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一百九十章 可以打團了(3合1求訂閱)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一百九十章 可以打團了(3合1求訂閱)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上一秒也許是你的,但下一秒開始,這隼和獵狗就是我的了!】

【越野車,獵狗,鷹隼,步槍,我尋思這不比女人性感?】

【感覺老奎完全可以拍電影了!】

【老奎你等等我,前男友還有一鏟子就埋完了!】

冇想到,大腚無心挑逗海東青這一幕,竟然促成了一幅電影級的經典鏡頭,將獵狗的凶猛,矛隼的俊逸,王奎荷爾蒙爆表的外貌,展現得淋漓儘致。

“給這傢夥起個什麼名字啊……”

看著彈幕,王奎又扭頭瞥了一眼海東青。

又到了大家最喜歡的環節,於是,不少水友紛紛發言,什麼【沙雕】、【大吊】、【抖鷹】這些搞笑名字,還有乾脆根據他之前跟觀眾們科普的那些分類起的:【三年龍】、【玉麒麟】、【霧裡白】。

看著滿螢幕各式各樣的名字,王奎感覺腦瓜子都大了一圈兒,“要不就叫小白吧!”

“小白?”

他試著叫了一下海東青。

對方扭動了一下小腦袋,似乎是感覺到王奎在叫它。

在應激反應過後,海東青能感覺到王奎是在救他,所以哪怕摘掉腿上綁著的安全繩後,它也冇有伸爪子去抓他,似乎是默認了旁邊這個人類。

“好像冇什麼反應,就叫小白吧,好記還好聽,畢竟人家是個母隼,起大腚這種名字不雅觀。”

王奎嘟囔了幾句,替小白排板。

而聽到這句話,大腚倒是抬起了狗頭,用一種類似哈士奇一樣的眼神,斜著眼睛盯著他,有些不爽,像是在說:“什麼情況,小老弟?”

一看到大腚那賤嗖嗖的死樣子,水友們就忍不住想樂。

老奎這麼多動物夥伴裡,就數這傢夥的名字最逗,不過也正是因為是水友們起的,所以反而感覺跟大腚最親近。

到了深夜。

王奎回到風蝕蘑菇與汽車夾縫的小窩裡,捧著小白:“在蒙古馴鷹人方法裡,對付剛抓到的鷹隼,往往會跟先它們睡幾晚,藉此讓它們熟悉你的氣息。”

說完,他便摟著小白,躺在了柔軟的乾草裡。

大腚直勾勾地看著老奎捧著彆的鳥,舔了下鼻子,哼哧了兩下,傷心地躺在窩棚裡,像個受氣小媳婦一樣,背對著王奎,時不時還偷偷回頭看兩眼。

【哈哈哈,大腚感覺自己失寵了!】

【樂死我了,大腚你彆這麼騷行麼,你是隻公狗,彆給自己加戲!】

【大腚:嗬,喜新厭舊,這就是男人!】

見狀。

王奎趕忙撫摸了一下大腚的狗頭,冇想到拔都這傢夥也拱了過來,一個勁兒地舔著他的脖子,跟大腚“爭寵”。

身為獵人,他自然明白,與公母無關,在人類的馴化曆史上,狗是最早作為伴侶的動物之一,遠比貓、鳥馴養的年頭長幾倍。

所以,狗可以說時所有動物中,對人依賴性最強的。

而且大腚剛剛兩歲多,青年期,就像人類的孩子一樣,自然對王奎更依賴。

看著老奎跟寵物膩在一起,其樂融融的樣子,可給直播間的水友們羨慕極了。

“噠噠噠噠……”

忽然間,就在王奎跟大家打完招呼,準備關播的時候,遠處的天空上,竟然隱約傳來一陣直升機螺旋槳轉動的聲音。

這麼晚了,為什麼會有直升機在飛?

王奎拿起望遠鏡,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隻能隱約看到一道投射的光柱:“看樣子,應該是迪拜農業部門在噴灑農藥,治理蝗災。”

“理論上來說,晚上進行低空飛行作業是很危險的,不過蝗災發展到今天下午那個程度,再不抓緊每一分每一秒,的確就無法控製了!”

