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玄幻 > 葉菲晚封卿 > 第45章 拈酸吃醋

葉菲晚封卿 第45章 拈酸吃醋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9 14:55:54 來源:1kanshu

[]

一路上,施了脂粉的緣故,無人看出葉非晚額頭曾受過傷。

大哥性子本就灑脫,對這些小事不甚在意,爹方纔更是未曾看出來。

便是封卿,在馬車上二人麵對麵相處那麼多時間,他也未曾看出,或是他看出了並不關心罷了。

而今,竟被南墨一眼便瞧了出來。

難怪以往,為著她的名聲,南墨鮮少和她孤男寡女同處一處,今日卻舍了爹爹走在她身側,原來隻是想問問她的額角傷罷了。

“無礙啦。”葉非晚扭頭,對南墨笑了笑,這一次,笑容添了幾分真摯。

她非草木,自能察覺到,南墨是真的在關切她的。

“可是塗了傷藥?”南墨仍舊低聲問著,目光望向前方,偶爾側眸,望她一眼。

“塗了,不過有些紅腫,再塗上幾日便無事了。”

“嗯。”南墨低低應一聲,“回府後,便將脂粉去了,免得再悶出毛病來。”

葉非晚扭頭,眼睛眨也不眨望著南墨。

南墨被她瞧的心頭一陣不安,緩和了好一會兒方纔側頭望向她:“怎麼?”

“冇事,”葉非晚搖搖頭,“隻覺得今日南大哥怎的突然嘮叨了些?”她打趣道。

南墨一滯,繼而眉眼浮現幾絲無奈,他望著她,良久微微搖首:“果真是成了親的姑娘了,以往聽我言語從未嫌棄過,而今有了夫君便嫌棄南大哥了?”

這番話,自是應著她的打趣,卻又夾雜著幾分自嘲。

她已成了親了,他當比任何人都清楚。

“南大哥可是冤枉我了,”葉非晚委屈,“我未曾成親時,也冇少嫌棄南大哥啊……”

一番話說得二人倒是笑出聲來。

中堂正廳,封卿正和葉羨漁交談著什麼,許是因著成親的緣故,許是葉羨漁這段時間收了玩心,二人也鮮少再聚,如今見麵,自是不會冷場。

隻是,聽著外麵一陣歡聲笑語,封卿本從容的姿態緊繃了幾分,緩緩朝門口望去,卻正見到葉長林身後,葉非晚和南墨在說著什麼,相談甚歡,臨近晌午的陽光打在二人身上,倒是添了幾分和煦。

封卿眯了眯眼睛,掩去危險的光芒,他未曾想到,南墨今日竟也在府上,而且……

他竟能讓葉非晚那女人笑的姿態全無。

“終於捨得來了?”葉長林畢竟是長輩,加上葉非晚因著封卿受的傷,如今看見他,自少不得數落幾句。

封卿淡淡收回目光,起身微微頷首,頎長身姿端的是從容矜貴:“小婿拜見嶽父大人,非晚之傷皆是我之過,小婿今日特來負荊請罪了。”

一番話本是平常,可從他口中說出,總帶著幾分真誠。

畢竟是一朝王爺,親自躬身請罪,葉長林也不好再多說什麼,隻虛扶了一下;“快快起來吧,如今非晚冇事,我也就放下心來。”說著,扭頭望了一眼身後二人,“王爺……”

“嶽父大人叫我封卿便可。”封卿頷首道。

葉長林頓了頓,最終取中喚道:“女婿,這是府上門生南墨,為人有才學的緊。南墨,這是當朝靖元王,也是非晚的夫君。”

南墨神色仍舊清潤,他抬手,對封卿施禮一番:“南墨見過王爺。”

“……”封卿頷首,未發一眼。

葉非晚皺了皺眉。

察覺到女人的反應,封卿臉色更加深沉。

反是南墨,神情始終淡然,他直起身子,溫潤一笑:“早先,小生倒是與王爺有過幾次麵見之緣,不知王爺可還記得?”

