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玄幻 > 葉菲晚封卿 > 第115章 連在乎都冇有

葉菲晚封卿 第115章 連在乎都冇有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9 14:55:54 來源:1kanshu

[]

天字一號房中,火爐仍舊在燃著,整個廂房都暖烘烘的,鼻息之間泛著淺淡好聞的檀香。

曲煙一手輕拿茶杯,在說著茶經之道。

“曲姑娘果真是博學多聞,對茶道竟有諸多瞭解,讓我這般的草莽女子著實佩服,我便隻有敬曲姑娘一杯了!”葉非晚笑道,抬手一舉酒杯,而後將其中的酒一飲而儘,罕有的豪邁。

一旁,封卿眉心緊蹙睨著她的動作,手微動,竟覺得她此刻的笑這般刺眼,可偏生她對他視而不見,依舊笑的從容。

“葉姑娘過獎了。”曲煙同樣頷首,笑的極為嬌媚,她垂眸自謙道,拿過茶杯相迎。

“曲姑娘何須自謙?你方纔說的那番話,本就讓人佩服。”葉非晚重新為自己滿上一杯酒,許是在宮外,她竟也放鬆了幾分,而後再次一飲而儘。

曲煙仍舊應的柔媚。

葉非晚拿過酒壺,繼續為自己滿上:“當年京城誰人不知,曲姑娘乃是第一美人兒,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詩茶之道也很是……”說話間,便要抬手再飲。

“葉非晚!”手背卻驀然覆了一隻手,阻止了她的動作。

葉非晚本拿著酒杯的手一頓,封卿的聲音,倒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餘下的話不想再說了,她抬眸望向封卿。

煩躁、不耐,甚至……還有著隱隱的擔憂,就這麼在他的眼神中傾瀉而出,不過轉瞬,他已恢複從容,手收了回去,複又清魅疏冷。

大抵是微醺了,葉非晚靜靜想著,他豈會擔憂她?

封卿是被她的目不轉睛盯的極為懊惱,臉色有些陰沉,最終道:“……不是每人都似你一般魯莽!”他輕斥,目光卻不自然的轉開了。

魯莽……

葉非晚聽著這二字,心中倒也並非傷心,而是……未曾想到自己在封卿心中竟是這番模樣。

最終,她止住了方纔的話頭,將酒杯放下,仍舊一派從容:“這些日子,京城變化卻也不小,不知曲姑娘這回出宮,可有心思去好生領略一番?”

“多謝葉姑娘關心,”曲煙微微垂眸,臉頰帶了幾絲酡紅,她道,“出宮那日,曾在京城繞了一大圈。”

出宮那日,封卿陪著她的。

葉非晚立刻瞭然。敢情封卿心中裝著美人兒,方纔接出宮,自然帶著好生遊玩一番。

她望向封卿,後者卻避開了她的目光,方纔還麵色無恙的他,此刻竟有幾分不自在。

葉非晚心中和明鏡似的,封卿鮮少這般外露情緒,如今這般……隻怕是真的很在乎了。

“這錦麵紅紋的是誰的馬車?”卻在此刻,半掩的窗子傳來店小二的吵嚷之聲。

錦麵紅紋?

葉非晚一頓,走到窗前,正看到自己的馬車在下方,一旁還停著一輛極寬敞的緋色馬車,馬車轎壁處似乎撞到了。

此處太過壓抑,葉非晚剛想尋個由頭逃離,眼下剛剛好。

她轉身看向盯著自己的二人,挑眉笑了笑:“抱歉,曲姑娘,王爺,那馬車,似乎正是我的。”

話落,她已然走到桌旁,拿過方纔倒的半杯酒:“這杯酒,權當我今日早離的代價,給葉姑娘賠個不是。”話落,一飲而儘。

放下酒杯,她能察覺到,封卿始終在緊盯著她,目光如炬,似能頃刻將她看透一般。

可她卻不願回視了,也不想了。

手臂上,被燙到的灼痛仍舊存在著,轉身的瞬間,因著動作太大,碰到了灼痛處,眼眶倏地有些溫熱。

“葉姑娘。”卻在她起身瞬間,身後曲煙聲音溫柔喚住了她。

葉非晚背影一沉,腳步僵於遠處,卻冇有回首:“曲姑娘尚還有事?”

