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玄幻 > 葉菲晚封卿 > 第311章 嫁我

葉菲晚封卿 第311章 嫁我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9 14:55:54 來源:1kanshu

[]

翌日,午時。

依舊是聚賢酒樓二樓闌窗處。

葉非晚靜靜飲著手中清茶,安靜等待著。

她目光放空,人似也有些恍惚,隻是……突然想到了昨夜。

聽聞扶閒那番話後,她的心似乎都隨之酸,再難平靜。然而,她卻……否認不得。

對秦越,她並無多少心動之感,隻感覺……很平和,很安寧。想要應下他的求親,不過是……怕極了以後孤苦伶仃一人。

可這樣,對秦越是不公的,她隻在意著自己的感受,卻忘記了……姻親,本就是兩個人的事。

“葉姑娘?”身前,有人輕輕喚著她。

葉非晚抬眸,正望見秦越站在桌旁望著她,依舊如初次在這兒見麵一般,他抱歉一笑:“抱歉葉姑娘,我又來遲了。”

“是我又來早了。”葉非晚搖頭一笑,手中摩挲著茶杯,卻不知如何開口。

“昨夜……葉姑娘無事吧?”秦越率先打破沉默,擔憂望著她。

“無事,”葉非晚感激一笑,“隻是……昨日碰見了個熟人,我一時驚到而已。”

“那就好。”

二人再次沉默下來。

葉非晚心中一緊,終深吸一口氣:“秦公子……”

“我知道葉姑娘想說些什麼,”秦越卻打斷了她,唇角仍舊帶著笑,“想必,是回絕我的話吧?”

葉非晚神色微凝,轉瞬垂眸:“抱歉,秦公子。”

“葉姑娘無須道歉,”秦越笑了笑,“我一直知,葉姑娘看起來不似尋常姑孃家,昨夜那公子出現,不過證實了我心中猜測罷了。”

葉非晚靜默。

“葉姑娘心中,其實也無須抱有太多歉意,”秦越微頓,思忖片刻,“我對葉姑娘,更多的是欣賞與歡喜,畢竟……我如今年歲已至,姻親間情愛也冇那般看中了。我相信,葉姑娘對我也是如此……”

葉非晚一滯:“原來,你早已看出來了……”她聲若呢喃。

秦越望著她,無奈一笑,可下刻,他的神色逐漸認真下來:“因為,我在葉姑孃的眼中,看不到任何人。”

她太過平靜,她的雙眸澄澈,空無一人,或許……她心中有人,可是,她不讓任何人察覺,她將自己的心封閉了起來。

葉非晚指尖微顫,她未曾想到秦越會這般說。

可腦海中,卻為何隻浮現那一抹朦朧的白影……

“葉姑娘?”秦越低喚著她。

葉非晚猛地回神,望著眼前男子,臉色微白,許久隻輕輕笑了笑:“不論如何,都是我的錯,我道歉也是應當的,秦公子。”

“既是這般……那我便收下葉姑孃的道歉好了,”秦越也對她一笑,片刻後笑容卻微收,“願葉姑娘往後安好,心中有良人。”

葉非晚身軀微顫。

秦越卻已經站起身,望著眼前女子,輕歎一聲,起身離開。初次動心,這般收場,可昨夜花燈,也是一樁美夢了。

葉非晚仍坐在闌窗前,目光怔怔望著外麵的車水馬龍,手不自覺放在了心口處。

心中有良人嗎?她心中曾是有良人的,隻是良人的心上人,不是她而已。

“這般不捨?人都走遠了還在看?”幾乎在秦越離開的瞬間,眼前一抹緋色身影出現在她的對麵。

葉非晚猛地回神,抬眸朝前望去,正看見扶閒慵懶望著她。

“扶閒公子每日待在這小小的柳安城,不用去忙彆的事嗎?”她聲音平淡。

“這話本公子送給你,”扶閒容色認真幾分,“你要繼續待在這小小的柳安城嗎?”

“我已在此待了近兩年,很喜歡此處。”

“是嗎?”扶閒挑眉,繼而輕笑一聲,緩緩從懷中掏出一紙通緝令,放在葉非晚麵前,“若是看見這個,你也喜歡此處?”

葉非晚目光驟然緊縮,那通緝令上畫著的畫像,看起來……像極了她,懸賞……十萬兩黃金。

她怔了怔,繼而凝眉:“這是……”

“你被通緝了。”扶閒望著她。

“為何?”

“大抵是因著你以往追封卿追的緊,他如今當了皇上,對你心生怨懟吧。”扶閒麵不改色道著。

怨懟?

葉非晚一僵,她都已離開京城,他為何……還怨懟她?

下刻,扶閒再開口,容色極為認真,“不過,本公子可以保你安然無恙。”

葉非晚望著他,嗓音如低落:“你如何保我?”

“嫁我。”扶閒聲音平靜。

葉非晚拿著茶杯的手一顫,茶水灑出些許落在她的手背上,所幸水滴不燙。

她抬眸,看著眼前的扶閒,試圖尋找到他開玩笑的跡象,可是……卻隻望進了他過於認真的目光之中。

“不要開玩笑了,”終究,她避開了他,“你可是紅粉知己眾多的扶閒公子,揮揮手便有多少傾城國色找你……”

“如果冇有了呢?”扶閒打斷了她。

“什麼?”

扶閒廣袖下手緊攥成拳,聲音卻一如既往的平靜:“如果冇有那些人呢,以後,隻要一人,”他認真盯著她的雙眸,身軀緊繃,“考慮下?”

“你這是何意?”

“你想要一生安寧,與其嫁個陌路人,”扶閒聲音微沉,“不若嫁給相熟之人。”

“葉非晚,嫁我。”

……

京城,皇宮。

巍峨的宮殿,罩著滿身孤寂,立於此處。

夜色蕭瑟,深秋的天,越發的寒了。

宮燈明亮,禦書房裡,又是徹夜不滅的燭火。

男子身形瘦削,坐在案幾後,形容憔悴,容色蒼白,手中拿著毛筆,在書著什麼。

可下刻,在看見下一封奏摺時,他手一頓。

又是奏請納妃的。

他將奏摺扔在一旁,卻如何都再看不下去了,良久,他緩緩自袖口拿出一枚銀簪,簪尖鋒利。

上方明明早已冇有半點血漬,他卻恍惚覺得,能感覺到那個女人的血的溫熱。

兩年了。

所有人都說,她凶多吉少,可唯有他,不能亦不敢放棄。

他怕放棄了,他就真的撐不下去了。

門外,一陣急匆匆腳步聲傳來:“皇上。”高風的聲音,“有要事稟報。”

男子垂眸,頃刻間已將銀簪收於袖中,重新拿起毛筆:“進。”

高風快步走入,跪在案幾旁:“有南方來的飛鴿傳書,暗探說是扶閒公子曾在一處小城停留。”

男子微頓,片刻後卻已然平靜,這兩年,希望多了,失望也便多了:“還有何事?”

高風一頓:“暗探還說……扶閒公子身側,似出現過一女子,與……王妃極像。”

“啪”的一聲,毛筆頃刻斷裂,紮入男子手心。

一滴血珠落在麵前的走著上,刺目的鮮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