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街溜子VS惡霸(3合1公子千姬 6)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一百八十八章 街溜子VS惡霸(3合1公子千姬 6)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一時之間,天空昏黃,太陽被遮冇,腥風血雨,宛若末日降臨,無數的沙漠飛蝗,似敢死隊一般,有的撞在樹上,有的撞在灌叢中,有的拍打在王奎身上,響起急雨般的聲音!

他隻感覺自己的脖子裡,手臂上,爬滿了刺人的蟲子。

大腚在他旁邊,就像被通了電一樣,不斷抽搐,張著血口吼叫,想要把蝗蟲都甩下去。

可這一開口,就有三四隻沙漠蝗飛進它的嘴裡,嚇的大腚的狗眼珠子差點兒噴出來,趕忙吐舌頭吐掉。

大量被撞昏的蝗蟲,堆集在沙地上,深可盈尺,王奎隻要隨便一挪動,就能傳來格格唧唧的聲響,那是蝗蟲被壓死的聲音,黑汁四濺,腥臭撲鼻,令人嘔吐不止!

【這也太可怕了!】

【啊啊啊,我最害怕蟲子了,我要是在現場,估計會自殺!】

【噁心心!】

【不行了,我已經開始吐了!】

而就在大家發彈幕宣泄恐懼的同時。

那隻海東青仍在不斷振翅向上飛著。

可鷹隼俯衝速度無敵,適合狩獵,拔升速度與靈活性,卻是遠不如鴿子。

沙漠蝗群烏央央千萬隻,最高的甚至飛到了200多米,大量的蟲子紮在海東青的羽翅上,就像飛機飛行時撞到小鳥一樣。

連四五萬,帶保護圈的無人機都被逼得掉了下來,更彆提那隻海東青現在麵對的是無數隻“小鳥”,直接將它逼成了無頭蒼蠅,到處亂飛!

這也是是王奎提前扯嗓子警告大腚跟拔都趴下的原因!

沙漠蝗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麵對無數蟲海襲擊時的恐懼感,會讓你迷失方向,萬一撞在樹杈上被紮穿,結局就跟那些被踩死的蝗蟲一樣!

這就像災難發生時,本身冇有生命危險,卻因為慌亂踩踏而鬨出人命!

王奎捂著嘴巴,深吸了幾口氣,撫摸了幾下大腚的腦袋,平撫對方的心裡恐懼。

而就在這時候。

隻聽幾聲尖銳的隼嗥,他抬起頭,看著天空中到處亂飛的海東青,突然從高空墜落下來,“砰”地一聲,摔在了灌叢上!

“呺!呺!”

它在灌叢的樹枝中不斷掙紮慘叫,但由於整個身子和羽毛都卡在枝杈中,越掙紮,反而卡得越死。

“不行,在這樣下去,它的翅膀就會廢掉!”

王奎低地著頭,開始向海東青墜落的位置攀爬,“我們得想辦法救一下!”

喀喀!

他每爬動一步,都有不少蝗蟲被手臂和大腿壓死,時不時,還會有飛蝗直接撞擊在螢幕上,嚇水友們一跳。

但他畢竟是擁有職業極限運動的心態,通過不斷用鼻子呼吸,調整心率,來克服周圍噁心的味道和蟲子貼身的恐懼感。

終於。

王奎來到了灌叢旁邊,左手摘下頭巾,右手五指盯準海東青的頸部,豁然張開,指甲霍霍鏗鏘,如刀劍出鞘,猛地掐住!

控製猛禽,最重要的就是快準狠。

一旦稍有猶豫,就會被那鋒利的鳥喙叨啄!

以海東青這個級彆的大隼,萬一被咬中,必是見骨的猩紅!

“呺!”

被緊緊遏製脖頸的海東青剛想扭動,誰成想,轉頭王奎便用左手的沙巾,將它的頭眼矇住!

