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玄幻 > 葉菲晚封卿 > 第155章 他來參加我父葬禮

葉菲晚封卿 第155章 他來參加我父葬禮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9 14:55:54 來源:1kanshu

[]

葉非晚剛被扶閒拉起,便已被他推開。

身形趔趄了一下,幸而站穩了。

可待她反應過來,卻隻看見扶閒竟已和不知何時冒出來的人纏鬥在了一起。

她大驚,因著有上次扶閒被人追殺那一幕,她以為那人是扶閒的仇家,可待她朝前走了兩步後,方纔察覺,與扶閒纏鬥之人,身形……那般熟悉。

一襲白衣,在夜色裡很是顯眼。

葉非晚隻見過一人,能將白衣穿的這般清冷如仙。

封卿。

他的武功很高,葉非晚一直都知道。在與扶閒纏鬥之中,他們一個在夜色裡黑影清伶,一個白衣翩翩,矯若遊龍。

隻是……

葉非晚神色頓了頓。

他為何要來?她以為她方纔在王府早已將二人之事說的清清楚楚。、

她以為,她隻需在辦完葬禮後,等著他將休書托人捎給她便好。

還有……

封卿明明……從未在人前顯露過半分武功,便是葉非晚都鮮少見他動武的模樣,他總是清冷自持的,即便真的惱怒,也有的是手段讓那人臣服。

而今……這般不顧及又是為何?

“砰”,又是一聲悶響。

葉非晚陡然回神,朝著那處走了兩步:“住手!”她勉強壓著聲音道著。

如今夜色深沉,她亦不想惹來旁觀之人。

可那二人卻似冇聽見一般,依舊纏鬥在一塊,難分勝負。

“封卿,住手!”葉非晚聲音不覺大了些,不遠處,似有幾聲雞鳴犬吠之聲也隨之響起。

她心中一驚,緊抿朱唇。

可依舊收效甚微。

眼見封卿一掌便要襲向扶閒,扶閒似一甩寬袖便欲反擊。

葉非晚一咬唇,乾脆大步上前,直直闖入二人之間,擋在扶閒麵前。

她終也是怕的,驚懼的緊閉雙眼,等著劇痛到來。

封卿心中本是有幾分虧欠的,這幾日,葉父身子不好,他的確有所疏忽。

他以為,他主動前來葉府,葉非晚定然能消氣不少,以往……總是這般。

可是,來到葉府門口,看清眼前扶閒所擁之人竟是葉非晚時,他是憤怒的,那憤怒的灼燙,燒的他自己都不可思議起來。可是控製不住,心中叫囂著,隻想將扶閒毀了。

那股狂怒的火,燒的他理智全無,連武功都不屑隱藏。

扶閒也果真深藏不漏,他絕非一介伶人那般簡單,他武功不低。

他幾乎用儘力道襲出的一掌,便是要破了他的招數。可卻在此刻,一道人影飛快上前,擋在了扶閒的跟前。

尤其……在看清那人樣貌時,他心中大驚。

用儘全力的一招,生生逼回,胸腹一陣悶痛,甚至震的他腳步都隨之後退兩步。

可這些,似都全然比不過看清她的怔然。

她如女戰士一般,擋在扶閒麵前保護著他,明明害怕,卻絲毫未曾閃避。

她……選了旁的男人。

和離,也是因著他嗎?

……

葉非晚以為自己定會受傷的,她從未指望自己是阻止封卿之人。

可想象中的疼痛並未來臨。

好一會兒,葉非晚方纔緩緩睜開眼睛,一眼,便看見前方不遠處的人影。

封卿似乎也在望著她,目光死寂,氣場越發冰冷。

葉非晚怔了怔,即便是在夜色中,她也能望見封卿的臉色似乎極為蒼白,白衣微亂,在寒風下輕輕拂動著,長髮被吹的繞到身前。

他總是風華無二的。她早該知道了。

許久,葉非晚抿了抿唇,平複了心中的波瀾,聲音安寧:“王爺前來,可是有事?”隻是,終究擔憂著封卿再上前,她始終擋在扶閒跟前,未曾閃避。

封卿依舊凝視著她。

她當初用儘手段嫁入靖元王府,嫁給他;她自己親口說“往後,葉府便是他的第二個家”;她親自帶著他回葉府省親。

而今,她不去問她身後那個無關男人為何在此處,卻問他為何前來!

“無事,便不能來了?”他開口,聲音冷靜,唯獨雙目陰沉漆黑,如暴風雨欲來。

葉非晚微頓,許久輕道:“若是無事,王爺便先行離開吧。”

她以為不想將爹去世的訊息告訴他了,和離書既已下,二人的瓜葛便越少越好吧。免得糾纏深了,往後離開的再有所顧忌。

“葉非晚,你就這麼著急護著你身後那人?”封卿陡然開口,聲如死水,無波無瀾,卻聽的人膽戰心驚。

葉非晚一頓,微微側眸看了眼身後的人。

扶閒也在望著她,並不言語。

“我無需向王爺解釋了。”葉非晚垂眸,淡淡道。

封卿一滯,她連解釋……都不願了:“也對,”他諷笑,“方纔留下一封和離書,而今便和旁的男人拉拉扯扯。想必,和離也與他有關吧?”

“和離書?”身後,扶閒的聲音慢悠悠響起,“葉非晚,你要和離了?”

葉非晚抿了抿唇,手不覺揪著身側的衣襬,她平日裡如何大膽,可總歸是女子,和離一事是家醜,她在外隻想與自己留幾分薄麵。

卻從未想,封卿便這般直截了當的戳穿。

果真……不在乎,纔會無所顧忌。

“喂,無鹽女,”身側,扶閒的聲音再次響起,似是故意般,他並未刻意隱藏,“你求我,我幫你啊。”一眼便看出她此刻定然窘迫不堪,可不巧,他心中莫名歡愉。

封卿臉色微變,聲音越發陰鷙:“你算何人?與你何乾?”

“怎的與我無乾?非晚可是我救命恩人,”扶閒說得半真半假,“上次替我擋了一刀,今日又攔在我身前護我。她可是以命相護我兩次呢。”說道此處,扶閒聲音微頓,“不會再有第三次了。”

最後一句,他的聲音微沉,莫名的認真。

封卿臉色越發陰沉。

葉非晚頓了頓,隻故作聽不見般望向封卿:“今夜天寒,王爺無事的話,先請回吧。”

封卿神色一變,許久,似是想到什麼:“葉非晚,你我二人還未曾和離。且,保葉家無事,是你所求吧?”

卑鄙!

葉非晚從未想到,封卿竟也會這般威脅人!

他分明,最討厭這些脅迫人的手段了!

抬頭,她死死盯著他。

可是,她總是鬥不過他的,即便是耐心。

她認輸。

葉非晚垂眸,聲音靜如死水微瀾:“王爺想說什麼便說吧。”如認命般。

封卿一怔,心底竟升起一股自我厭棄,好久,他方纔開口,緊盯向扶閒:“他來作甚?”

葉非晚頓了頓,冇有迴應。

“葉非晚!”封卿大怒。

葉非晚緩緩抬頭,眼底似帶了幾分嘲諷,好一會兒,她彎著眉眼突然笑了出來,笑的眼眶通紅:“他來參加我父葬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