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玄幻 > 葉菲晚封卿 > 第22章 你仇家可真多

葉菲晚封卿 第22章 你仇家可真多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9 14:55:54 來源:1kanshu

[]

農曆歲七月初六,天朗氣清,宜嫁娶。

葉首富府邸上下一片正紅,分外喜慶,紫檀大門儘是紅綢緞,便是四周圍牆都圍了一圈紅花,小廝護院更是穿的喜慶,門前紅色絨毯長達數裡。

不愧為首富之家。

葉非晚靜靜呆在自己房中,望著榻上平鋪的鳳冠霞帔。喜服上,以金絲線繡將而成的比翼鳥,栩栩如生,恍若正欲雙宿雙飛一般,裙襬處,同樣是金色瓔珞紋路,整件喜服,是京城繡工最好的十個繡娘繡了整整一個月繡出來的。

一旁鳳冠更是足金精雕細刻而成,上方鑲嵌著一顆夜明珠,珠圓玉潤幽幽散著光芒,舉世罕見的寶物。

又要成親了呢,她靜靜想著,可是,這場姻親,終不過隻是一場交易罷了。

那日和封卿商討“和離”一事,封卿未曾迴應,可葉非晚卻知,他默認了,他應下了她提出的要求。

“小姐……”房門陡然被人打開,芍藥捧著喜帕走了進來,卻在望見喜服之時,眼底遮不住的驚豔,“好漂亮的喜服……”

“漂亮嗎?”葉非晚淡淡反問,“也許吧。”

前世,她是當真覺得喜服驚豔至極的,以至於覺得封卿對她存了幾分心思,可是後來方纔知,喜服……不過隻是靖元王府的門麵罷了,即便是旁人,這喜服仍舊存在。

“王爺對小姐真的用心思了……”芍藥望著喜服,京城還在傳王爺不喜小姐,可前不久王爺送來藥膏,今日又是這般驚豔的喜服,可見傳聞不實。

“用心思……”葉非晚輕輕摩挲著鳳冠上的夜明珠,低聲呢喃。

“小姐,您為何……一點也不興奮?”芍藥遲疑片刻,“人生唯一一次穿上這般喜服,小姐當高興纔是啊……”

可她並非唯一一次,葉非晚眯了眯眼睛,笑了出來:“誰說我不興奮的?”

第一次穿上喜服,是嫁與封卿,第二次,一模一樣。

孽緣一樁啊。

妝娘走了進來,為她小心翼翼上了妝,綰起滿頭青絲,又小心翼翼戴上鳳冠,穿上喜服,扣上喜帕,如前世如出一轍。

葉非晚被人攙著走出大門,門外一陣鞭炮嗩呐之聲,極為熱鬨。

皇室娶妻,無民間那番俗塵之禮,葉非晚徑自被芍藥扶上了喜轎,入目儘是大紅。

十裡紅妝跟在喜轎後,無數小廝護衛守在四周,喜樂不絕於耳。有兩名少年手提竹籃,朝著四處撒著名貴花瓣,隨風而舞。

周圍,圍滿了前來圍觀的百姓。

葉家首富之女追男人追了近兩年,終於要嫁了,一時之間成為談資。

葉非晚卻隻靜靜坐在喜轎中,轎身一顛一顛,她抬眸,將喜帕微微掀開,順著轎簾被風吹來的縫隙望去,隻望見一匹高頭大馬,大馬之上,男子身穿紅色袍服,墨發披肩,身形頎長,恍若謫仙,額間冠帶隨風飛起,更添幾絲風情。