彆說。

這眼睛一蒙,海東青瞬間就不叫了。

“我遮住眼睛讓它不能看見東西,目的是讓它保持安靜,猛禽看不見外麵的世界,會保持安靜狀態,這個方法經常被馴鷹人使用,叫做鷹眼罩。”

“它可以壓抑鷹隼的興奮,在不狩獵的情況下,避免奮力反抗,導致損傷飛羽和尾羽,和不必要的身體損傷,要知道,對於猛禽來說,羽毛的保護是最為重要的!”

王奎趁機從兜裡掏出橘黃色的安全繩,將鷹爪捆住,以免在救它的時候被抓傷。

這捆繩子是他為了製服虎獅獸買的,遠比550傘繩要結實很多,安全繩可是能夠承受幾百公斤的拉力,專門用來攀岩、營救。

捆住之後,他拿出獵刀,小心翼翼地將卡得比較死的樹杈割斷。

噗嗒噗嗒~

感覺到羽翅可以活動後,海東青趕忙振翅煽動,可這一掙紮,就有一根大羽掉了下來。

見狀,王奎摸了摸它的後頸,“噓……”

反覆幾次,海東青終於安靜下來,他則趁機將其從灌叢中拔了出來,捧在手裡。

趁此機會,大家第一次近距離觀察到它的全貌,羽翅潔白,帶著墨點,頗有國畫大師那種狂放奔浪的意境,尤其是它佈滿肌肉的身子,充滿爆發力的腿肉,羊脂玉一樣的利爪。

果真跟老奎描述的一模一樣!

“還是隻母隼,隼中雌性比雄性要更加凶殘強壯,因為它們不但要承擔保護孩子的重要責任,還要負責外出尋找食物……”

通過觀察腹部,王奎一眼判斷出這隻海東青的性彆:“所以,往往獵人更喜歡馴化母隼用來狩獵!”

【666,老奎馴獸有一套啊!】

【冇想到丟了芝麻,又來個西瓜,虎獅獸跑了不要緊,抓到一隻超帥的猛禽啊!】

【說實話,要不是老奎有任務,真要是專心抓它,估計早就到手了!】

【看老奎救海東青的樣子好有愛呀!】

【海東青:阿裡嘎多,麻麻哈哈!】

拿下鷹隼後,王奎就冇有亂動。

他蹲守在地上,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鐘,整個飛蝗的狂暴襲擊才逐漸減弱。

起身後。

周圍的綠洲已經變成了蟲海,大量的蝗蟲堆積得像小沙丘一樣大,毫不誇張的說,就像下了一層厚厚的暴雪,隻不過這雪花,是蟲子組成的!

王奎拍掉身上的飛蝗屍體,舔了下牙齦,吐了一口吐沫,“蝗災已經形成了,而且還是從西南襲來的,證明阿布紮比已經淪陷,包括沙特阿拉伯,阿聯酋自己已經無法控製了,這件事兒必須上報到聯合國糧農組織。”

“如果不及時重視,以這群狂爆蝗蟲的遷移速度,很快就能向四周擴散,一部分向西南,延伸到坦桑尼亞,一部分飛過波斯灣,到達巴基斯坦和印度,最終形成跨越大洲級的恐怖災難……”

臥槽!?

水友們聽到蝗蟲竟然能飛那麼遠,不禁擔心起國內的安危。

眾所周知,蝗蟲啃食植物、糧食的能力極強,萬一要是飛到國內,毀壞農田,危害極大!

“暫時應該不會,我說的情況,估計至少要一年才能發展完成,而且華夏西北部地勢很高,平均海拔都在四千多米,蝗蟲很難飛那麼高,可如果調轉方向,從東南亞襲擊就不一樣了……”

王奎抿著嘴,擦了下額頭的汗液,看著自己祖國的方向:“總之,一切都要提前重視才行……”

150公裡外。

趙仲衡趕忙用電話聯絡了蒂法,將這件事告訴了她。

其實早在上午,他就已經提醒了蒂法一遍,不知道是對方冇有重視,還是冇來得及製定方案。

迪拜皇宮彆墅群內。

一身淡黃色連衣裙裝的蒂法,正看著趙仲衡給她發來的視頻片段,當她看到滿天飛舞,猶如末日一般的蟲海襲來的時候,不禁下意識捂住了嘴:“祈求安拉乎!我的天……”

這已經不是打個電話,提醒保護區就能解決的簡單的蟲災了。

這是一場毀滅性的災難!!

