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玄幻 > 葉菲晚封卿 > 第89章 好生照顧著

葉菲晚封卿 第89章 好生照顧著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9 14:55:54 來源:1kanshu

[]

封卿從來都是行動派。

第二日一大早,葉非晚方纔起來洗漱完畢,門口處馬伕便已經恭恭敬敬候在那裡了,聲音恭謹:“爺,夫人,馬車已經備好了,正在客棧門口呢。”

“嗯。”封卿依舊穿著昨日葉非晚買來的那件廣袖白袍,輕應一聲,扭頭看了一眼正疊被子的女人,微微蹙眉,“這些交給旁人便算了。”

葉非晚直起身子:“然後讓旁人發現你我二人一個睡在床榻,一個打地鋪?”問的隨意。

封卿被她一堵,難得說不出話來,扭頭再不看她。

葉非晚卻已手腳麻利的收拾利落,跟在封卿身後朝著樓下走著。

店小二正站在大堂之中,看見二人後喜笑顏開:“二位要走了?”昨兒個同這位姑娘倒是聊得不錯,眼下笑容也真切了些。

葉非晚也笑了笑:“這幾日麻煩了。”

“不麻煩不麻煩!”店小二匆忙搖頭。

卻見一旁封卿神色微沉,目光輕描淡寫朝他這邊掃了一眼,登時驚的他身軀一僵,笑容都跟著滯在臉上。這位爺……從昨兒個開始,似乎便對他成見頗深。

而那邊,封卿卻已收回目光,走向門口。

馬車果真停在那兒,馬伕正抓著韁繩在那兒候著。

葉非晚看了一眼身側的男子,心中思忖著是否要扶他一把,未曾想,封卿大步一邁,已經跨了上去。

反倒是自己多想了,葉非晚聳聳肩,爬上馬車再不言語。

馬車搖搖晃晃,重新踏上歸京之路。

葉非晚靠著轎壁,目光偶爾從封卿隱藏在廣袖下的手上一掃而過。

他手上的傷,是紮在她心上的一根刺,山崖上,他拚命抓著她的模樣,即便如何自我安慰他隻是在救葉家小姐,卻還是止不住的心中不寧。

“你今晨可有換藥?”葉非晚突然想到什麼,抬頭看了眼封卿。

封卿凝眉,今日醒來便準備著回京,哪有時間換藥?是以並未言語。

“那便是冇換了,”葉非晚低頭輕道一聲,從袖口拿出藥瓶,坐到封卿身側,“我給你換藥。”

封卿微微抿唇,並未多說什麼,隻徐徐抬手。

將昨日纏好的白布掀開,看著上麵泛著黑色的傷口,葉非晚眼睛還是忍不住眯了眯,許久才輕輕將殘留的藥拭去,又輕輕撒上一層藥粉:“可能會有些蟄痛。”她垂首叮囑著,複又認真將白布一圈圈的纏好。

封卿眯眼,打量著跟前的女人。

馬車細微搖晃著,她的神情極為專注,每一下動作均小心翼翼,唯恐弄痛他一般,甚至因著過於緊張,她的鼻尖生出一層淡淡的薄汗。

“好了。”葉非晚長舒一口氣,順勢抬頭,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封卿的唇色微有蒼白。

而封卿卻極快的轉移目光,隻從喉嚨中擠出一字:“嗯。”

葉非晚並未過多在意,將藥瓶封好,放入袖口:“約莫著要今夜亥時才能到京城,午時和晚上不要忘記提醒我換藥。”

封卿注意著她的動作,竟第一次覺得……受點傷,也不算什麼壞事。

可他很快察覺到自己的心思,神色一凜,靠著轎壁假寐,再不言語。

葉非晚望著他的動作,隻當他不願搭理自己,也便坐到他對麵,靜靜望著轎簾外的風景。

晚秋時節,萬物枯損,偶有幾片落葉飄下來,隻讓人心中徒增感慨罷了。

回到京城,有瞭解憂草,封卿定能破了太子的局,距離朝堂權勢更迭,用不了多久了。

她想……她定然會記得昨日的,他為了救她躍下山崖,險些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最終冇忍住,她低低歎了一口氣。

身側有點點涼意。

葉非晚順著望過去,正看見方纔還閉眸假寐的封卿,此刻目光正落在她身上:“怎麼?”她挑眉問道。

封卿微微蹙眉:“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傷春悲秋。”他道,尤其方纔,她看著窗外敗景歎氣的時候,整個人身上竟有一種死氣沉沉的氣場。

“什麼?”葉非晚起初不解,卻很快反應過來,“王爺說的是,我這種人,哪適合傷春悲秋這種大家閨秀的情緒。”她道著。

封卿眉心皺的更緊,薄唇微抿,神色似更加難看了,卻最終未曾言語。

葉非晚不疑有他,扭頭便要繼續看向轎簾外,卻未曾想到,身前男人身軀猛地朝後倒去,有些狼狽的靠著轎壁,發出不小的聲響。

她匆忙扭頭,封卿依舊靠著轎壁,隻是……臉色越發蒼白,雖說看著仍向方纔假寐的模樣,可……

葉非晚遲疑片刻,緩緩伸手觸著他的額頭。

難怪……他臉色不好看,還是發燒了。

大抵是因著手上傷勢過重,身子也跟著虛弱了吧,葉非晚低低喚了他兩聲:“封卿,封卿……”

他眉心皺了皺,未曾迴應。

葉非晚輕輕歎了口氣,若非此刻他暈倒,即便是她,怕是都看不出他身子不適。

他總是擅長忍耐的,一貫如此。

讓馬伕尋了個地方停下馬車,生了堆火,葉非晚不由慶幸自己昨日多抓了些藥,熬了些藥汁,一勺一勺餵給封卿,有用絹帕沾了涼水,覆在他額頭上,便又催著馬伕趕路。

要快些回京城纔是,王府自有大夫候著。

絹帕又熱了。

葉非晚將封卿額頭上的絹帕拿下來,倒了些涼水擰了擰,便要重新覆上去。

隻是,這一次,她剛將絹帕放上,“啪”的一聲,一隻大手倏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葉非晚心中一驚,扭頭看向封卿,後者卻依舊緊閉雙眼,未曾清醒。

不知為何,她突然便想到當初在他書房中問他“你可曾信任過任何人?”而他迴應的是“信過,下場慘烈。”

他……可是將她當做會害她之人了?

手上微微用力,想要掙脫他的桎梏,可他的力道也越發大了,甚至手背上那個簪傷都有冒出血的跡象。

葉非晚輕怔,力道不覺小了些:“我不會害你的。”她低語。

抓著她手腕的力道也隨之小了。

葉非晚繼續道:“先鬆手可好?”

手腕上的手一動不動。

葉非晚看著那隻手,突然心中一酸:“很遠很遠的曾經……你連碰我都不願的,王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