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玄幻 > 葉菲晚封卿 > 第257章 與前世不謀而合

葉菲晚封卿 第257章 與前世不謀而合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9 14:55:54 來源:1kanshu

[]

馬車“吱吱呀呀”前行。

葉非晚安靜坐在一片漆黑的馬車中,唯有車頂一盞小小的燈籠散發著微弱的昏黃色的光芒。

她最終還是上了馬車,隻因她比任何人都知曉,封卿有多固執。

此刻,他正靠著轎壁,麵無表情的望著她,雙眸迎著一旁的燈籠,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

若非他此刻的臉色慘白、額頭一層冷汗,葉非晚根本看不出他後背有傷。

“你的手,燙傷了……”封卿低啞的聲音驀地在狹窄的馬車內響起。

葉非晚微頓,垂首看了眼水泡早已破開的手背:“嗯。”應得極輕,聲無波瀾。

“……是因為給扶閒熬醒酒湯?”封卿說的越發艱澀了。

葉非晚聞言抬眸,望向他,眼中似有譏誚的笑意,卻轉瞬消失:“給誰熬醒酒湯,都同你無乾了。”

“那你方纔為何要護我?”封卿幾乎立刻反駁,許是牽扯到後背傷口,他低咳一聲,臉色越發白了。

“……”葉非晚一滯,她亦不知自己為何要救他,似乎隻是身子的本能而已,可是……她更知,自己不能同他一起了,“便當做為了天下蒼生吧,你若出事,大晉恐不太平,你且寬心,往後,我不會再糾纏你了。”

不再糾纏他?

封卿聞言,隻覺心底冒出陣陣寒氣,比之後背的傷更令他難以忍受,他滿眼驚惶望著她,突然覺得害怕起來。

她……竟也能這般平靜說出這番決絕之言了。

她……怎能放手的這般乾脆?

“葉非晚,”良久,封卿終於啟唇,涼風從轎簾外衝了進來,帶來陣陣寒意,“你便這般迫不及待的遠離嗎?”

“……是。”

“若是這般,當初為何屢次給我下藥?為何要哭?為何……又要說‘愛我’之言?”

愛?

葉非晚聞言輕怔,不知為何,她總覺得這個字離著她很是遙遠。她如今,早已冇有愛人的心思與能力了。

“封卿,你也說過,那已是當初,”葉非晚望著他,“愛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是有期限的,於我而言,愛不過短短四年罷了。”

“葉非晚!”

“封卿,追在你身後兩年多,嫁與你近兩年,這段折磨著你我二人的所謂‘愛情’,而今終於結束了。你我二人也好聚好散不好嗎?”葉非晚聲音若娓娓道來,極輕,“我很是慶幸,我曾嫁給過我愛之人,可是如今,我不願再折磨自己的。我曾說,在這場姻親中,我放過你,可其實,我也是放過了自己。”

她終於……與自己和解了。

不愛並非過錯,錯的是強人所難的她。

封卿沉默了許久,最終啟唇,聲音嘶啞的厲害:“我從未想過,折磨……”

“王爺,到了。”他的話並未道完,便已被馬車外的高風打斷。

葉非晚笑了笑,上前便要攙著封卿。

可封卿望著她的手,冇有動。

想必是不願被她攙著吧,葉非晚轉身掀開轎簾走了出去,躍下馬車。

高風正要上前攙扶,卻見轎簾再次被人掀開,竟是封卿自己走了下來,他的目光直直望著馬車下的葉非晚,一步一步朝著她走了過來。

周遭一片寂靜。

葉非晚望著朝自己走來的人影,封卿步伐極慢,每一步都如同走在刀尖上一般。

就在二人間不過短短一段距離處時,封卿的腳步驀地僵住,而後……他轟然倒了下去。

“王爺!”高風驚惶的叫聲。

葉非晚望著高風揹著封卿快步朝府中走去,此刻方纔察覺到……封卿的後背,竟然已被一片血跡染紅。

那般刺眼。

也是在此刻,葉非晚方纔意識到,他……一直在忍。

……

寢房外。

早已候著的太醫正在內寢幫著封卿醫治,丫鬟一盆盆血水的往外端;高風正在不遠處的門口和手下說著什麼,大抵是那個刺客的蹤跡吧。

院落裡人並不多,可處處亮著燭檯燈火,很是明亮。

葉非晚靜靜站在寢房門口處,神色怔忡。

莫名想到了父親,當初也是這般,無數天下聞名的大夫在屋內醫治著,可是最後,父親還是走了。

茫然、無措,一遍遍衝蕩著她的思緒。

“王妃,您無事吧?”身前,高風的聲音傳來。

葉非晚陡然回神,許久搖頭:“無礙。”

“我命人扶您去一旁歇息……”

“不用。”

“您的臉色很難看……”

“不用。”葉非晚打斷了他,聲音有些急躁。

高風一滯,最終住了口,搖搖頭低歎一聲再未多說什麼。

天色漸漸泛起一絲魚肚白,隻是有些陰沉,涼風陣陣,吹在人身上帶著幾分寒意。

寢房門終於被人打開,一個太醫走了出來:“王爺後背所受劍傷不淺,但所幸並未傷及肺腑,靜養月餘便可,萬不可再操勞。隻是……”說到這兒,太醫想到什麼,“今日是五月初七,怕是十日後的宮宴,王爺不能去了。”

“多謝太醫……”高風在和那太醫說著什麼。

“今日是何日?”葉非晚驀地開口,聲音比此刻的天色還要冰冷。

高風不解,卻仍舊應道:“五月初七。”

五月初七。

葉非晚臉色煞白,這是前世……她用銀簪刺封卿的日子,那時也是這般,封卿在寢房內被太醫醫治,她跪在房外隻求和離。

而今……一模一樣。

隻是今生封卿所受之傷不是她刺的、隻是今生她早已求來了和離聖旨而已。

仔細想來,即便她重生,可是每件大事,該發生的仍舊發生了。

譬如她與封卿成親,譬如封卿奪權,譬如葉府倒塌,譬如……如今封卿受傷。

葉非晚的手突然細微的顫抖著,命運當真這般強大而不可摧毀嗎?哪怕重新來過,卻仍舊與前世一一對應。

“王妃,您無事吧?”高風上前,擔憂問道。

葉非晚恍惚間抬眸,眼中驚惶一片。

那麼……她的死亡呢?是否……同樣不可更改?

心口一顫,葉非晚轉身便想要離開。

“你去哪兒?”身後,一人嘶啞卻磁性的聲音傳來,帶著幾分狠厲。

葉非晚那腳步一僵。

“王爺,您現在的身子,還不可走動!”太醫的聲音儘是擔憂。

葉非晚猛地回神,怔怔望著門口處。

一人穿著雪白的裡衣,臉色煞白卻雙目猩紅的走了出來。

封卿。

他望著她,一字一頓,咬牙切齒:“葉非晚,你死了這條心吧,本王絕不會讓你離開。”

正如前世,她刺傷他後,跪在房門前隻求一封和離書時,也是這般,封卿枉顧眾人的阻攔,走出門來,他對她說:葉非晚,你死了這條心吧,本王,絕不會給你休書!

一模一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