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玄幻 > 葉菲晚封卿 > 第404章 若我不喜歡你了呢?

葉菲晚封卿 第404章 若我不喜歡你了呢?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9 14:55:54 來源:1kanshu

[]

夜色冷寂,唯有燭火獨明。

葉非晚安靜靠在封卿懷中,耳畔能聽見他有力的心跳聲,一下又一下。

“你……怎的又回來了?”她緩緩作聲,因被他困在懷中之故,聲音聽來嗡裡嗡氣的。

“……”封卿攬著她的手一頓,長久未出聲。

葉非晚抿了抿唇,再未開口詢問,隻是被他的手臂勒的太緊,她動了動想要掙開。

“我回來是因著……”封卿似怕她掙紮似的,手緊了下,幾乎迅速開口,“我若不回,你也不會主動去尋我吧,非晚?”

曾經,那個在京城策馬揚鞭的飛揚女子,那個總是追在他身後的葉家千金,早就……不願意再追在他身後了。

他不敢走遠,不敢離開,他怕他離開的稍遠一些,一轉頭她便會撤開的更遠,甚至再不見她的蹤跡。

“……”葉非晚並未言語,亦未曾否認。

可她心中知曉,她不會去找封卿,她對封卿……仍有感覺,可那感覺中卻夾雜著懼怕與逃避,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一般。

“你騙不了我的,”封卿將下頜輕輕放在她的頭頂,呼吸之間噴灑的熱氣細密的落在她的發間,“你不會找我,你隻會在心中判我死刑,甚至時日一長,你便會思量著如何離開皇宮,然後再如那兩年一般,走的無影無蹤,不讓任何人尋到。”

他如將她的心思摸的一清二楚一般,事無钜細的將她的心思複述了出來,甚至說到離開,他的手臂越發用力,如同將她嵌入骨血之中。

葉非晚睫毛輕顫了下,她從未想到,封卿會這般瞭解她。

她冇有了主動的勇氣,一旦察覺到對方有所後退,她隻會後退的比他還要多,甚至徹底退出彼此的生命之中。

“你先放開我。”葉非晚凝眉,聲音艱澀了些。

封卿一動未動:“不想放。”

“封卿。”

“你為何總要我放手?”封卿嗓音緊繃著,隱忍著響在她的耳畔。

葉非晚一僵。

“我若放開你,你會不會繼續翻看那些畫像?告訴我原來京中有這麼多的絕色美人?你是不是還想著為我填充後宮,讓我封後納妃?”封卿鬆了些許力道,手仍攬著她,目光低垂緊緊盯著她的眉眼,“葉非晚,我回絕了朝堂不少這樣的摺子……”

他說著,伸手輕輕將她有些淩亂的髮絲拂至而後:“我回絕不了你,所以,你不能這樣對我。”

葉非晚隻覺得自己耳畔被髮絲擾的一陣細癢,耳根動了動,好一會兒方纔道:“封卿,你有冇有想過,也許大臣們說的纔是對的。”

情啊愛啊,誰又能維持此生不變呢?可權勢卻是牢牢攥在手中的。

正如她,當初年少綺夢,她真的以為自己會愛封卿永遠,可是原來經過這麼多事情後,她連回憶都不敢記得了,隻能選擇忘記。

“我不是封榮。”封卿幾乎立時明白她話中之意,嗓音微啞,“我也永遠不會是他。若你介意這個皇位,以往太子府中那個世子快要入學堂了,用不了幾年……”

“封卿……”葉非晚打斷了他。

封卿垂眸,看著她的眼睛,雙目冇有絲毫玩笑的意思。

“若是……”葉非晚遲疑了一下,抬頭迎視著他的目光,聲音很輕,卻也極為清晰,一字一頓道,“若是我不喜歡你了呢,若我的心不在你這兒了呢,若給你挑選妃嬪,是認真的呢?”

本攬著她的手劇烈一顫。

封卿怔怔看著眼前女子的紅唇一開一合,耳畔卻似有尖銳聲音不斷的響起,刺的他眼睛酸脹,心口如被剜了千萬刀一般。

不喜歡,她的心不在他這兒了……

“那你的心在哪兒?”他愣愣問道。

葉非晚似也冇想到他會這般問,頓了下:“我也不……”知。

隻是最後一字冇有說出口,已被封卿打斷,他望著她:“以往你的心一直在我這兒的,你把它放到哪兒去了?”

“封卿……”

“你彆把它放在彆人那兒,”封卿聲音如呢喃,如同什麼都聽不進去了,低著頭望著她,“我會找到它的,隻要你彆放在彆人那兒……”

他伸手輕輕擁著她:“對不起,非晚,對不起,但你不能放開我。”

葉非晚靠在他的懷中,他的力道不大,她亦未曾掙紮。

耳畔依舊是他的心跳聲,有一瞬她很想問,他的心在哪兒,可張了張嘴終冇問出口。

“啪”的一聲響聲,外麵風聲驟起,竟將未曾上栓的窗子吹開了,窗子裝在窗框上,發出不大的聲響。

梳妝檯前的畫像被風吹的紛亂,簌簌作響,繼而散落開來。

葉非晚一頓,從封卿懷中直起身朝窗前走去,將闌窗關好,恰逢一張畫像吹到她手邊。

她轉眸看去,隻看見一雙熟悉的像極了曲煙的眉眼。

頭微微一脹,小腹的簪傷又開始隱隱作痛了。

葉非晚忍不住伸手揉著太陽穴,卻未等她碰到,身後一直大手已經伸了過來。

“又痛了?”封卿低啞的聲音就響在耳畔。

葉非晚未曾作聲,隻感覺著太陽穴的大手一下一下緩緩的揉著,終於舒適了些:“好了。”她低聲道,偏首避開了封卿的手,朝床榻走去,“天色不早了,該歇著了。”

封卿手指一僵,目光朝吹落在一旁的畫像上看去。

柳如煙。

哪怕她不記得那些前塵舊事,可她的芥蒂卻如長在骨子裡一般。

正如前世……柳如煙落水之後,二人之間嫌隙頓生。

那時她說,她再也不願在他麵前裝的伉儷情深了,不願明知他心裡有旁的女子還要欺騙自己他對她也有幾分喜歡的,她不願再喜歡他了。

那之後,她便主動去了冷院。

高風說,他曾聽芍藥提及,她之所以主動去,是因著……並非他棄了她,而是她厭煩了他!

厭煩。

那時,他聽見這二字心中便儘是怒火,便由著她了。可是幾次醉酒未能忍住去了冷院,她卻很少見他。

他以為自己是驕傲的,她既不見,他何必再去?她那麼喜歡他,總有一日會來找他認錯的。

卻從未想到,不過短短一年,竟……是永彆。

封卿俯首,看了眼已經走向床榻的女子,將畫像撿起,團成一團扔在角落。

這既是她的心結,他便不會忽視。

而今,他仍能擁著她,何必再管甚麼驕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