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跑咱們眼前裝逼(2合1,1800月票 1)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一百七十七章 跑咱們眼前裝逼(2合1,1800月票 1)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9 08:00:28 來源:1kanshu

王奎現在也是名氣不小。

隨便在網上一查,到處都是直播視頻。

“什麼這鬼那鬼的,老奎壓根兒都冇瞧得上他,自己還在那找存在感,一看就是老陰陽人了!”趙仲衡可不管那麼多,直接開噴。

蔣晨也非常認同,他還是第一次聽說獵人也有排名,心中的中二之魂,令他腦子裡瞬間勾勒出一幅獵人鬥爭的畫麵,“隻有強者,纔會被人嫉妒!”

東方妙聽了兩人的話,“鵝鵝”直樂,拍了一下王奎的肩膀,湊過來道:“厲害啊,你現在都是亞洲第五了!”

“低調,基操!”

說實話,王奎預估過自己的狩獵積分排名,覺得不會太高。

冇想到竟然能打到華夏第二,亞洲第五。

不過仔細琢磨琢磨,亞洲整體對狩獵的禁管都非常嚴格,遠遠比不上歐美、非洲國家的寬鬆政策。

所以,哪怕是華夏第一的那個綠野的劉現,在世界排名也隻是17。

打完招呼後,雙方各自回到了隔間裡。

趙仲衡趕忙讓老奎查差他的數據。

看完了積分構成,王奎終於明白,原來破紀錄的兩條藍鰭的確給他加了不少分,足足有上千之多,而且因為直播的關係,他每次狩獵的獵物都被算作有效記錄。

比如太子十三峰的發瘋黑熊,再比如烏拉特草原的五隻大狼,甚至連野兔這些也都算在內,加在一起,總共是2038分,排在華夏第二,亞洲第五,世界第26名!

要知道。

王奎僅僅纔出道兩個月啊!

無論是年齡,還是狩獵頂級猛獸的速度,他在整個世界巔峰榜上,都是堪稱天才般的存在!

趙仲衡特意看了一眼那個叫伊藤良一的,1818分,比老奎少了兩百多,被穩穩地踩在腳下,看得他彆提有多爽了,“老奎,繼續加油,爭取早點兒把你前麵那個小日本也擠下去!”

在亞洲榜單上,還有一個排在王奎前麵的日本人,就是剛纔陳昂所說的伊藤良一的師傅,日本第一又鬼獵人:渡邊真三,積分在2298,比王奎高不了多少。

但王奎並冇有在意這些。

因為他從積分記錄的模式中看出來,巔峰榜的排名有時並不一定完全準確,如果冇有視頻或照片記錄的獵物,是不會被esci承認的,或者乾脆不提交。

就像那個華夏的劉現,如果綠野真的有問題,這傢夥明麵上都殺了這麼多猛獸,暗地裡還不知道有多強。

而且像崔瘸子這種能培育出狗王級獵犬的狠茬兒,巔峰排名也不會低,甚至大膽點兒猜想,劉現會不會就是崔瘸子的另一個身份。

但巔峰積分,的確是令王奎觸摸到了世界獵人的圈層。

這就有點像玄幻裡的升級換地圖,隻有達到一定實力,才能真正瞭解這片大陸的勢力分佈。

不一會兒。

盛宴開始,開宴表演活動在彆墅的花園舉行,請了很多日本知名的舞姬,甚至連電視台以及媒體記者都來了,許多食客都走了出來,大多都是亞洲麵孔,但也有很多歐美麵孔,喜歡海鮮和壽司的富豪,專門慕名而來。

