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趙浪秦始皇 > 第521章 趙兄來看我了!

趙浪秦始皇 第521章 趙兄來看我了!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2-05 12:32:51 來源:CP

-

[]

第521章趙兄來看我了!

整軍備戰的基調已經定下來了,一道道命令就傳了下去。

整個項氏聯軍都行動起來,他們早就忍不住了。

畢竟早一天進入關內,就能早一天稱王。

此時,劉邦的營地內。

劉邦正在和樊噲喝酒,

“大哥,你真要去和秦軍,要什麼王位啊!”

“我看那秦軍凶悍的很,咱們這些人不一定打的過啊!”

樊噲喝了一口酒,嘀嘀咕咕的說道,

“要我說,我們還不如早些回沛縣,好好的喝酒吃肉。”

他們雖然人多,但是自己心裡清楚,這些農夫完全不能和秦軍相比。

劉邦這時候喝了口酒,說道,

“三弟,大丈夫生在世上,總要做一番功業出來。”

“也不枉在世上走一回。”

他之前的確是滿足於一縣之地,但是現在,看過了人世間最頂尖的權力,他心中的野望,也已經冒了出來。

更何況,他家裡的妻子也說了,這一次,不闖出一番事業,就不要回去了。

他的壓力也是有的。

樊噲聽到這話,再喝了口酒,說道,

“既然大哥要闖,小弟我陪著就是。”

“來來來,喝酒喝酒。”

劉邦也不拒絕,和對方共飲起來。

樊噲性子直爽,但是對他的忠心那是冇的說的。

這種人,有時候就是自己的一條命。

這也是為什麼,不管樊噲闖了什麼禍,他都會給對兜底。

正當兩人喝酒的時候,張良匆匆的跑了進來,

“沛公!我聽到咳咳”

張良話冇說完,就被營帳了酒氣嗆得一陣咳嗽。

劉邦連忙站起來,把張良護出去,

“沛公,怎麼早間就飲酒了?”

“這可是違反軍紀的。”

張良微微皺著眉頭說道

被人指責,劉邦也不生氣,而是賠笑道,

“樊噲是武人,要喝一些就讓他喝一些吧,我之後一定好生管教他。”

這也不算讓樊噲背鍋,事實的確是如此。

隻是他現在也的確不想惹怒了張良。

蕭何和韓信暫時是回不來了,隻能靠張良。

而且這人還是有才能的,雖然內政比不過之前的蕭何,領兵比不過韓信。

可兩樣都會一點,的確是個好幫手,

“阿良,你方纔這麼著急,可是有何事啊?”

張良這纔想起自己來這裡的正事,很快說道,

“沛公,我方纔聽到訊息,趙王已經打進了鹹陽!現在自稱秦王了!”

劉邦聽到這話,先是一愣,隨後驚愕道,

“什麼!?可這怎麼可能!?”

張良苦笑了一聲,把聽到的訊息說了一邊。

“居然是突襲了函穀關!?”

劉邦聽完,不由直接擊掌說道,

“趙王,不,秦王果然極為和我的心意!”

聽完趙浪的行軍,雖然不知道趙浪是如何進入鹹陽的,但是這計劃卻極為符合他的心意。

他有種和趙浪心意想通的感覺。

劉邦微微搖了搖頭,說道,

“秦王果然大才,唉,當初和他相遇,就該多結交一番纔是。”

他現在有些後悔了,當時隻是感覺趙浪對他的態度似乎有些奇怪。

他就找藉口提前離開了。

現在想來,卻是錯過了。

如果再有機會,他一定不會放過。

一旁的張良聽得微微有些皺眉,怎麼這些人,隻要和趙浪見過,就會被他吸引?

他可是和對方有仇,於是皺眉道,

“沛公,因為此事,如今項氏已經下令,全軍整軍備戰,向來再過幾日,就要和秦軍開戰了。”

劉邦皺眉道,

“如此之快就和秦軍開戰了?“

張良這時候微微想了一下,說道,

“此時開戰,卻也不失為一個機會。”

“秦王才攻破了鹹陽,殺了趙高,按他的說法,公子胡亥就在他手中。”

“秦軍此時應該是軍心大亂,進攻對我等也有優勢。”

“如果能擊破秦軍,那麼整個大秦,就隻有那些邊軍了。”

聽著張良的分析,劉邦帶著幾分不可置信說道,

“這大秦,就這麼完了?”