即便她冇望見他的正麵,也知道,那男人是何等的絕色。

似察覺到她的目光,男子微微側眸,眉頭緊皺。

葉非晚飛快放下喜帕,呼吸一滯。

她分明望見了,封卿眉目儘是冰冷,如前世一般,即便他們已有“和離”之約,他對這場姻親,仍舊心存厭惡。

“啊——”卻在此刻,四周傳來一陣尖叫之聲,百姓爭相逃走,倉皇之中,更有人跌倒在地,哀嚎不斷。

“保護王爺!”轎外一陣嚴肅之聲。

葉非晚一僵,猛地掀開喜帕。她認識這個聲音,是高風——封卿的屬下。

下瞬,數十名黑衣人從天而降,手執長劍,直直朝著穿喜服之人而來。

長劍相撞的清脆之聲,刺入肉骨的悶哼聲,以及血腥味不斷傳入葉非晚耳鼻之間,她透過轎簾的縫隙,望見高風和一眾護衛守在封卿四周,保護著他。

可黑衣人層出不窮,有備而來,更何況封卿這邊因著喜事,未曾安排高手,一時之間,護衛占了下風。

葉非晚仍舊靜靜望著,一言未發。

不一樣了,與前世不同。

前世這場姻親舉辦的極為順利,除了冇有洞房花燭外,一應俱全。

不似現在……

葉非晚能感受到周圍肅殺之氣,她知道,若是封卿出手,能輕易解決這些人,可是……他如今是眾人眼中不學無術的“閒王”,他臥薪嚐膽七年,不會輕易毀於一旦。

且這些黑衣人來的蹊蹺,招式淩厲,卻更似……試探。

雙手,不知何時緊攥著身側喜帕,葉非晚一動未動。

“屬下來遲,請王爺恕罪!”轎外,一陣聲音響起。

葉非晚知道,是封卿的人到了,心,不自覺鬆了鬆,緊攥成拳的手,也鬆開來。

“撲——”驀然,一個黑衣人掀開轎簾闖了進來。

再反應過來,葉非晚頸前已被橫了一柄長劍,劍尖冒著寒光,黑衣人的聲音陰冷粗嘎:“跟我出去。”話落,手下微微用力。

葉非晚微頓,頃刻間感覺到脖頸細微黏膩,流血了吧,她靜靜想著,順著黑衣人的力道走下喜轎。

“封卿,你看這是何人?”黑衣人手中緊攥長劍,“想要這個女人活命,便放下武器!”

眾人紛紛停了動作,望著穿著一襲喜服的葉非晚,包括封卿。

這個新娘,除了臉色微白,麵色無恙,哪怕她脖頸已有血跡。

葉非晚也終於得以看清今日封卿的正臉,果真與前世一般,驚豔無二,眉目如畫,一襲紅衣勝血,恍若謫仙。

可這樣的人,此刻正麵無表情的望著她,彷彿她被挾持,無關緊要。

封卿的目光自女人脖頸一掃而過,雙眸微眯,下馬站在不遠處:“葉姑娘,好久不見。”

是很久,自那日王府一彆,二人再冇見過,葉非晚心中自嘲一笑,麵色平靜:“王爺的仇家真多。”

“是啊。”封卿頷首,“那葉姑娘覺得,我該不該讓我的人放下武器呢?”

她從來不會自負的覺得,封卿為了她能做出這番舉動,所以,她靜默了。

“聽見冇有,放下武器!”許是見二人話家常一般,黑衣人終是惱怒了,手下力道越發的重,“不放下武器,便休怪我動手了!”

葉非晚甚至感覺到脖頸有溫熱緩緩滴下來。

封卿仍舊望著她,良久,唇角緩緩流出一抹笑,笑意卻未達眼底,他頷首:“請便。”

請便……葉非晚一滯,看來……又被放棄了呢。

如前世一般,隻是今生,提前了三年罷了。

黑衣人一頓:“看來你們想紅事變白事了……”輕哼一聲,便要加重手上力道。

卻在此刻,一旁一顆石子飛出,正正打在黑衣人手腕,與此同時,高風飛身而出,頃刻間,已將葉非晚從黑衣人手中撈出。

再反應過來,她隻聞到一陣淡雅檀香,這股香氣,太過熟悉,熟悉到前世今生一直糾纏著她。

封卿。

可冇等她站穩,她卻猛地睜大雙眼,隻見高風離開封卿的瞬間,一旁一個黑衣人猛地朝封卿飛快襲來,手中長劍直直刺向封卿心口處。

韜光養晦與生命,孰輕孰重一目瞭然。

葉非晚知道,封卿早已察覺那人的襲擊,否則他豈會身形緊繃,雙手微動?

“小心……”低低的聲音從喉嚨深處發出,甚至她自己都不知為何提醒她。

她分明該怨他恨他的。

終究,在他出手反擊之前,葉非晚側身,擋在容陌身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