“今日本就是我要見葉姑娘,讓您一人離去太說不過去,”曲煙笑道,一手拿過方纔脫下的厚重披風,“我送送葉姑娘吧。”

葉非晚未應,心中卻也知,隻怕今日曲煙見她,隻因著這會兒的獨處吧。

二人徐徐走出門去,一直到樓梯口處,不長的距離,於葉非晚而言,竟顯得格外遙遠。她再不發一眼。

“葉姑娘可還記得,上次你入宮時,我對你說,我曾歆羨封卿陪你回門一事?”身側,曲煙打破靜默。

葉非晚睫毛微顫,她自然是記得的,豈會忘?

記得她那時有些悵然的笑意,記得她淒婉的眉目,記得她那句幽歎般的:“葉姑娘,他竟陪你回門了呢……”

“從未想過……也從未敢想,我竟也能經曆呢,”曲煙輕輕笑開,“真巧,葉姑娘,同樣是阿卿伴在我身側,一模一樣。”

“……”這一次葉非晚並未言語。

其實並非一模一樣,封卿陪她回門時,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如完成任務似的,而陪著曲煙,怕是甘之如飴吧。

“葉姑娘,此一生,我最為後悔的,便是當初入宮,”曲煙垂眸,“若是能夠重來一次,我拚了這條命也定然不會入宮的。”

重來一次……

葉非晚指尖一顫,她便是重來一次的,她卻也隻能讓自己不重蹈覆轍罷了。

其實……說什麼重新來過,都不過是自欺欺人的把戲罷了,智謀、權勢,這些實實在在的東西,不是重來一次便能超越的了的。一個平庸之人,也不會因著重來而平步青雲。

“若不願入宮,為何當初,在封卿喝得酩酊大醉,對你諸多在乎時,你不現身呢?”

葉非晚和封卿初遇那日,封卿喝醉了,擁著她喊了“煙煙”。

其實,那日,將封卿送回王府時,她看見了曲煙,隱在角落裡不曾露麵的曲煙,她明知封卿在乎她,卻還是不現身,任由他滿身狼狽。

曲煙聞言輕怔,而後望了眼葉非晚,抿唇不言語,她不會告訴葉非晚,是因為她對封卿提過“帶我走吧,哪裡都好”,可封卿未應。

最終,曲煙道:“葉姑娘以為,我不想現身嗎?”她說到此處微微垂眸,“我知,一旦我看見那樣的阿卿,我便……再不願離開了。”她會害了曲家,更會害了封卿。

不願離開。

葉非晚知道曲煙的意思,亦知道,曲煙說的是實話。

然而:“貴妃娘娘,我纔是封卿明媒正娶的王妃。”她道。一句貴妃娘娘,也直接戳破了她現下的身份。

“是嗎?”曲煙聲音卻極為平淡,“葉姑娘,我怎麼覺得,他仍舊是阿卿呢?”

阿卿,封卿專屬於曲煙的稱呼。

葉非晚的臉色微白,最終未曾多言。

她知曲煙說的對,封卿的心上,一直都有一個女子。

那個人,不是她,而是曲煙。

不過……她也冇資格傷心便是了,反正總要和離的。

“況且……”曲煙的聲音複又鑽入葉非晚耳畔。

葉非晚朝她望去。

“葉姑娘,過幾日便是皇上的誕辰了,想必你也知曉,”曲煙說到此處,停下腳步,轉頭望著她,“打個賭吧,葉姑娘?”

“賭?”葉非晚皺眉,直覺不是好事。

“因著葉姑娘貢獻解藥一事,皇上對葉姑娘很是喜愛呢,”曲煙低語,“聽聞皇上最愛那紅玉琉璃盞了,不妨這般,若是葉姑娘能找到此物,並交給我,哄皇上高興一番,我便答應你,今後在你為王妃之時,讓你安生當靖元王妃,但葉姑娘若是找不到……”

紅玉琉璃,世間罕有的寶物,葉非晚也隻在爹口中聽過。

“找不到如何?”葉非晚望著她。

“葉姑娘能主動離去更好了。”曲煙說的很是明白。

葉非晚微頓,許久方纔抬眸:“你憑什麼認為,我願意安生當靖元王妃?會答應你的賭?”

“那不如再加上葉家呢?”曲煙依舊說的平淡,“如今風雲變幻,葉家雖為首富,卻財大震主,恐有災殃啊……”

恐有災殃……

葉非晚知道曲煙說的是實情,她亦不能拿葉家冒險,雖說她已要了封卿“保葉家”的承諾,可如今,曲煙仍是貴妃。

“好,我答應你。”她垂眸,這般道。

“如此甚好,”曲煙輕笑,眸輕描淡寫掃了一眼她的手臂,“葉姑娘燙傷的不輕啊。”

話落,轉身盈盈離去。

徒留葉非晚,手臂微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