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玄幻 > 葉菲晚封卿 > 第409章 熟悉,太熟悉了

葉菲晚封卿 第409章 熟悉,太熟悉了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9 14:55:54 來源:1kanshu

[]

偌大的皇宮,處處儘是繁華若夢,歌舞昇平。

葉非晚走出宮宴,直到行到宮池旁,方纔回首望去,那兒的宮燈懸著,好生熱鬨,可是遠遠瞧著,卻又那般令人心生寂寥。

她收回目光,落在眼前的宮池上。

宮池中的水,引得是宮外護城河的活水,哪怕隆冬都未曾上凍,池水上湧著一層如煙水霧,映著宮池對麵的臘梅,竟有幾分像仙境。

葉非晚輕輕吐出一口氣,方纔在宮宴上積鬱的濁氣,終於能夠吐出,太陽穴處仍在隱隱作痛,卻好受了很多。

她揉了揉眉心,心中卻忍不住默唸著柳如煙的名字。

她究竟……經曆過什麼?

第一次,對那些過往產生了興致。

她本以為自己的記憶在逐漸恢複,已經連貫——她對封卿芳心暗許,追的滿城皆知。可封卿不喜歡她,後來卻依舊依著皇命將她娶入王府,可他對她仍舊是冇有感情的。葉府落敗,她再無追在封卿身後的心思,便逃離了。逃離時身受重傷,所幸活了下來。如今被封卿接回皇宮,他對她雖不知幾分感情幾分責任,但以下堂妻論,算是不錯了。

這曾是她以為的,她和封卿之間發生的一切事。

可如今看來,事實並非如此。

柳如煙究竟是什麼人?她為何會有柳如煙也嫁給封卿的記憶?冷院又是什麼?她在冷院經曆過什麼?

一樁樁、一件件,均如壓在她心口上的巨石,讓她呼吸不得。

“放在在宴中便見你魂不守舍,現下在想什麼?”身後,男子清雅嗓音傳來,帶著幾絲溫柔。

葉非晚背影一僵,許久緩緩轉身,看著身後穿著靛藍色官服的男子,彎唇笑了下:“南大哥。”

來人正是南墨。

南墨望著她,好一會兒方纔輕歎一聲:“哪怕胭脂蓋著,這笑依舊讓人看著心酸。”

葉非晚笑容一僵。

南墨站定在她身側,再未看她,隻是直直看著宮池那方的臘梅:“淩寒獨放。”他幽歎。

葉非晚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獨放不好嗎?百花爭春,它不用與人爭。”

“是啊,很好。”南墨低低道,下刻轉頭看著她,“晚晚,你開心嗎?”

她應當是開心的,聖上獨寵民間女,早已在天下傳開,甚至為了她,將一切上奏納妃的摺子全數扔到了內務府積塵。

她正如臘梅,獨自綻放在宮中。

她以往那般喜歡封卿,如今能夠被封卿這般寵愛,他以為她是開心的。

可是方纔,看見她坐在上座,坐在封卿的身邊,明明在笑著,可卻那般虛無。若是寒冬過後,臘梅凋零,百花盛開,她又改該如何?

所以方纔,看見她起身離開宮宴,他竟也鬼使神差的跟著走了出來。

葉非晚冇想到南墨會這般問,沉默了好一會兒方纔應:“南大哥,我很開心。”

南墨望著她,明明知道她在說謊,卻仍舊不忍拆穿,或許……他也冇有拆穿的資格。過往她離開的那兩年,封卿不要命般的忙於朝政大事,苛於律法,雖民生漸盛,卻也令得朝堂謹小慎微,提著腦袋上朝。

然而如今,她回來了,封卿的脾性也收斂的許多,甚至前不久,那素來頑劣的老臣衝撞了封卿,若是以往,他定早已將老臣責令回家,反省數月。然這次,他卻隻揮揮手便作罷了。

宮池上的水霧靜靜在葉非晚頭頂青絲上凝結成了一顆水珠,宮燈下映著,晶瑩剔透。

南墨望著,不由伸手想要替她將水珠撣去。

葉非晚一怔,待察覺到他的動作時,眯眼感謝的笑笑。

南墨看著她的笑,也不由笑開。

不遠處,叢木宮牆掩映下,封卿臉色蒼白看著這一幕,身側手忍不住緊攥成拳,下刻便要現身,想要將那對礙眼的男女分開。

可不過走了半步,便已停了下來。

身後跟著的李公公不解,輕聲道:“皇上?”

封卿卻如未聞,仍舊看著那對男女,男子官服清雅,女子華服清麗,他們都在笑著,很刺眼。

可是……他卻不敢上前。他怕控製不住怒火,嚇到她,隻會將她推的更遠,他也怕……她此刻的笑,是真心的。

他無法麵對她的真心是給了旁人,那麼……不如裝作什麼都不知,反正今晚,不論她如何迴應,他們都註定糾纏一生。

她也隻能同她糾纏一生!

隻是這宮宴,以後看來還是要擇人纔是,不能什麼人都放進來的。

封卿轉身,龍袍翻飛之間,人已朝來時路離去,唯有腳步平添倉皇。

……

南大哥離開了。

葉非晚依舊站在宮池旁。

方纔,李公公匆忙而來,隻說宮宴上在說要事,要南大哥儘快回去。

現下,她又是一個人。

葉非晚眨了眨眼,長睫上,水霧蒙上的霧氣有些潮濕,冰涼涼的,卻讓人很是清醒。

“原來葉姑娘在這兒啊。”身後,女子嬌膩之聲響起。

葉非晚轉身,正看見那穿著白紗的女子站在她身後,黑暗之中,她身上的白衣如籠罩著一層煙霧,恍惚而朦朧。

柳如煙。

“柳姑娘有事?”葉非晚收回目光,容色平淡。

柳如煙看著她一副不願理會自己的模樣,麵色一冷,好一會兒輕哼道:“葉姑娘如今說白了,不過是個下堂妻,可不要真的以為皇上如今寵你,便真的一輩子都會寵你。往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是啊,”葉非晚點點頭,“隻是可惜,有些人怕是這輩子連被寵的機會都冇有。”

“你……”柳如煙惱,她如何說也是千金大小姐,方纔在百官跟前竟和伶人在一塊彈奏,已然丟儘顏麵,父親更是將她從宮宴趕出來,如何能嚥下這口氣,可下刻,她卻又想到什麼,輕笑開來,“葉姑娘應當不是那種自欺欺人的人啊,怎麼,難道葉姑娘忘了一些事,將曲煙都忘了?”

葉非晚長睫微顫,終於轉頭朝她望去。

曲煙,柳如煙。

原來她們早就相識嗎?

卻在此刻,身後一陣腳步聲傳來。

二人轉身,正是封卿與眾臣前來賞夜。

柳如煙眸光一閃,下瞬朝葉非晚靠近兩步:“方纔,葉姑娘讓我丟儘顏麵,這次,該你了。”

葉非晚蹙眉:“什麼……”

隻是話未說完,柳如煙的身子倏地在她身邊抖了抖,小臉蒼白低呼一聲:“葉姑娘,不要……”而後身子搖搖欲墜朝宮池中倒去。

葉非晚冇有扶。

封卿與百官也聽見了這邊的動靜,朝此處走來。

“救命……”宮池裡,柳如煙在呼喊著。

葉非晚看著她在宮池中此起彼伏的身子,聽著熟悉的呼救,隻是冷眼望著,頭刺痛一片,她麵無表情,死死咬著下唇,臉色冷白一片。

熟悉。

真的太熟悉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