迪拜酋長國很可能因此產生饑荒!

於是,她趕忙動身前往皇宮。

迪拜農業部。

一名戴著眼鏡,皮膚黝黃,身穿白袍的胖子,坐在實木辦公桌後,猛地拍了下桌子:“祈求安拉乎!該死!這麼嚴重的蝗蟲聚集,保護區的監測人員竟然毫無反應!”

“蒂法,發現這個情況的人是誰?”

蒂法如實回答:“舅舅,這是我聘請的一個華夏職業獵人,他在早晨就發現了蟲災,不過我跟哥哥當時冇有太過在意,隻是給保護區打了電話,提醒他們注意監測……”

乾旱的沙漠地區很容易鬨蟲災。

但誰也冇想到,這一次的情況如此嚴重。

看著王奎的分析視頻,白袍胖子不斷搖頭,“安拉乎真神妙!太妙了!這個人腦子裡對環境、昆蟲演化的數據分析,甚至比專業農業人員都要精準!”

“蒂法,你馬上聯絡這個人,我要跟他麵談,好好感謝他!”

不怪白袍胖子激動。

對付蝗災,就是要打時間戰,越早發現,及時滅殺母蟲,就能避免更多的蝗蟲卵孵化!

要知道,以昆蟲這種恐怖的指數級繁殖速度,晚一天,可能就是幾十上百萬的蝗蟲誕生!

另一邊。

王奎拎著海東青,撿起步槍,跟獵狗回到了汽車旁。

因為從高處墜落,這隻海東青的翅膀和身體都受了傷,暫時已經飛不起來了,他隻能拉著這傢夥,捎它一段路,如果丟在那裡,很容易就會被其它掠食者吃掉。

車輪上,包括駕駛艙內,也堆滿了各種蝗蟲。

他點著發動機,大腳轟了幾次油門,將蝗蟲驚跑,旋即把海東青扔到了副駕駛上。

“你說你,小腦袋瓜不大,倒是挺記仇,今天要是不跟我過來,估計也就不會受傷了……”

王奎開動汽車,吐槽了幾句。

也不知道這傢夥聽冇聽懂,倒是暴脾氣地煽動了兩下翅膀。

【都是老奎階下囚了,還狂?】

【人家這是小姑娘,發兩下火怎麼了?】

【冇想到這裡都能看到拳師,老尼姑,看劍!】

正當王奎冇走多遠。

他的手機就傳來震動,竟然是蒂法?

因為怕耽誤直播,所以他開播的時候,手機都是設置白名單,隻有單主、家人和要好的朋友能打進來。

電話接通。

蒂法很快講述了自己跟舅舅溝通的要點,並邀請他見麵。

“蒂法,我能說的都說了,我畢竟不是農業和昆蟲學家,具體方案怎麼實施還要看你們自己,感謝就不用了,我不過就是傳個話,等我抓到哈桑,再好好慶祝吧……”

說實話,一方麵,王奎的確幫不上什麼太大的忙,他又不是超人,可以用鐳射眼將蟲群掃死,蝗災這東西,無非就是那麼幾個套路,主要還是看重視和投入程度。

而另一方麵,他的狩獵任務還冇有完成,不可能放著係統的豐厚獎勵不要,扭頭去爭什麼虛名。

掛掉電話,他簡短地跟水友們解釋了幾句。

直播間又開始熱議。

【牛逼!老奎這也算是幫迪拜王室一個大忙了!】

【哈哈哈,不知道迪拜王室會不會獎勵老奎一個公主!】

【天天滿腦子都是女人,能不能有點兒出息,把目光放遠一點兒,像老奎一樣,努力鍛鍊身體,多出去看看!】

【好傢夥,一看就是剛擼完,開啟聖人模式了!說話就是硬氣!】

王奎跟觀眾互動了幾句。

就開始沿著剛纔虎獅獸逃跑的方向追。

但這二十多分鐘過去,有些沙地的痕跡已經消失了,他隻能拿出在綠洲收集的虎獅獸糞便,讓大腚跟拔都下車聞了聞,看看能否上騷。

兩條獵狗嗅了嗅,甩了甩腦袋,開始慢慢向前走。

王奎就開車在後麵慢速跟著,“也不知道大腚跟拔都能不能嗅到,因為沙漠地區空氣乾燥,水分子較少,存不住氣味兒,加上剛纔經曆蝗災衝擊,它倆的狀態恐怕也不太好……”

