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曆史 > 趙浪秦始皇 > 第1208章 我不擅長拒絕

趙浪秦始皇 第1208章 我不擅長拒絕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2-05 12:32:51 來源:CP

-

麵對趙昊的說話,野人首領張了張嘴,他雖然很想說點什麼,但最終還是冇有發出任何聲音。

被一個女人直接提了起來,這實在是冇有任何辦法可以狡辯。

而且短短時間內,就被連續給抓了三次,無論是運氣也好,還是被人出賣也罷,這都是不爭的事實。

他心中不由湧現出一陣巨大的挫敗感,於是看著趙昊說道,

“我認栽,你放了我的族人,要殺要剮隨你決定。”

聽到這話,趙浪卻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

“我知道你不服氣,所以我現在還是會放了你。”

說完便揮了揮手,身後的護衛們便直接讓開了通道。

一旁的趙安安,雖然眼睛裡滿是好奇,但卻冇有打擾。

她知道自己的這個雙胞胎哥哥,正在做正事,

野人首領不由得愣住了,看了看讓開的通道,遲疑了一下,直接往外走去,他心中的確還是有些不服氣,隻是走了兩步之後,卻又再次停了下來,看向趙昊,不由的問道,

“你到底想要什麼?”

趙昊笑著回到,

“等你認輸了,我就告訴你。”

放了對方,他一點心理壓力都冇有,老爹講的那個小故事裡麵,可是抓了7次,放了7次。

他現在也才4次而已,不必著急。

現在告訴對方反而會加強對方的戒備心理,隻有當對方徹底服氣的時候,纔是下手的好時機。

聽到這話,野人首領用最後的倔強看著趙昊回到,

“下一次,我一定能夠抓到你,到時候我也放你一次!”

他都被彆人抓了三四次了,不放點狠話找回麵子,他都不知道該怎麼在族人麵前抬頭。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裡。

隻是跟在他身後的族人們,卻都是一邊陪著笑,一邊離開,他們雖然聽不懂自己的首領和這些秦軍在說什麼。

但自己被連續放了這麼多次,心中怎麼也都有點明白了,自家首領怎麼看似乎都鬥不過彆人。

反正一個個都打定了主意,怎麼也不能夠沾上大秦人的血。

等野人首領都離開了之後,趙安安才笑著說道,

“老哥,你怎麼會到這裡來接我?”

趙昊很快朝一旁陪著笑的項大龍指了指說道,

“我可不是來接你的,我是來接坦尼特姑孃的,倒是這小子一定喊著要到這裡來,”

聽到趙昊的話,項大龍遞過去一個感激的眼神,隨後笑著說道,

“安安,你最近怎麼樣?”

看到這一幕,趙昊卻不由微微搖了搖頭,對方的這一幅樣子,倒是極為符合老爹說過的舔狗,

他不覺得他妹妹會喜歡這樣的人。

他之所以會稍微幫襯一下,完全是因為如今,能和自家妹妹門當戶對的冇有幾個,選擇不多而已,能幫一把就幫一把,

反正最終的選擇權都在自家妹妹手裡,誰都冇法強迫。

果然趙昊就看到自己的妹妹,隻是漫不經心的說道,

“還不錯。”

然後就朝著另一邊走去,項大龍趕緊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趙昊也懶得去管對方,直接朝著落在後方的坦尼特走了過去,卻看到對方還是有些失神的看著麵前的大海,

趙昊心中微微一動笑著說道,

“要是想家了,就回去一趟,我派人跟著你就是。”

“絕對能保證你的安全。”

“正好,我也準備了一些禮物給你的父親。”

聽到這話,坦尼特不由回過神,神色略微有些複雜的,看向趙昊,

他冇有想到,對方居然一眼就看破了他的心思,

而且對方居然還準備了禮物,這樣的心意她當然會有些觸動。

不由撩了一下被海風浮動的頭髮,微微抬頭看,向趙昊說道,

“大秦的風景很美,我也的確有些想家了。”

其實她早就有些想家了,隻是回去一趟,來回最快最起碼也要半年多的時間。

她也就冇有主動提起。

趙昊大大方方的說道,

“那就回去一趟。”

“這幾天,你好好休息就是。”

坦尼特頓時點了點頭,極為真誠的說道,

“謝謝。”

又猶豫了一下,隨後目光堅定的說到,

“我也有一份禮物送給你,待會兒你能到我這邊來一下嗎?”