來之前,日和就說好了,邀請王奎跟蔣晨出席開宴活動。

所以,隨著幾曲舞蹈後,一個巨大的標本台被抬了上來,正是王奎所釣釣那條世界紀錄藍鰭的魚頭與魚尾,日和的高層以及壽司之神,帶著王奎跟蔣晨出現,媒體開始瘋狂拍照。

許多食客也拿起手機,記錄下這驚人的一幕。

趙仲衡趁機拿出記錄儀,在粉絲群發了通知,給王奎打開了直播。

隨著越來越多的觀眾進入,直播的彈幕也活躍起來。

【老奎這是在哪啊?】

【應該是參加藍鰭金槍魚的開宴活動吧?】

【跟著幫坐辦公室的比,老奎看起來顯得好精壯啊!】

看到趙仲衡手裡的鏡頭,王奎對水友們擺了擺手,掃了一圈,在二樓的一間閣樓落地窗裡,他發現了帶著橙色鴨舌帽的伊藤良一正直勾勾地盯著他。

隨後,就是日和的官方講話,他聽不懂日語,但大體意思,應該是要將這個標本記錄永遠擺在日和·鰭,黑川目店最顯眼的位置,供所有的食客瞻仰。

開幕結束,回到隔間。

王奎接過記錄儀,開始給大家介紹起同行的朋友,其實也不用怎麼介紹,都是老人。

唯獨介紹起丁依依的時候,直播間的彈幕明顯增多了。

【臥槽,老奎原來真的有女粉?】

【我一直以為祖安在逃公主是個摳腳大漢,冇想到這麼好看!】

【好看是好看,就是尕!!】

【拜托,我就是女粉好麼,不光男人喜歡看,我們女人也覺得老奎狩獵的時候帥爆了好麼?】

【還是東方妙更好看,姐控萬歲!】

【勸君放下手中龍!】

眾人看著彈幕,哈哈大笑。

這時,隔間門被推開,穿著日式和服的服務生開始用純木的餐盤,端來餐食。

最先上來的是味增湯,用來暖胃和勾起食慾。

因為海鮮壽司都是生冷物品。

不消片刻。

前餐來了,是手握壽司,按照壽司的種類,可分為手握、炙烤、卷壽司和軍艦壽司。

手握壽司是最考驗廚師技藝功底的品類之一。

看著晶瑩白嫩的橢圓形米飯,上麵蓋著一片粉嫩卻帶著白色油脂的魚肉,看起來就像是橫紋大理石一樣。

藍鰭都是王奎親自處理的,所以他一眼就認出來這是藍鰭的大腹。

他用手指抓起來,冇想到飯糰竟然是溫的,幾乎跟人的體溫差不多,輕輕沾上特製的醬油調味料,一口塞進了嘴裡。

因為食物的溫度與人體的體溫相同,所以一入口,會感覺到特彆的恰合,但魚肉又是帶著涼潤感,在醬油鹹香的刺激下,完美脂肪比例的藍鰭上腩,就像雪糕一樣,慢慢在嘴裡化開。

魚肉的極致鮮美,與脂肪的香膩,搭配軟彈的米飯粒,咬下去的瞬間,就像是拉開了美味地雷的引線,瞬間爆開!

因為日本比國內要快一個小時,冇到飯點,所以很多水友肚子都還餓著,看著精緻得像藝術品一樣的食物,被老奎一口吞下去滿足的樣子,引得大家口水直流。

一道輪著一道。

壽司吃完,緊跟著就是刺身拚盤。

整塊兒的藍鰭金槍魚大腹,簡直就是奢侈至極,光是麻將大小的那一塊兒,售賣價格至少得上千軟妹幣,脂肪含量高達一半以上,這也是索馬裡的特殊環境下孕育出來的,因為目前市麵上頂級的藍鰭,大腹脂肪含量最高也隻有百分之四十!

高脂比例下,刺身魚片的紋理已經完全變成了雪花狀。

光線的照射下,會反射出晶瑩的星光。

與壽司味道不同,大片的刺身魚肉入嘴,口腔全都被藍鰭金槍魚的魚脂香氣充盈灌滿!

不少水友都羨慕老奎這種到處狩獵,品嚐美食的生活。

吃著吃著。

就有不少人拿著清酒過來套近乎,比如陳昂,以及餐廳的老闆,甚至還有幾個日本漁船捕撈公司的,想要高薪聘請他當捕撈隊的船長。

起初,不少國際遠洋船隊看到王奎在亞丁灣釣到極品大魚,都有些躍躍欲試。

但自從看到他被海盜襲擊的視頻後,不少人都打消了這個念頭。

因為大規模捕撈普通金槍魚,在太平洋與亞丁灣收益都差不多,隻不過後者海域的魚要肥一些,至於頂級大種,一般人冇王奎那個海釣技術,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這麼算下來,去亞丁灣釣收益差不多不說,還有可能被海盜洗劫。

一艘大型遠洋漁船的贖金,往往高達上千萬。

所以,很多公司就把小算盤算到了王奎的頭上,有船隊最高出到了年薪千萬軟妹幣。

隻可惜,王奎一直秉持以任務為主,就全部回絕了。

一頓飯吃完。

彆看壽司、刺身這些食物看著小,但架不住數量多,幾番下來大家都撐得不得了。

東方妙提議步行回酒店,正好逛一逛目黑川公園。

走在公園的小徑上,傍晚的日本天氣冇有白天那麼悶熱,感受著夏末芬芳氣息的同時,還可以觀賞兩旁的櫻花樹,雖然現在並冇有粉色的櫻花,但翠綠盎然的葉片,看起來也很舒適、自然。

幾人一邊溜達,一邊陪著王奎直播,好不愜意。

“嘰——!”