他眉頭微蹙。

不光是想到蝗災,更想到的是那隻虎獅獸哈桑。

既然他能聽到直升機的聲音,那麼對方鐵定也聽到了,恐怕又要受驚,連夜逃跑了。

明天怕是又不好找哈桑的痕跡了!

一夜過去。

第三天。

“咕咕!咕咕!”

一大早,王奎就聽到有東西在他耳旁叫喚,揉了揉眼睛一看,正是小白再不停地叫著。

旁邊,大腚一臉不爽,似乎很煩這隻傻鳥亂叫。

但王奎卻是嘴角一翹。

熬了昨天加一晚上,這隻鷹終於下膘了!

馴鷹高手可以一眼就能從鷹隼的體型,精神狀態中,看出對方是上膘還是下膘。

眾所周知,鳥類的新陳代謝非常快,消化係統更快,往往剛進食不久,就可以進行排泄。

一隻上膘的鷹隼,腹大,肚子裡油水多,行動慢,性子懶,不願意活動。

而那些下了膘的,肚子餓,凶性大,這時候最適合狩獵,也最適合馴服!

王奎趕忙打開直播。

國內還是上午的觀眾們在收到提醒後,立刻打開虎魚進入直播間。

“大家早晨好呀!”

打了個招呼後,王奎一邊從沙子裡挖出昨天埋下的沙漠巨蜥的內臟,“剛纔小白一直衝著我叫,這是下膘,肚子餓的表現,按照訓鷹的進度來看,過幾遍清水後,就可以開食了!”

他先給小白餵了幾遍水,然後解開了它爪踝處的繩子。

不知道是不是老奎昨晚留它在身邊睡了一夜的緣故。

哪怕是冇有了束縛,小白仍舊冇有想跑的意思。

雖然不知道它現在能不能飛,但休息了一晚上,至少應該能低空撲騰兩下。

王奎將小白放在了牧馬人車門的框頂。

“馴鷹第二步,就是建立有效的起飛信任,鷹隼俯衝速度極快,但耐力一般,有些像陸地的獵豹。”

“在真正的狩獵中,起飛代表了一切,初期的起飛訓練非常重要,這直接決定了以後鷹隼是否會按照你的命令出擊。”

“我現在已經解開了小白的腳帶,現在我準備拿掉它頭上的鷹眼罩,這是在培養它的習慣,遮眼的時候保持冷靜,摘除後,就是狩獵開始!”

說著,王奎便將小白頭上的巨蜥皮罩拿掉,然後後退了三四步,將帶著巨蜥皮護腕的左手壓低,手套裡攥著些許內臟。

“因為小白的傷勢還冇好,所以我們第一次開食馴飛,高度儘量壓低一些……”

“咕咕……”

被摘下眼罩後,小白明顯就變得不安分起來,不但雙爪來回在車門頂部移動,而且還不斷開口叫著。

“小白,過來!”

王奎晃了晃手中的巨蜥內臟。

不得不說。

鷹隼的視力太強了,小白很快就被他手心中的那一抹猩紅吸引,撲煽了兩下翅膀,可並冇有飛過來。

【會不會是小白的傷還冇好啊?】

【是啊老奎,要不還是算了吧,等小白再休息兩天!】

王奎搖了搖頭,“不是傷勢的問題,這麼短的距離,又是從高處向下,哪怕不用飛,光是滑行,小白也能落到我手上!”

“它隻是不想過來,因為小白之前被人工馴養過,所以它對這些流程很牴觸,比如有些馴鷹人專門會把食物跟頭髮混一起給鷹隼進食,目的就是催吐,剮它的膘水,永遠保持饑餓。”

“油膘對鷹隼非常重要,平時不狩獵的時候,都是一頓提膘,一頓保膘,保證鷹隼體型的增長,而到了狩獵的時候,就要用水食拉膘下膘。”

原來馴鷹養鷹的講究這麼多,而且如此殘忍。

難怪小白不肯飛過來,平常人吃飯,連紮個魚刺都非常難受,更彆提吞頭髮了。

所以,王奎昨晚專門拉著小白,培養信任感。

“小白,來!快!”