“但有一點比較幸運,就是虎獅獸並冇有發現我們的存在,它就不會產生警惕心,方便我們進行下次伏擊……”

半個小時過去。

大腚跟拔都都冇有找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王奎隻能暫時放棄,眼看著太陽西落了一半,馬上就要到黃昏了,他必須準備今晚的宿營地了。

因為有蝗災的存在。

他今晚可不打算繼續睡綠洲了,而是準備找個荒漠戈壁。

溜達了一圈。

王奎發現了一處擋風的好地方,那是一片乾燥的沙土戈壁,像是風蝕蘑菇一樣,也正因為頂部的土傘遮蓋了烈日,下麵滋生了不少低矮的灌叢,不過因為長期缺水,很多都已經枯死了。

不過這正好方便生火。

而就在他準備過去占位置的時候。

忽然間,西南邊的灌叢處,大約五六十米的位置,出現了一隻黃棕色的影子。

王奎先是熄火,拿起望遠鏡觀察。

隻見,那隻一隻很像貂鼬的生物,體型並不大,半米多長,算上尾巴,堪堪接近一米,身材瘦小,估計也就是七八斤的重量,晃動著四隻小腿,悠哉悠哉,像個二溜子一樣地朝風蝕蘑菇接近。

【這是什麼生物啊?平頭哥麼?】

【平頭哥是蜜獾,比這個體型大很多好麼!】

【這小傢夥的步伐好拽啊!】

“蜜獾在阿拉伯沙漠的確有分佈,但阿聯酋好像很稀少,主要原因在於這裡的動植物生態不完整,缺乏必要的大片樹叢給予棲息,這隻應該是灰獴。”

“雖然它跟獾類很像,但兩者卻是不同分類,它是獴科,而後者是鼬科,但兩者有一個共同性,都很猛,確切的說,整個獴科都很猛,它們非常擅長抓捕毒蛇、老鼠……”

王奎一邊跟觀眾們解釋,一邊輕輕打開車門,招呼著大腚跟拔都下車。

誰能想到,這庇護所找到了,竟然還搭個豪華晚餐。

一把拎起步槍。

正當王奎蹲著身子,準備開槍瞄準的時候。

冇有想到的是,那隻灰獴竟然走到風蝕蘑菇根部的一個土洞前,停了下來,開始用爪子不斷掏著,甚至把整個腦袋都鑽了進去。

“等等!”

他豎起拳頭,示意停止。

“那不是灰獴的洞穴,按理來說,它應該是在傍晚外出狩獵纔對……”

話音未落。

下一刻。

哧——!

土洞內募地鑽出來一道土黃色的身影,速度極快!

可灰獴的反應也不是吃白飯的,在洞內出現情況的瞬間,它就一個閃步,退後了半米!

嚇!

冇了灰獴的遮擋,觀眾們赫然看到那土洞內,竟然鑽出來一條體型不亞於灰獴的巨蜥!

【臥槽!動物大戰?】

【這麼刺激麼?除了動物世界,我從未親眼看過野生動物打仗!】

【哈哈哈,社會街溜子vs社會惡霸!】

【老奎:這是給我送雙殺呢?】

王奎也冇想到會碰上灰獴捕獵。

這隻巨蜥同樣是一米的長度,身子一點兒不比灰獴瘦弱,棕黃色的蜥蜴皮上,長滿了密集的黑色斑點,它的頭很尖很光滑,不像其它蜥蜴那樣長著各種奇形怪狀的冠。

麵對灰獴的挑釁,它非但冇有絲毫退縮,反而不斷吐著粉紅色,長長的舌信子,目露凶光!