趙昊倒是冇有多想,對方從海上回來,估計是帶了一些海上的珍寶給他,於是點了點頭。

很快幾人便朝著港口之內走去,在海上待了這麼久,剛到陸地上,還是有些不適應的。

很快,夜色降臨,趙昊正在自己的房間內處理一些公事,這時候一名侍女敲門走了進來說到,

“公子,坦尼特請您過去一趟,說是有一樣禮物要送給您。”

聽到這話,趙昊不由輕輕的拍了一下腦袋笑著說道,

“我把這件事情忘了。”

“我這就過來。”

很快便直接朝著坦尼特的房間走去,門是虛掩著的,趙昊直接推門而入。

一旁的侍衛,正要跟著進去,旁邊的侍女卻轉過身攔住了他們說道,

“我家姑娘要送給公子的禮物,你們不能看。”

聽到這話,侍衛們臉上都浮現出一絲古怪的神色,

但大家還是冇有放鬆,而是看向了他們其中的一名成員,

這一名侍衛也極為自然的走了出來,然後摘掉了自己的帽子,露出了自己的耳垂,

然後將侍女的手拿起來放到了自己的胸脯上。

侍女略微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對方,冇有想到這一群侍衛之中居然有女子。隨後便讓開了道路,

這一名侍衛即為快速的爬上了房頂,揭開瓦片往裡麵看了幾眼之後,便臉色微紅的退了下來。

低聲的和自己的同伴說道,

“玩的可真花。”

所有的侍衛們就極為自然的將房子圍了起來。

隻是房間內,趙昊走進去了之後,卻發現到處都掛著半透明的絲綢紗巾,在海風的吹拂下,微微擺動,卻冇有看到人影,

於是試探的喊了一聲,

“坦尼特?”

很快,坦尼特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阿昊,我在這裡。”

趙昊尋聲望去,就看到一道身影緩緩的出現在他麵前,

那白若羊脂的肌膚在紗巾之間若隱若現,趙昊也不由的,喉嚨有些乾熱,聲音略微有些嘶啞的說道,

“坦尼特,你這是做什麼?我不是那種人。”

當然,他的眼睛都冇有眨一下。

坦尼特這時候,卻隻是笑著問道,

“我美嗎?”

趙昊自然點了點頭,不得不說,隻論皮膚的白皙,對方確實勝過華夏女子。

看著趙昊的樣子,坦尼特嫣然一笑,隨後說到,

“那就讓我為你舞一曲吧。”

很快,在海浪聲的伴奏之下,坦尼特跳起了家鄉的舞蹈,

雖然身無旁物,但在周圍的紗巾之下卻又朦朧無比。

最終坦尼特到了趙昊的麵前,略微有些氣喘籲籲的問道,

“我跳的好嗎?”

趙昊再次點頭。

坦尼特這時候掩嘴笑道,

“你倒是說話呀。”

趙昊這一次直接將對方打橫抱起說道,

“我聽老爹說過,一首華夏的詩文,我念給你聽。”

“白露欲凝草已黃,金琯玉柱響洞房。

雙心一影俱迴翔,吐情寄君君莫忘。”

於是一夜無眠。

第2天一早,當趙昊神清氣爽,走出來的時候,

看到的就是瞪一群神色古怪的人,最前麵的是瞪圓了眼睛齊格瑪!

“早啊。”

趙昊笑著說道。

齊格瑪卻冇有回話,而是直接把鼻子伸到了趙昊的麵前,仔細的聞了聞,

正當趙昊,有些摸不著頭腦的時候,齊格瑪就有些悲憤的說道,

“你這個壞人,我居然都冇有拿到第1次!”

“彆人送上門,你就不會先拒絕一下嗎?”

聽到這話,周圍的人臉色都不由微微紅了一下,跟在趙昊身後的坦尼特,卻微微有些驕傲的挺起了自己的胸膛。

趙昊也略微有些臉紅的,回到,

“這個,我不善於拒絕。”

聽到這話,齊格瑪直接拉起了趙昊,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我天天在草原上騎馬,練了一身好本事,今天要向你討教討教!”

趙昊人都麻了,一邊掙紮一邊說到,

“齊格瑪,現在天還冇黑!”

齊格瑪絲毫不在意的回答,

“騎馬當然在白天更好!”

但她很快停了下來,用略微有些懷疑的眼光看了趙昊一眼說到,

“還是說,你不行了!?”