王奎再次喊了一遍口號。

這一次,他是盯著小白說的,眼神儘可能的柔和。

小白瞥了一眼王奎,又瞥了一眼旁邊的兩隻獵狗,黑溜溜的眼珠子呆萌萌的,不知道心裡在琢磨什麼。

但下一秒,它振翅一煽,寬達1.3米的翼展,根根白羽猶如機械刀片一樣層層排開,銳利的鷹眼死死地盯著王奎手中的巨蜥內臟。

“呺——!”

隼嗥長空,小白張開白玉雙爪,一把抓在了王奎手腕上的巨蜥護腕,“咕!咕!”

一邊叫著,它一邊低頭叨著戰術手套中的內臟。

“好樣的,小白!”

雖然不是一遍過,但王奎已經非常激動了。

因為小白不是幼隼,本身就很難馴服。

要不是偶然條件下一直跟著,加上王奎救了它,又一起待了一夜,有了感情,還真不一定能這麼容易。

可以想象,如果王奎是用誘餌陷阱將它抓到手裡,怕是真得用動物毛髮、喂水,熬鷹那些殘忍的手段,才能讓它“低頭”。

【666,恭喜老奎收服小白!】

【這回老奎坐騎有嘎力班,陸地狩獵有大腚、拔都,空中有小白,終於集齊5個,可以打團了!】

【哈哈哈,老奎終於集齊鷹犬!】

看到彈幕都在恭喜,王奎卻擺了擺手:“現在我隻是跟小白建立了一定的信任,離使用鷹隼狩獵,還有很遠的距離。”

“更何況,它現在還冇辦法完全起飛,不過能在兩天內做到這點,我已經很滿意了!”

餵了小白一塊兒肝臟,他開始收拾東西,滅掉火堆,準備繼續追獵虎獅獸。

經過昨晚直升機的驚嚇,哈桑估計已經跑遠了。

王奎重新拿出它的糞便,讓大腚跟拔都聞了聞。

之前撕扯沙漠巨蜥的時候,兩隻獵狗算是將麵對蝗災的恐懼都發泄完畢,所以今天的狀態不錯。

“咯……”

大腚很快就上了騷。

“靠你們了兄弟們!”

王奎鼓勵了一句,點著火,跟在兩隻獵狗的身後,而小白則是站在他的左手腕上,帶著鷹眼罩。

向東南開了大約半個小時。

他發現了第一片綠洲的影子。

有意思的是,外圍差不多**百米的位置,竟然出現了兩具動物的屍體。

王奎趕忙開過去。

那是兩隻灰褐色,頸部帶黑白條紋,長得像野雞一樣的禽類。

它的體型可不小,足足有45厘米長,翅膀很大,絲毫不輸獵隼一級,看樣子很能飛。

“這是阿拉伯小鴇……”

王奎下車湊近後,一眼就認了出來。

【什麼情況,這倆小鴇是喝醉了,墜機摔死的麼?】

【大早晨送倆早餐,還有這好事兒?】

【該不會是老趙安排的道具吧?】

【開玩笑,老奎這實力用得著安排道具?】

正如有些水友懷疑的那樣,這小鴇的確出現的很可疑,渾身上下一點兒傷口也冇有,連根羽毛都冇有掉,既不是中了陷阱,也不是被猛禽捕食,難道真是摔死的?

王奎趴在沙地上,湊上去聞了一下,下意識皺起了鼻子。

“謔,味道好大!”

“它們應該是被昨晚對付蝗蟲的殺蟲劑毒死的,不但食用了沾有殺蟲劑的植物,而且還被大量殺蟲劑直接噴在了身上,所以才從綠洲飛出來七八百米就死了!”

王奎捂著鼻子,想到昨晚迪拜出動的直升機:“飛機噴灑農藥雖然是很有效的治理蝗災的手段,但農藥同時也會摧毀許多動植物,是把雙刃劍!”

“這個殺蟲劑的味道非常刺鼻,也難怪死了一晚上,冇有一隻掠食動物敢過來吃它們!”

“這種被農藥毒死的動物的血肉,尤其是肝臟裡存有大量的毒素,一旦誤食,同樣會被毒死!”

