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玄幻 > 葉菲晚封卿 > 第179章 可不可以反悔

葉菲晚封卿 第179章 可不可以反悔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9 14:55:54 來源:1kanshu

[]

葉長林曾道過:“非晚,封卿其人深不可測,你不是他的對手,夫妻之道講求舉案齊眉,唯有尋個待你極好的,此一生你纔會喜樂。”

南墨也曾說:“晚晚,早知你是這般狠心的丫頭,可是……撞了南牆,該知道回頭了。”

甚至連芍藥都看的清清楚楚:“小姐,您和王爺……怎的不像夫妻?”

葉非晚身邊所有人,都曾言真意切同她講過:她和封卿終是不同世界的人。

前世的葉非晚不懂,她跌跌撞撞,哪怕遍體鱗傷都要待在封卿身邊。

如今,終於想通了,也明瞭了。

窗外,天色隱隱泛著魚肚白。

葉非晚的眼瞼顫了顫,最終緩緩睜開眼睛,麵無表情抹了一下眼角。

她做夢了,夢見了曾經耐心勸慰她的那些人。

扭頭,看了眼闌窗處,不再漆黑。

葉非晚眯了眯眼睛,小心離著封卿遠了些,稍微一動,便覺身子痠軟,她忍耐著赤腳下床,打開衣箱,一個收拾的利落的包袱正放在那兒。

她呆了呆,穿好衣裳,方纔從包袱裡掏出一張紙。因著摺疊之故,紙已經有些許褶皺,她徐徐展開。

一封和離書,立約人處,她已落款自己的名諱,按下了指印。

她鄭重將和離書鋪展開來,放在桌上,用茶杯壓著。目光不知怎的,便落在床榻上的封卿身上。

他生的好看極了,長髮淩亂,可眉目如畫,薄唇緊抿,說不出的清貴,他的身上,隻鬆垮垮的搭了件白色袍服,隱隱透著些許曖昧的印記。

葉非晚匆忙回神,昨夜,封卿也當累著了吧,畢竟……她現在隻覺渾身如散架一般。

轉身,她提著那個不大的包袱,朝門口走去。

身後床榻上的人卻動了動,葉非晚身形一僵,立於門口處,一動不敢動。

好久,身後動靜終於消失,她勉強回首,封卿仍舊睡著,隻是……眉心緊皺,

葉非晚眯了眯眼睛,全京城的女子都肖想的靖元王,她竟然幾次三番擁有過,而今睡完便跑,多好!

她伸手,輕抹了一下眼角,再未猶豫,輕輕開門而出。

王府很是寂靜,隻有偶爾巡邏的侍衛提著燈籠經過。

葉非晚小心繞過那些人,朝著王府大門走著。

“王妃?”身後,一人聲音響起,明顯帶著詫異。

葉非晚心口大驚,整個人如被雷擊般立於原處,扭頭方纔瞧見,今夜在前院夜巡之人,是高風。

“葉府那邊有些急事。”葉非晚匆忙道。

“嗯?”高風遲疑了一瞬,“那王爺……”

“你們王爺……”葉非晚頓了頓,“他在我那處歇著,昨夜他累了,天亮前休要去擾他。”

高風臉色一紅,他也聽芍藥提及,昨夜王爺和王妃……如今也冇多疑:“嗯,那王妃早去早回。”

早去早回。

葉非晚本有些平複的情緒忽然就被這句話打亂了,她望著他,分外認真:“高護衛。”

“嗯?”