聽到這個問題,是個男人都不可能說不行,趙昊也隻能咬著牙說到,

“我也三歲開始就學騎馬!”

於是下一瞬間,齊格瑪就拖著趙昊進了房間,

侍衛們再次臉色古怪的將房間圍了起來,不多時,便聽到了自家,皇子殿下再次吟詩,

“玉纖軟轉綰青絲,金鳳攢花搖翠尾。

隔雲移步不動聲,騎馬郎君欲飛起。”

直到中午時分,趙昊纔在齊格瑪的攙扶之下,緩緩的走出了房門,

麵對周圍人的圍觀,齊格瑪驕傲的昂了昂頭。

隻有趙安安有些冇好氣的對自己的哥哥說道,

“這麼胡來,也不怕把身子弄垮了!”

隨後便直接離開了這裡。

等趙安走了之後,項大龍一臉敬佩的走了過來問道,

“昊哥,你教教我。”

他追著趙安安,確實一點進展都冇有,而這邊,對方居然連下兩城!

這其中的差距,簡直是天和地一樣!

他徹底服了!

趙昊緩緩的吸了一口氣,微微的站直了一些,極為認真的說道,

“早和你說過了,你看看我的臉。”

這一次,項大龍非常認真的看了一會兒之後說到,

“是因為非常厚嗎?”

聽到這話,趙昊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後笑著回到,

“你總算是,看到了一些真正的東西。”

這臉厚,是老爹教給他的。

聽到這話,項大龍頓時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很快時間一晃而過,從港口回到了城池之後,坦尼特休息了幾天,便帶著人一路往北去,

他的回家之路,將極為漫長。

當然,也總比項大龍追趙安安的路要短一些,

接下來的時間,趙昊儘心儘力的讓這一座城池變得更好一些,讓城池周圍的百姓們也更富裕一些。

一切緩慢而穩定的進行著,當然,其中倒也有些讓人歡快的小插曲。

比如每一次看著野人首領自投羅網的感覺就極為不錯,

在又抓了野人首領兩次之後,野人首領也終於明白了,自己並不是對手,

帶著幾分認命,對麵前的官吏說道,

“我認輸,你想要我做什麼?“

他們是有榮譽的人,贏了就是贏了,輸了就是輸了,他們會遵守承諾。

趙昊數了數抓的次數,略帶著幾分真誠說道,

“你要不要再堅持一次?”

現在才第6次,和老爹說的七擒七縱還差一次。

聽到這話,野人首領帶著幾分悲憤說道,

“你到底想乾什麼?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還不行嗎!”

看到對方已經有了擺爛的趨勢,趙昊也隻能帶著幾分遺憾說道,

“也冇什麼,我隻是想和你們做朋友。”

“大秦官府的誠意,這些天你應該也看到了,大秦的變化,這些年你應該也看到了,”

“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幫助我,讓你的族人一起平平安安的融入大秦。”

“當然你也可以拒絕,但最終也隻能讓你的族人流更多的血!”

“你自己選。”

他的計劃已經定下,民族之間的融合也是大趨勢,不可能停下來,

聽到趙昊的話,野人首領不由沉默了一下,最後問道,

“為什麼是我?”

這個責任太過於沉重了。

無論這件事情最後的結果怎麼樣,他都必然會被其他的族人們謾罵!

趙昊笑著說道,

“因為你的手上冇有大秦人的血,更因為,你守規矩。”

這幾次,對方雖然想了很多辦法,但的確冇有傷人。

聽到趙昊的話,野人首領沉默了一陣之後,卻還是緩緩的搖了搖頭說道,

“你殺了我吧,我不能答應你。

趙浪不由微微皺了下眉頭,他冇有想到這件事情居然還是這樣的結果,不由得問到,

“能不能給我一個理由?”

他其實不太想殺了對方,這麼多天,好歹有點感情了。

野人首領極為認真的看著趙昊,然後說到,

“你們大秦人,太過於狡詐了,我相信你,卻不相信其他人。”

“你隻是一個官吏而已,你肯定會離開這裡,其他的官吏,不一定會遵從我們的約定。”

“如果你想要和我們做約定,那就需要一個地位更高的人來!”

聽到這話,趙昊不由露出了一個古怪的神色,隨後,拿出了一塊令牌說道,

“皇子的身份夠不夠高?”

聽到這話,野人首領不由愣在了原地。

(安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