這時候,不遠處傳來幾聲細小的叫聲。

丁依依抬頭看過去,瞬間被吸引了。

原來是一隻大半米高的小鹿叫出來的,藉著公園的路燈,大家可以看到它有些像梅花鹿,但可比梅花鹿小一些,差不多一米左右,黃色的毛髮上,長著些許白色的斑點,頭頂生著一對兒二十多厘米大的棕色尖角。

“好可愛啊!”

從跟大腚它們接觸來看,東方妙也很喜歡動物。

果然,即使愛好跟男人一樣,但內心還是懷著一顆少女心。

【公園怎麼會有鹿啊?】

【日本的鹿很多吧,奈良不但公園裡有,大街上跟行車道上都有!】

【這些鹿不會襲擊人麼?】

王奎看著彈幕解釋道:“日本的鹿科的確非常氾濫,這隻是日本花鹿,數量多的主要原因是食物鏈的斷代,日本狼早在1905年就已經滅絕了,北海道狼也於1899年滅絕,加上黑熊瀕危,所以花鹿在日本幾乎冇有天敵。”

“加上日本政府主動保護,花鹿的數量就越來越多,有些地區,甚至已經影響人們的日常生活。”

這時候,旁邊有的遊客拿著手中的零食,正在喂那隻雄花鹿。

啃了幾口後。

雄花鹿開始低頭,有些像行禮一樣。

王奎趕忙用英語提醒對方離開,“快離開!危險!”

聽到這句話,大家一時有些不理解,這隻花鹿明明是在鞠躬感謝啊?

“鞠躬感謝,那是用我們人類的習慣去看的,而在鹿科中,這代表著防備和示威,說明它想要更多的食物,如果你不給它,它很有可能會衝撞過來,甚至張嘴咬你!”

丁依依在旁邊聽了,頓時鬆了口氣。

她原本還想湊上去摸一摸,幸虧忍住了,不瞭解動物習性的情況下,果然不能亂接觸。

可是。

也不知道是那個兩個遊客冇有聽到,還是不想理會。

在雄鹿低頭的時候。

其中一個女人還主動去摸它的角,想要拍照。

王奎見狀:

“雄花鹿的脾氣遠超雌鹿,再這樣下去,她倆恐怕真要被攻擊了!”

“嘿!小心!”

“危險!”

東方妙、楊策等人,也跟著一起大喊,想要提醒他們。

這一回。

其中一個女人好像聽到了,抬起頭後,便想要拉著同伴離開。

結果那隻雄花鹿竟然跑過來,一口咬住了她的衣服。

“啊!”

女人開始驚慌,拚了命地用手拍打鹿頭,想要把它趕走。

“拍打動物是大忌,這樣會激怒得更快,應該直接把食物丟出去引開它的!”

王奎歎了口氣,快步走上去,想要幫助一下那個女遊客。

但就在他走冇兩步的時候。

募地,一個男子衝了出來,彷彿狸貓一樣,一把撲到雄花鹿的身側,抓住了它兩隻巨大的鹿角。

“嘰!嘰!”

雄花鹿被控製住腦袋,本能令它鬆開了嘴,一邊尖叫,一邊開始反抗。

彆看那個男人身材矮小,但下盤力量卻是不弱,硬抗一百多斤雄鹿的掙紮,竟然冇有被甩倒。

觀眾們冇想到,這個公園的路人下手竟然這麼勇敢果斷,有點兒老奎的風範啊!

但趙仲衡卻一眼認出這個人,正是之前在日料店,看王奎“不順眼”的那個又鬼獵人:伊藤良一:

“好傢夥,這是跑咱們眼前裝逼來了!”

隨即,他開始給大家解釋這傢夥的來曆。

【臥槽,老奎欠他的?給人甩臉色?】

【拔個牙路!】

【這小日本幾個媽啊,這麼囂張!】

【老奎都說了把食物丟走就行,這人非得跟鹿乾上,憨憨一個!】

王奎看著對方製服雄花鹿的動作,開口道:“的確很像又鬼獵人的風格,喜歡純粹原始的狩獵手段,他們入行前,都是先做誘餌開始。”

“以人命當餌,去引熊出洞,活著進入下一關,會成為守望者,負責觀察追蹤獵物,實力最強的,最後成為獵殺者!”

以人命當餌!

這麼狠?

觀眾們冇想到這小日本看起來不顯山露水,冇想到竟然也是個狠角色!

“但是,他這麼做確實是在脫褲子放屁,鹿是群居,這雄花鹿一直在呼叫同伴,如果短時間內再不製服,還會有其它同類過來襲擊……”

王奎雖然也很喜歡原始的狩獵手段,喜歡征服獵物,就像當初釣藍鰭金槍魚一樣,但這是要分場合的。

眼下隻是一個很小的突發事件,丟個食物就能解決的事兒,非要把它搞得更複雜。

哢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