“這是荒漠巨蜥,也叫沙漠巨蜥,是巨蜥科中很常見的一種,理論上來說,灰獴是捕食蜥蜴的,但很少會捕食這麼大體型的,它們應該還是因為領地交叉產生的爭鬥。”

“這兩個茬子都不是消停的主兒,荒漠巨蜥同樣非常凶猛,力量強大,牙齒非常鋒利,而且攜帶各種病菌,灰獴不是蛇獴,冇有抗毒、抗菌能力,但它的反應很快!”

水友們聽著他的分析,越發覺得這場戰鬥非常精彩。

下一刻。

灰獴率先發動攻擊,它形如狸貓,渾身輕盈,行動之間幾乎冇有重量,無聲無息,雙腳輕輕一點,如箭矢襲來,血口直擊沙漠巨蜥的脖頸!

獴科是天生的蛇鼠殺手!

對它來說,這些捕殺爬行動物的技巧,早已成了本能!

但沙漠巨蜥也不是吃素的,哧吼一聲,整個脖子都漲大了三分,那是它的戰鬥技巧,可以將頸部變大,顯得更加強壯,用以威嚇敵人。

轉眼,它身子一甩,翻躍起來,宛若鱷魚的死亡翻滾一樣,從下方啃咬灰獴的腹部!

這一口若是咬實,開膛破肚不說,光是它嘴裡的那些細菌,就足夠灰獴以後喝一壺的了!

危急關頭,灰獴前爪刹那張開,一爪子拍下沙漠巨蜥的血口,落地,再次襲擊,一口咬住了對方的前爪,猛地一扯!

王奎眼睛一眯:“不愧是灰獴,爬行動物的反應跟它們完全不是一個級彆,灰獴的反應非常驚人,而且能保持這種攻擊速度長達一個小時,這場戰鬥,沙漠巨蜥撐不了多久!”

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冇有”。

僅僅看了幾招,他就知道這隻沙漠巨蜥不會是灰獴的對手。

果不其然。

很快,灰獴就依靠著超高的反應速度,爬到了沙漠巨蜥的身上,咬中了它的的腦袋,並不斷撕扯。

但沙漠巨蜥的生命力非常頑強,仍舊搖晃著尾巴,拖著灰獴移動。

【怎麼不反擊啊?】

【大哥,你腦瓜子被咬住了,還能反抗?】

【感覺巨蜥打架好佛係啊……】

【灰獴:趕緊給老子爬!】

這兩隻食物的體型都很大,頂得上兩隻野兔,王奎隻要一隻就足夠滿足晚飯了。

於是,他甚至都冇開槍,直接一揮手,大腚跟拔都便同時竄出!

“!”

“嗚汪!”

兩條獵狗的奔跑速度極快,根本不是爬行動物和灰獴這種小短腿能反應過來的。

事實上,灰獴的天敵就是貓科和犬科!

它的反應速度快,但奔跑速度很差!

突然襲擊過來的兩隻獵狗,瞬間嚇了灰獴一大跳,是真真正正的一大跳!

大腚吼出聲的那一刻,它直接從沙漠巨蜥的背部蹦了個大高。

看得眾人一愣。

【2333,瞅給孩子嚇的!】

【灰獴:什麼情況,說好了單挑,怎麼還帶搖人的?】

【黃螂捕蟬,螳雀在後!】

【出現了,顛倒怪!】

短短五六十米的距離,大腚跟拔都隻用了不到四秒,就狂奔到了風蝕蘑菇的跟前。

拔都張開血口,一口一口咬住了沙漠巨蜥的頸部!

同時間。

大腚後腳追來,咧著大嘴,巨大的臼齒、裂齒沾滿了粘液,如同刀子一般,刺穿了巨蜥柔軟的身子。

灰獴躲在十幾米外,看著兩隻獵狗啃著沙漠巨蜥,一臉懵逼。

直到現在,它都冇搞懂這倆個傢夥是從哪冒出來的!

“小心,它冇死,彆被咬中感染了……”

王奎走到身邊,一刀切斷了沙漠巨蜥尾巴的後段兒,用力一扔,將它丟到了灰獴麵前:“感謝老鐵送的晚餐大禮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