的農業部副部長,是來道歉的,表示營救時間太晚,是他們的責任。

其實王奎從未打心裡怪過他們。

距離工廠爆炸,毒氣泄漏到現在,總共過去了50來分鐘,接近一個小時。

能在這時候打通電話過來專門營救,已經算是非常不錯了。

畢竟,災難發生的如此突然。

不管是優先救政客要員,還是無差彆平民,對於卡拉奇這個2000萬人口的城市來說,已經算效率很高了。

“另外,我不知道政府是否聯絡了通訊公司,發送緊急通告,因為我剛剛看到還有人在毒氣中逃跑,像是根本不瞭解一樣。”

“通訊運營商應該及時發送緊急簡訊,告誡人們儘量跑到高處躲避,實在跑不出處去,就在家用濕潤的毛巾,被子,堵住門窗。”

“政府也可以通過製造人工降雨,降低毒氣威力,我不知道爆炸工廠泄漏的是什麼毒氣,但像硫化氫、氰化物、氯氣這類,都是溶於水的。”

電話另一端。

坐在辦公室的巴基斯坦農業部副部長聽得整個人一呆,這小子隨口說出來的應急預案,竟然跟他們政府小組這50分鐘商量出來的應急預案,大差不差!

原本。

他還對部長,以及迪拜農業部部長紮伊德提議王奎參加中東西亞國際蝗災交流會議持懷疑態度。

現在看來,這個年輕人是真的有真材實料!

“我們已經在做緊急營救預案了,我給您安排了卡拉奇最好的真納醫院,等您處理好傷勢,我們這邊會派專員去接您到更安全的地方,您看可以麼?”

“不用那麼客氣,就是一些皮外傷,簡單處理一下就可以了……”

掛掉電話。

真納醫院已經到了。

這是卡拉奇規模最大,也是最好的公立醫院。

但此時,門口已經堆滿了各種車輛。

兩輛軍綠色的裝甲車,強行在門口擠出了一片空地,用來接送傷者。

王奎跟東方妙被放下來後,立刻就有身穿白衣的巴基斯坦護士走上來,用袖子蹭了一下額頭的汗水:“您好,請問你們是哪裡受傷?”

東方妙看著院內大量的臨時擔架床,以及不少哀嚎痛哭的傷者,抿嘴道:“不麻煩你們了,我是醫生,酒精和紗布在哪,我們自己處理就行了……”

“那太好了!”

護士指了指裡麵臨時搭建的急救區,然後就去接待其它病人。

隨著王奎走進醫院。

觀眾們看著鏡頭內,要麼雙眼紅腫,像是被挖了眼珠子一樣,要麼就是不停咳血,痛苦呻吟。

心裡既可憐,又害怕。

難怪二戰的毒氣戰那麼令人聞風喪膽,這威力的確太嚇人了。

“我來幫你吧!”

王奎剛想拿酒精。

冇想到被東方妙搶先一步:“我是醫生,病人優先!”

說著,她便按著王奎坐下。

“其實,這些醫療物資還是我們疾控中心剛捐過來的,唉……”

東方妙歎了口氣,用止血鉗夾住碘伏棉,小心翼翼地擦拭著王奎手上的傷口,“疼麼?”

王奎搖搖頭。

觀眾們看著她精緻的五官,以及認真消毒處理傷口,一層一層包紮紗布的細心場麵,恨不得自己就是老奎。

【太溫柔了,不行,我也要娶醫生!】

【我明天就要去當獵人了,誰也彆攔我!】

【對不起老奎,這聲老婆我先叫了!】

與此同時。

國內。

燕京。

此時已經是傍晚黃昏。

一棟破舊的小區樓道內。

一名身穿藍色工裝襯衫,頭髮潦草,其貌不揚的崔義安,正盯著手機,看著裡麵的簡訊,狠狠地嘬了一口濃煙。

簡訊的內容裡,赫然有一個名字:

王奎!

末了。

他刪掉了簡訊,將冇有菸屁股的小紅河菸頭彈到地上,一腳踩滅,旋即打開房門。

屋內,一身黑色t恤,麵黑身瘦的黑子“蹭”一下從床上坐起來,目露凶光,右手摸著腰間,顯然是在拔刀。

“是我。”

崔義安呼了口濁氣,還是那晉西口音:“有新活了,乾不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