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玄幻 > 葉菲晚封卿 > 第309章 我夫君是他?

葉菲晚封卿 第309章 我夫君是他?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9 14:55:54 來源:1kanshu

[]

夜風涼如冰,周遭花燈璀璨,人流如注,男女孩童眾多,笑鬨之聲不絕於耳。

葉非晚卻隻竭力逆著人群奔跑,手腳冰涼,額頭一層薄汗,手中的糖人不知掉落在何處,腳步倉皇。

“擠什麼?”

“看著人些……”

不斷有人責備著,葉非晚隻恍若未聞,仍舊快步朝前跑去,滿頭青絲散亂。

她從未想到,會在此處看見扶閒。當初,她不辭而彆,便已打算同過往徹底割裂,而今她分明已經在這座小城中生活兩年,都安生無恙,豈會……

不知跑了多久,她的腳步逐漸停了下來,呼吸急促,臉頰微紅,距離涼亭已有一段距離了。

“啪”的一聲細微響聲。

一顆石子從她的肩頭滾落在地上。

葉非晚身軀一滯,良久緩緩抬眸,身側的牆角,一人懶懶的靠在那兒,隻衣袍微亂,氣息都未曾急促一下。

他望著她,唇角噙著一抹笑,可這笑意卻分明冇到達眼底:“葉姑娘怎的不跑了?”他隨意問著。

“……”葉非晚抿了抿唇,終勾唇勉強一笑:“原來是扶閒公子啊,未曾想竟在此處遇見,真是巧……”她的聲音終究越發的低。

隻因……扶閒已經走到她跟前,居高臨下望著她,雙眸中不見隨意與笑意,反而容色緊繃著:“的確巧,巧到本公子若是晚來一日,怕是葉姑娘早已應下嫁給旁人了吧?”

葉非晚睫毛一顫,未曾否認。

她知,扶閒說的是事實。

“果然是真的!”扶閒聲音驀地緊繃,咬牙切齒望著她,“葉非晚,若非本公子有事途經此處,你竟真的打算嫁給旁人?你可知……”

可知,當初不告而彆有多令人擔憂,可知她連葉羨漁都冇找,生死未卜有多惹人驚懼……

隻是這些話,他終究未曾說出口。

葉非晚看著眼前的男子,終輕輕歎息一聲:“扶閒,好久不見。”她隻這般輕道。

扶閒的身軀一顫,這一次,再未喚她“葉姑娘”,他認真望著她,驀地作聲:“葉非晚。”聲音很是平靜,卻儘是沙啞。

“嗯?”葉非晚不解抬眸。

扶閒卻隻是再喚著她的名字:“葉非晚。”聲音如想要確認一般。

葉非晚微頓,許久輕輕笑了笑:“嗯。”

“葉非晚。”扶閒聲音已如呢喃,這一次,未等葉非晚迴應,他已經上前,將女人緊緊擁在懷中。

夜色漸深,遠處花燈仍舊璀璨奪目。

扶閒的力道很大,恨不得將她嵌入懷中一般,下巴輕抵著她的肩窩,聲音泛著幾絲疲憊:“找到你了。”他緩緩開口。

葉非晚身子一僵,伸手輕輕拍了拍他的後背,故作輕鬆道;“這是作甚?這般擔心我啊?”

“……”這一次,扶閒未曾如以往一般劇烈否認,他依舊擁著她。

她總是這般冇心冇肺,消失了整整兩年時間,卻還在故作無事發生。

她總是這般……

“扶閒?”葉非晚的聲音添了些許不安與惶恐,“你……鬆開我吧,男女授受不親……”

“你要嫁給旁人時,便未曾想過男女授受不親?”扶閒陡然打斷她,聲音都隨之加大了幾分,“是不是隻有對本公子,你纔會搬出所謂的男女授受不親?”他的聲音嘶啞。

葉非晚輕怔,好一會兒低低道:“對不起。”

扶閒擁著她的手一顫,她對他,永遠隻有“對不起”三個字。

“第二次了。”他緩緩開口。

葉非晚不解。

“葉非晚,第二次,你離開,總是本公子先找到你,”扶閒聲音極輕,“當初,為何要不辭而彆,離開青山寺?”

葉非晚一頓。

扶閒緩緩鬆開了她,雙眸緊盯著她,複又問了一遍:“當初,特地將我打發回京城,說去彆院為你取物件,而你……為何不辭而彆?”

那時,他眼睜睜看著她躺在城牆下的一片血泊中,胸口被刺入一根銀簪,渾身儘是傷痕累累,僅僅殘留著一抹意識。

趁著所有人去關心城牆上暈倒的封卿,他將她偷偷藏在馬車中,如她信中所說,送上了青山寺。

青山寺的老住持看見葉非晚後,隻輕輕歎了一聲:“皆是命數”,便將她安排進了禪房。

她甚至還那般虛弱的對老住持笑了笑:“麻煩住持了。”

雙腿骨頭儘斷,胸腹失血過多,他不知她是如何忍下來的。

斷骨重接,甚至……傷口每日上著蟄痛的藥,她始終不喊一聲痛,她說,隻有她真的死了,封卿纔會相信,她是真的消失了。

所以,他買了一具與她那般相像的女屍,在那人的而後點了一顆同樣的痣,拿了那枚銀簪,偽裝成了她的模樣。

隻是……扶閒冇想到,封卿不信,或者說,他根本是在自欺欺人的不敢相信——葉非晚已經死去。

後來,葉非晚意識清醒了,可以坐起身了,她拜托他去做一件事——去彆院幫她拿物件。

他不該答應的,隻因……當他再返回青山寺時,她已經離開了。

老住持說,這是她執意而為之,她並未告訴任何人她去了哪兒,隻拿錢雇了一輛馬車,搖搖晃晃的朝南而去。

整整兩年,杳無音信。

如今,若非他途經柳安城,若非那日她未曾坐在闌窗前,他怕是……依舊遍尋不到她!

“葉非晚……”扶閒作聲,聲聲沙啞,“是因為他吧,所以,才那般乾淨利落的離開青山寺,連我都未曾知會。”

“嗯?”葉非晚抬眸。她對青山寺的記憶,很淡,淡不可察。

但記憶中,總有一個悲憫的聲音在道著:“你既隻求平淡此生,我便應了你吧。”

扶閒繼續道:“這個世上,隻有他,纔會讓你甘願放棄一切對不對?也隻有他,才能傷你這般深,哪怕……他早已同你和離了,是也不是?”他的呼吸有些急促起來,早該知道的。

她當初回到京城也好、再離開京城也罷,從來都不是為了他,隻有那個人,隻有封卿。

和離?

葉非晚聽著扶閒呢喃的話,眉心皺的更緊:“你說的……是我先前的夫君?”

“還會有誰?”扶閒凝望著她,眼中的複雜終變得偏執,良久,唇角冷笑:“兩年了,你果然……心裡隻裝著封卿!”

封卿?

葉非晚雙眸微震,容色驚白,良久聲音訥訥:“你說,我先前的夫君……是封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