封卿也笑,眼神深沉,笑意清冷:“本王素來記性差,不曾記得。”

葉非晚眉心皺的更緊,封卿這番話,分明是存心在給南墨難堪,眼見屋內氣氛有些不對,她微微上前:“前幾次南大哥找過我,想必夫君成日忙碌,便忙忘了吧。”

一番話,維護之意極為明顯。

封卿眯了眯眸,反倒笑的更是粲然:“是啊,還是非晚懂事,我確實是……忙忘了!”

最後三字,他一字一頓吐出,話雖說對南墨說,目光卻始終緊緊盯著葉非晚。

什麼毛病!

葉非晚朝他望了一眼,眼中皆是責備。

接收到她的目光,封卿先是一怔,繼而笑開,緩緩走到她身邊,一手攬著她的肩頭,問的極為貼心:“非晚可是不舒服?”

葉非晚掙了掙,奈何封卿的手像長在她肩上一般,如何都掙脫不開,隻得任由他去了。

一旁,葉長林望著這小兩口的小動作,滿意的點點頭。他還擔憂著怕是今後非晚會吃虧,而今看來,這二人關係倒也不錯。

他就說……這成了親的人,就是比冇成親的穩重些,最起碼,心思會收回來許多。

“好了,如今這都晌午了,旁廳還備了風聲午食呢,南墨你也留下一起用過午食再離去吧。”葉羨漁畢竟曾經風月過,察覺到此間些許不對勁,上前打著圓場。

“對,南墨,你也留下。”葉長林扭頭望著他,“你家那小鬼頭如今入了學堂,你自己也是吃,不如留下來。”

南墨扭頭,望了一眼葉非晚。

葉非晚同樣點頭。

南墨最終頷首:“那晚輩便……恭敬不如從命了。”

幾人轉身便朝著旁廳走去。

葉非晚抬腳便要跟著,肩頭卻被人緊攥了一下,她一陣吃痛,望向身邊人:“王爺,您冇毛病吧!你分明見過南大哥多次,方纔為何要撒謊?”

從方纔開始,他便臉色難看,眼神不斷對她放冷箭,她可都看在眼裡了。後更是故意說出那番話讓南大哥尷尬,說他不是故意的她都不信。

“我平日繁忙,確是忙忘了他,不行?”封卿挑眉,眼神漆黑陰沉。

“王爺這番話說的真不虧心?”葉非晚輕哼,他忙忘了?

前世,她賴在封卿的書房,想要陪著他,封卿看奏摺,她便看話本。封卿對她這番嗜好嗤之以鼻,葉非晚氣不過,拿著話本到他跟前翻了幾頁,說這些風花雪月、才子佳人的故事,比他那朝政大事有趣多了。

封卿更是不屑。

未曾想,當夜葉非晚熬夜看話本時,昏睡之下不小心碰倒了蠟燭,雖然她發現的早,可還是燒掉了幾頁。

她心中煩悶,雖說第二日可以再買來一本,可故事看到一半戛然而止的心情著實不爽,她也跟著抑鬱下來,又見封卿對她一番冷嘲熱諷的模樣,扔了話本便要離開,還放下一句狠話:“你這破書房,我再也不要來了。”

可腳步未曾走出去,封卿低沉的嗓音便已傳來:“……那書生知曉自己誤了狐狸,心中大慟,淚落滿麵,回身便欲奪門而出……”

他說得,便是那話本中的內容,隻瞧了一遍,便一字不差的說出。

男女之情的話本,從他口中說出,帶著一股淺淡的清冷。

葉非晚腳步磨磨蹭蹭的返回了書房,聽他這般揹著,可背完了那幾頁,待劇情接上,他便再不開尊口。

回憶戛然而止。

葉非晚有些怔忡,再難堪的姻親,也曾有過幾分夾雜著苦澀的甜蜜。

“這般激動作甚?”封卿那清冷如前世的嗓音響在她耳邊。

葉非晚反應過來,朝他望去。

他卻看也未看她:“葉非晚,我便是果真給南墨難堪,你這般激動作甚?”話落,他已經鬆開她,“這麼維護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