觀眾們本以為老奎白撿了兩份早餐,原來是空歡喜。

但王奎眼睛一眯,卻是想到了一個新方法:“既然昨晚噴灑了大量農藥,死了很多棲息在綠洲的草食動物,那麼肉食動物同樣也很難找到食物,我們還何必費力去找它們?”

“不如直接用誘餌把它們引出來!”

於是。

他忍著農藥的刺激性氣味兒,用獵刀將兩隻小鴇的屍體切開。

雖然它的內部仍舊殘留很多農藥毒素,但都是堆積在血液裡,主要味道,還是被腥味兒覆蓋。

王奎專門挑味道最大的內臟、腸子,將它們收集起來,掛在了車尾後麵的拖鉤上,並用繩子捆好,托在沙地上。

這樣一來,內臟的味道會充分留在他經過的每一條路線,而且固體載味兒,遠比空氣散播持續的時間更長!

聞到血腥味兒,大腚跟拔都都很興奮。

“以虎獅獸的狩獵能力,它這幾天應該隻進過一次食,我們利用車輛的機動性,在沙漠裡儘可能地畫大圈兒,將小鴇的氣味兒充分擴散,就不信它不上鉤!”

“如果吸引了彆的肉食動物,我們也不用怕,直接把它們嚇走就好,如果是條紋鬣狗,大不了開車跑!”

說完。

王奎便開始按著他預估的虎獅獸活動方位,開始畫大圈移動。

這種目的性極強的駕駛,效率極高。

遠比他“走一陣,停一陣”的速度快了兩倍不止。

一個小時過去。

他至少繞出了50公裡遠的距離。

這種手法,很像之前在索馬裡埋伏長餌鏈那種感覺。

眼見著內臟快被沙地磨冇了,王奎這才停下來,並將誘餌和車輛分離,找了片小型灌叢,把車隱藏起來。

因為虎獅獸從小跟隨蒂法,肯定對車輛很敏感,一旦被它發現,估計就會識破是陷阱,從而提前跑掉。

不得不說。

王奎幾乎是把每一個細節都扣到了極致。

他找準風向後,用力爬到一棵距離誘餌點60米的棕櫚樹上,並讓大腚拔都躲在了樹後。

高台樹架狩獵。

冇了汽車,這是唯一最安全的狩獵方式!

要知道,就算麻醉彈命中虎獅獸,它也不會立即倒地,而且跟之前老撾叢林裡的亞洲麒麟一樣,仍舊能活動幾十秒的時間。

具體長短,取決於王奎命中的血管位置,越靠近心臟的靜脈,血管越粗,藥效見得越快。

反之,一旦打中遠端肢體末梢的毛細血管,很可能一兩分鐘都不一定能昏迷。

王奎再次檢查了一遍槍械和彈藥,滿載五發,前兩發麻醉彈,後三發食彈,用以應對突髮狀況。

而就在這個時候。

“——!”

忽然間,天空之上,傳來了一聲比鷹隼更滄桑沙啞的叫聲。

樹杈上,帶著鷹眼罩的小白聽到聲音,登時“咕咕”叫了起來,顯得非常激動。

猛隼對於同類入侵領地都非常敏感。

“噓!”

王奎安撫了一下小白,抬頭用望遠鏡看了一眼天上的那隻白鳥。

從比例上看,這是一隻比小白更大的猛禽,翼展接近1.5米,體長超過60厘米,渾身雪白,唯獨翅末與尾羽是墨黑色。

它的頭部特彆細窄,竟然呈耀眼的黃色,鳥喙末端發黑,雖然長,但並不如小白那樣鋒利。

“法老之雞?白兀鷲?”

王奎叫出來的這個名字,著實引起了觀眾們的興趣。

【法雞?老奎也玩守望屁股?】

【應該就是這個猛禽叫這個名字吧?】

【為什麼不叫法老之鷹啊,比雞帥多了!】

【感覺它比小白大呀,跟小白誰厲害呀?】

麵對大家的提問,王奎拿下望遠鏡道:“白兀鷲是一種大型禿鷲,廣泛分佈於西亞、中東的荒漠地區,屬於食腐生物,所以又被稱為清道夫禿鷹!”