偌大的大秦,兩年不到,就消亡了,簡直難以置信。

張良笑著說道,

“暴秦無德,消亡理所當然。”

“沛公,我等還是早做準備吧。”

劉邦頓時連連點頭,說道,

“好好好!就依阿良所言!”

很快,整個營地裡麵的人都動了起來。

劉邦的營地就是一個小小的縮影,整個項氏聯軍,聽到趙浪的訊息都有些興奮。

原來,秦軍這麼不堪一擊。

趙浪帶著數千人就能拿下鹹陽,他們為什麼不行呢?

項氏聯軍有了動靜,秦軍也自然接到了訊息。

秦軍大軍中,

蒙毅正在和章邯,王離商議著事情,

“蒙上卿,如今軍中傳言,趙王已經攻陷了鹹陽,軍心有些不穩啊!”

章邯皺著眉頭,帶著幾分擔憂說道,

“將軍,此事到底是真是假?“

鹹陽是大秦的國都,軍中士卒的家更多在關中,如果這是真的,那麼軍心必定不穩。

王離也擔憂的看過來,他的家裡人可都在鹹陽。

蒙毅這時候卻不慌不忙的說道,

“嗯,確有此事。”

他當然早就知道了訊息,隻是冇有細說而已。

章邯和王離直接懵了,這種要命的事情,他們都不知道!

“蒙上卿!那我等還不回援鹹陽?!”

王離忍不住說道。

蒙毅看了看兩人,現在趙浪已經和陛下相認了,這些事情也可以和這些人說了。

免得之後到了戰場上,誤傷了就不好了。

於是直接說道,

“無妨,因為其實這趙王你們也認識。”

聽到這話,王離和章邯臉色一變,連連否認道,

“蒙上卿何處此言?”

“我等絕對冇有通敵!!!”

現在這個時候和六國王室有關係,就是通敵了。

蒙毅這時候卻神色古怪的說道,

“這麼說來,你們不認識趙浪?”

“趙浪!?”

“公子浪?”

章邯和王離幾乎是齊齊色變。

王離驚愕的說道,

“公子浪就是趙王?這怎麼可能?!”

他們當時可是有許多皇子皇女,在趙浪的莊子上,自己也和趙浪的關係極好。

隻是後來,對方去了遼東,斷了聯絡。

就連自己的爺爺,也是趙浪的老師。

難道說,這些人全都是反賊?

章邯更是不可置信的說道,

“趙浪不是幫助我等剷除了趙王在遼東的勢力嗎?他怎麼會是趙王?”

章邯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六國餘孽,居然成了大秦的將軍!

他更是古怪的看了蒙毅一眼。

要知道,當初蒙恬也是極為看重他的!

蒙毅這時候卻一幅老神在在的模樣,正要說什麼,一名秦軍就走了進來,說道,

“將軍,大營外,有人持您的手令求見。”

蒙毅看著秦軍送上來的手令,臉上浮現出一絲古怪,很快說道,

“手令無誤,請他們進來吧。”

但是一旁的王離也卻看到,那布帛上隻是寫著是兩個字:技院。

這算什麼手令?

但是等秦軍去傳令的時候,蒙毅這時候帶著幾分感慨說道,

“整肅一下衣冠。”

兩人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照做了。

很快,秦軍就帶著人回來了。

隻是看著秦軍身後的人,王離和章邯幾乎是勃然色變,兩人直接拿起了武器!

好在被蒙毅給擋住了!

“蒙上卿你敢通敵叛國!”

章邯幾乎是怒吼道,因為剛剛進來的人,就是趙王趙浪!

看到這一幕,一旁的秦軍也傻了眼,不知道該幫自己的大將,還是幫章邯。

趙浪這時候笑道,

“王離兄,章將軍,大家都是熟人了,這麼久冇見,就是這麼歡迎我的?”

王離這時候漲紅著臉說道,

“趙浪!就算我等之前是舊相識,但如今,你卻是六國餘孽,我等勢不兩立!”

趙浪看著王離,帶著幾分無可奈何說道,

“王離兄你以後可不要獨自領兵,不然會出大問題!”

“你就不想想,你爺爺武成侯王翦,是我的老師,我怎麼可能是六國餘孽?”

要說,王離知道這麼多,應該能大概猜到他的身份纔是。

但卻如此不成熟。

聽到這話,王離微微冷靜了下來。

蒙毅這時候點點頭,說道,

“不錯,王離,你這衝動,不深思的性子不改,不能獨自領兵。”

說完,蒙毅這才放開了滿臉疑惑的兩人,整肅了一下衣冠,然後向趙浪行禮道,

“臣蒙毅,見過大秦太子殿下!”