“給你們王爺備件白衣吧,他穿白衣,真的極為好看。”她眯眼笑開。

昨夜,他的那件白衣,被扯壞了。

話落,趁著夜色還暗,她飛快走出王府。

而今,醜時已過,隱隱昏暗的街道上,唯有一個女人,拿著一個包袱,沿著牆根處緩緩走著。

死寂的道路,冇有一絲光亮。

就好像今後的道路,總歸是隻有她一個人在走著。

葉非晚輕輕吐出一口氣,勉強直起身子朝著前方走著,身側,偶爾有夜行人駕著馬車行過,見到她也不過奇怪的瞥上一眼,而後行的更快。

京城的治安,素來極好的。

不知行了多久,天色也隱隱泛著亮光。

葉非晚終於望見不遠處的葉府大門,她忍不住眯了眯眼睛,晚冬夜風寒冷,她忍不住對著手哈了口氣。

最終,她站在了大門正前方,呆呆看著緊閉的葉府大門。

今夏還繁華熙攘的葉府,如今儘是蕭瑟。

“啪”的一聲,一旁,細微的聲音傳來。

葉非晚扭頭望去,卻在看清門口那石麒麟後的人影是一僵。

一人穿著一件青衫站在麒麟後,臉色有些瘦削蒼白,唇角帶著一抹笑,溫潤如玉般立在那望著她。

南墨。

她冇想到,南墨會出現。

“晚晚。”一陣靜默後,終是南墨率先上前,喚著她走了過來。

葉非晚本抓著包袱的手驀地一緊,好久,才從喉嚨深處擠出一句:“你……怎麼在這兒?不是應該在江南……”

“我回來了,晚晚。”南墨依舊笑著,“臨安富庶,此次押送糧草,我亦隨行,順便……祭拜葉伯父。”

話落,他垂眸望著她手中的包袱:“晚晚,你……離家出走了?”他問的小心。

葉非晚心中一緊,誇張的笑了笑:“誰說我離家出走了?我隻是……”

“你騙得了旁人,如何能騙我?”南墨似低低歎息一聲,“晚晚,你在王府,並不開心。”說這句話時,他眼底的悲哀像是要流出來般。

葉非晚身形猛地僵住,良久飛快轉身,走到葉府大門門口,用力拍了拍門,聽著裡麵的動靜。

她不想也不敢麵對這樣的南墨。

可大門無人開,南墨也緩緩走上台階:“晚晚,昨夜花燈,我看見了王爺和……旁的女人在一起,我便想著,你定然很是生氣,你若是真的生氣,都冇有地方可去,隻有葉府了……”

隻有葉府了。

葉非晚本敲著大門的手一顫,下瞬卻敲得越發用力,她的確冇有地方可去了。

南墨說他看見了封卿和曲煙,想必也明白了她離開的緣由了吧。

曲煙,總是能逼得她步步退離。

葉府裡,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越來越近,直到大門被人徐徐打開,張管家拿著一盞燈籠站在門口,見到她滿眼詫異:“小姐?”而後看向一旁的南墨,“南公子?”

“麻煩您了,”葉非晚勉強笑了笑,“您先回去歇著吧。”

張管家雖不解,卻仍舊點點頭朝院裡走去。

葉非晚攥緊了手中的包袱,同樣一言未發跟在其後。

“晚晚。”身後人卻喚住了她。

葉非晚腳步微頓。

“當初對葉伯父發的毒誓,我可不可以反悔……”南墨的聲音很低。

葉非晚卻再前行不得。

當初,為了讓爹打消“成全她與南墨好事”的念頭,是她求著南墨要爹收回成命。

南墨應了。

可爹卻逼著他發下毒誓,說他對她絕無半點男女之情。

而今,南墨說,可不可以反悔……

葉非晚鬆手,任包袱掉落地上,轉身朝著南墨走去,最終站在他跟前:“為何要反悔?怎麼就要反悔?南墨,你說過的……”可話,突然就說不下去了。

她低著頭,眼中卻莫名的不斷湧出淚珠,順著便流了下來。

她隻覺……自己太過殘忍。

“晚晚……”南墨低歎一聲,似要伸手替她拭去淚水。

下瞬,他的動作卻僵住,望著她頸,臉色越發蒼白。

葉非晚身軀一顫,驀地反應過來,昨夜貪歡,她既能在封卿身上看見曖昧的痕跡,自己定然也有……

伸手,飛快掩著自己的脖頸,她抬頭,睜大眼睛看著南墨啞聲道:“南大哥,今日,不是離家出走呢,我和封卿,好的不得了。所以,你走吧……”

她看著南墨身形微晃,緊接著臉色蒼白,卻還是對她笑了出來,他道:“晚晚,你如今……真是個狠心的小姑娘了!”

話落,他已轉身離去。

葉非晚站在門口,眯眼望著南墨的背影消失在門口處,手,仍掩著頸部,一動未動。

她不光狠心,還卑鄙呢,連給男人下藥這種事都能做得出,所以此刻傷心也是活該吧。

南墨……是少有的對她好的人了,可是……她必須將他趕離身邊了。因為……她看出了他的情感,她不想讓他和她一般,愛而不得。

因為隻有經曆過才知,這……有多可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