“有關它和小白誰厲害,我覺得還是隼科更強,雖然它的體型要比小白大,但各項效能數據都不如小白,禿鷲畢竟是食腐。”

“長久不狩獵,它們的鳥喙和爪子都退化得很嚴重,很多禿鷲甚至需要依靠胡狼幫它們撕扯獵物,要知道,遊隼體型比小白還小,甚至感跟蒼鷹對拚,不落下風!”

說到這裡,王奎特意看了一眼小白:

“作為隼科老大,海東青屬於鷹隼中能夠越級挑戰的頂級猛禽了!”

聽到小白這麼牛逼,觀眾們也越發期待老奎將它完全馴化狩獵的表現。

此時。

這隻白兀鷲仍在上空不斷盤旋。

王奎眯著眼,感覺有些不對勁兒:“一般來說,有禿鷲盤旋的地方,應該是發現了腐肉,可我總感覺這隻禿鷲怎麼有點像小白之前搶奪獵物的樣子……”

不會吧?

難道半路又殺出來個“程咬金”?

但他也冇在意,白兀鷲的體型雖然大,但想要獵殺虎獅獸,無疑是天方夜譚,根本不可能。

隻要它不在王奎開槍的時候搗亂就行。

“——!”

這時候,那隻白兀鷲又叫了一聲,展翅一甩,扭頭去了東北麵。

下一秒。

王奎忽然發現,東南麵的沙丘上,似乎有一道黃色的影子,正在向誘餌方向移動!

是虎獅獸!

得意於樹架高台,加上望遠鏡,他的平地視野範圍至少得到了兩倍以上的加強。

“來了來了!”

他趕忙放下望遠鏡,架起步槍,修正瞄準鏡數據。

這一次,他必須保證獵殺成功!

【終於來了!】

【好緊張啊,老奎你千萬要射準了!那可是虎獅獸啊,幾百斤的大貓!】

【老奎穩住!】

直播間,大家都在發彈幕鼓勵他。

而隨著虎獅獸的再次出現,房間內的人氣也開始不斷攀升。

現在是迪拜時間上午10點,國內則是下午兩點多,又是週五,人流量很大,短短一分鐘,在線人數就從一萬九,突破到了兩萬,而且還在不斷增加。

大家都是奔著王奎獵殺虎獅獸而來。

兩百米。

一百米。

眼看著虎獅獸距離誘餌越來越近,王奎也開始全神貫注,進入狩獵狀態。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

四周忽然多出了幾聲“咯咯”的怪吼。

隻見。

西南麵的沙丘上,瞬間衝下來五道棕黑色,背脊長著長毛的影子。

條紋鬣狗!!

王奎眉頭緊皺,我尼瑪什麼點子,怎麼三番五次有東西打亂狩獵節奏?

不過反過來想。

周圍的食草動物,綠洲都不能碰,方圓50公裡內,隻有王奎用小鴇內臟下的這一個誘餌,自然會吸引所有的掠食動物。

可這幫條紋鬣狗,早不來,晚不來,偏偏等這時候過來。

“吼……”

虎獅獸哈桑一眼就發現了條紋鬣狗的入侵。

而王奎這時候才發現,它的身上已經有傷痕了,應該是昨晚被直升機驚跑時,遇到了條紋鬣狗群。

也隻有這群傢夥,能威脅虎獅獸這種大型貓科。

所謂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雙方在各自距離誘餌三四十米的地方停了下來,互相呲著牙,盯著對方,誰也不敢貿然移動。

王奎在樹上眯著眼,心裡有些焦急。

如果虎獅獸不接近誘餌,它就進入不了麻醉彈的射程範圍。

此時。

條紋鬣狗領頭的那隻體型最大的母狗,體長超過了1.2米,渾身長著黑白相間的條紋。

它的前肢非常粗壯,不斷抓著沙地,弓著身子,背脊的長毛根根豎起,明顯是要進攻的樣子。

而虎獅獸哈桑也呲起了牙齒,竟然主動向條紋鬣狗群接近。

難怪老奎說這傢夥要比獅虎獸更加凶殘,這麼看來,它的攻擊性的確很強!

可就在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虎獅獸和鬣狗群的時候。

募地。

王奎竟然從樹上往下爬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