砰砰!

蒙毅的話音未落,房間內就響起了兩陣悶響。

趙浪冇去管地上的兩人,而是趕緊扶起了蒙毅,笑著說道,

“蒙上卿不必見外。”

蒙家兄弟在他心裡還是很重要的。

寒暄完了之後,趙浪很快表明瞭自己的來意,

“蒙上卿,還請大軍這幾日出動,將項氏的軍隊引出營帳上來。”

“我有些人馬,卻是要從項氏中撤出來。”

這些人趙浪原本是想著關鍵時候動用的,卻冇有想到鹹陽和遼東先出了事情。

隻能先救急了。

也不好直接撤出來,不然肯定會引起懷疑。

隻能讓秦軍出動,引出項氏聯軍,到了外麵之後,帶著人離開。

順便給項氏聯軍下點藥,起碼讓這些人在自己打完遼東前,不敢輕舉妄動。

很快,趙浪就說了自己的計劃,蒙毅聽完之後,神色古怪的看著趙浪說道,

“還好老臣和太子殿下不是敵人。”

趙浪乾過的,和即將要乾的事情,也太惡毒了。

簡直就是殺人誅心!

原本的大敵項氏,似乎也不是那麼有威脅了。

再想想趙浪這一路做的事情,他也不由的發出這樣的感慨。

趙浪有些羞澀的笑著說道,

“那就勞煩蒙上卿了,到時候回了鹹陽,再請您去技院。”

說完,趙浪就離開了這裡,他的時間緊迫,還要去見他的好兄弟。

蒙毅先是一愣,隨後哈哈大笑著把趙浪送了出去。

回到營帳的時候,卻看到王離和章邯還躺在地上。

“地上寒涼,還不起來?”

蒙毅冇好氣的說道,

“原本想給你們一個表現的機會,卻冇想到,你們居然這麼不爭氣!”

章邯掙紮的爬了起來,神色複雜的說道,

“公子浪是大秦太子?!”

他隻以為趙浪是兵家的傳人,卻冇有想到對方的居然還有這樣的身份。

他其實冇有那麼誇張,剛剛倒下去是真的。

但是不起來卻是故意的,他可冇忘了,當初自己在心裡腹誹過趙浪的親爹!

王離這時候也爬了起來,小心翼翼的到了蒙毅的身邊,說道,

“蒙上卿,到時候去技院能帶上我嗎?”

“滾!”

——

此時,項氏大營內。

整軍備戰,隻有一句話,但這就讓項伯忙活了起來,

“哎!你們趕緊把糧草給我準備好,耽誤了大軍的用度,有你們好受的!”

項伯咋咋呼呼的嗬斥了一番,然後轉過頭,和顏悅色的對一旁趙浪之前送給他的商隊人員說道,

“這些事情就辛苦諸位了。”

商隊人員連忙笑著說道,

“不辛苦!不辛苦!”

項伯這才點點頭,他當然不會管糧草,可隻要他會管人就行了啊!

管人,也是一種才能,這可是他趙兄和聊天的時候說的。

安排好了這些,項伯便坐到了一旁,喊道,

“阿呆,送些酒水來!”

很快,一個呆呆的少年就端著酒水送了過來。

正當項伯喝著的時候,一道人影出現在他麵前,

“項將軍,農家吳廣代農家和墨家來領取物資錢糧。”

項伯冇有驚訝,這也不是第一次,揮揮手,讓對方自己去領物資錢糧。

卻冇有注意到,吳廣和阿呆相互之間,交換了個手勢。

兩人都露出一個笑容。

此時,一個民夫過來說道,

“上官,營帳外有人送了一個木盒進來,說是要見您。”

項伯嘖了一聲,說道,

“誰啊!一個木盒就想見我?”

他掌管著糧草物資,還是有很多人有求於他的。

不過,他身為項氏核心人物,該有的原則還是有的。

說著接過了木盒,打開一看,卻是一個樣式熟悉的袋子。

袋子裡麵,是一堆金燦燦的小金粒。

項伯噔的一聲站了起來,說道,

“人在哪裡?快帶我去!”

說著,就朝著外麵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唸叨著,

“趙兄!趙兄來看我了!”

他身後的阿呆連忙跟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